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又死了[无限]》青杧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30 23:36: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top:3 ...

  •   苏沉鱼这个人,是真正当得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个词的,她的外貌放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里也是佼佼者,更别提这个人令人艳羡到嫉妒的好运气。
      
      顾家作为公认的豪门,旗下涉及的产业大头便是娱乐业,而顾氏唯一的继承人顾砚初更是众多女星眼里的香饽饽,可偏偏这个豪门公子哥,一眼就看中了苏沉鱼。
      
      她的运气从来就好到令人啧啧称奇,虽然家世不好,父母早逝,家庭情况也只是普通而已,但当时幼年的苏沉鱼一眼被经济公司老板看中,从小请的是最好的礼仪形体老师,她不管舞蹈还是戏剧当面,都是公司花了最大力气培养出来的。
      
      苏沉鱼当然也没辜负这份拿她当亲女儿培养的恩情,她清清白白,几乎没有绯闻,唯一一个出格的事大约就是答应了豪门少爷顾砚初,这段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恋情从开始到结束都在媒体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直到苏沉鱼一朝身死。
      
      而此时——全娱乐圈公认的完美女神苏沉鱼正懒洋洋斜倚着门,那张美丽的小脸上满是不耐烦:“尽管已经和你共事这么久了我还是很难理解你时不时的迷惑行为,就比如现在你为什么要在尸体的身上摸来摸去?”她难免露出一丝嫌弃:“你待会要是不把手洗三遍以上请不要出现在我身边一米以内。”
      
      昏暗的小房间里,一个大约二十几岁的男子正认真的在尸体身上翻找着什么,只见那尸体死状十分凄惨,他没了半个脑袋,地上一大摊暗红色的血迹。
      
      那男子翻了半天显然一无所获,听见苏沉鱼的话之后他显然有些崩溃:“你知道要不是因为你这张漂亮的脸,就凭你气人的本事你可能已经被暗杀无数次了?”
      
      苏沉鱼耸耸肩:“反正老娘死不了。”
      
      她唯独说这句话时,脸上会呈现出一种不同的神情,不像是欢喜,更像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
      
      “说起这个,你真没办法出去?”男子把手放在裤子上随便擦了擦,苏沉鱼撇撇嘴,先他一步转身出了那个昏暗的小房间,两人很快并排走在了一起。
      
      “宋恩,我发现你比我前男友还墨迹。”苏沉鱼没个好脸色,容恩摸摸鼻子,明知道这位大爷估计不太愿意提,但还是怂唧唧的又凑了上去。
      
      “你一直待在游戏里,死了又活的,就没去看过他?你也说了嘛,你反正怎么作都不会真的死了,那你就一次也没回过现实世界看看他?”
      
      苏沉鱼顿了顿,语气淡淡道:“他好的很。”
      
      “好?有多好?”容恩作为一个普通市民,第一次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游戏世界就是懵逼的,然而很快他就看见了前段时间新闻传得沸沸扬扬的死亡女星苏沉鱼。
      
      毫不夸张的说,他当时吓得一蹦两米高,就差抱住个什么东西喊妈妈了。
      
      所以在逐渐了解到这是个游戏世界,并且原因就是因为他手贱点了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手机上的链接之后,他就更绝望了。
      
      这种一看就很邪气的东西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点?!
      
      后来他认识了苏沉鱼,自然也非常好奇苏沉鱼那个据说牛逼哄哄的男朋友。
      
      或者说前男友。
      
      苏沉鱼先是沉默,接着冷笑一声:“他啊……美人在怀,风流无边呢。”
      
      ……
      
      顾砚初觉得自己大约是疯了。
      
      他放下手机之后就去酒吧找了林萧,问他那个女朋友关于链接的事。
      
      苏沉鱼为什么会参与过这个游戏?或者说苏沉鱼的死,会不会和这个软件有关系?
      
      她当年死的实在太蹊跷,两人前一天下午还甜甜蜜蜜在旋转餐厅吃了饭,顾砚初准备了一后备箱的玫瑰花给她惊喜,她笑颜如花捧着其中一束最大的红玫瑰上了楼,凌晨顾砚初就接到消息说她跳楼身亡。
      
      酒吧里的灯光晃得人脑袋疼,顾砚初都不知道多久没来过这种地方了,酒吧估计是新来的,都不认识他。
      
      “林萧在哪?”他轻扣了扣吧台。
      
      酒吧扬手指了指那边的卡座:“那边。”
      
      “谢了。”
      
      顾砚初走近一看,林萧那边可真是美人在侧,身边四五个靓丽的女孩子,而他本人脸色酡红,显然已经喝了不少。
      
      顾砚初一眼扫过去,台面上已经开了七八瓶洋酒,只是看哪个都不像林萧口中那个女朋友。
      
      “你女朋友呢?”顾砚初问。
      
      林萧茫然抬起头,看见顾砚初又咧开嘴快推一抹笑意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来,陪兄弟喝两杯。”说着就来拉顾砚初的手,顾砚初很快甩开,他很不适应这样过度嘈杂的地方。
      
      “我是来找你女朋友的。”他解释道。
      
      林萧虽然有些醉了,但还没到神志不清的地步,他到处摸着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女孩,对方没接。
      
      “不就上个洗手间吗……怎么这么久。”林萧不耐烦的跺了跺脚,又转头问旁边的女孩子:“她去了多久了?”
      
