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我直言[综]》珞神月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2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云静静被捞上来后一脸的生无可恋,呆呆的望着天空飘过的浮云,天好蓝,飘过的云好白,一会儿看起来像苹果,一会儿像李子,过了一会儿看起来像烧鸡,不论怎么看都像吃的,都把她给看饿了。
      
      她泡在小河里不知道漂了多久,反正云静静只知道自己醒过来就已经浮在河面上。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呆呆的望着天空,脑子迷迷糊糊的想着天花板怎么不见了,等察觉到自己居然漂在河上,下意识的就想挣扎,然而四肢无力,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只能够生无可恋的在小河上面慢慢漂浮,看着天空看着两岸边的景色一点点倒退。
      
      之后冷静下思考自己的处境时不禁庆幸,幸好四肢无力身体无法动弹,这才能够保持姿势漂浮在小河面上,否则她若是下意识挣扎起来反而会沉到水底下去。她根本不会游泳,落到水里只会遵循本能拼命挣扎,说不定会将自己溺死,保持不动的姿势反而能够让自己浮在水面上。
      
      关于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云静静脑子里乱哄哄的,感觉像是在做梦,充满了不真实感。并不是不知道,只是觉得脑壳疼。刚开始醒来的时候确实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什么情况,冷静下来后就明白了,因为醒来前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号称是她自己的人把什么事情都交代清楚了。
      
      简单来讲就是一周目和二周目,一周目是梦中的那个人,二周目是他自己。
      
      一周目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堆事情,也不管她能不能听懂,能不能理解,最后表示给她留了一些东西,然后就消失了……消失了!而且是神魂俱灭!
      
      云静静不禁感到毛骨悚然,细思恐极。
      
      先不说自己是怎么走上修仙之路的,神魂俱灭这个死法也未免太悲催了吧,这是被人给打的还是怎么的?而且为什么要把她弄到异世界去呀,难道是有什么可怕的敌人掌握了因果律,继续呆在那里会被揪出来,会遭到根源性摧毁,所以把她丢到异世界去避祸?
      
      一周目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大堆东西,这么重要的事情却一个字都没透露,就好像只想找个人唠叨唠叨。
      
      云静静不禁思考,难道自己是那种死到临头了,喜欢讲废话的人吗?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说不定是因为自己现在实力不够,知道太多了也没有用,等到实力进阶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解锁新的记忆碎片也说不定。所以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只能努力修仙。
      
      思及此,云静静便感觉到头痛,莫名有种祸从天降的感觉,好好的呆在家里睡觉,一觉醒过来整个世界都变了。
      
      云静静觉得一周目估计不只是帮她换了个世界这么简单,应该还做了其他的事情。
      
      首先她的衣服应该被换过了,因为她睡觉前穿的衣服是一套粉红色睡衣,虽然因为身体没法动弹的关系不能仔细看,但视觉范围内她能够看到自己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不是现代服饰,充满古风,估计是修仙世界的穿着风格吧,脖子上还带着配饰,看起来像是项圈璎珞,上面缀着一颗大大的珍珠。其次,既然换了一个世界语言不同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岸上那两个男孩讨论的对话,她却完全听得懂并且毫无障碍的参与到了他们的谈话之中。然后,当西瓜头的少年踩着河水跑过来一把摁住她的时候,云静静严重怀疑自己缩水了……嗯?踩着河水?
      
      所以当被两个男孩子捞上岸之后,云静就这样躺着仰望天空,默默的思考人生。
      
      衣服全部都被打湿了,最里面的一层紧紧的贴着皮肤,感觉不太舒服。但是身体还是没法动弹,只能忍着。
      
      柱间跟斑将云静静捞上来放到岸上之后,发现她一直看着天空,也不说一句话,有些怀疑是不是在水里泡太久生病了。
      
      柱间在云静静身边蹲下来,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烧。他身体微微前屈,跟云静静的目光对视,问道:“你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你为什么不动?身上衣服全都打湿了,一直这样躺着应该感觉不舒服吧。”
      
      望着天空发呆的视野被一张大脸占据,云静静不得不跟对方对视,听到他的话,慢吞吞的说:“除了觉得身体没法动,并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不能动?”柱间露出诧异神色,动作小心的在云静静身上各关节处摸了摸,并没有发现异样。一切正常,似乎也没有受外伤,既然如此,为何会浑身动弹不得?
      这样想着柱间不禁又轻轻捏了捏云静静胳膊上的肌肉,并没有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呈现出僵硬的状态,很放松,就像躺在家里睡觉的那种。
      
      没有找到云静静不能动的原因,柱间不禁跟斑对视了一下,他没有发现异样,不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发现。
      
      斑也蹲下来,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云静静的身体状态,发现一切正常,并没有任何异样之处,唯一的异常大概就是对方不知道为什么像瘫痪了一样没法动。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两个男孩都摸不着头脑毫无头绪。
      
      最后柱间一拍大腿说道,“那我帮你把衣服脱了吧,湿湿的衣服一直穿在身上会生病,而且也不舒服,晾干了以后再帮你穿回去。”
      
