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回到古代当书生9 ...

  •   邵宴在参加了文会后,在家里住了没多久,就和赵明煦他们一起去了府城的官学读书。
      
      作为这一届最年轻的案首,又有一首秋词声名在外,邵宴一进府学就受到了夫子们的重点照顾。
      
      好在他是有真才实学的,就算不太懂策论之流,可智商摆在那里,邵宴不论学什么都非常的快,再加上前世的论文没少写,又有那么多文献打底,很短的时间内就将策论上手了。
      
      而且托前世的福,他很多时候都能提出新奇的观点,让官学的夫子惊喜之余,纷纷感叹这一届科举,他们江南怕是要拔头筹了。
      
      对此邵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他平日里除了固定的课业外,其余的经历全部都放在了书画上。
      
      不仅仅为了这个身体的人设,更是为了能够有个一技之长,以后任务的世界只要不死太过夸张,他就算处境再怎么艰难,也能凭着这一手书画养活自己。
      
      不过这琴棋书画,除了书画外,琴棋方面邵宴也学了一些,不过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
      
      很快一年多时间就过去了,这一年的时间,邵宴的名声也彻底传遍了整个江南。就连以京城为首的北方,也都听闻了南方士子中出了一个少年天骄。
      
      不过同时传出来的还有邵宴不慕名利,一心专注于书画。不知道多少人对此表示干系,就连官学中的夫子们也不止一次的劝说,然而谁都无法阻止邵宴对书画的热爱。
      
      也正是因为这样,即便邵宴每次考试都是官学第一,夫子们都偏爱他,可他在学子们之间的人缘仍旧相当的好。
      
      对于这些学子来说,其他人都是竞争对手,甚至是未来官场的对手。而打定主意,科举后就去当夫子,一边教书育人,一边钻研书画的邵宴,根本不在此列。
      
      对此邵宴感到很无奈,这些人根本就忘了,就算他准备当夫子,可这科举还是要参加的,他们仍旧算是竞争对手。
      
      因为邵宴确定要参加八月秋闱,所以邵老爷子让邵磊提前一个多月去州府租院子,等住处都收拾好后,邵宴这才和邵义一起出发。
      
      没错,这次乡试邵老爷子拍了邵磊和邵义陪考。
      
      邵磊是亲大哥,为人又憨厚老实,做事最可靠不过。邵义和邵宴关系好,人又机灵,拿来跑腿正合适。
      
      这是邵老爷子的原话,不管邵磊和邵义是什么感觉,反正邵宴觉得老爷子的心是偏的没边了。
      
      偏偏因为他这一年多的表现,以及官学中夫子不溃余力的赞叹,邵宴的名声连邵家村这没几个读书人的小村庄都听说了。
      
      村里私塾请的夫子,每次见到邵宴都是一脸的崇敬。受他的影响,村里的孩子,连带着孩子的父母,都认定了邵宴是文曲星下凡。
      
      所以邵磊和邵义被派来跑腿,邵家上下都举双手赞同,甚至邵宴的二哥和三个这两个亲哥哥心里还有些酸酸的。如果不是墨坊的事是在丢不开,说不得他们也要跟着一起去了。
      
      这次去州府,邵宴坐的是马车,这是邵老爷子用私房资助的。
      
      虽说这个时候的马车减震仍旧是不行,一路颠簸的要命,却也比牛车强多了,至少速度快很多,还有能遮风挡雨的车厢可以休息。
      
      乡试远比院试严格多了,不仅排查的人数更多,更加的仔细,同时规矩上也多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这乡试持续三天,其间是不能出来的。
      
      想想,三天时间不论是吃喝拉撒都的在一个小隔间里面,那种感觉真心不好受。
      
      连很多农家出身的书生都受不了,更别说邵宴这个往前二十年锦衣玉食,连一点苦都没吃过的了。
      
      好在他经过这两年的生活,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学会了吃苦。不然以他原来的性子,怕是分分钟掀翻桌子弃考跑出来。
      
      不过邵宴运气不错,抽号牌抽到了一个远离茅厕,还算干净整齐的号房。
      
      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将东西都摆放好后,便有人来发试题,同时几位考官也开始来回的巡视考场。
      
      八月的秋老虎可不是说着玩的,号房里连个窗户都没有,又闷又热,没多一会邵宴额头上就已经开始流汗了。
      
      他叹了一口气,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用油皮纸包着的硝石粉末给拿了出来。
      
      这硝石遇水就会吸收大量热量,让水温降低到能够结冰的地步。邵宴虽然不敢在这时候吃冰这样的东西,但用来降温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他也就一包硝石粉末而已,三天时间,还是得省着点用才行。
      
      有了这硝石粉末,这一个小隔间的温度很快就降了下来,邵宴心里松了一口气,开始专心答题。
      
      乡试远比院试要难得多,就算是接着强大的精神力,一年多来阅尽官学所有藏书,夫子拍板说乡试不出意外一定能过的邵宴,也的集中所有注意力去答题才行。
      
      饿的时候,邵宴就用白开水就着薄饼吃了点姚氏腌制的小菜糊弄一下。反正只有三天时间,将就一下就过去了,等考完了什么吃不到。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的,最后一天,邵宴早早的答完所有卷子,坐在那里只等监考官收卷后,结束这三天堪比地狱一样的生活。
      
      出了考场,邵磊和邵义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见到邵宴,两人连忙迎了上去,邵义接过书箱,而邵磊则一把扶住了自家小弟。
      
      “五儿,感觉怎么样?”邵磊一边扶着邵宴想马车走去,一边关切的问道。
      
      “还行,就是觉得有点累。”邵宴揉了揉额头道。
      
      “你先睡一觉,我们这就回去。”邵磊连忙将弟弟扶到那铺了厚厚一层棉被的马车内道。
      
      前段时间没少去了解关于科举的事情,知道这出来的时候是最累的,要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吃点好的补一补才行。
      
      虽说邵宴有硝石粉末,不至于热着,但日子也不好过,绕的他精神力强大,此时也撑不住了,进了马车后没多一会就睡着了。
      
      就连到家都不知道,还是邵磊和邵义舍不得叫醒他,轻手轻脚的将他抱到床上去的。
      
      他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醒来后仍旧觉得精神没有完全恢复,如果不是肚子太饿了,他应该还能再睡一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