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男人与老男人》榕水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00: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夫妻装? ...

  •   “顾、晨、星。”顾晨霖视线犹如利箭,直接刺向亲弟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顾晨星特地扫过旁边的樊绍棠,后者气定神闲抿着茶,他更是有种将这一切龌蹉都撕开的冲动。
      
      “爸爸那份遗嘱是你伪造的吧?你费尽心思,不就是为了名正言顺把我赶出顾家,好独占顾氏!”
      
      宣海市上流社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嫁出去的儿子同女儿一样,都是默认没资格插手家族企业。
      
      顾晨星只差一年就完成学业归国,如果没有这桩婚事,他会顺利成章地进入顾氏集团。可现在,已经“嫁”给樊绍棠的他,要想进顾氏,只要顾晨霖反对,董事会那些顾家长辈也不会支持自己。
      
      一想到被自己的亲大哥这样算计,顾晨星整颗心像是被把钝刀来回切割,鲜血淋漓。
      
      可顾晨霖依旧坐着,望向他的眼里都是谴责,“在樊总面前说这些太失礼了,晨星。你该知道,这桩婚事是爸爸订下来的,不是我强迫你的。”
      
      不是强迫?想起那份遗嘱里的内容,顾晨星握紧双拳,手上青筋暴起。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的樊绍棠突然开口:“顾总,你特地过来,想必不是来跟内子理论的,对吧?”
      
      室内顿时一片安静。恰好女佣上来倒茶,醇厚茶香弥漫在所有人鼻间。
      
      顾晨霖敛下眼,再抬眼时已经将目光转移至樊绍棠身上,“樊总,我这次来,其实还想跟你谈谈新城地标的事。”
      
      “这个标腾云也有兴趣,我之前跟李议员打过交道……”
      
      转眼间,话题变成了商业投资。
      
      所谓的哥哥,所谓的丈夫。顾晨星直勾勾盯着这两人,却想笑。
      
      多荒谬的现实。
      
      眼下的他,就好像一个抽线木偶,成为这两人利益交换的棋子。
      
      这房子里的空气简直令他窒息。
      
      顾晨星退后两步,随即转身就走。他快步离开客厅,在王管家的数声劝阻中,毅然离开了樊宅。
      
      樊绍棠这座豪宅位于大明山,周围荒无人烟。顾晨星没车,只好在打车软件上叫车。
      
      等车的过程,他沿着山道步行,走了十几分钟后,原本心里堵着的那股气,也渐渐走散了。
      
      很快,他叫的车来了。忽略司机乍见他时那奇怪的眼神,顾晨星直接道:“去Boarse吧。”
      
      Boarse吧位于宣海市酒吧街一隅,顾晨星点了一大堆酒,喝到脑子有点晕时,门被人推开了。
      
      “你还真有够猛的。”
      
      来人穿着无袖黑色背心,露出虬劲有力的双臂,右臂处的黑色火焰纹身尤为惹眼。都说短寸都考验男人颜值,他一头短寸下,张扬的五官彰显着男人野性气息。
      
      顾晨星闷了口酒,随即拍拍身边的位子,“卓炎,别废话,过来喝几杯。”
      
      卓炎一坐下来就笑了,“顾少,可以呀,西装搭七分裤,里面还真空上阵,这是你那老公的新情趣?”
      
      他这么一说,顾晨星才后知后觉,他“艹”一声,刚才忘记换衣服了,难怪刚才一路都遇到奇怪的注视。
      
      “别胡说,我就爱这么穿。”
      
      卓炎知道他死鸭子嘴硬,也不想揭穿,“早上可真够劲爆的,百名网红主播齐聚樊宅。啧,可惜刚上热搜就被撤了。”
      
      新闻一出来,还不够宣海市吃瓜网民沸腾,就消失得悄无声息。凡是谈论此事的,全被删除发言。这劲爆新网宛如颗哑雷,折腾不出动静。
      
      “不过,”卓炎陪着灌了口酒,哂笑:“你家那位没找你算账?”
      
      顾晨星像被踩到尾巴的猫,立刻就炸了:“他敢?”
      
