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退休以后》青丘一梦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07 13:59: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蘅安回来正是赶在小点心快要凉了的时候,宋舒予靠坐在躺椅上,看着蘅安被四五个宫人簇拥着,撑着几把油纸伞进来便笑了,放下了手里的书卷让人端了红糖姜茶过来,蘅安笑嘻嘻地进来,身上还披着一件簇新的妆缎做面儿、绣了合欢花风毛滚边的斗篷。
      脱了斗篷,还能看到里头簇新合身的桃红织金的立领长袄,风毛都出的极好,一看就不是皇子之女的份例,阿哥所里的份例都是内务府整齐了送到各个院儿里,然后由嫡福晋自行分配的。
      如今妾室和阿哥的儿女还没有确切的定律,能拿到多少就全看嫡福晋和后院人口了,索性四福晋并不是个吝啬人,对妾室们还算大方,宋舒予这里还有个大格格,更是比旁人添了几倍的份例。
      又因为是长女的原因,所以胤禛平常还会送不少东西过来,四福晋为了个贤良的名儿和胤禛的夸奖,平常往这东厢房里送东西也不会手软。
      所以蘅安处处的份例都是极好的,但是这么好的妆缎料子和织锦织金显然就不是这屋里能够有的了,即便宋舒予手头好东西不少,但是进了这小世界,就要被这小世界约束着,她要是好好享受生活自然好,要想做什么多余的事情,虽然也有那个能力,但是素来讨厌麻烦的她还是懒得动手。
      而且要是被人怀疑了就不好处理了,所以宋舒予并没有插手太多,蘅安的吃穿用度也都是四福晋分配的,这一身衣裳就显然不是蘅安的份例了,那斗篷上的白狐狸毛油光水滑的,是顶好的货色,再加上那极好的料子绣工,一看就是德贵妃做的。
      说起来这个德贵妃也有意思,宋舒予曾经见过她一面,身上确实有点不对劲,要真说起来,这种现象应该是所谓现代社会的小说里特别流行的那种叫做穿越的东西,也可以说成是夺舍,只是到底不是有恶意的,也不必纠结太多。
      其实说起来,和破碎虚空也差不多,但是本质上的差别就是一个是自主一个是被动了。
      宋舒予没什么心情去管这些事情,何况如今的德贵妃看起来灵魂也和身体契合极了,又疼蘅安,给她也带来了不少好处,她也懒得管。
      “额娘!”蘅安被人伺候着擦了脸擦了手,又涂上一层厚厚的茉莉香粉养皮肤,才凑到宋舒予身边道:“好香啊,好多好吃的啊。”
      一面说着,一面就要伸手去抓那金丝薯饼,宋舒予明明没抬头,这时候却把书卷起来拍了她的手一下,然后一面翻着书一面淡淡道:“先把姜汤喝了再吃点心。”
      蘅安撇了撇嘴,收回自己的小手端起意兰捧来的红糖姜茶喝了,雯霁忙将一个大的红漆圆盒捧了过来,打开一看里头满满都是小吃小点心,还温热着,各式各样的用白瓷小碟子盛着,看起来好吃的紧。
      蘅安眼前一亮,伸手要抓点心吃,却被宋舒予的一张帕子拦了,忙接过帕子垫着吃着点心和酥酪,宋舒予慢慢地翻着书,一手缓缓地抚摸着蘅安的头发,蘅安辫子下坠着的小辫坠儿是黄金镂空的,是个小铃铛,外头雕着好看的合欢花,做工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
      好半晌,宋舒予看蘅安吃的差不多了,方才道:“好了,吃得差不多了,让其芳她们把东西撤下去吧。”
      “是。”其芳忙应道,蘅安也知道宋舒予的性格,此时也收回了手,宋舒予看了看时间,道:“时候不早了,去写大字吧,写到午膳开始的时候。”
      蘅安撇了撇嘴,无奈地答应了用婢女捧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然后跟着意兰下去,南边的暗间暖阁把边儿的墙旁本是一张乌木罗汉床,后来宋舒予让人换了成了一大张书案和书案两边的书架,原本她有时会在那里写字,后来蘅安开始学习写字,这个地方就更多的属于蘅安了。
      宋舒予看了两眼时间,抬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暗暗感慨了一下如今脆弱的身躯,放下了手中的书卷,如闲庭信步般往暖阁走了,蘅安正坐在书案前一笔一划地描着红。
      描的字是宋舒予抄写的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说不上什么字体,她的素来都是大气潇洒又肆意的,胤禛看了也不过啧啧两声,最后在没有管过蘅安学习的事情,毕竟要真说起来,他的字未必有宋舒予的好看。
      宋舒予看着蘅安一笔一划描的认真,眉宇间淡淡的浮躁也消散了,眸中带上了两分淡淡的笑意,唇角也略弯了弯,然后轻轻地转身,一手摩挲着那一串玉珠子,缓缓出去了。
      仍是那个藤椅上,宋舒予惬意地靠在上面,盖着意兰特意捧过来的毛绒绒的毯子,拿着绣棚子漫不经心地扎了两针,说实话这玩意儿还有点儿意思,打发时间也足够了,对于如今不想修炼只想当一条咸鱼的宋舒予而言,她需要许多的消磨时间的方式。
      屋里的红萝炭燃烧起来会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暖炉里被扔了橘皮,透出了淡淡的清香气,意兰将库房里积年的陈茶取出来在暖炉上面烘烤着,既能去除些潮湿气,也能给屋里添些清雅的茶香。
      深宫之中的时间缓缓流逝,宋舒予绣出一枝漂亮的红梅花,然后满意地放下了绣棚子,眯着眼靠在藤椅上,看着外头白得发亮的雪景和两棵红梅树,对着其芳吩咐道:“把那一对儿白瓷梅瓶找出来,采两枝儿红梅花插上。”
      “是。”其芳笑着答应了,又道:“中秋节的时候德妃娘娘赏赐了一对儿翡翠美人觚,想来那个插红梅花也是好看的,不如换上?”
