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章噩梦 ...

  •   陈青手执圣旨,一路去了慎刑司。白日里守门的狱卒站在门口,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带着湿意的眼角就看到了白日里过来的两个傻小子。
      
      “都说了不给进,你们怎么又来了。告诉你们,再闹可真让你进去住几天。”狱卒十分的不耐烦,今个儿替换班的家伙吃坏了肚子,自己还得替他顶班。
      
      陈青一双凤眼冷冷地瞧着那狱卒,将手中的圣旨托起:“圣旨到,你敢阻拦?”
      
      狱卒看着陈青手中的圣旨,面上一阵惊愕,随即赶忙跪伏在地:“小的……小的不敢。”
      
      陈青越过那个狱卒径直走了进去,昌吉看着自家少爷的身影,又看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狱卒,忍不住冲着狱卒冷哼了一声。
      
      待那二人走后,跪伏在地的狱卒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却不知,随之而来的噩运才将将到来。
      
      慎刑司侍郎石信协一干部下匆匆出来接旨,待听完陈青所读的旨意时,顿时懵住,不知该接还是不接。不接是乃违抗圣意,可是要抄家灭族的。接旨可是那陈德发才自缢,自己哪里再找一个活生生的陈德发出来。接也是抗旨,不接也是抗旨,石信顿时有些头疼。
      
      “怎么,大人这是想抗旨不成!”陈青见那侍郎半天不动,眉头不由的皱起。
      
      “这……那……”石信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实在没法子,只得说:“陈德发已与卯时自缢了,派了人去宫中禀报,想必还未到。”
      
      按常理去通禀的人该已到宫中,可是这边赦免陈德发死罪的圣旨却来了,这圣上到底什么个意思?想到这,石信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背脊一阵发凉。
      
      “自缢?”陈青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低声呢喃:“怎么可能,时间还未到,怎么会突然自缢了。”
      
      书中陈德发是到了行刑那日,上了断头台才死的。如今怎么会自缢,尤其在自己拿到了圣旨后。
      
      “人呢,我父亲现在在哪里?”陈青看着石信,冷然问道。
      
      石信:“还在牢房。”
      
      石信前头领路,带着陈青来到了牢房:“就是这间。”
      
      陈青透过木门的间隔,看到牢内一个被草席卷起来的长柱形物体,声音带着些轻颤:“把门给我打开。”
      
      狱卒佝身上前将门上的铁锁打开,陈青当先跨了进去。看着那被草席裹起来的东西,有些不敢相信,里面曾是那意气风发,权倾朝野的陈德发。
      
      陈青揭开草席,就看到了那漏出来人的模样。不过短短几日,陈德发那蓬乱的发丝都带着雪白,面颊凹瘦,那双看着自己总是带着宠溺的眸子此时紧紧地闭着。
      
      心中说不出的苦涩,陈青红着眼眶,看着这个相处不过几个月时间,但却是真心心疼自己的人。为什么总是这样,自己明明努力了,最后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少爷……”
      
      昌吉看着陈青的样子,心中虽对老爷的离开伤心,可是更多的却是担心少爷。
      
      就在周围其他人以为他会嚎啕大哭时,陈青却只是红着眼眶看着石信:“我要带他走。”
      
      不管如何,他们至少有过几个月的父子情分,陈青不愿让陈德发死后草席一卷,被丢到那尸堆成山的乱葬岗去。
      
      “这自然可以。”石信忙开口应着。
      
      陈德发本就是死刑犯,在得知他自缢的消息时,石信本也没太在意,本就是快要死的人了。所以命人用草席一卷,打算禀报后就丢了乱葬岗去,谁知会突然下来一道赦免的圣旨,这才让石信惶恐。
      
      陈青是用一个木板车将陈德发推出慎刑司的,本是想把人推到客栈去,但一想那店家肯定是不同意的,这才罢了。
      
      “少爷,咱们这是要推去哪里?”昌吉在一旁帮衬着,免得少爷一个不留意将板车推翻。
      
      “去将军府。”
      
      毕竟那里是陈德发的根,如今虽变成了将军府,可至少里面还是陈家人。三夫人爱子心切,总怕有人阻了自己儿子的前程。可如今一个死去的人想必也不会过多计较了。
      
      到了将军府,宣人去通报后三夫人便出来了,看到陈德发的尸身后,也是红了眼眶,拿着手绢拭泪。陈述得知消息,当夜也从军营赶了回来。
      
      后来陈青才知晓,陈德发祖籍不是丹阳,而是江南人士。三夫人在府中设下灵堂,过了头七后便开始准备哭丧。这是崇祁的一个风俗,家中长辈死后,过了头七便要入祖坟。若是祖坟不在居住地,便要哭丧,一路哭着回到祖籍,入了祖坟才罢。
      
      陈述身负军职,不能远足,这哭丧的担子便落在了陈青的肩上,况且他也是嫡长子。
      
      早上见星而行,晚上见星始止,不避昼夜。如此三日的时间,陈青才来到了陈德发的家乡。这些日子的操劳,在陈德发入祖坟的那天,陈青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的匾额,上书三个大字“合欢殿”。
      