      云静静斩钉截铁的拒绝:“不!就让我这样躺着吧,说不定等会儿就能动了。“
      
      斑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对呀对呀,不会游泳却躺在水上漂浮,果然很奇怪吧。不可能是你自己躺上去的吧?难道是谁把你丢进去的?如果说是恶作剧,那未免也太过分了,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淹死。”柱间附和道。
      
      “对,我知道是谁做的。”云静静木着一张脸回答。说实话,她也不知道一周目为什么要把自己丢到水里,换个世界就换个世界,放水里漂是什么意思?搞得跟电视剧里那种把婴儿放在一个木盆里,放到水里漂,谁捡到了就抱回去收养的桥段似的。
      
      云静静试着动了一下,虽然只有手指能够动两下,但至少没有之前动弹不得的感觉了,只是觉得四肢酸软使不上劲儿,也许再休息一会儿就真的能够动了。
      
      “真的不用帮你把衣服脱下来晾干吗?”柱间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真的不用!”云静静非常肯定的回答。
      
      既然如此,柱间也就不再坚持,心想这可能是贵族少爷的矜持吧。
      
      下一秒他就听见云静静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阿嚏!”
      
      “我还是帮你把衣服脱下来晾干吧。”柱间坚定的说,并开始动手。
      
      云静静大惊失色,“住手啊!”
      
      然而并没有人听她的,就连斑也跟着一起动手。
      
      这个年代的人命究竟有多么轻贱,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两人都非常清楚,除了战争跟饥饿,疾病也是夺走人命的一大原因,一场风寒或许就能带走一条人命。战乱夺走了许多东西,导致医疗技术普遍处于低下水平,治病的药物属于奢侈品,很多平民生病了都只能靠自己熬,熬过去就能继续,熬不过去就是命。以他们的身份虽然不会如那些贫民一般难以获取到药物,况且忍者体质比普通人强壮健康很多,并不容易生病,但能不生病自然是不生的好。水里漂来的这人一看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少爷,若是病了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的体质撑过去,就算有药物治疗,也不知道能不能救过来。
      
      这下可把云静急得嗷嗷叫。
      她没有当场大叫男女授受不亲表明自己的性别自然是有原因的。虽然并没有想太多,但确实是出于下意识的防备之心。
      
      云静静身上衣服的结构与柱间和斑平日里接触到的不一样,在他们的认知中,这样手感柔软光滑的料子绝对不是普通人能穿得起,细看之下衣面上还用同色丝线绣着精美逼真的花纹,似乎是家纹,暗光浮动,透着低调的奢华。两人不敢太粗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脱下,这给了她反应时间,抗拒之间云静静竟然渐渐能动了。
      
      见此,柱间跟斑便收了手。
      
      “都是男孩子你干嘛这么抗拒,又不会对你怎样,若是得了风寒才叫糟糕。”柱间一屁股坐到地上,两腿盘坐,吐槽道。他将被湿衣服沾湿的手摁到自己衣服上蹭了蹭,擦干净水渍,“不过你的衣服好结实,刚才不小心使了点劲儿,还以为会把衣服撕破,结果一点都没坏。”
      
      “既然能动了就自己脱下来晾干,要不是看你不能动弹,我才不会这么干。”斑有些凶巴巴的说。难得好心帮忙却被这么抗拒,微妙不爽。
      
      危机解除,云静静提上来的劲儿就消失了,她无精打采的往地上一躺,地上一块块石头硌得慌,超级想念家里软绵绵的床。
      
      “顶多感冒,有什么关系。”云静静嘟囔了一声,她望着天空飘过的白云,恹恹道:“感冒也算生病吗,咳嗽几天就好,连药都不用吃。”
      
      作为现代人,有几个会把感冒当回事儿,云静静就属于连买药都嫌浪费钱的那种,因为放着不管也会好,吃了药也不会提前好。
      
      望着天空飘过的一朵白云,云静静喃喃,“那白云,多像牛肉面……”
      
      说着,她的肚子应景的响了一下。
      
      “好想吃牛肉面啊,牛杂砂锅也不错,还有土豆烧牛肉、葱爆牛肉、芹菜炒牛肉、孜然牛肉、炖牛肉、酱牛肉、水煮牛肉、红烧牛肉……”
      
      柱间:“……”
      
      斑:“……”
      
      你知道牛有多么珍贵吗?能让人给牛偿命!这是吃了多少牛才研究出这么多菜谱?!天天吃牛不怕被打死吗?
      
      “牛腩西红柿、鲜菇炒牛肉、鸡蛋蒸牛肉、丝瓜炒牛肉、咖喱牛肉……”
      云静静越说越馋,肚子饿的咕咕叫,然而这种荒郊野外哪来那么多好吃的,她不禁颓然,“实在不行牛肉干也是可以凑合的。”
      
      柱间跟斑简直要窒息了。
      
      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大少爷,太拉仇恨被人暗算,一把药放倒丢水里的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