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了渣攻总裁之后(重生)》月东庭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18 11:42: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天没解 ...

  •   漆黑的夜中突然乍现出一抹耀眼的光辉,耀眼到灼人眼球。
      
      乔湛抬手遮住刺痛的眼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周围朦胧一片。
      
      良久,乔湛的视力才逐渐恢复,最初映入眼帘的是盛满温水的弧形浴缸以及精美的瓷砖。乔湛揉了揉眼睛,头部剧烈的拧痛令他皱紧眉头。
      
      过了好久,头终于不痛了。他低头,发现身体被温度适宜的温水舒舒服服地包围着,自己正浑身赤果地泡在浴缸里。抬眼,眼前的一切似曾相识,却又如何都回忆不起来。
      
      忽然,脑海中闪过一抹灵光。Versace地中海式装潢风格向来是沈聿修的钟爱,这个念头瞬间袭入他的脑海。
      
      这里是沈聿修在城郊的一处复式别墅里的浴室!
      
      乔湛的双手顿时扶助浴缸的边缘,只觉头晕目眩!
      
      怎么会?!怎么会?!
      
      他怎么会在沈聿修的家里?
      
      开什么玩笑,难道是沈聿修救了他吗?……
      
      乔湛旋即冷静下来,不,不可能。
      
      他自嘲一笑,那个人根本连看都不可能看他一眼。
      
      可他明明记得……他被歹徒一刀捅进了心脏啊。
      
      记忆中的画面历历在目,他和陈子潞一同出了车祸。好在跑车的安全气囊救了他们一命,他和陈子潞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从车里被救出。可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面前就突然出现一个人影,那人握着明晃晃的刀子向他刺来。
      
      精准地刺进他的心脏!
      
      生命快速流逝的可怖感迅速袭满全身,乔湛手脚无力浑身发冷。然而临死之际,乔湛满脑子里想的全是沈聿修,那个他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人。
      
      沈聿修沈聿修沈聿修!
      
      许是上帝真的听到了他的祈祷,恍惚间,他真的看到沈聿修的车子停到他眼前。那个修长高大的身影走下车,疾步向他们赶来,冷峻惯了的脸上第一次显露出细微的紧张。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沈聿修停在了陈子潞的身边,一把将其搂进怀里。
      
      乔湛绝望地闭上双眼。
      
      即便是在他生命的尽头,沈聿修的眼中也依旧只有别人!
      
      呵呵,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笑话?
      
      乔湛坐在浴缸里,他平复心绪重新审视起自己。望向自己湿漉漉的双手,开始疑惑他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沈聿修的别墅,就好像悲剧未曾发生过?
      
      他环视了一圈四周,决定站起身,水珠沿着他的身子滚落。这是一间宽敞的浴室,浴室里有一面镜子。他走到镜子前用手抹开镜子上的白雾,里面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镜子里的人有着一张白皙清秀的脸,五官端正精致,眼睛狭长,又大又有神。鼻梁高挺,嘴唇饱满。浴室里面温热缭绕,头发湿透的他有着异样的颓然性感,衬得他的红唇诱人,那双因微怒而发红的眼睛看上去竟也有些媚眼如丝。
      
      镜子里的人正是他本人没错,手头真实的触感也没有错。
      
      忽然,一个低沉富有磁性,并且透着丝不耐烦的声音从浴室门外响起:“磨磨蹭蹭的,怎么这么久?”
      
      乔湛的心脏漏跳了一拍,沈聿修??
      
      他再次抬头看向镜子,镜子里的脸亦是一副惊恐的神情。
      
      等等,这个情景他好熟悉,似曾相识……乔湛缓缓睁大眼睛。
      
      不会吧!
      
      难道他……
      
      回到了两年前?
      
      乔湛全都想起来了。这间别墅他只和沈聿修来过一次,正是两人第一次上床的地方!第二天闲聊时他无意中提到自己喜欢热闹,海景不海景别墅不别墅的无所谓,他喜欢有“人气儿”的地方。沈聿修便很大方地给他选了套市中心最高级的公寓,并且写在他的名下。
      
      这是他和沈聿修的契约交易,只关乎金钱肉/体,再无其他!
      
      浴室的门被敲响,门外再次响起沈聿修的声音:“还活着?”
      
      乔湛立即回应道:“马上!”
      
