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一道圣旨 ...

  •   “这椒房殿岂是你能进去的,在这里守着家主子出来罢。”
      
      刘朝钦训了陈青,手中的拂尘一甩便进去了。陈青看着门口两个站的笔直的小太监,无奈只得隔旁边杵着。也不知容良在里面怎么说的,半天了也没点儿动静。
      
      心知那帝王就在门内,不由的等的人心慌,陈青此时只想能快点献上图纸,以求换得陈德发一命。
      
      “吱……”那红漆木门再次打开,出来的还是那刘姓的太监。站在门口四下瞅着,不一会儿目光就停留在陈青的身上。
      
      “你,快过来,圣上召见!”
      
      本杵在那里的陈青此时正蹲在地上,不停地揪着地上的绿草。此时听到有人喊自己,忙站起跑了过来。刘朝钦眼神在陈青身上细细一暼,心中暗道:莽莽撞撞,丝毫没点儿规矩。
      
      “你随杂家来。”刘朝钦开口,看着这小仆那双透彻的眸子,多嘴了一句:“一会见到圣上,可别乱说话。”
      
      “是。”陈青一愣,随后想到自己马上要面对的人,是一国的帝王。掌握着别人的生死大权,不由的谨慎起来。
      
      踏入那朱漆大门,殿内装饰十分华丽。檐下施以密集的斗栱,室内外梁枋上饰以级别最高的和玺彩画。门窗上部嵌成菱花格纹,下部浮雕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鎏金铜叶。皇帝宝座设在殿内正中,上悬“中正仁和”匾。
      
      陈青一眼就看到了在左侧站着的容良,却见他眉头左右一挑,眼睛似乎长了针眼一般,来回的眨着。
      
      “见到圣上还不跪拜叩安。”刘朝钦额上都冒冷汗了,这小仆却还一副呆呆的模样站在殿中。
      
      可是等那小仆跪拜时,刘朝钦背脊都有些发凉了,就听一句:“罪臣之子陈青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头回话。”片刻,上方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抬头而不是起身,陈青四肢着地,头深深地埋着,听到那帝王的话不禁牙关一咬,缓缓抬起了脑袋。
      
      那帝王一身黑金色冕服,上绣着龙纹,华虫,宗彝等十二种图案。腰系黄赤大佩,长二丈九尺九寸。腰间左侧戴有玉佩,是用白色玉石制成。
      
      头戴冕冠,冕上延的前后檐,以彩线穿组,垂有若干串珠玉。
      
      在冕冠两侧,还对穿一个孔,穿插着玉簪,将冕冠与发髻拴在一起。在簪的一端,朱缨从颌下绕过,再系在簪的另一端。
      
      帝王一双狭长的眸子,没有了那含着笑意的温润。目光炯炯的看着跪拜的陈青,一副威严而傲慢的神态。
      
      “何事?”
      
      陈青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握紧,再次俯身额头贴着交叠的手背:“陈青知父亲犯下大错,今日特来将功补过。”
      
      “何功之有?”帝王淡淡地开口。
      
      陈青将背在身上的竹筒子取下,双手托举着。刘朝钦自得知这小仆的真实身份后,心中甚是惊讶。如今看着陈青举着的东西,心中思量着该不该接。
      
      “皇上,这……”
      
      “无妨。”
      
      听到帝王的话,刘朝钦便走了下去,拿着那竹筒子呈上。刘朝钦将那竹筒子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手中是卷起的一叠宣纸,刘朝钦将宣纸展开,摆与帝王面前的御案上。
      
      帝王看着那纸上绘制的东西,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里面竟详细的绘制了崇祁的山川河流,可是再看,周围相邻其他国的国土地域也详细的绘制在上面。
      
      萧彻眸子微眯起,一点点的细看过去,那绘制的方法与自己所知的地域图完全不一样。里面详细程度在山川河流的大小,距离,竟连高度与坡度都详细的绘制在内。莫说这些,如今各国就算这些国家的全部的完整地域图都没有,何况还是这么详细的。正入迷之际,那地域图的图纸却断了,旁边一片空白。回过神,萧彻再次看向下面那个仍旧跪拜的身影时,眸中多了份思索。
      
      旁边缄默的容良不知陈青一直背在身上的竹筒子内装的什么东西,当时见着陈青如此笃定皇上见到此物定会赦免陈太府的罪责,就知里面定不是凡物。如今见着帝王那转变的神情,心中更是好奇。
      
      陈青见时机差不多,开口说道:“这只是一半的地域图,因时间未够,余下的另一半还未来的及绘出。”
      
      意思是这份地图只有自己能够完整的绘制出来,如果帝王你需要的话。
      
      “如何能知你这地域图所绘俱是真的?”
      
