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小祖宗03 ...

  •   “真的尿了?”古乐清打算带筱可艾去自己床上睡觉,所以希望筱可艾不会半夜尿床。
      
      “真的,可艾没骗乐清。”筱可艾一脸真诚,希望古乐清相信她的老实。
      
      “好,我们去准备睡觉。”古乐清再次用小毛毯盖住小美人,通过一扇扇暗门返回自己的房间。
      
      筱可艾好开心,靠在古乐清的肩膀上笑,还亲了亲古乐清的脖子,“嘻嘻。”
      
      古乐清不知道是自己被占了便宜还是自己占了便宜,心情似乎挺不错的。她把筱可艾放在床上,说:“以后不能随便亲我、摸我,知道吗?”
      
      “为何呀?”筱可艾好委屈。
      
      古乐清蹲下身,仰视筱可艾:“我和你是没有关系的,要是有,那也是朋友关系,朋友之间是不能随便亲亲摸摸的,知道吗?”
      
      “不知道。”筱可艾不明白,“我是你娘子,可以亲你。”
      
      古乐清和她四目相对,温声说:“你是古乐清的娘子,而我不是古乐清。”
      
      筱可艾不说话了,低下头不想听从古乐清的提议。
      
      古乐清站起来,打开衣柜找到一件干净的新睡裙,递给筱可艾:“你穿上这个好睡觉,嗯?”
      
      “噢。”筱可艾接过睡裙就给自己套上。
      
      古乐清背对着她,问:“你跳河的时候没穿衣服吗?”
      
      “我穿了的。”筱可艾不知该不该讲,“我弄丢了你给我的通灵玉,对不住。”
      
      通灵玉?!古乐清一下子转过身来,好奇的问:“你有通灵玉?”
      
      筱可艾不开心,古乐清转世投胎不记得她这个娘子了,怎么还记得那块石头?
      
      “这是你给我的定情之礼,要我好好保管的。可我跳河之后,它就不见了。”筱可艾不知道古乐清会不会生气,心里忐忑,不敢看她。
      
      空气很安静,古乐清内心有些激动。如果通灵玉当真是在筱可艾手里弄丢的,那么它现在很可能还在长河底下。
      
      可是,自从千年前古乐清命丧长河,四大家族的人就把长河寻了个底朝天,压根没找到通灵玉。
      
      如果通灵玉一直在长河里,这千年以来,他们不可能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可艾,你跳河之前,确定通灵玉在你手里?你还记得跳入河水之后,玉是怎样消失的吗?”
      
      “不记得了,我跳河之后很快就不省人事,再次醒来就在那个小黄泉里。”筱可艾捏着古乐清的睡衣,“你不要生我的气,不要生气。”
      
      古乐清笑了,坐下来说:“我没有生气,但这玉在一千年前就无影无踪了,我们古家还有祝家他们都寻找了好久,以为再也不可能找到了呢。现在看来,它可能还会出现,因为最后持有它的人,也就是你,出现了。”
      
      筱可艾也笑了;“你没生气就好,我会想办法找回我们的定情之物的。”
      
      古乐清温声说:“不许再跳河了,知道吗?找玉这种事情由我来,你呢就只管提供一些线索,好吗?”
      
      “好的。”筱可艾微微笑着搂住古乐清,“我们快安歇吧,我好困了。”
      
      古乐清拿开她的两只纤手,“你先睡,我还没洗澡,也还没刷牙洗脸。”
      
      “你要漱口吗?”筱可艾站起来,“我给你准备温水和面巾。”
      
      古乐清哭笑不得,拦住她:“可艾,从今日开始,我照顾你,你只要吃喝玩乐就行,不要管我。”
      
      “你不想我管你?”筱可艾不开心。
      
      古乐清一个头两个大:“可艾,你是我祖宗,应该由我照顾你。我不是你夫君,就算是你夫君,你也不用事无巨细的照顾我,知道吗?”
      
