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又死了[无限]》青杧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31 23:34: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top:4 ...

  •   顾砚初安慰了林萧几句,林萧说要留下来处理一下徐丽丽的事,她的父母待会会赶过来。
      
      徐丽丽实在是死的太诡异太蹊跷,想让人往正常的方面去想都难。
      
      顾砚初开着车在外面乱晃悠,开到路口处的时候,绿灯只有十几秒,他索性放慢了速度,停在了路口,刚好信号灯转成了红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手腕搭在方向盘上,无意识的虚点了两下。
      
      他的旁边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正是他这段时间经常听见的那个诡异的女声。
      
      而他的车里只有他一个大活人,当然更不会有收音机。
      
      这已经是他第无数次听见了,这次的心境却有所不同,他仔细去听,才发现背景里有个女人在哭,哭声非常小,又断断续续的,所以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
      
      很容易想象出这样一个场景——破旧的小房间里,蜘蛛网和天花板远看已经练成了一条线,满脸泪痕的女人无力的扒着门,可惜她的力气实在渺小,不管怎样这扇门都还是关着,而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女人却只能畏缩的无力流着泪。
      
      他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那个声音却忽然停了。
      
      接着,安静几秒钟,狭窄的车内空间,忽然换成了另一个声音——那是一个男人,声音粗粝而浑厚,可他的语调却阴冷而诡异,他似乎是笑了,说:“你是下一个了。”
      
      顾砚初拧了拧眉心,信号灯由红转绿,他舔了舔嘴唇,松开了刹车,汽车缓缓汇入车流,结果下一刻,一辆满载的大货车瞬间失控猛地撞了过来!
      
      ……
      
      她是被天花板上渗下来的水滴砸醒的。 这里的天花板常年是一副年久失修风烛残年的蠢样,她懊恼的摸了把脸上的水,一掀被子下了床。
      
      这是一个小房间,蜘蛛网就悬在天花板上,尾端垂了一段长长的,远看像一个垂在床边上的捕梦网。 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了。
      
      尽管这个房间非常陌生,但好在它非常的小,她不用花太多时间就可以找到衣柜。
      
      她一打开衣柜的一瞬间,里面飞出来一大群飞蛾,眼前瞬间黑压压的一片,这种远看或许还有几分可爱的小东西近看就只剩下了惊悚,苏沉鱼脸色不变,象征性的用手臂挡了一下。
      
      回头一看,那群飞蛾全在屋子的上空盘旋,更有甚者停留在了她的枕头上。
      
      于是她终于跑去开了窗。
      
      窗外是浓得看不清人的浓雾,也许是早晨,又或许是这局游戏的新设定,总之她打开窗户之后,眼前只有一片乳白色。
      
      这个房间的原主人大约是个十分爱美的小姑娘,可惜房间里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在苏沉鱼看来风格都十分诡异,尤其是那个令人难以理解的渔网长裤。 最终她挑了一条白色裙子换上,原主大约真是个少女,衣柜里只有长裙和短裙,她想找件适合跑路的裤子都找不到。
      
      接着她打开门,准备迎接这个莫名其妙又充满恶意的游戏时间。
      
      她是死了三年的苏沉鱼。
      
      这个东西称为游戏可能更适合一点,虽然有些玩家比较喜欢叫她异世界,或者起一个恐怖又奇葩的名字,但是苏沉鱼知道——它本质上就是个游戏。
      
      只不过它的赌注实在太大,若是在游戏里死了,现实世界里也会死去,并且死法一般不会太好看。
      
      最开始没有人把它当真,毕竟那只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链接,然而有好事者把它点开了,在那个名为“幸运转盘”的地方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或许他真的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份好运,就像在各大网站上转发锦鲤,但这一次点开的并不是锦鲤,而是一份催命符。
      
