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哦对,今日是德妃侍寝,娘娘正被罚禁足思过呢。
      
      “皇上用过晚膳了吗?”
      
      “未曾,你呢?”
      
      “臣妾已经在用过了。”言下之意,皇帝您去别处吃吧。
      
      正巧下人过来禀告,说小厅里晚膳已经布置妥当了。
      
      “那朕就在谨贵人这用些吧。”
      
      慕长安这应付完贵妃,还要来陪皇帝用晚膳。
      
      自有太监伺候他,其实她还未吃呢,下人们信以为真,桌子上只布了一副碗筷。
      
      “贵妃怎么虐待你了。”
      
      “贵妃没有虐待臣妾。”慕长安低着头闷声道。
      
      “你的意思是,朕放才听错了?说吧,朕保证不告诉贵妃。”
      
      好吧!她也想一吐为快“贵妃掌管后宫,这几日积累下了不少事,后宫各处呈上来的需要贵妃过目的单子,整整堆了两叠。贵妃自己不管,非要臣妾给她念,念完还要臣妾执笔改,连章都是臣妾盖。贵妃娘娘和她几个贴宫女倒是很悠闲。您看我的手。”
      
      慕长安伸出手给皇帝看,上头沾了些墨和红色印泥。皇帝真的凑过来看了看而后点点头,继续用饭。
      
      “不光如此,贵妃连自己的家书都让臣妾帮她念。太折腾人了,臣妾现在比宫女还忙!”慕长安一顿抱怨。
      
      这场景颇为熟悉,当年自己在家时跟父母汇报兄姐们做的坏事时,也是这样的。
      
      “朕过几日跟贵妃说说吧。”皇帝听她这样抱怨,嘴角微微弯起。“让她不要再这样为难你。”
      
      “过几日?过几天我都处理完了!”慕长安不可思议道,皇帝这是敷衍自己啊,不自觉地抬高嗓音。
      
      而后屋子里因她这一句完全安静了,皇帝手中的筷子都停了下来,只看着她。哎呀她怎么又说错话了,赶紧低下头,“臣妾有罪”
      
      “那我明日一早就与贵妃说去?”皇帝又动筷子了,给自己夹了块笋,没有与她计较。
      
      “一定要早些”慕长安忙道,否则自己又要被叫去了。
      
      “好,早一些。”皇帝笑道。
      
      最好现在就去!其实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是皇帝用了晚膳,还要她陪着散了会步。说实话,挺奇怪的,她虽然和他有过肌肤之亲,但是什么散步啊,牵手啊这种都没有过,平日里各种宴会上连话都很少说,因她品级低。
      
      两人没有再回她那芳华轩,皇帝带着她由一大群宫女太监跟着,到了他住的养晦殿。
      里头有个大浴池,她痛快泡了个澡,洗去一身的疲惫。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皇帝在这的床足有她床的两倍大,枕头被褥也比她那更精细柔软。他是这天下,这皇宫真正的主人,什么最好的自然都是往他这送的。
      
      皇帝在书房批奏折,过了亥时才进来,慕长安都睡着了,但是他也没放过她,上了床就开始解她的衣服。
      
      德妃娘娘什么时候解了禁足啊?不行,要是皇帝一直关着娘娘,那这些个罪她还要继续受着。
      
      “臣妾想德妃娘娘了”慕长安忽然道。皇帝刚解开她的寝衣。
      
      “那你去陪她?”听见压在她身上人这样说。
      
      皇帝的这句话说得奇怪,慕长安整个人瞬间清醒,听闻德妃娘娘的亲兄在牢里快死了,家里其他兄弟都也都被一一盘问,整个家族颇有大厦倾颓之势。
      
      他让她去陪德妃的意思那不就是。。。。
      
      就这么五个字,她的身体不自觉开始颤抖,伴君如伴虎,特别是这虎此刻已经坐起来盯着她。
      
      慕长安连滚带爬地下了床,跪到地上,“臣妾该死。”
      
      “上来”皇帝轻声道。她知道,他的一句话,几个字,都可以决定一个家族的命运,几百口人的生死,这便是君王的权力。
      
      “替朕宽衣。”他命令。
      
      慕长安知得又手脚并用地爬上龙榻,双手颤抖着去解皇帝的寝衣,可那扣子怎么都解不开,跟缝在了一起似的。这一急,硬生生地把她给急哭了,皇帝好可怕啊,她不要在这,她想回自己那躲起来!
      