      乔湛的心中有些许恐慌,什么情况,回到了这个节骨眼也太坑爹了吧?前世他就已经被沈聿修那个王八蛋伤透了心,重活一次难道还要跟他继续睡下去?
      
      门儿都没有啊!
      
      而且如果鲨人不犯法的话,他恨不得将沈聿修的脑袋摁进灌满水的浴缸,让那个把自己当成替身伤害自己无数次的混蛋付出惨痛代价!
      
      乔湛一拳打在瓷砖墙壁上,骨节传来的疼痛令他清醒万分。
      
      冷静,冷静,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乔湛脸色一沉,迅速在柜子上找到一条浴巾围上,可惜浴巾只能裹住下半身。虽然前世他和沈聿修早已做过无数次,但是乔湛从来都是个保守的人,即便是面对沈聿修,都不是很愿意坦诚相见。
      
      于是乔湛翻箱倒柜后终于又找到了一条浴巾。
      
      此时的沈聿修正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坐在桌前凝神专注地看着手里的文件。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抬了抬镜框,一双俊美非凡的丹凤眼微垂着眼睑,让人猜不透他此时的心情。他浑身散发着倨傲的气质,雪白的衬衫以及优雅的举止也让他有着斯斯文文的禁欲感。
      
      浴室的门传来响动,乔湛的身上裹了两条浴巾,一条遮上面,一条挡下面。他不喜欢自己像物品一般赤条条地显露在人面前,还是目的性极强的男人面前。
      
      沈聿修抬起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行为保守的人。他唇角一勾轻蔑一笑:“这是在做什么,在我面前装纯?”
      
      他认为乔湛作为混迹娱乐圈多年的老戏骨,虽然只是十八线,但不可能还如处子般稀有。明明两人今晚来这里的目的昭然若揭,乔湛还这么遮遮掩掩,这可就有点“装”了。
      
      乔湛的眸底闪过一丝冷意,沈聿修最令他厌恶的一点就是过分高傲自大不可一世,总是以一己之见视什么都为蝼蚁般轻贱。
      
      可他的脸上却装作一脸无辜:“我……我没有……”
      
      他说的是实话,前世的沈聿修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也是他唯一的床上伴侣。
      
      然后他顿了顿,脖子微缩,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委屈地眨阿眨,羞涩得像只乖巧的猫咪。他小心翼翼道:“我这就去找找看有没有浴袍。”
      
      “不用找了,这里没有浴袍,就算是睡衣也只有我的尺码。这里我几乎不怎么来,佣人准备不充分很正常。”沈聿修道。
      
      乔湛想了想道:“那我先到床上。”说着,他便爬上床脱掉浴巾迅速钻进被子里。
      
      沈聿修摘下金丝框眼镜,他有一点点轻微近视,只有偶尔看文件时才会戴上眼镜。摘掉眼镜的他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魅人极致,漆黑的瞳仁像是醉人心魂的墨玉,时时刻刻都能将人吸引进去。他瞟了一眼滚上床的乔湛,起身进入浴室:“我去洗个澡。”
      
      乔湛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他很快就又陷入了深深的紧张之中!
      
      沈聿修去洗澡了,洗完澡之后他俩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乔湛抓紧手中的被子,因分外用力而泛白的骨节昭示着他内心的愤恨。
      
      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刚从回到过去的惊异中缓过神来,来不及喘口气,竟然又要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莫不是老天还没玩够他,特意给他找刺激呢?
      
      神特么找刺激,用惊悚二字来形容会更贴切!
      
      乔湛抬头再次环视这间屋子,里面的每样饰品都似曾相识。回想起当初他和沈聿修第一次来这里过夜时,满心欢喜的他觉得这间爱巢简直太温馨浪漫。
      
      而如今在他看来,这屋子里的每样东西都更像是凶器,分分钟能要了沈聿修命的那种。
      
      乔湛痛苦地闭眼扶额。
      
      冷静,千万要冷静!要理智,要镇静。
      
      乔湛做了几个深呼吸,不消片刻便沉静下来,头脑也恢复清晰。
      
      沈聿修就要洗完澡了,他得想个办法!
      
