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退休以后》青丘一梦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29 10:01: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由于占着天时地利人和,宋舒予居住在四阿哥小院儿后院东厢房的第一间,按照地理位置来说,却是这整个后院之中除了正房之外最好的一间屋子了。
      一明两暗三间屋子,自带着两个耳房,一个做更衣间,一个做库房,也算是整个五间东厢房里独一个的待遇了,剩下的几间都不过是一个耳房做更衣间罢了。
      纵然对面的第一间西厢房也是一样的格局,但是到底东边占了尊位,倒也让李氏好生嫉妒了一番。
      如今是冬日里,屋里遍地垂了肉粉色的纱帐,点着炭盆熏笼、上好的红萝碳燃烧会带出淡淡的松柏香气,配合着淡淡的梅香,温暖又宜人。
      一进门,留在屋里的青蔓就连忙上前服侍宋舒予接了外头的斗篷,一面给宋舒予捧了原先就温着的奶茶过来,笑道:“主子可去了好久,膳房早就把早膳送来了,熏笼上温着呢,可要取过来?”
      宋舒予闻此不免摸了摸肚子,早上起来只吃了两块儿点心,又在四福晋处磨叽了许久,虽然早已辟谷,但是这边的食物是在是好吃,渐渐的也如凡人一般饮食了,闻此不免点了点头,道:“那就送进来吧,就摆在临窗的炕上。”
      “是。”青蔓笑着下去了,意兰和雯霁一人捧着一匹布料过来,意兰开口询问道:“主子,这布料要怎么处理?”
      宋舒予打眼儿一看,略微思索思索,道:“凤仙紫的裁一身旗装,玉色的先收起来,这个月份也不好穿玉色的衣裳,留着过完年再穿吧。”
      “是。”意兰笑了笑,与雯霁一道把东西送到了库房里,留宋舒予坐在炕上看着她们两个。
      二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乌木雕花镶嵌螺钿的四面屏风后,宋舒予一手拄着下巴,看起来颇为随意,这三个人都不是原主留下来的,当年伺候原主的两个人因为原主产后大出血伺候不利被送回内务府了。
      这三个是她过来之后四福晋送来的,比旁人多出一个来,说是因为有了大格格的缘故,为了这个惹了别人一番嫉恨,宋舒予倒是无所谓的,毕竟活了这么多年,嫉妒她的人多了,若是各个都要在意,她这战神还要不要混了?
      而这三个中间,意兰因为姿容出众最得她喜爱,雯霁和其芳反倒其次了,但是用起来倒也得心应手,虽然不及从前在仙界服侍她的几个人偶,但是胜在贴心,倒也还算不错。
      这时候其芳已经捧着一个裹着棉套子的大藤盒过来了,打开盖子里头是两碟小菜、两碟点心和两盅细粥。
      因为都很精致小巧的缘故,这么多东西塞在一个大盒子里倒也不显得拥挤,阿哥所的膳房手艺不错,小小的米粥也炖的颇有味道,宋舒予眯了眯眼,为自己从前不是人间烟火的人生感到后悔。
      正吃着,外头一道声音响起:“宋格格?四福晋吩咐奴才来给您送些东西过来。”
      “进来吧。”宋舒予微微蹙了蹙眉,放下了手中的汤匙,意兰连忙迎了出去,宋舒予能听见他们二人正在交谈的话语。
      进来的是四福晋身边伺候的巧儿,身后跟着五六个宫人,前头两个宫女手上捧着的托盘上各自摆放着一只精致的匣子,后头两个小太监一起提着一篓朱橘、黄橙、蜜柚、橄榄等物,最后四个小太监每人手上都捧着两匹布料。
      巧儿进来先福身请安,然后俏生生地站在那里,笑盈盈的说道:“福晋吩咐奴才来给您送些个东西过来。”
      一面说着,一面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让把东西就摆在当地上的乌木雕花圆桌上,一一说道:“这两样是些个新制的首饰,这一篓水果是内务府刚送来的,福晋惦记着大格格爱吃,就让奴才送来过来,最后的料子是给大格格裁制过年新衣的。”
      宋舒予扯出一抹淡笑,道:“你把东西放下吧,劳你走一趟了。”
      一面说着,身旁的意兰已经打开了炕柜取了钱匣子出来抓了一把钱给众人。
      巧儿笑着接了,一面笑着福了福身,道:“格格用膳,奴才先告退了。”
      “嗯。”宋舒予淡淡地点了点头,一面对着意兰道:“你去送送。”
      早膳之后,宋舒予让人在门口添了一张藤椅,上头铺了厚厚的皮毛褥子,软乎乎暖烘烘的,一旁又放着炭盆,就守着炭盆,一边喝茶一边看书。
      书倒是没什么好看的,甚至寻常的游记,宋舒予不过是随手翻翻打发时间,正巧对面李氏屋子里的宫人就过来了,送了一盒据说是“四爷昨儿个新赏的胭脂水粉和芦荟膏子”,宋舒予也是好脾气,一面就让人把东西收下,一面送了一瓶花水作为回礼。
      别以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就不懂人情往来,天宫之上勾心斗角只会更多,如今就是她老了,若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少不得给那一屋子的女人点儿颜色看看。
      不过如今的脾气确实是好了不少,或许是如今不上战场沾不上血腥,又或许是勘破了种种劫难,心境平和了不少,或许放下工作进入养老生活的都是这种心态吧。
      她微微一笑,根根纤细葱白的手指在那精致的描金锦盒上滑过,里头瓶瓶罐罐都是一色儿的青瓷质地,她随手捻了一个小罐子在手心里,打开一看,里头是慢慢的朱红色的胭脂膏子,透着一股子玫瑰花的甜香气。
      她用葱管儿似的指甲挑了一点点在鼻尖下轻轻嗅了嗅,确实是新鲜玫瑰花的香气,配合着不少香料药材的,对如今这个世界来说,算得上是上品了。
      她随手将小罐子放下,一旁的意兰连忙拧了湿帕子来给宋舒予拭擦指甲,其芳也连忙上前将那小盖子盖好,收回了盒子里,一面询问道:“主子,这些个东西要怎么办?”