      “慕家怎么送了这么个东西进宫,什么都不会,还敢在龙塌上哭。”皇帝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缓缓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她立马忍住了哭,没有人告诉过她不能在龙榻上哭啊。
      
      “解朕的衣服不会,解自己的总归会吧。”皇帝的手指伸过来点到她唇上。
      
      慕长安听话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张嘴”皇帝又命令道。
      
      她也听话,他的食指强势地她的嘴里,而后勾着她的舌头打圈。
      
      “咬。”他又命令道。
      
      他想引她伤害龙体然后治罪吗?慕长安不敢动了。
      
      “听话”他催促道。
      
      她双手握住皇帝的手,轻轻用牙齿碰了碰他的手指。
      
      “再重一点。”
      
      微微用力咬了下。
      
      “唔”皇帝反应。
      
      “臣妾该死”
      
      她立马把他的手指抽出来。
      
      半靠着床的皇帝却笑了,他像是在逗弄猫一样,沾了她口水的手指继续往下,一直到掐住她的脖子。
      
      慕长安咽了咽口水,整颗心都被吊了起来,皇帝这是想弄死她,只要他微微一用力。
      
      僵持了一会,她的脸色都白了,被吓的。
      
      “滚下去。”
      
      她听皇帝这么说。如蒙大赦!赶紧穿好衣服下了龙床,准备回她的芳华轩。
      
      “没让你走”
      
      啊??
      
      皇帝指了指不远处那个屏风,“去那后面跪着”。
      
      天子的心思真难揣测!慕长安全然不知皇帝要做什么!
      
      但是她只能乖乖照着办。
      
      而后,她只知道皇帝招幸了丽嫔,这一位低等宫女出身,但是听闻媚术了得,很得皇帝喜爱。
      
      慕长安在屏幕后听到了全程,就算没亲眼见着,也知道龙塌上是怎样一副活色生香的场景,这位丽嫔确实是功夫了得,声音像是能滴出水来,在床上什么话都敢说。
      
      直到丑时,他们才鸣金收兵,丽嫔被送走了。慕长安跪在屏风后面全程震惊的恍若糟了雷劈。
      
      皇帝却跟没事人一样,走到她面前蹲下,问“学会了吗?”
      
      慕长安木讷地点点头。身子被皇帝拉了起来,瞬间腿软,皇帝长臂一神将她横抱着放到床上,可是一想到这床是方才他们翻云覆雨的地方,慕长安便坐立不安。
      
      喜怒无常的君王,在做荒唐事。
      
      “德妃,自省一年。等她出来,会看到自己原先兴旺的家族已经是她无法想象的衰败。慕长安,你觉得朕要不要也这么连带着把慕家也除了?”
      
      他近在迟尺,就这么扣着她的腰,如此亲密,这样问她。
      
      慕长安浑身冰冷,内心绝望,整个人如同受了惊吓的小猫,因为紧张双手不自觉地揪紧皇帝胸口的衣服,她摇头。
      
      “那你得往上爬啊,懂么?”他的声音像是在哄骗。
      
      慕长安点头。
      
      “床上功夫没丽嫔好,也没有贵妃貌美,管了一天后宫的事就嫌累,连说个祝寿词都不会,你这样,怎么才能往上爬?”
      
      果然还是嫌她不够上进啊。
      
      “至少学一样吧,慕长安。”
      
      这句话,以前教导她的女夫子也说过。
      
      她又点头。
      
      “别哭了。”
      
      她也没办法不哭啊,控制不住。
      
      “其他不行,全后宫的女人当中,就数你最能哭。”皇帝用袖子擦了擦她的眼泪。
      
      德妃被禁足之后,她过得是什么日子啊。娘娘出来看见的怕是她那长了草的坟了。
      
      皇帝让人把她送回去之后,慕长安缓过神来开始琢磨,而后终于想通了。圣上这是怪她抱怨贵妃呢?这一连串的喜怒无常,其实只是想让她明白一点,让她继续去贵妃跟前帮任由她差遣!
      
      所以说么,当时皇帝还让她说为什么觉得贵妃虐待她,她说完,转头皇帝就收拾她。她进宫才一年多,贵妃跟了皇帝四年,独得盛宠,想想都知道站在谁那边。若是自己和贵妃打起架来,那必须皇帝是帮韩容儿一起打她的。
      
      想通之后,慕长安打起精神用了早膳,立即去贵妃那例行请安了,她要抱紧贵妃的大腿才能活命啊!!
      
