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小祖宗02 ...

  •   “我叫什么名字?”古乐清再问一遍。
      
      “古乐清。”筱可艾觉得她家相公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好可怜。
      
      “古月清?”古乐清笑了。她就说嘛,古代怎么会有两个女人结成夫妻的情况?筱可艾的丈夫应该是个与她长得很相似的男人。
      
      她前凸后翘的,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女人,所以她很怀疑,筱可艾不是眼瞎就是古月清长得太像女人了。
      
      古乐清无奈的笑,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大大方方的给眼前小美人看她的胸,说:“小可爱,你看清楚了,我不是古月清。”
      
      筱可艾却上手摸了摸她的胸,好奇的问:“相公,你为何穿了两只如同瓜瓢一般的布块?”
      
      古乐清瞬间后退系上衣服,微红着脸问:“你家相公是个女人?!”
      
      筱可艾好想哭哦,她家相公居然不知道自己是女人!
      
      她搂住古乐清脖子,心疼的说:“相公,你不要以为自己不是女子,也不要怀疑奴家不是你娘子!”
      
      古乐清把她推开,认真的问:“你家相公是古月清,她是个女人,对吧?”
      
      筱可艾认真的说:“我家相公是古乐清,是你,你是个女人。”
      
      古乐清一个头两个大,立马就去拿纸笔写下自己的名字,递给小美人看:“这是我的名字,你家相公不是我。”
      
      筱可艾觉得古乐清写的字有些奇怪,但也能看得懂。她拿起那支短小的硬笔,如同写毛笔字一样在纸上写下自家夫君的名字。
      
      古乐清接过小美人递过来的纸,看见上面多了三个繁体字。她认识许多古代文字,知道这三个字就是“古乐清”。
      
      她没记错的话,一千年前,古家的确有一位名叫“古乐清”的族人。
      
      “相公,为何这里只有你和奴家,判官和孟婆都不在?”筱可艾好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只有她和古乐清两只鬼。
      
      古乐清看着筱可艾这张天真的笑脸,柔声说:“你乖,我去查阅一点东西,很快就来。”
      
      “好的。”筱可艾乖巧的坐着,手里忽然多了一瓶乳白的水。
      
      “这是牛奶,你应该喝过吧?”古乐清摸摸小美人的头,“十五分钟,我就来了。”
      
      十五分钟?筱可艾有话要问,却见古乐清神情严肃的在一块薄板面前看东西。她很好奇,但依然听话的保持安分坐姿,不敢打扰夫君。
      
      古乐清在电脑里登入古家堡历史资料库,查阅到了关于祖上“古乐清”的人物资料。
      
      十分钟后,古乐清回到卧室,一边换上干爽的睡衣一边思考筱可艾的事情。三分钟后,她来到筱可艾面前坐下,酝酿接下来要说的话。
      
      筱可艾摸了摸古乐清身上的丝绸睡衣,微笑着说:“相公,你的内衫好好看,比方才你穿的那些奇怪衣物正常多了,奴家也想和相公穿一样的。”
      
      古乐清语气温和:“筱可艾,我是古乐清,快乐的乐,而你的相公她叫古乐清,是音乐的乐。她是我祖上,我是她的旁系子孙,你可懂?”
      
      筱可艾歪了歪头,而又摇了摇头:“相公,你这玩笑不好笑。”
      
      古乐清微微一笑,继续温和的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出现在这里之前,你在哪里,干了什么?”
      
      筱可艾一下子忧伤起来,带着哭腔说:“你死了,奴家也不想活了。奴家就去你死的地方,和你一样溺水而亡。”
      
      古乐清点点头:“古乐清死了,然后你去跳河。但河母不想你死,于是把你送到了一千年后的这里,现在你见到的这个我,是古乐清。我是比古乐清出生晚了一千年的古家堡第九十九代堡主。”
      
      筱可艾听懂了古乐清的话,但她不相信,糯糯的说:“你就是古乐清。”
      
      古乐清坐到她身旁,一一指着屋里的东西:“这些都是一千年后才有的,你之前没见过这些,对吧?”
      