      宋舒予头也不抬的拭擦着指甲,听了这话便道:“收到库房里去,前些日子四福晋送来的胭脂不还有一些吗?”
      “是。”其芳忙应了,一面将那描金的锦盒捧了起来,转身往库房去了。
      外头吹了一阵风,带着些许的雪花,雯霁忙从里头取了一条厚毯子出来给宋舒予搭在腿上,一面道:“内务府送来新毡子过来,奴才瞧了,染的是妃红色的,您看,要不把咱们屋里那十祥锦的换了?”
      “等两日再换吧,现在换了,等过年的时候就又脏了。”宋舒予摇了摇头,一面又看向身旁的纱帐,道:“绣院把新帐子送来了吧?也搁在库里,等回头和毡子一同放上。”
      雯霁笑应了:“是。”
      那头其芳又捧着一大盘子水果过来,宋舒予上手摸了个橘子,竟然是热乎乎,当下也不由得发笑,道:“那一个熏笼不大点儿的,让你们又温饭食,又暖衣裳,又热果子的,可也真是尽职尽责的了。”
      意兰捧着一盅热茶过来,闻此笑道:“怎么就不大点儿的了?好歹能躺下一个人呢!能让它给主子您办了这些个差事,不也是它的福气了吗?”
      “就你会说话。”宋舒予扫了她一眼,道。
      意兰讨好地笑了笑,道:“奴才说的都是大实话,顶顶的大实话,谁不知道奴才是个从来不扯谎的人呢?奴才这一张嘴里呀,就只会说实话。”
      “你就瞎掰扯吧。”宋舒予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屋外,道:“蘅安还没回来?”
      雯霁笑了笑,道:“您放心,咱们大格格虽然还小,但是聪明着呢,德贵妃娘娘又喜欢,定然不会让格格受了什么委屈的,您就把心呀,放回肚子里吧!”
      “我哪里是怕她被人欺负呢?”宋舒予摇了摇头,轻轻将手里的朱橘放回了盘子里,吩咐道:“让点心房做一道金丝薯饼来备着,还要些酥酪,热热的送来,往熏笼里添上些炭火,烧的热热的,把东西放在上头温着,大冷天儿的,从永和宫到这阿哥所也不近,受了冷就不好了。”
      意兰仍笑着应了,一面道:“看主子早膳也没用多少,人来人往的噪绕,不如再让人来些点心?您再吃上一小顿,您看如何?”
      宋舒予抿唇想想,道:“那就送些来吧,我倒也每太饿,就是嘴上空落落的。”
      “那就让送些小点来,点心房的肉脯鸭信都还好,您也喜欢不是吗?”
      意兰想了想,仍笑道。
      宋舒予仔细想想,然后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那就也让人送过来吧。”一面又拧了拧眉,道:“再备些姜汤送来,那个小丫头,让她乖乖坐轿子定然是不肯的,眼看着要下雪了,还是指望着贵妃娘娘能硬气些吧。”
      意兰抿唇一笑,道:“格格好歹知道什么是为她好的,会听话的,再者说了,那一大堆人乌泱乌泱地跟着,若安还能让咱们格格遭了风雪,那还算个什么事儿呢?您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宋舒予不由得摇头感叹道:“我不过一句感叹,到让你说了这些个话,可是我的不是了?”
      意兰简直啼笑皆非,苦笑道:“到底是您说的多还是奴婢说的多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