      宋舒予略想了想,点了点头:“你看着办吧。”
      “是。”其芳笑着转身去库房翻那一对翡翠美人觚,意兰在宋舒予身边的小杌子上坐着,看了看外头开的正艳的梅花,笑道:“您让晒得花儿都干了,茶叶也好了,松柏叶儿草木灰更是早早儿的就备下了,唯独您的香袋还迟迟没好。”
      “这不也快了吗?”宋舒予抓着那绣棚子晃了晃,道:“再给我两天,收个尾便是了。”
      意兰笑容中带上了几分浅浅的无奈:“您回回都这么说。”
      宋舒予笑了笑,道:“反正是给蘅安的,她都不急,你急什么?”
      “奴才不急。”意兰无奈道,手下动作不停地打着络子,如今年下,她们几个闲着的时候都会做些针线活,托小太监带出去卖了,然后再转给家里人,毕竟这个时候这种绣品的价格还是很高的。
      宋舒予看了她一眼,随手从一旁的青瓷瓶儿里摘了多水仙花,给意兰别在鬓边,道:“别熬坏了眼睛。”
      意兰微微一愣,抬手摸了摸鬓边的花儿,笑着道:“是。”声音像掺了蜜一样甜。
      今年冬日的日头似乎格外好,李氏靠在软枕上,透着窗看着宋舒予靠在藤椅上眯着眼悠悠闲闲的样子,嗤笑一声,道:“对面那个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悠闲。”
      她抬眸看向收在炕前的融雪:“她当真就半点怒气都没动?”
      融雪点了点头,微微皱着眉道:“是,奴才那话说的足足的炫耀,宋格格却仍是淡淡的,只瞥了那锦盒一眼,就让人收下了,还让人给了奴才赏钱。”
      “她呀,这么些年下来,要不是能演,就是真真儿的淡泊名利。”李氏轻轻关上了窗子,嘴角勾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味不明的。
      融雪仔细想想,道:“只是宋格格已算是极得宠的了,还有孩子,不论怎样,也不该这么演呀?”
      李氏垂眸看着腕子上质地上好的玉镯子,轻嗤着嘲讽道:“要不说呢?只是希望她能多得两年宠爱吧,要不然来个轻狂的,还不知怎么招架呢。”
      融雪笑着给李氏捏腿,一面道:“主子如今还是好好儿调理身子要紧,眼看着要出宫开府了,爷身边的人难免多了,您可得仔细预备着了。”
      “这话说得倒是极是的。”李氏喝了口茶水,微微点头,笑容看起来惑人极了:“好歹服侍了爷这五六年,孩子都有了两个了,我若是在爷心里还没有个地位,那在这后院儿还待个什么意趣呢?”
      她缓缓合上了茶碗盖子,上等的宫瓷颜色质地都是极好,上头细细地描绘了喜鹊登枝的图案,落在乌木炕桌上,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响,她缓缓问道:“二阿哥睡得还好吗?”
      “极好,童太医说了,再这样养上两日,风寒就能好个差不多了,到时候就可以停药了。”融雪忙道,一面说着,一面有宫女捧了给李氏养身的汤药来,李氏看着那黑漆漆的汤药,微微蹙了蹙眉,端起来满是不耐地喝完了。
      融雪忙捧了一盏清水来给李氏漱口,又奉了一碟子颜色极好的蜜饯来,李氏随手捻起了一颗杏肉嚼了嚼,却又一口吐了出来:“酸的倒牙的东西也敢送过来?”
      “奴才有罪。”融雪忙请罪,后头的宫人也忙跪下了,李氏皱着眉看了看她们,不耐地挥了挥手:“都起来吧。”
      这一番折腾,口中的苦味也渐渐散了,她嫌恶地看了看那精致的白底儿缠枝莲纹的碟子,道:“行了,这蜜饯都赏你了,你自己消遣去吧。”
      “是。”融雪将那一碟蜜饯高高举过头顶,此时低着头应了,仍是不敢放肆。
      “退下吧。”李氏揉了揉胸口,心里来气,摆了摆手让人都下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李氏大概就是产后暴躁,激素问题。
    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