      “我不是你祖宗,我和你没有孩子,你不可能是我的子孙。”
      
      古乐清发现再这样聊下去,今晚就不用睡了。她拉着筱可艾去洗手间,打开一套全新的洗漱用品,说:“以后衣食住行,你都学着跟我一样,来,这个是牙刷,看着我怎么用它。”
      
      古乐清给筱可艾挤了牙膏,“张嘴,把它放进里面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轻轻用力就好。”
      
      筱可艾问:“为何你的牙刷会响,我的不会?”
      
      古乐清用的自动牙刷是市场上最好的一款,电动声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筱可艾听见了。这说明什么呢?
      
      古乐清快速弄干净嘴巴,问:“你能听见我们房外有人在走动吗?”
      
      筱可艾竖起耳朵,微微笑了笑:“有的,她在徘徊。”
      
      “你乖乖刷牙,我一会儿就过来。”说罢,古乐清走到屋门那里,打开门看见管家在踱步。
      
      管家上前来问候:“少主,您还没休息呢?”
      
      “刘付姐,找我有事?”
      
      “我见游小姐脸色不太好的离开,担心少主您有事安排。但您一直没出来交代,我不太放心,又不敢打扰。”
      
      “没事的,游小姐那边我会处理,你回房休息吧,明日早餐准备多一些、好一点。”
      
      “是,我会吩咐下去的。”
      
      “嗯。”古乐清关上门,回到洗手间问,“可艾,你刚才有没听到我和她的对话?”
      
      “听到。”筱可艾微微低头,“你怪我偷听吗?”
      
      古乐清恨不得立马就把筱可艾解剖了,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构造。她有些兴奋,真想转眼就天亮,好让祝一尘赶紧过来瞧一瞧这个大宝贝。
      
      她一边给筱可艾擦脸,一边微微笑着说:“我不怪你偷听,但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天生就能听见很远的很小的声音?”
      
      “以前没有,我在黄泉里醒过来就能听见了,好奇怪。”筱可艾现在心情很好,因为古乐清在给她擦脸、擦手。
      
      古乐清怕自己继续探究下去,会兴奋得睡不着觉,也就没有追问筱可艾,“你快回床上睡觉,我要洗澡了。”
      
      “需要我给你搓背吗?”筱可艾好期待。
      
      古乐清微微一笑:“不用,我自己洗就行,你快去睡觉。”
      
      “可是我也还没沐浴。”筱可艾微微低头,羞羞的说。
      
      古乐清看着小美人这爆表的身材,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亲眼看着她洗澡的。没办法,她找来一副睡眠眼罩就给自己戴上,说:“把衣服脱了,我教你洗澡。”
      
      筱可艾好奇的盯着蒙住爱人眼睛的布条,说:“你看不见会乱来的。”
      
      古乐清:“……”我看见了才会乱来!
      
      “听话,脱了衣服就站好,不想洗头发就把它盘起来。”
      
      “噢。”筱可艾照做了,“我准备好了。”
      
      古乐清摸索着打开花洒,“你站在那儿等水淋湿透了,从旁边那个橙色瓶子里挤出一点沐浴露,往身上涂个遍,冲洗干净就穿衣离开。”
      
      “乐清,你不是也要沐浴吗?一起吧?”筱可艾觉得一千年后的洗澡方式挺好玩的。
      
      古乐清想了想,反正自己又看不见,一起洗澡似乎也未尝不可。但还是算了吧,她是看不见筱可艾,可筱可艾能看见她呀!
      
      “你别想乱七八糟的,乖乖洗好澡就去见周公。”
      
      “好吧。咦,这个沐浴膏好香好滑,好像好好吃的样子。”
      
      “你别吃了,有毒。”
      
      “有毒?可我已经涂在身上了!”筱可艾瑟瑟发抖。
      
      “这是外敷不能内服,涂在身上没毒。”
      
      “吓到我了。旁边那个绿色瓶子装的是何物呀?”
      
      “洗头发的,也是不能吃。没见过的东西,你都不要乱吃乱用。”
      
      “好的。”筱可艾不小心弄湿了头发,“乐清,我头发湿了。”
      
      古乐清无奈,摸索着挤出一些洗发露,“把头伸过来给我,我帮你洗发。”
      
      筱可艾受宠若惊:“不可以的,相公怎能给娘子清洗头发呢?”
      
