《踹了渣攻总裁之后(重生)》月东庭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28 20:16: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天没解(小修) ...

  •   沈聿修沉了三秒,眼中渗着森森冷意,盯着乔湛一字一顿道:“你、说、什、么?”
      
      他右手成拳,青筋暴突,仿佛随时都能伸手掐住乔湛那白皙修长的脖子!
      
      气氛骤然冷得像是被低温凝固,昏暗的房间内寂静无声。
      
      乔湛不发一语地静默着,他面无表情,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沈聿修,与沈聿修的盛怒形成了鲜明对比。
      
      看似无甚,却又仿佛有暗涛汹涌。
      
      沈聿修随时都要爆发,他死死地盯着乔湛,然后盯着盯着……他看到乔湛的眼眶红了……
      
      “你一定要这么凶吗?”良久,乔湛终于说话了。他的眼睛如同蒙上了一层水雾,眼泪欲出不出。仿佛是因为主人正在用力隐忍,强迫自己不能哭出来。
      
      “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到今晚是咱俩的第一次,想和你调调情,增进一下感情而已。”乔湛吸了吸鼻子,他扬起头,这个动作是为了不让眼睛里的泪水流出来。然后他擦了擦眼角,再次正视沈聿修,用兔子般委屈可怜的模样道,“毕竟之前虽然见过很多次面,但我总觉得自己不够了解沈总。你在我的心里一直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
      
      乔湛湿润的眼中又多了几分埋怨:“谁知道要你喝个酒而已,你竟然反应这么大。”
      
      沈聿修的唇动了动,正欲开口……
      
      “对不起。”乔湛深深叹了口气,颇为无奈道:“我刚才说话是直了些,我有时候是会容易冲动的。”
      
      “可那也是因为你那么凶,我有点吓到了,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了。”
      
      沈聿修望着眼前一脸的无辜的人,眼皮一跳。
      
      “沈总,你……是不是不高兴了?”乔湛睁大眼睛微微歪了歪头,泪水虽然被忍了回去,但是眼眶还是有些泛红。
      
      沈聿修几不可微地叹了口气。
      
      “你别这样啊……你不高兴了是吗,我,我赔罪还不行吗?你想要我怎么赔罪,你说,我都听你的。”乔湛说着便伸出双手轻轻地覆上沈聿修的右手,一脸真诚。
      
      然后他在心中暗喜。
      
      沈聿修虽然沉着一张脸,但是并没有甩开他的手。
      
      乔湛基本可以放心了,他刚刚确实冲动了。他恨沈聿修归恨,但如果真的一时触怒了沈聿修,后果将不堪设想。沈聿修处理得罪他的人的手段之残忍,乔湛前世不是没有见到过。
      
      理智让他先忍,忍字当头一把刀,即便再想暴揍一顿眼前的人,也得忍!
      
      乔湛继而将羞怯的目光瞟到了一边,嘴上说着随时都能让自己吐出来的情话:“反正……今晚我也是你的人了,就当是我赔罪了。今晚……你想对我怎样,都听你的。”
      
      他身子微微前倾,微敞的领口露出白皙的肌肤以及线条性感的锁骨。他凑到沈聿修的耳边,混着身上那沐浴露的清爽味道,温热的气息吹得人心头荡漾:
      
      “你可以尽情地对我……为所欲为……”
      
      被刻意压低的声线透着沙哑的性感,乔湛说得太露/骨,太暧昧,好像刚才的冲突未曾发生过一般。
      
      而此时的乔湛则在心想:甜枣也给了,诱惑也使了,你他妈的要是再油盐不进,老子也没招了!
      
      只见沈聿修垂下眼帘,眸色一沉。虽然他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但是显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震怒了。他微微侧头,刚好看到乔湛小巧的耳垂和泛红的脸颊,他一时有种想吻上去的冲动。
      
      然而就在他行动先于思想一步时,乔湛却突然坐了回去。
      
      “这样好了,为刚才的失礼,我自罚一杯。”乔湛拿过那杯红酒,仰头将一杯勃艮第一饮而尽,修长洁白的脖子露出了好看的弧线。他放下酒杯舔了下唇角,饶有兴味地打量了下沈聿修。
      
      沈聿修不动声色地盯着乔湛。
      
      乔湛的眼中显出一些失望:“你真的不喝吗,一口都不喝?”
      
