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回皇上,快两、两年了。”完了完了这是要开始找事了,两年了,他觉得养的差不多了可以杀了??
      
      “还是个贵人,我见过没上进心的,却没见过你这么没有上进心的。”皇帝冷声道。
      
      来了来了,这是没事找事呢。她平日里安分守己,到皇帝那就成了没上进心。她还是个贵人怪谁?啊?她也想进位份啊,这事还不是皇帝决定的吗?之前还说她读书不好。那要是她读书好,又有上进心,估计已经当了女官了,或者在书院当个女夫子也不错,哪里还来这受他这份罪。
      
      “臣妾知错了。”饶是心里有一万句话回嘴,她也不敢啊。
      
      “不许嘟嘴。”皇帝又道。
      
      他背对着她怎么知道她嘟嘴了。而且,嘟嘴也有错吗,皇帝陛下真的是把没事找事发挥的淋漓尽致。
      
      “今日,我罚了德妃,你可知?”
      
      “臣妾知道。”
      
      慕长安又紧张起来了,总感觉皇帝这是刀架在她脖子上,要砍不砍的。
      
      “你不为德妃求情吗?听闻她平时对你很好。”
      
      完了,唇亡齿寒,皇帝这是引导她自己进陷阱啊,要是她说错一句话,怕是罚得比德妃娘娘还重,他从小被太子那般打压,被先帝冷落,肯定是怀恨在心的。
      
      慕长安心里乱的很,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皇帝已经站起身来面对她。两人近在咫尺,她不得不仰起头看着他,心里紧张死了。
      
      他身上滴着水,宽阔的胸膛上有几处疤痕,是当年领兵打仗留下的。慕长安不敢和皇帝对视,吓得低下头。
      
      皇帝从浴桶中走出,擦干披上衣服。拦腰把娇小的慕长安抱起来,缓缓步入内室。他躺在床上半靠着,让她跨坐在他身上。
      “你觉得,朕这么惩罚德妃,对吗?”
      
      对吗?她也不知道啊,说对吧,她这是出卖队友啊,说不对,那皇帝说不定一怒之下就让人砍了她的头。到底对不对呢?
      
      真要命,皇帝这是铁了心要折磨她,用她出气呢。
      
      “臣妾不知”她斟酌了一会道。她是草包她不知,总行了吧。
      
      下人们已经将幔帐放下,一时间只剩下她和皇帝处在这不大的空间里。天哪,瘆人,谁来救救她啊。
      
      “那你。。。”
      
      多说多错,干脆让皇帝闭嘴吧,慕长安很大胆地俯下身去吻他,这招管用,皇帝转身将她压在身下,加深了这个吻。慕长安不敢去触碰龙体,只能抓着枕头。
      
      等到她觉得自己快呼不上来的时候,他才终于放过了她。
      
      不,他没放过她“你觉得,贵妃执掌后宫如何?”
      
      要是让贵妃来管,那她们这一派就是大难临头了,贵妃韩容儿是出了名的高冷孤傲难相处,自己看着她都躲着,这两一年得亏有德妃娘娘护着才过得舒坦,要是落她手里,怕是连小命都没了。
      
      “臣妾还是更喜欢德妃娘娘。”
      
      “为何?”
      
      “德妃娘娘待我像待妹妹一样。比我亲生的姐姐待我还好。”
      
      “你亲生的姐姐待你不好吗?”
      
      “那也没有,就是,我是家里年纪最小的,她们都不爱跟我玩,不太搭理我。”
      
      “那贵妃待你不好吗?”
      
      皇上你是真的找事啊。
      
      “臣妾和贵妃并不多走动!可是听闻贵妃娘娘脾气可不好了,我在她手底下能过得好吗?”
      
      这句话说完慕长安就后悔了,现在面对的可是皇上,可不是后宫的小姐妹,她怎么能在他面前说贵妃坏话。
      
      没想到皇帝却轻笑了声“再多说点。”
      
      说什么?说贵妃的坏话?完了他不会真的要去跟贵妃说吧?贵妃一个月侍寝好几日,那皇帝和贵妃的关系肯定比和她关系好啊。不行不行,不能说了,宫里现在两个人最大,皇帝和贵妃,这俩还是一伙的!
      
      “但是贵妃容貌倾城啊。”慕长安已经努力想贵妃的优点了,可是韩容儿真的是除了好看一无是处。
      
      “那你觉得朕好不好?”皇帝笑着问。
      
      天哪,这要是回答不好,她的脑袋和脖子可是在今晚就分家了。她恨慕家,真的,把她扔进宫,天天担惊受怕。
      
      “皇上是臣妾的衣食父母,皇上自然好了。”
      
      “呵”皇帝轻笑了一声,慕长安一时间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只低着头,装作温顺的样子。
      
      而后下一秒,皇帝附在她耳边道“错了,记住,朕是你的男人。”
      
      一整晚,皇帝都身体力行地让她铭记这句话。慕长安最后还是被弄哭了,她觉得皇帝这是精神上罚完再体罚,拿她出气呢。
      
      应付了皇帝,第二天还要去应付贵妃。慕长安完全不敢懈怠,准时跟妍嫔去给贵妃请安了。这位贵妃是皇帝即位之后才进的宫,短短四年就坐上了这位置,她父亲叔伯皆是武将新贵出身,不但在夺嫡时就站对了边,如今也深受重用。
      
      众人也没什么好聊的,一些个人说了些阿谀奉承之言,喝了会茶,贵妃就让他们各自回去了。
      
      “谨贵人,你留下”贵妃道。
      
      慕长安顿时头皮一麻,觉得大事不妙了,自己算是德妃的人,现在德妃娘娘触怒了君王闭门自省呢,她没了这层保护伞,贵妃还不得为难死她。
      
      等其他妃嫔都散尽了,贵妃手下的两个太监各自搬着一大叠纸放到慕长安面前。
      
      这。。。是要她吃下去吗?
      