      输入了姓名的人会被拉进这个世界,据说如果赢过所有关卡活下去,就能获得一大笔钱财,而这个数额是一般人甚至不敢去想象的。
      
      但前提是活下去,前提是完整的走出这些世界。 但苏沉鱼是个例外,她从小就深受互联网教育,不明链接不要点,她也是真的乖巧,从来不去点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可是命运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
      
      她自己不写,不代表别人不写,她在事情发生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当时同公司的一个女艺人写了她的名字,把她拽进了深渊里。
      
      她第一局游戏就死了。几乎可以想象得到的,一个娇娇弱弱的女明星,做过最大的体力运动就是练舞,而且她生来好运,除了我被网上那些键盘侠骂之外几乎没受过什么挫折,这样的她,遇见了这样恐怖的事情,她甚至没有在游戏里挺过半个月。
      
      可她又没有真的死了,她活了过来,并且参加了下一局游戏。
      
      她开始努力的活下来,开始认真去找游戏里的每一个破绽,很快,她找到了。
      
      然后——她还是死了。
      
      并且死法千奇百怪,她会在破旧通关密码之后被墙壁里突然钻出来的钢筋捅死;会在下楼梯的时候楼梯突然消失然后摔死;甚至会在聊天的时候忽然呛死。
      
      后来……
      
      苏沉鱼冷着脸踏上走廊,走廊还算干净,穿着睡衣的胖管理员打了个哈欠,看见她出门,笑道:“今天又准备去哪里玩?”
      
      如果按照游戏里的设定,苏沉鱼应该是认识她的。
      
      但她显眼并不打算乖乖按设定走。于是她说:“请问你是?”
      
      胖管理员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又笑开了:“哦对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徐,你叫我徐阿姨就可以了。”
      
      苏沉鱼冷淡颔首:“嗯。”
      
      徐阿姨看起来却毫不在意她的冷淡,她笑着从桌子里的小抽屉里随便抓出来一把糖果,不由分说一股脑全塞在苏沉鱼手里,“小姑娘都爱吃糖。”
      
      苏沉鱼看了一眼,是一些零碎的散装糖果。 “我不爱吃糖。”
      
      徐阿姨摆了摆手,她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一条缝:“没关系,小姑娘多吃点糖才会变得更甜呢。”
      
      苏沉鱼便收下了糖果。这时,从身后的楼梯上又下来一个男人,只见他穿的十分邋遢,脸上的胡子长长的纠成一团。这个男人给人的印象就是黑壮且高大。
      
      苏沉鱼眼尖的注意到,这个男人一出现,徐阿姨的目光和动作似乎都变得拘谨了些,好像有点惧怕这个男人。
      
      徐阿姨忙拉着两人做自我介绍:“这是住在303的廖勇,廖勇,这是新来的租户,你姓?”
      
      “我姓苏。”
      
      “呐,这是苏小姐,住在一楼,你住在三楼,平常也碰不到一块的。”徐阿姨解释道。
      
      其实这句话完全没必要,同租在一个楼,为什么要特意说碰不碰得到呢?
      
      廖勇看起来邋遢,并且眼神也阴恻恻的,看的人心里直发毛,他用那双小眼睛恶狠狠的扫了苏沉鱼一眼之后,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苏沉鱼皱了皱眉。
      
      徐阿姨忙拉着她的手说:“你不要看廖勇他平时脾气是有点直,这栋楼这么多房间,你们不会碰上的,别怕孩子。”
      
      而廖勇的背影已经逐渐走出了这栋楼。
      
      窗外的浓雾已经消失了,现在只剩下一片浅橘色的日光昭示着这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砰——”一个人猛地从房间里撞了出来!
      
      那是个男人,看背影身材十分高挑,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裤子,尽管他还背对着苏沉鱼,但是看背影却总能品出几分熟悉感。
      
      苏沉鱼一只手悄悄扣住了桌沿。
      
      “呼呼……”顾砚初撞得头昏眼花,然后等他睁开眼睛,看见的居然还是这个奇奇怪怪的房间!
      
      然后他定睛一看,觉得果然是撞傻了。
      
      他居然看见了死去三年的苏沉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