      沈聿修薄唇轻动,刚想说不喝。乔湛就忽然想到什么般眼睛一亮,狡黠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想要我喂你?”
      
      “早说嘛!”
      
      暖黄柔和的灯光下,看上去微醺的乔湛竟有着致命的性感魅力。这令沈聿修的眸色一深,唇动了动,却是没有反驳。
      
      只见乔湛倒了一杯酒一饮而下,不由分说地揽过沈聿修的脖子就吻上了他的唇!
      
      浓郁醇香的酒液划入喉中,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力。沈聿修不喜喝酒,却没有推开乔湛。
      
      一吻毕,乔湛满意地看着沈聿修尽数咽下红酒,然后迅速皱紧眉头闭上了眼。
      
      乔湛冷笑,满意地看着沈聿修抚着额头发晕。
      
      沈聿修长眉紧锁,纤长的睫毛下的漂亮眸子不再是以往的锐利清明,而是透着微醺醉意的妥协之意。
      
      “我就说味道不错吧,你要不要再来一杯?”乔湛举杯饮酒,再一次勾过沈聿修的脖子渡了一口酒。
      
      这次他渡的是伏特加。
      
      沈聿修彻底败下阵来趴在桌子上,乔湛眼看着这位平日里人们眼中冷漠俊美的霸道总裁在他面前醉成一滩死水,心中别提多得意了!
      
      沈聿修不能喝酒,这件事除了他,再没有任何人知道。所有人都以为沈聿修只是不喜欢喝,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沈聿修根本就是不能喝。
      
      而他会知道,还是前世无意中试出来的。
      
      乔湛啧牙,对付沈聿修他其实真没有什么办法。沈聿修的软肋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白月光陈子潞。陈子潞他暂时够不到,目前他只得想到这一个办法。
      
      一杯倒,沈聿修的唯一弱点。
      
      可惜这个办法只能用一次。
      
      乔湛将沈聿修背到一旁的沙发上,他一开始是想直接扔在地上不管的。可一想到人精如沈聿修,自己还是别做太过分的事让沈聿修察觉到端倪。外面天气燥热,房间里开了冷气,但是被子只有一条。面对沈聿修这个薄情之人,乔湛可没好心到帮他找佣人再要一条被子的地步。他连毯子都懒得给沈聿修,就让沈聿修这样凉着挺好。
      
      反正“一杯倒”的沈聿修酒品奇“好”,能雷打不动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于是乔湛就这样任由沈聿修吹着冷风光着上半身躺在沙发上睡着,他自己则是跳上软床抱着羽被舒舒服服地躺下。
      
      夜色已深,可他根本难以入眠。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到过去,即便是到现在他都还有些未缓过神。
      
      可事实就是重生了,这种事他只在电视剧小说里见过,他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乔湛想了好久,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他得出了一个自己也不太确定的结论。
      
      也许上天并不是没玩够他想给他找刺激,而是在可怜他。
      
      可怜他上辈子太痴情,爱得太卑微,于是给了他一个重新来过,离开沈聿修这个冷酷薄情的人的机会?
      
      往事如潮水般涌入脑海,乔湛的思绪再次回到了从前。
      
      最初两人刚定下契约时,沈聿修的脾气阴晴不定,自己还生怕沈聿修说解约就解约。毕竟当初他们两人是各取所需,沈聿修要他的身体,而他要的则是一笔钱,一笔很大的钱救奶奶的命。
      
      他从小父母离异,被视为拖油瓶一般被丢给爷爷奶奶带大。爷爷走的早,奶奶拉扯大他一个人非常不容易,落了一身的病。两人相依为命了好多年,高中时期自己因为较好的相貌被星探发现,然后一直努力拼搏上进。眼看着生活日见起色,奶奶却突然病倒了。
      
      面对昏迷不醒,每日庞大的医疗开支,像他这样的十八线小艺人根本支付不起。他早就透支了无数卡片,负债累累走投无路。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遇见了沈聿修。
      
      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脸上没有过多生动的表情,但是却长了一张比明星还俊美耀眼的脸的男子。
      