      “听话。”古乐清伸出食指勾了勾,示意小美人送人头过来。
      
      筱可艾眼睛弯弯的,双手搭在古乐清的腰上,低着头说:“我来了。”
      
      “嗯。”古乐清上手给小美人柔顺浓密的秀发涂了一层洗发水,温柔的给她按摩头皮。
      
      筱可艾开心,笑眯眯的说:“我好喜欢你。”
      
      “小心不要被泡泡和水进了眼睛。”古乐清只当没听见小美人的话,一遍又一遍的给她护理瀑布似的长发。
      
      筱可艾提醒:“乐清,你全身都湿透了。”
      
      “没事,我等会儿冲个澡就好。”古乐清给小美人洗好头发,顺便用花洒给小美人冲洗一遍全身,“好啦,你自个儿拿毛巾擦干净,穿了衣服告诉我。”
      
      “我穿了内衫。”筱可艾问,“乐清,你不穿肚兜的吗?我是否也没有肚兜可以穿?”
      
      古乐清摘下眼罩,视线从筱可艾粉红光滑的脸蛋移到她的胸部,判断她估计要穿多少码的内衣。结果是,家里没有适合她穿的贴身之物。
      
      “我们这里不穿肚兜,明日我再给你展示一下。”古乐清牵着筱可艾离开浴室,拿起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筱可艾觉得古乐清手里会吹风的东西太吵了,她不是很喜欢,但她却很喜欢古乐清给她吹头发。
      
      “好了,头发差不多干了,你去床上等我,我很快就来。”古乐清用手指给小美人顺头发。
      
      “好的呀!”筱可艾高兴极了。
      
      等古乐清进了浴室,筱可艾就蹦跶去那张带有她家夫君体香的柔软大床上打滚,好一会儿才乖乖躺好等待心上人的到来。
      
      古乐清快速洗了个澡出来,走进卧室瞧见小美人盖好被子睡觉的模样,心里起了一点涟漪。她悄悄熄灯,准备去沙发上度过这一夜。
      
      “乐清,你不睡觉吗?”筱可艾坐起来,看着古乐清的背影。
      
      古乐清回转身来,微微笑道:“我正想去睡呢,你还没睡着吗?”
      
      “你想去哪里睡?”筱可艾下床过来抱住她,“你不想和我睡觉?”
      
      古乐清微微笑着说:“我就在旁边,离你很近,你要是怕黑,我给你留一盏小灯,你别怕,乖乖回床上睡觉。”
      
      筱可艾耷拉着脸,糯糯的说:“我想和你一起睡,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古乐清并没有顺从筱可艾的意思。她喜欢女孩,不应该随随便便和女子同床共眠,更不应该与一个对自己有想法而又是自己祖宗的女人睡一起。
      
      两人互不妥协,僵持了一会儿,古乐清说:“我和你一起睡,但你不许抱着我。”
      
      筱可艾想了想,点了点头。
      
      古乐清牵着她回到床上,给她和自己都盖好被子,“你要是觉得冷就跟我讲,我可以把房里的温度调高一些。”
      
      筱可艾微微笑着不说话,若是冷了,不正好有借口搂抱古乐清了吗?
      
      古乐清用手轻轻合上她那调皮的眼睛,温声说:“夜深了,我们一起去见周公,看看谁下棋赢了他。”
      
      “好的。”筱可艾闭上眼睛笑着说,“我还记得你教我下棋那阵子,经常夸我聪明。等我会下棋了,你就经常假装输给我,害得我以为自己棋艺好棒,以致后来都没有进步。”
      
      古乐清也微微笑了笑:“那以后我不假装输给你了。”
      
      “嘻嘻。”筱可艾挽住古乐清的手臂,“我怕明日睡醒,你就不见了,我可不可以抱着你的手,不让你走?”
      
      古乐清也有点怕明日睡醒,旁边这位小可爱就不见了。她握住筱可艾的手,说:“我不会走,希望你也不会走。”
      
      筱可艾睁开眼看了一眼古乐清才重新闭上眼睛,开心的说:“我也不走,赖着你。”
      
      “嗯,晚安了。”
      
      “晚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