      他思忖片刻,立刻从床上弹起来裹着被子拨通了床头柜的复古转盘电话。
      
      “喂?陈姨吗?麻烦您能不能给我送一件沈总的睡袍过来……嗯,随便哪件都行。还有……我要一瓶勃艮第一瓶伏特加,两只高脚杯以及……蜡烛,越多越好,谢谢。”
      
      ——————
      
      几分钟后,洗完澡仅下身围了条浴巾的沈聿修从浴室里出来。乔湛瞟了一眼,只当没看见。
      
      不得不说沈聿修的身材是真的棒,性感完美堪比超模。曾经就有杂志称商界大佬沈聿修是行走的荷尔蒙,有着神赐的美貌以及致命的迷人魅力。若是再被媒体见到这幅光景,不知又要写得如何夸张露骨了。
      
      不过好在……乔湛已经对这些有着很强的免疫力了。
      
      他如今再不是那个随随便便就能为沈聿修魅力折服的傻瓜。
      
      沈聿修的发丝还在滴水,他用毛巾随便擦了擦,出门后见到眼前的场景微微一愣。
      
      偌大的卧室本就是优雅的欧式设计,此时却是灯光关闭,暖黄温馨的一根根蜡烛从桌上摆到床头,看上去浪漫且暧昧极了,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心驰神往。
      
      此时的乔湛正坐在桌前,笑盈盈地向他做出邀请:“来,坐我这里。”
      
      沈聿修注意到乔湛穿的正是自己的睡袍,略微宽大的睡袍穿在乔湛身上松松垮垮,纯白光洁的丝绸衬得他更加清俊脱俗。乔湛本就长了一张人畜无害清新俏丽的脸,这也正是沈聿修喜欢的地方,现下在这温暖的灯光与氛围更有几分暧昧效果。
      
      沈聿修坐了过来,乔湛倒了两杯红酒,勃艮第殷红的液体滑入水晶般璀璨夺目的高脚杯中微微荡漾,香醇诱人。
      
      乔湛用食指一推,一杯红酒被到沈聿修面前。他亮晶晶的眸子上挑,讨好般轻声道:“这是沙布利地区的特产,味道饱满中透着一丝偏酸的爽口,口感棒极了,你快尝尝。”
      
      沈聿修却是眉头一蹙:“我不喝酒。”
      
      乔湛笑了:我当然知道你不喝酒。
      
      可他脸上却是一脸的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你不喝酒,家里却备有各种好酒,你骗谁呢?”
      
      沈聿修沉着一张脸道:“那是备给客人用的。”
      
      “备给客人用跟自己喝又不冲突,这个酒真的很好喝的,来一口嘛。”乔湛感觉自己就像某特殊行业工作者,不断劝酒为达自己不可描述的目的。
      
      沈聿修这下眸子骤冷俊脸阴沉,带着不容置疑的冷硬强势,他掷地有声道:“我说过一遍的话别让我重复第二遍,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
      
      大佬这下怒了。
      
      沈聿修多少年来都没被人忤逆过,他行事雷厉风行,还没见过谁这么胆大包天地敢要求他?这若是换做他的手下,早就让他收拾东西滚蛋了,一句废话都懒得说。
      
      而且他总感觉今晚的乔湛和以往有些许的不一样,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出。在确定两人关系之前,乔湛都是一副温顺乖巧的小白兔的模样,从不会违背他,沈聿修喜欢就喜欢在乔湛的乖顺听话上。
      
      难道是喝了酒的缘故?沈聿修皱了皱眉,他看到乔湛脸颊透着淡淡的红晕,确定了对方喝过酒。
      
      他自己不喜欢喝酒,所以也不喜欢乔湛喝酒。
      
      许是乔湛还是有些天真,喝了点酒就有点管不住嘴了。如果是这样,沈聿修深吸一口气,他还是可以容忍的,毕竟他挺喜欢眼前这个相貌干净俊俏,深得他心的男孩子。只要下不再犯,他都可以留个机会,他也不是传言中那么无情的。
      
      沈聿修清了清嗓子,将乔湛送来的高脚杯推了回去。他正欲柔下语气劝解,就见乔湛扬了扬唇角,沉吟了一下。
      
      “不喝就不喝,你叫唤个什么劲。显你嗓门大还是怎么的,拽给谁看呢你?”
      
      

  • 作者有话要说:  乔湛:王八蛋,喝酒
    沈聿修:我不
    跪求收藏,有评必回,爱你们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