      他是乔湛最无助黑暗的生命里突然出现的一道光。
      
      起初他并不明白沈聿修为什么会三番几次地找他,他们的身份是云泥之别,可沈聿修偏爱找他一起吃饭。
      
      直到后来他的经纪人告诉他:“你走运了,大佬觉得你很不错。后面的……”
      
      不用经纪人说,他也懂。
      
      无非就是金钱与肉/体的关系,乔湛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了多年,他不傻,但这些明明都是他所不齿的。
      
      然而现实生生打脸,铺天盖地越来越多的催款信息实在压得乔湛喘不过气。那天夜里,他攥着奶奶数额庞大的医药费单子,心里一横,他答应了。
      
      沈聿修的秘书立刻带着拟定的合同找上门来,乔湛接过那合同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报酬诱人到让乔湛无法拒绝,他走投无路,他鬼使神差,他没有办法,他只能接受。
      
      而沈聿修的要求也很简单。
      
      只谈交易,不谈感情,这是沈聿修对他的唯一要求。
      
      不过为了奶奶,为了钱,他也甘愿当替身,甘愿在另一个男人身下承欢。甘愿违背自己的意愿去迎合男人所有的喜好。
      
      毕竟有些事在迈出第一步之后……就已经回不了头了,他也做好了被包养下去的心理准备。
      
      然而问题出就出在……他动真心了。
      
      他爱上了沈聿修,正因为他太爱沈聿修了,所以沈聿修的目中无人,高傲冷漠的那些缺点他都能够忍受。他甚至为了讨好沈聿修,把自己伪装成另外一个样子。
      
      所以与其说他恨沈聿修,倒不如说他更恨的是他自己。
      
      他恨那个为了沈聿修掏心掏肺,明知道沈聿修喜欢另外一个人,却仍旧飞蛾扑火付出一切的自己。
      
      可他还是控制不住。
      
      他就是爱,就是爱沈聿修,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他不是圣人,在爱情方面,他是贪婪的,自私的,即便知道只是一纸契约,他也想要得到更多。
      
      到头来还是以悲剧收场,这是多么可笑的人生啊。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了。
      
      他现在已经没那么爱沈聿修了,所以沈聿修的那些性格缺点在他眼中终于被扩大,事实也证明,沈聿修的确是个薄情冷性的人。
      
      乔湛直直地望着精美的天花板,昏暗的房间内,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泛着点点微光,而他的眸子也异常的亮。
      
      他必须得离开沈聿修这个王八蛋。
      
      只是……他现在回来的时间点实在是有些不妥。
      
      乔湛皱紧眉头换了个姿势躺着,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契约是在两天前签的。在他签字后的五分钟之内,沈聿修就往他的账户打了一笔六位数的巨款,这钱已经被他第一时间用在了奶奶的医药费上。
      
      这显然害他无法立即和沈聿修断绝关系。毕竟约签了可以反悔,钱已经收了用了,乔湛就再没有合适的理由立即踹掉沈聿修了。
      
      一个弄不好,说不定会得罪大佬,让他生不如死!
      
      一想到这里,乔湛根本睡不着。
      
      他只心急于一个严峻的问题——究竟要如何才能和沈聿修解约?
      
      ——————
      
      翌日,乔湛早早地便醒来。他睡眠一向不好,睡眠浅而且醒得早。醒来后他发现沈聿修果然依旧睡得深沉。他悄悄地以最快的速度下床洗漱换衣,然后蹑手蹑脚地将羽被盖在沈聿修身上。
      
      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杰作,盖着被子的沈聿修安安静静沉睡着。他睫毛纤长微翘,鼻梁高挺,薄唇唇形好看切透着性感,沈聿修拥有着令无数人都赞叹的俊美容貌。
      
      然而此时这张俊脸却因为睡得不舒服而微微蹙眉。
      
      乔湛暗自冷笑,有种撒气的爽快。他没再多看沈聿修一眼,果断地离开了房间。
      
      

  • 作者有话要说:  沈聿修:哈欠!
    乔湛:冷吗?
    沈聿修:冷
    乔湛(手指飞动,空调又降了几度)
    亲爱的们~虽然是一个狗血梗,但是想写出花来~还是那句话,有评必回,跪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