      “听闻皇上连着两晚上去你那了,贵妃昨日也把你留了一整天,没有为难你吧。”一路上,妍嫔问道。德妃的娘家和宋妍家算是一个派系的上下属关系,所以她是极亲德妃的。
      
      “我死的心都有了。”慕长安满脸愁容。
      
      “你是太傅家的孩子,怎可这般讲话。”
      
      “哎,一言难尽。”她整个人都蔫蔫的,无精打采、
      
      众人给贵妃请过安之后就被打发回去了。慕长安果然又被留下来,在心里叫苦不迭。贵妃呀,皇帝是真的待您真的好,昨天把我折腾一番就是为了让我继续给你当宫女使唤。
      
      都说贵妃平日里高冷孤傲,人前确实如此。而此时此刻,贵妃只是安安稳稳坐在木塌之上,也不言语,喝着茶听她念宫里各处呈上来的请示折子。
      
      天气这么冷,贵妃宫里的炭火烧得很旺,慕长安写字也顺溜。为了节省时间,她没有再一字一句念折子,只是自己看了而后总结一下跟贵妃说个大概。
      
      快到晚膳的时候,才把所有的折子都看完处理完。苏依依只觉得腰酸背疼的,她还饿着,贵妃也是小气,没有留她吃饭的意思。
      
      慕长安行了礼准备离开,贵妃叫住她,轻描淡写道“月末是太后的忌辰,皇上要本宫抄经书烧给太后娘娘,你替本宫抄了吧”
      
      双十年华便居于贵妃之位,春风得意贵气十足,后宫谈起贵妃只说她虽然出身武官家,却有着文人才女之孤傲。
      
      凭什么呀?慕长安纵然心里不服气,表面自然不敢违抗什么,恭敬答应下来。
      
      “不知皇上要娘娘抄哪本佛经?”
      
      “至少抄够三本,明天来的时候带上吧。”贵妃道。
      
      三本???她就算抄断手也抄不完啊!!欲哭无泪,今天一天下来,她的手腕已经很疼了。
      
      “是。”她答应下来,而后离开了贵妃的永华宫。
      
      德妃病了,回到芳华轩的时候,下人们说路上偶遇宫女给德妃娘娘送药。
      
      “什么病?”慕长安问。
      
      “听说咳疾而已,已经有太医过去瞧过了,并无大碍。”贴身宫女紫心道。
      
      慕长安生着气开始给贵妃抄经书,她也是胆大,明明是皇帝让她为太后抄经,让人代笔,也不怕皇帝瞧出来。
      
      等天色暗下来,她命人带了些点心,只带着紫心和青鸾出了门。德妃生病她自然是要去探望的,皇帝说了让德妃娘娘闭门思过,但是没说不让人去啊。
      
      德丰殿前门庭冷清,还是德妃的贴身宫女亲自给她开的门。
      
      “宝林你来了。”德妃本坐在木塌之上做针线,见到她起身相迎。
      
      多日未见,娘娘清瘦了些,容颜依旧温婉,似乎并没有因为禁足而多忧心。慕长安坐到木塌之上,把这几日在贵妃那处受得苦说了一通。
      
      德妃只是笑着,把手里的针线放下,朝她伸出了手。慕长安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手给她。
      
      “姐姐跟你说一个秘密要不要听?”德妃眨眨眼。
      
      慕长安点点头。
      
      “贵妃她,其实不识字。”德妃笑道。
      
      “真的?”难以置信!韩容儿家虽说是新贵武将,但是他们韩家也不至于让不识字的女孩进宫吧?
      
      “为了不让人发现,她挑选的宫女也都不识字。”
      
      “她为何不学呢?”慕长安问。知道这个秘密,似乎一切都解释得通了,贵妃连家信都让她读呢。
      
      “她那么骄傲的人,自然是不愿意让人知道的。”德妃道。
      
      贵妃不识字,怪不得这几年都是德妃在掌管后宫之事,否则就凭皇帝那么重用贵妃的父兄,怎会一直不把后宫掌管权给她。
      
      那她慕长安不是做了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吗?
      
      “所以你就辛苦一些帮贵妃分担后宫的事务吧。”德妃摸了摸慕长安的头,柔声叮嘱道。明明自己身陷囫囵,却还想着别人。
      
      还有一个秘密要不要听?”德妃又问。慕长安之所以这么喜欢德妃姐姐,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德妃她对自己的态度,就像亲姐姐对妹妹一般,总是哄着宠着,偶尔也逗她。
      
      点点头。
      
      德妃将她的手拉过来放到自己的小腹上“这里有个孩子,将来会叫你母妃。”
      
      慕长安反应过来,整张脸瞬间笑意盎然,“娘娘您有孕了?”
      
      “一月有余。”身边的宫女替德妃回答。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唬人的 不是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