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我直言[综]》珞神月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01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在遥远的时空中,有这么一个世界,正值秩序崩坏战争频发的混乱状态,长期战乱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也让整个社会处于十分落后的水平,人们生存的异常艰难。饥饿与疾病的阴影时刻笼罩着,每天都有人被活活饿死,医疗水平低下,或许一场小小的风寒就能夺走人的生命,挣扎活下来,还要面对来自人类内部的危急。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伤害,不会因为残酷的生存环境而被遏止,或者说,正是因为生存艰难,更加激发了人性中的阴暗面,□□暴露出来。
      这样的世界简直没有希望可言,残酷黑暗的现实消磨着善意,每一个麻木不堪的灵魂,或许曾经都渴望过和平。
      芸芸众生皆有罪,没有谁是无辜的,造成这种乱象的正是人类自己,芸芸众生皆是苦,饱尝痛苦与折磨,在绝境中煎熬的,也是人类。
      命运将一切拧成了漩涡,每一个被卷入的灵魂都在发出哀嚎,然而没有谁能逃出这个轮回。
      
      在这样的时代中,有两个小少年在一条小河边相遇了,他们出身忍族,见识过人世间的黑暗残酷,年龄尚小,还没有被生活磨去所有的善意,或许是因为同样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明白对方的感受,交流中叫他们彼此之间产生了共鸣,惺惺相惜。
      两个小少年有着共同的愿望,那就是和平,然而他们也都知道,这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
      
      两人都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因为他们知道,同为忍者的情况下,一旦说出姓氏,双方家族之间有仇的概率很大,但这是他们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外族人的善意,对于渴望和平的两人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剪了西瓜头发型的小少年柱间认为:是愚蠢的大人们在逼迫着弱小无辜的孩子上战场跟敌人厮杀,所以才会有大量幼童的死亡。
      
      一头短炸毛的小少年斑认为:想停止战争,就要彼此之间坦诚相待,互相不信任是造成争端引发矛盾的重要原因,但这件事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别人怎么想的,正对着你笑容满面的人,说不定心中想着怎么弄死你。
      
      对于如今混乱的世道,双方都有一番感悟,然而关注点不同。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小河上游缓缓漂过来一个人。
      
      “少年人哟,战争与和平是经久不衰的话题,这里面有太多可以说的东西。你们所说的,都不过是最为浅显的表象,想要真正解决问题,就要透过表象看本质,只有看清楚引发一切现象的源头是什么,才能对症下药。若是被表面现象所迷惑,是永远触不到根源的,再多努力都是徒劳,忙忙碌碌一场空,最后只能诅咒命运。”
      
      小河的水流速度并不快,漂浮在水面的人样躺着,脸朝上,长长的黑发浸在水中,像水草一样摇曳,身体被浮力托着,随着水流小幅度上下沉浮,缓缓漂流。
      
      斑的脾气就像他的炸毛一样桀骜不驯,还有少年人的好强跟要面子,当即火爆怒指,咆哮道:“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突然插话,还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知道很多的样子!”
      
      “喂你好像很聪明的样子,跟我再多说一些吧,我想知道!”柱间一脸兴奋,当即自来熟的发出邀请。
      
      “这种奇怪的家伙能说出什么来?!”斑满脸不高兴,气呼呼的瞪眼。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可能不太成熟,但是被人这样反驳果然还是很不开心,尤其对方看起来也没多大。
      
      “我觉得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那个什么透过表面看本质,我觉得很有意思。”柱间两眼发亮,显然此刻兴致高昂,别人说什么都打消不了他的念头。
      
      斑愣了一下,勉强被说服了。
      
      “少年人哟,战争与和平是经久不衰的话题,这里面有太多可以说的东西……”语气跟刚才一毛一样,就连停顿都是一样的,这样明显的棒读谁都听得出来。
      
      “喂!这句你刚才已经讲过了,你是不是在敷衍我们?”斑闻言立即跳脚,怀疑水上漂的那个家伙在戏弄他们。
      
      “我想知道战争的表象是什么,本质又是什么,怎样才能和平。”柱间兴致勃勃的发言,一点都不在意那再明显不过的棒读,甚至还做出了类似祈求神灵的动作。
      
      看得斑眼角一抽,有些怀疑柱间的智商,难道漂在河里的就可能是河神吗,说不定只是个爱好奇特的笨蛋。
      
      斑用挑剔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小河中顺水漂流的不明人物:年龄看起来可能跟他们俩差不多大,身上衣服不是常见的款式,但绝对是用的好料子,还戴有配饰,就算行为颇为古怪,也无损其形象,一看就知道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怕是连粗粝一点的粮食都没吃过,这样白皙健康的皮肤不是什么人家都能养的出来,还有这长相,一个人走在外面一定会被盯上。
      所以结论是:这是一个养尊处优没吃过苦的豪门少爷。
      对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豪门少爷来说,外面的世界大概就是个很有吸引力却不容易去的新奇地方。
      
