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拾骨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7-11 22:05: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回到古代当书生10 ...

  •   邵磊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大米粥,一直都放在灶台上热着,就等邵宴起来了。
      
      现在见人醒了,立即给他端了过来,顺便还烧了一大锅的水,让他洗澡用。他们都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是多爱干净,除非是天真的冷了,不然天天都要洗澡的。
      
      如今在那小号房中蹲了三天,身上都快有味了,肯定嫌弃的要死。
      
      果然不出两人所料,邵宴虽然是饿醒的,在看到自己身上三天都没有换的衣服,还有那因为天热已经开始有些油腻的头发后,连饭都顾不上吃了,就要洗澡。
      
      还是邵义说热水还在烧,等喝完粥正好可以洗,这才去吃饭。
      
      “五儿,你以前虽然爱干净可也没有这么厉害。这一年多官学上的,真是越来越像那府城里的人了。”邵义看着匆匆喝完粥就要去洗澡的邵宴笑着说道。
      
      虽说是堂兄弟,而且两人之间只差了一岁,他们看上去至少差了五岁以上。
      
      邵义是标准的农家人,虽然不大但高高壮壮的,皮肤粗糙黝黑,一看就知道没少干活。
      
      可邵宴不同,原身那张脸就挑着邵父和姚氏的优点长了,漂亮的很。而且整个人白白净净的身上带着浓郁的书香气,看起来格外的温润清雅。
      
      再加上邵宴他灵魂自带的贵气,如果换一身华服,说是世家少爷都没人怀疑。
      
      如果不了解邵家情况的,还真的很难想象两人居然是兄弟。邵磊的情况比邵义好不到哪去,甚至更夸张,谁让他本身就比邵义大了十来岁呢,如今站一起看上去根本就是两个辈分的人。
      
      邵宴这一个澡洗了大半个时辰,全身都搓红了才出来。
      
      乡试放榜的时间有些长,中举后会有专门的官差报喜的,所以邵宴并不打算在州府多住,休息了两天后,就带着邵磊、邵义回去了。
      
      走之前自然要跟赵明煦他们三个打声招呼的,不过他们三人都还要留在州府拜访一些亲友,所以并没有一起回去。
      
      邵宴先到府城的官学拜见了众位夫子。
      
      “这是我这次乡试的答卷,路上默出来的,还请诸位夫子批改一下,让我心里好有个底。”客气了几句后,邵宴就将一摞试卷递到了几位夫子面前。
      
      “还是你心细,我等本来想着,让你念一遍给我们听一听,好摸摸底。”教书法的荀夫子伸手接过那卷子笑道。
      
      有主神作弊,邵宴在书法方面的造诣绝对不低,荀夫子和教书画的李夫子对他最是喜欢。
      
      乡试的试题不少,众位夫子看的又仔细,交换着看了大半个时辰才算完全看完。
      
      “这策论不错!辞藻华美,又言之有物,这届主考我打过交道,上榜绝对没问题,排名很可能还要靠前,不过具体名次却是不清楚了。”教策论的王夫子轻抚胡须道。
      
      “诗词随比之你院试的秋词稍逊一筹,不过仍旧称得上是佳作。老夫以为,能超过你的不过寥寥几人罢了。”擅长诗词的夫子赞道。
      
      “解析很透彻,至少在老夫看来没有任何瑕疵。”教经史的吴夫子满意的点头道。
      
      “邵宴你的字就不说了,自成一体,成为一代大家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荀夫子道。
      
      “这还要多谢诸位夫子悉心教导。”邵宴闻言,对众位夫子深深的行了一礼道。
      
      “行了,中举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只是看看能不能争一争那解元之位吧。”最后李夫子总结道。
      
      众位夫子最低都是进士,而且在官学教书育人多年,对科举以及那些考官的性格喜好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他们既然说邵宴能够考上,除非出现科举舞弊这样的天大事情,否则绝对没有问题。
      
      邵宴也很清楚这一点,虽说他对自己有信心,可有了夫子们的肯定他才真正放下心来。
      
      告别了众位夫子后,邵宴这才回到邵家村。
      
      这刚回来还没等喝上一口水歇息一下,邵老爷子就亲自过来了。
      
      “五儿回来啦!”老爷子进门后,谁都不理,直接拉着邵宴来回打量了一番,心疼道:“又瘦了,吃了不少苦头吧。”
      
      “爷爷,我没事的,主要是来回都是坐马车,人没精神吃得少才瘦的。”邵宴扶着老爷子坐下笑道。
      
      他说的是实话,虽说不赶路,马车走的慢,但耐不住这古代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的实在是颠的很。
      
      “行了,你们都堵在这做什么,墨坊的事不用管了?”老爷子拍了拍邵宴的手,然后转头对其他人冷着脸道。
      
      刚到家凳子还没坐热的邵磊和邵义闻言,立即站了起来,跟着来看弟弟的邵弘、邵平他们一起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邵父和姚氏本来也想要出去的,却被邵老爷子拦了下来。他知道两个月没见,人家做父母的定然也想孩子的。
      
      反正他要问的话,人家做父母的没有什么不能听的,让邵义他们出去,不过是担心年轻人憋不住话罢了。
      
      “五儿啊,你能不能给爷透个底,这次考得咋样?”邵老爷子清了清嗓子,犹豫了一下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考得不错,回来的时候将答卷默给夫子们看了。夫子说,中举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就算是那解元也有一争之力,不过具体还得看主考官的。”邵宴也不隐瞒,直接道。
      
      “好!好!好!”邵老爷子这下子是真的激动了,连叫了三声好:“我就知道我家五儿是好样的,多少年了,我邵家终于要出个举人了。”
      
      不仅仅是邵老爷子,邵父和姚氏眼泪都下来了。
      
      他们供着邵宴读书真心不容易,如果不是有当初老秀才的话支撑着,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现在不同了,家里有了墨坊,再也不用担心生活问题了,儿子也马上要成为举人了,这日子以前简直想都不敢想。
      
      高兴之后,邵老爷子还不忘叮嘱儿子儿媳道:“五儿的事情你们自己心里有底九成,报喜的官差没来之前可不要拿到外面说。”
      
      “我们晓得,绝对不会给五儿拖后腿的。”不等邵父回答,姚氏率先说道。
      
      俗话说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邵宴是小儿子,又是家里唯一一个会读书的,在姚氏心里,没有什么比邵宴更重要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