      “这里不是地府吗?”筱可艾说,“奴家以为地府黑漆漆的,没想到这里犹如阳间一般光明。”
      
      古乐清牵着筱可艾来到落地窗前,打开窗帘,“现在是黑夜,屋里之所以光明是因为有电灯,电灯是筱可艾和古乐清那代人没有的。这里不是地府,是阳间。你和我都不是鬼,都是人。”
      
      “我是人?”筱可艾摸了摸自己,又摸了摸古乐清。
      
      “对,你是人。”古乐清又牵着筱可艾回到沙发上,“你的相公已经死了一千多年,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活着,请你节哀顺变。”
      
      筱可艾心头猛地一痛,瞬间泪眼汪汪。她握紧古乐清的手,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想。
      
      古乐清安静的陪着她,知道她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
      
      筱可艾脑子很混乱,想不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她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古乐清。
      
      她相信古乐清是自家相公的来世,古乐清依然是古乐清,只是不记得她这个妻子而已。
      
      “相公,可艾好想你!”筱可艾落下泪水,整个人像只考拉一样抱紧古乐清。
      
      古乐清:“……”她是还没明白过来还是不肯接受现实?
      
      小毛毯滑落,光溜溜的小美人粘在古乐清身上,还时不时就动一动,像极了磨人的小妖精。
      
      胸部那里传来柔软光滑的温热触感,古乐清身心发热,轻拍小美人的后背,柔声安慰:“可艾,你先坐好,乐清想和你聊天。”
      
      不想聊天,想和相公睡觉。筱可艾依然不肯放开怀中人:“相公你讲吧,奴家听着。”
      
      古乐清无奈:“你不要喊我相公,也不要自称奴家,你就叫我乐清,自称我,可以做到吗?”
      
      筱可艾明白了,古乐清不记得她、不想承认她们是夫妻。她难受的说:“好的,我听话就是了。”
      
      “乖了。”古乐清问,“你明白自己是穿越千年来到这里的古老人物吗?”
      
      筱可艾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古乐清的眼眸带着哭腔问:“我现在是不是好老呀?”
      
      “不老,依然美若天仙。”古乐清感觉自己在哄小孩子。
      
      筱可艾却依然没有高兴起来:“相公从前曾说过,千年老妖样貌如同少女,如今奴家成了妖怪,相公是否不会再喜欢奴家了?”
      
      “相公和奴家这两个词,不要再说了,知道吗?”
      
      “知道了,可艾会改正的。”
      
      “你不是妖怪,你是人,大美人,非常讨人喜欢。”
      
      “是吗?”筱可艾歪着头微微笑着问,“乐清喜欢可艾吗?”
      
      古乐清放柔声音:“乐清对你的喜欢是欣赏,不是女女之间那种喜欢,明白?”
      
      筱可艾思索一下,小心翼翼的问:“方才要脱你衣物的是何人?你喜欢她,不喜欢我?”
      
      古乐清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她是我朋友。我对她的那种喜欢也像对你的喜欢一样,就是欣赏,你们都很好,我很欣赏你们。”
      
      “朋友?为何她要与你一同沐浴?”筱可艾委屈,“我刚醒来就听见她跟你说要和你一起洗澡,声音还怪怪的,我不喜欢。”
      
      “你知道自己是怎样出现在浴缸里的吗?”
      
      “不晓得。我心里一直想着你,想着想着就听闻那个女子讲,‘乐清我能进来吗’?然后我就听到了你的声音。我想睁开眼但睁不开,只能听你们讲话,直到你说你喜欢她,我才睁开眼睛。”
      
      古乐清没想到自己连声音都和古乐清的相似,也没想到筱可艾连浴室外的对话也听了进去。
      
      她觉得筱可艾可能是个宝藏女孩,身上有许多待她发掘的亮点,她得好好研究研究。
      
      筱可艾依然紧紧的粘在她身上,撒娇道:“可艾想嫁给乐清,乐清和可艾成亲,好不好?”
      