      “看下这些都是什么?”贵妃冷声道。
      
      慕长安觉得奇怪,随意翻了翻这叠纸。第一张是采买单子,上面罗列了一些茶叶的名字以及具体采买数量,应该是御茶膳房呈上来的,等着贵妃盖印子呢。
      
      第二张则是西域贡品的单子,第三张是一封信。
      
      接下去都不用看了,这些本都是应呈给德妃娘娘过目的后裁决的,现在后宫掌权人换了贵妃,自然被全数送到她这里来。
      
      “有何不妥吗?贵妃娘娘?”想找个由头欺负她就直说嘛,非要搞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这些个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你就说这两叠东西是什么?”这么冷的天贵妃的屋子里炭火烧得暖,她自然也穿的少,半躺在木塌之上有别样的性感风情,怪不得皇帝喜欢。
      
      “书信,采买单子,贡品单子之类的,都要贵妃娘娘您盖章同意以后下人们才敢去办的。”
      
      贵妃是自己不会看哦?
      
      “一张张念给本宫听。”贵妃道。
      
      嗯?韩容儿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不会看吗?而且就算她懒得看,找个贴身宫女给她念啊,非要差遣她个去做,她品级再低也是个贵人。
      
      皇帝和贵妃两个人,一个占了她一整晚,这个是要占用她一个白天么?两叠厚厚的纸,就算不看内容光盖章,那也得好久才能做完呢。
      
      但是慕长安也不敢抱怨什么,拿起第一本折子开始念“御茶膳房采买单子,莲心茶十大瓶,仙茶二瓶,龙井芽茶二十瓶。。。。。”她依次报完。
      
      贵妃听完皱了皱眉头,慕长安心道不好,这是在挑她的错呢?
      
      “皇上爱喝的普洱茶怎么不在单子上?你写上。”贵妃开口道。
      
      “兴许库房里还有呢?”慕长安脱口而出。
      
      说完才反应过来,她这算不算顶撞贵妃?
      
      没想到贵妃立即让人取了库存册子道“你看看库房里还有么?”
      
      自己是不会看么??
      
      慕长安很无奈,翻看一番,道“皇上爱喝的茶库存都足。”
      
      贵妃点点头,让宫女取了印鉴来,在方才慕长安念的采买单子上盖了章,又让小太监送去给御茶膳房采买官。
      
      她明白了,贵妃这是自己的事偷懒让她办呢,把她当宫女使唤了。平日里那么多巴结着贵妃的嫔妃她不差遣,却来差遣她,这是变相的惩罚啊。
      
      但是慕长安也就是这么想想,念还是要乖乖念的,否则贵妃的枕边风那么一吹,不止是她,慕家都有难了。念到第三本的时候,慕长安发现不对了,这是贵妃她的家书!会不会等她念完就给安一个什么窥探贵妃家书的罪名?
      
      贵妃见她停了下来,还问“怎么了?”
      
      慕长安跪下“贵妃娘娘的家书给混进来了,臣妾不敢念。”
      
      “念”贵妃命令道。
      
      慕长安被逼无奈,只能继续。这封信是贵妃的母亲写的,念完她知道了贵妃家的长兄上个月得了个女儿,贵妃的幼弟吃坏了肚子这几天上吐下泻,贵妃那个不成器的二哥最近流连秦楼楚馆,贵妃的姐姐最近她夫君夫分居了。。。天哪,没眼看。
      
      但是贵妃娘娘却依旧手撑着头,侧躺在木塌上,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像是已经习惯了。
      
      整整四个时辰,她尽在贵妃那帮着她处理那后宫那些杂事了,而贵妃自己是一本折子都没有亲眼看,慕长安念的是口干舌燥,连着喝了三壶茶。本想着到了午膳时辰该放她回去了吧。没想到,贵妃还把她留下来用饭了,饭后休息半个时辰便又继续念。后来都是她念一遍,贵妃觉得可以,她就把章盖上交给小太监跑腿送回各处。贵妃觉得不可,她便要拿笔增增减减的。今天只处理完了一叠,明天还有另外一叠呢。
      
      她回来之后,倒在椅子上欲哭无泪,喉咙又痛,手又酸,在木椅子上坐了一整天腰也疼,贵妃这种刁难人的方法可以,很新颖!
      
      “韩容儿这是要虐待死我啊!!”慕长安歪在椅子上长叹一声。结果宫女们完全没有像往常一样过来安慰她,而是对着她使眼色。
      
      “你们的眼睛怎么了?”慕长安道,对她猛眨什么呢?
      
      “贵妃怎么虐待你了?”有人从内室走出来。
      
      慕长安原本歪在椅子上,听到声音立马坐端正了,瞬间张大了嘴。皇帝怎么在这??还听到了她的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