      陈青:“圣上宏才大略,想必定是熟知崇祁国土的。陈青斗胆,不敢欺君罔上。”
      
      萧彻垂眸,再次看向手中的地图,半晌才继续开口:“既然是时间未够而未来的及,如此朕就给你时间,让你将这幅地域图会完。”
      
      听到帝王的话,陈青不语,一动不动的叩拜在地。刘朝钦看着开口道:“还不快跪谢隆恩。”
      
      陈青未抬头:“圣上,既然功过相抵,可否饶父亲一命。”
      
      “大胆!”帝王一声怒斥。
      
      一旁的容良听到,吓的忙也跪拜在地。
      
      “你可知你父亲犯的何罪?”帝王问。
      
      “贪污受贿。”陈青答。
      
      “那你可知贪污受贿的金额?”
      
      “贪污金子一千三百五十万两,白银一点六九亿两。”陈青又答。
      
      “按国律贪污受贿金额在一千万两以上,是连带罪的,你可知?”
      
      “知。”
      
      “既然知又为何来求,朕没有连带,已是恩典了。”
      
      陈青听到帝王的话,双拳握的更紧,一双眸子直视上方的帝王:“圣上的恩典是给陈述陈大将军的恩典,陈青此来求自己的恩典。”
      
      刘朝钦跪在一旁,听着陈青的话,背脊都发凉:我的小祖宗啊,这真是胆大包天了。
      
      萧彻沉默半晌,怒急反笑,最后连着说了三个“好”字才罢。以前自己只知这陈青娇纵跋扈,如今可算见识到了,胆大妄为,不知死活的性子,这还真是陈太府好儿子!
      
      “求圣上恩典。”
      
      “好,朕就赐你这恩典。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萧彻拿起笔,在御案上行云流水的写下几行字,最后余斩监候三个字。
      
      写完,刘朝钦弓着身子接过圣旨拿给了陈青。
      
      “谢主隆恩。”
      
      陈青出了椒房殿后,已是月明星稀。也不知是否跪的太久的缘故,双腿麻木的没有知觉。低头看着手中的圣旨,斩监候。虽然陈德发出不来,不过至少还能够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再次确认过一遍圣旨后,陈青苍白的面上才露出一点笑意。不管书中如何,自己如今也算是将它改变了。
      
      陈青朝着玄武门的方向走着,步子带着些微的急促。
      
      而这头的椒房殿内,萧彻将地域图卷好,让刘朝钦拿下去搁好。才看向一旁仍站着的容良,口气不善:“还和木棍一样杵在那干什么,等着让我罚你吗?”
      
      听着帝王的话,容良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臣这就告退。”
      
      说着脚下冒烟的就溜出了椒房殿。
      
      这容良很是有些才识,萧彻在还是三皇子时,就十分的看中他。也是他的一计,让萧彻得到了太府的那座藏金阁,这才有了够招兵买马的资金。
      
      只是为人却着时有些不着调子,就比如今天,竟然敢欺君,若不是因着他这份才识谋略,早让他脑袋落地了,省的见天的恼人。
      
      正想着,离开的刘朝钦匆匆地走了过来:“皇上,不好了。”
      
      “何事惊慌。”
      
      “陈德发在狱中自缢了。”
      
      想着陈青跪拜在地倔强的身子,和那拿着圣旨颤抖的双手,萧彻浓眉不由的皱起,面上染着怒意:“何时的事,怎么现在才来报。”
      
      “刑部刚传来的消息,人是卯时死的。”
      
      听着是卯时狱卒送饭时,就看到陈德发倒在地上的尸体,人是咬舌自尽的。
      
      刘朝钦看着帝王阴沉的面色,心中发虚。诶呦,今天是冲撞了哪路太岁了,诸事不顺。走了个胆大包天的,如今又来一事,再这样下去,自己这太监总管做不到头就要被活活吓死了。
      
      萧彻看着刘朝钦,冷冷地吩咐:“去,今日慎刑司失职人员全部杖毙。”
      
      “是。”
      
      “顺便派个人跟去。”
      
      刘朝钦在出了那红漆大门时,背后帝王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跟去?跟谁,肯定不是慎刑司那帮倒霉鬼。那就只有刚拿了圣旨,准备去慎刑司的陈青了。
      
      想到此,刘朝钦对那不懂规矩,还胆大包天的陈青不由的另眼相看。
      
      陈青出了玄武门,就被一直守在那里的昌吉迎了上来。看着陈青面色苍白,以为他是在宫中受了大罪,忙紧张地开口询问:“少爷,你是不是挨打了?”
      
      陈青瞪了他一眼:“你少爷我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挨打,我看你是想讨打了。”
      
      “我只是看少爷面色差,心里担心。”毕竟戏本里常说那宫中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恐怖地方。
      
      “你看这。”陈青晃了晃手中的圣旨。
      
      昌吉虽然不识字,可是那明黄黄的东西还是认识得,喜道:“少爷你真的求到了圣旨。”
      
      “是啊。”陈青点点头,回头看着那高耸威严的玄武门,语气坚定的说:“走,咱们去慎刑司。”
      
      

  •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来打滚卖萌求收藏,别嫌弃哦。
    斩监候——相当于现代的死缓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气势汹汹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世迦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祈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