      古乐清口干舌燥,端起那杯给筱可艾的牛奶就喝了口。
      
      倘若筱可艾五行八字与她匹配,她也不是不愿意娶。但问题是,筱可艾是她祖上古乐清的妻子,即使是被休弃了的妻子,她也是不能娶的。
      
      “可艾,你应该知道我们古家的人都是短命鬼吧?”
      
      “不许你这么说!”筱可艾突然认真,“古乐清、古乐清都不是短命鬼!”
      
      “好,我们都是长命百岁之人。”古乐清耐着心说,“可你是我祖上太太太太奶奶的前妻,我是你的后人,不能娶你。”
      
      筱可艾握起小拳头,语气坚定的抗议:“我不是你前妻!你没有当面跟我说过不要我,我就还是你的妻子!就算你转世忘记了我,你也不是我的后人,你可以娶我的!”
      
      怀中小美人变成了一只炸毛的小奶猫,古乐清不想再刺激她,柔声哄道:“现在时候不早了,不如我们先睡觉,明日起床再好好聊聊?”
      
      筱可艾不开心的问:“你是如何知晓,我被你休弃了?”
      
      古乐清微微一笑:“一千年后的现在,有非常多神奇的东西,就像神仙一样什么都能知晓,可以上天可以下海,好厉害的。所以呀,我能够知道一点你们的概况。好了,我们明日再聊,现在先睡觉,好吗?”
      
      “你不许笑哦,我被你休了的这件事一点也不好笑。”筱可艾认真的说。
      
      古乐清不笑了:“嗯,一点也不好笑。”
      
      筱可艾笑了,亲亲古乐清的额头,开心的说:“好棒!我遇见了你的来世!我又可以做你妻子了!”
      
      古乐清也笑了笑,觉得明日得找祝一尘那家伙来一趟才行。在弄明白筱可艾是怎么回事之前,她不想古家堡的人知道筱可艾这个小祖宗的存在。
      
      她托着“树袋熊”走进卧室放倒床上,说:“你放手,我去给你拿睡衣。”
      
      筱可艾却依然没有放手,糯糯的说:“我想解手了。”
      
      古乐清无奈一笑,重新托住小美人走进洗手间,把她放在马桶上,但她依然不肯放手。
      
      筱可艾环顾一圈也没找到有蹲坑的地方,问:“这里是茅房吗?为何没有出恭的地方?”
      
      古乐清温和的说:“你现在坐着的下面就是尿壶,你放手,等我出去……”
      
      筱可艾在听到“尿壶”两个字时,整个人蹦起来把古乐清抱得更紧了。她委屈巴巴的问:“你怎么可以让我的屁股坐在尿壶上?好脏的!”
      
      古乐清身体发出一股股热浪,她快受不了了!她是没经验,但这不代表她不是一只好女色的小狼狗呀!
      
      筱可艾见古乐清脸色发红,以为她生气了,不安的小声道歉:“对不住,我不是责怪你,你别生我的气。”
      
      古乐清二话不说,托住小美人走出洗手间,在她身上盖了小毛毯就通过一扇扇暗门,直达有蹲厕的房间。
      
      “看到地上那个了吗?你蹲在上面解决问题吧,我在门外等你。”古乐清狠下心来用力扯开身上的小美人,离了洗手间就关上门,深呼吸。
      
      一会儿过去,小美人带着哭腔拍打门窗:“乐清,快放可艾出去!”
      
      古乐清赶紧打开门,小美人又八爪鱼似的粘在了她身上。她无奈又温柔,问:“尿出来了吗?”
      
      “尿了。”看见古乐清快速跑掉还关上门,筱可艾就吓尿了,生怕自己再次被抛弃。
      
      但更可怕的是,蹲坑居然会突然出水,一千年后的天下,真的好可怕!

  • 作者有话要说:  筱可艾:又可以做相公的娘子了
    古乐清:第一次做相公,无处安放的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