      女孩怯怯道:“半个多小时了吧。”
      
      “补个妆也用不着这么久啊……”林萧努力晃晃自己的脑袋使自己清醒一点,他晃晃悠悠站起来,攀在了顾砚初手臂上,顾砚初馋着他,也只能无奈的朝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两人走到了洗手间门口顾砚初才反应过来——女厕所自己也进不去啊?早知道就叫那几个女孩过来了。
      
      然而下一秒,女洗手间的门就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门锁还是颤动起来,伴随着外面巨大的音乐声,门锁像是从里面被人反复转动,又或者是里面的人在疯狂挣扎。
      
      “救命——!”里面传出一个尖锐的女声。
      
      醉醺醺的林萧突然清醒过来了,他恐慌道:“这是我女朋友的声音!”
      
      顾砚初去拧门把手,居然没有拧开,这明明是从里面反锁的!
      
      可是里面却只传来了女孩的嚎叫声,定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砰——砰——”顾砚初和林萧两人合力踹开了门,然而却看见了极其恐怖的一幕!
      
      那个女孩仿佛已经没了人形,她浑身上下都是血,几乎看不到一存完好的皮肤,明明只是在狭小的厕所间,从她的血迹和伤口来看,更像是被人虐待了似的。
      
      厕所的墙壁上也非常血腥,万幸她还活着,但奇怪的是她的眼神却没有焦距,明明林萧就在她旁边呼唤着她,她却只会惊恐的嚎叫然后用自己尖锐的指甲抓破每一寸皮肤。
      
      “我好痛啊——谁能救我啊啊啊——”她就这样一边叫喊着,一边一头撞向了镜子,她很快撞裂了镜子,林萧和顾砚初手忙脚乱去拉她,可她皮肤上覆盖着滑腻的血,而且力气大的惊人,两个大男人不仅没有卡主,反而被他推了一个仰倒。
      
      顾砚初脚下被血滑了一下,不慎摔在了地上,可就是这一下——他从隔间门和地板的那道缝隙里,看见一个七窍流血的女人正侧着身子贴着地板,鼓着眼睛盯着看那边正在进行自杀式行为的女孩,就像是她藏在隔间里,正努力的从那道缝隙里挤出来似的。
      
      可顾砚初一眨眼,她就消失了。
      
      那边随着清脆的“咔——”一声,女孩撞碎了自己的头骨,瞪着大眼睛缓缓死去了。
      
      ……
      
      顾砚初和林萧从警察局出来,林萧还有点恍惚,他衣服上全是血,喃喃道:“我就不该带她去酒吧玩…”
      
      他们还没有走出警局,之前做过笔录的民警追了上来,“请问哪位是林萧?”
      
      他扬了扬手里拿着的证物袋:“鉴于您是死者徐丽丽的男友,所以我们暂时保存她的遗物要经过您的同意。”说是遗物,但实际上徐丽丽死的时候穿的是裙子,身上只带着一个小手包,包里也只有一部手机。
      
      林萧看着那部手机,看着看着,突然触电一样的浑身猛的一抖!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东西!她死之前就是在摆弄手机!”他的大喊大叫令所有人都感到茫然,民警解释道:“我们查过监控录像,死者进去之后,没有任何人进去过洗手间。”
      
      尽管她死的诡异,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他杀迹象,也许难以置信,但她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是自己抓出来的,她的指甲里塞满了皮肉组织,并且已经全部裂开了。
      
      林萧还在叫喊着说问题就在手机上,顾砚初忙把他拉走了。
      
      等到十几分钟后两人坐在了一家小店里,林萧才勉强冷静下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徐丽丽的死是手机造成的?”
      
      “…是。”林萧手有点抖,几次端起茶杯又晃晃悠悠跌回桌面,“我…我下午跟你说了那个链接的事,然后我去她家接她,因为下个月就是她的生日了,她说要在酒吧办个派对,可是从上车开始她的手机就一直是一个稀奇古怪的界面,她说退不出去。”
      
      “后来到了酒吧,她突然跟我说什么参与游戏,还说什么只要填个名字就能获得大笔的奖金……”林萧眼眶通红,整个人都在抖:“然后我看见她填了自己的名字,她特别兴奋,说马上就要有钱了。但是……没有钱,相反,她很快就死了”
      
      顾砚初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你说那个界面就是……”
      
      “就是我发给你的那个链接……”
      
      林萧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没有填那个链接吧。”
      
      顾砚初缓缓拿出手机,无需解锁,按亮屏幕,大红底色的“幸运转盘”无比刺眼。
      
      林萧瞪大了眼睛,他拿手机的手抖得不像话,而在他的屏幕同样变成了大红底色的幸运转盘,只不过……输入姓名的方框里,已经填上了“林萧”二字。
      
      

  • 作者有话要说:  哦我要说一下,目前的内容是存稿箱内容,不是我裸更的,我并不是只更这篇然后就不管那篇了,爱你们,啾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