      斑这样想,柱间心中也做出了差不多的结论,因为真的很容易看出来。
      
      不同环境养育出的人会从各方面细节展现出来,眼神表情,习惯性动作,谈吐方式,都会有微妙差别,如果处于两种极端,就更容易看出来了,比如:得不到的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所以柱间那类似祈求神灵的动作,只是单纯的趣味罢了,假装河里漂来一个河神。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最能驱使人心的,从来都是利益,战争就是攫取利益的手段之一,简单粗暴,具有毁灭性,亦是人类自相残杀最具代表性的暴行。因各自利益而发动的战争,正是将世界卷入混乱的元凶。无序社会激发人性中的阴暗面,贫穷饥饿能泯灭良知。”
      “少年人哟,让孩子承担这个年纪不该承担的重任,毫无疑问是大人们的无能,然而你又怎知,你眼中愚蠢的大人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许他们在你这般大的时候也曾渴望过和平。”
      
      柱间愣怔,一瞬间心中只觉得有些荒谬,他想到自己死去的弟弟,想到弟弟死去时父亲的态度。大人们教导年幼的孩子如何战斗,然后将尚且弱小的孩子送上战场跟敌人厮杀,明明是那么的不可理喻,所有人却视作理所当然。他无法理解父亲这种做法,也无法理解其他大人,为何一直重复这种错误的事情,明明知道……幼小的孩子很可能活不下来,只是白白送死而已!
      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他们或许曾经也渴望过和平?
      柱间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荒谬?愤怒?痛苦?复杂的情绪交织道一起,堵的他心口发痛。
      
      “谁不曾年少,你现在思考的事情,别人为何不能在你这个年纪时思考过?你现在所经历的悲欢离合,大人活得比你久,只会比你经历的更多,亲身体验过的痛苦绝望自然也更多,你现在走的路,都是前辈已经走过的。”
      河水流动缓慢,水面漂浮的人顺着水流缓缓向前漂,眼看就要越过河边的两人。
      
      柱间猛然一跃,两脚稳稳的踩在水面上,他蹲下身来,一把摁住对方不让漂走。
      “既然他们什么都知道,也不是没思考过和平,那为什么……”柱间情绪激动,脑海中不断会放弟弟倒在血泊中已经断气的画面,跟父亲冥顽不灵不知悔改的脸,他悲伤极了,眼泪汹涌淌下来,压抑着才没有嚎啕出声。
      一个会为失去而痛苦绝望,明知道后果却无法选择做法,只能不断失去的父亲,比刚硬冷酷,从不示弱的父亲更令他心痛。
      明明大家都很痛苦,为何停不下来,只能不断重复?
      
      “到底怎样才能和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下这一切?”柱间极度压抑自己才没有嘶吼出声。
      
      比起刚刚失去一个弟弟的柱间,斑的情绪比较冷静,他思考了一下,觉得确实有一定道理,活下来的大人只会比他们这些小孩子经历更多的痛苦与失去,他跟柱间能在这个年纪思考的问题,别人为什么不能?谁都有亲人,谁都害怕失去重要的人,他自己不就是因为不想再失去,所以才期望能够结束这种叫人与人之间针锋相对互不信任的混乱局面吗。
      大家都在害怕失去,大家都在忍耐痛苦,结果却只能一个个步入相同的轮回,这种现实,想的越清楚,就会越绝望。
      
      斑轻轻一跳,稳稳立在水面,站在柱间身边,居高临下俯视两人。
      
      “喂,你好像确实很有想法。”斑给出了他的认同,“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做斑。”
      
      柱间一抹眼泪,紧跟着说出自己的名字,“我叫做柱间。”
      
      “……叫我小静。”漂浮在水面的人,也就是云静静,依旧用棒读的口吻说道。
      
      “你这家伙有些让人火大啊,干嘛老用这种语气说话,听起来超级不爽。”斑不满的说。
      
      云静静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少年人哟,有缘千里来相会,难得遇见有共同话题的人,真是缘分。”
      
      “你这表情看起来完全不是那回事儿吧?”斑翻了个白眼。
      
      柱间努力平息情绪,他抽抽鼻子,“对不起,是不是我们打搅到你玩水上漂流了?”说着,整个人都消沉了,“……啊,我果然是个没眼色的笨蛋,被讨厌也是没办法的。”
      
      然后柱间松手了,云静静继续缓缓向前漂流。
      
      “这个爱好是不是有些奇怪?”斑望着云静静顺水漂流的样子,感觉怪怪的。
      
      “躺在水面,仰望天空白云飘过,有利于思考人生?”柱间猜测,这么一想他都有些蠢蠢欲动了,好像很有趣。
      
      “是吗?”斑还是感觉怪怪的,不过他也有些蠢蠢欲动,要不试一下?
      
      云静静仰望天空,两眼放空,幽幽的说:“少年人哟,人生不光有诗跟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
      
      柱间:好深奥哦。
      
      斑:所以说这个姿势果然适合思考人生?
      
      “你们难道就没想过把我捞起来吗?”
      
      柱间:???
      
      斑:???
      
      “人与人之间还有没有最基本的友善了啊,这冰冷无情的世界果然没有一丁点儿温暖……”
      云静静漂走……
      漂走……
      
      柱间:……!!!
      
      斑:……!!!
      
      两人立马追了上去。
      
      “原来你不会水吗?!”
      
      “笨蛋不会叫救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