      而此刻殿内一名白衣男子正焦急的来回踱步,心中甚是后悔自己为何偏偏要去招惹那虞世南。明知道如今他最是得宠,自己还不知死活的往上凑。
      
      自进宫后,自己是备受冷眼,就连一个青楼出身的虞世南都不如。心中气不过,自己即使再如何,可是弟弟陈述也是当朝骠骑大将军,如何能让个戏子比下去。脑袋一昏,便领了人打算去好好教训虞世南一番。
      
      本意只是打算吓唬他一番,谁知他胆子却这么小,自己没用摔进了荷花池中。当看到景帝不顾身份跳入池中,将虞世南抱上来,匆匆进了内殿时,陈青魂都差些吓跑了。尤其听到殿内突然传出一声怒吼:“传太医!”
      
      当时差些没瘫软在地,好歹撑着些力气回了自己的合欢殿。可是那帝王一身怒意的样子,着实让陈青胆寒。
      
      正来回踱步思考着如何应对时,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一身的黑金色冕服,人在自己面前站稳时,那垂在睑前的玉珠还在来回晃动。隐在后面的俊颜此刻阴郁异常。
      
      “皇……皇上……”陈青看着帝王的样子,吓的瘫软在地。
      
      帝王低头,一双阴鸷的眸子直视着面带惊恐的陈青:“谁让你去未央宫的?谁给你的胆子推他下水的?”
      
      帝王几个问题,真是吓的陈青话都说不出来了。感受到四周危险的气息,陈青强忍着恐惧狡辩:“我没推他,我只是路过那里罢了,谁知道虞世南会突然出现,不是我推的。”
      
      陈青说完,不见帝王出声,心中更是害怕,一双眼转着,却想不出个办法来。突然帝王冷酷的声音响起:“你这双眼睛倒是好看,不过既然无用,那便挖了罢了。”
      
      “不,不是我害他的,你不能挖我的眼睛。不……求你了……”陈青爬过去抱着帝王的腿,乞求着,希望能让这帝王改变心意。
      
      他怎么能因为这事就要挖了自己的双眼去,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帝王一脚踹开陈青,如同甩走的是一堆令人恶心的毒液。
      
      “他若无事便罢,若有事你便与他陪葬罢。”帝王丢下这一句话后便决绝的离开了。
      
      陈青绝望的趴在地上,从外面走进两个太监,对着地上的陈青齐道:“陈侍人,得罪了。”
      
      那刀子刺入皮肉的锐痛,剐下连着皮肉的眼珠子,陈青早在那刀子伸过来时便被吓晕了过去。可是当那双眼珠子被生生剐下来时,却被痛醒了,那疼痛刺.激着神经,陈青全身痉挛着,嘴里发出凄厉地惨叫声……
      
      “啊——”陈青猛的睁开眼,看着雪白的帐子,仍是心有余悸。
      
      梦中帝王那残忍的命令,锥心的疼痛都让人难以忘怀。抬手摸上双眼,感受着眼皮下面凸起的眼珠,才缓缓放下心来。
      
      昌吉手中端着铁盆进来,将盆搁在洗漱架上,才走到床前。当看着床上满头大汗的陈青时,开口道:“少爷,可是梦魇了。”
      
      陈青呆呆的看着床头的帐子:“是,我梦见我的眼睛被挖走了。”
      
      听到陈青的话,昌吉面色也是一变,好好的如何会做一个如此古怪恐怖的梦。
      
      “梦都是相反的,少爷别想太多。”说着就将陈青扶起,靠在床头,嘴里还碎碎念着:“少爷这些日子太累了,才会突然昏过去。我已经吩咐下人熬了粥,等你洗漱好后便可以吃了。”
      
      陈青接过递过来的毛巾,在脸上随意的擦了擦,这才清醒了些。将毛巾递给昌吉开口问:“我昏睡多长时候了?”
      
      “少爷那日昏过去到现在已过去一天一夜的时间了。”昌吉想起那日,老爷刚刚入土,少爷便在老爷坟前昏了过去,可把他吓坏了。
      
      如今他们还在江南的老房子里。
      
      洗漱好,昌吉服侍着陈青穿好衣裳,便吩咐了下人将饭食端上来。
      
      这房子也不知多少年未曾住过了,昌吉只得去买了几个奴仆回来,才将这老宅打扫的勉强能住人。少爷昏过去后,请了大夫来,得知少爷只是疲劳过度才昏过去的,提着的心才放下。
      
      吃了饭,陈青便在老宅子内闲走,发现这宅子虽有些破旧,却是个小四合院的模样,甚得陈青欢心。想着若是将这里休整一番,在这里住着定也十分舒心。
      
      如今的陈青是一点都不想回到丹阳,那里再没有值得自己留恋的东西,自己又何必回去。在这江南水乡,有一方田地房屋,住着不更快意潇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