      卓炎望进他西装领深处,意味深长地回了句:“哦。”
      
      “卓炎你够了,闭上嘴,乖乖陪我喝酒。”顾晨星直接拿起威士忌向他杯子里倒。
      
      后者皱眉,“我不喝太多,待会还要去回和老头子那一家子吃饭。”
      
      顾晨星倒酒的手顿住,“你受得了?”
      
      卓炎挑眉,露出嘲讽的笑,“当然受得了,毕竟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可得与他们‘相亲相爱’。”
      
      顾晨星被他眼底的寒意镇住。
      
      卓炎是卓家私生子,长年被养在国外。顾晨星出国读书,恰好就与他同校,两人因为一场误会打了一架后相识。
      
      被亲哥哥排挤出国门的豪门小少爷,与不被豪门承认的私生子,两人自然而然成为好友。
      
      无独有偶,顾晨星前脚刚被顾晨霖叫回国,卓炎后脚就回到宣海市。
      
      顾晨星很清楚,卓炎回国的目的是什么。
      
      他拿起卓炎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随后道:“不说了,祝你成功。”
      
      卓炎低声笑了,“谢谢。话说回来,错过你的婚礼,还没跟你说声‘新婚快乐’。”
      
      “闭嘴,”顾晨星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一双丹凤眼带着艳丽的怒意,“我和姓樊的老男人结婚为了什么你很清楚,接下来我会尽早离婚。”
      
      顾晨星被迫答应结婚这档事,卓炎知道得一清二楚。他耸耸肩,“OK,那我也只能祝你马到功成了。”
      
      两人聊了一阵后,卓炎抬手看表,“行了,我该回去当‘孝子贤孙’,你也别喝太多,伤胃。”
      
      顾晨星“嗯”一声,耷拉眼皮,醉意开始上头,他漫不经意地道:“过几天再找你喝酒。”
      
      他这么说,卓炎倒是想起一件事:“明晚,那个爱莎夫人慈善晚会,我会陪老头子参加。你呢,去不去?”
      
      “不去。”顾晨星酒意上来,直接甩头。
      
      “我听说,到时侯可是会拍卖洛克·杰森的十字架耳环,你不想要?”
      
      洛克·杰森是上世纪七十年代英国摇滚巨星,顾晨星从少年时期就是他的狂热粉丝。这次难得拍卖他的珍藏饰品,他就不信顾晨星不心动。
      
      果然,听到这消息,顾晨星努力眨眨眼,“消息准不?不会诓我吧?”
      
      卓炎哂笑:“你可以不信,反正又不是我想买。”
      
      说完,他直接推门走了。
      
      “艹”,顾晨星晃了晃头,摸着沙发站起来。
      
      卓炎已经把账结了。顾晨星摇摇晃晃出了酒吧门口,外面已是华灯初上,他正准备找家酒店睡一觉,前方就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声。
      
      右前方一辆阿斯顿马丁驾驶座车门被打开,一道欣长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顾晨星瞳孔微缩,脑子顿时清醒不少。
      
      “上车。”樊绍棠倚着车门,示意他上副驾驶座。
      
      此刻低峰期,周围人流量不多,可依旧有不少人向这里瞅。毕竟顾晨星的打扮过于新奇,而阿斯顿马丁又太过惹眼。
      
      顾晨星嗤笑:“我干嘛要上车,又不是你家的狗!”
      
      “你想多了,我不会让狗上车。”樊绍棠单手插着裤袋,与往日不同,他额前刘海没用发胶固定,在灯光下显得尤为帅气。
      
      顾晨星双手抱胸,此刻他身体中还残存酒意,脑子又开始有些不灵光。他慢慢走近樊绍棠,两人面对面站着。
      
      “我说,你才是狗吧,能闻着味追我到这。”
      
      他身上酒气熏人,樊绍棠微微皱眉,“今天只有一辆计程车来过大明山。”
      
      顾晨星懂了,只要查这辆车的行踪,自然能知道他来这里。
      
      他扒拉头发,脑子越来越懵,“你大老远跑到这,想玩绝世好男人那一套?”
      
      樊绍棠可不像会千里迢迢来接人的白痴。
      
      “别误会,”樊绍棠绕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从你走进酒吧那一刻起,已经有三个娱记在等你出来。”
      
      入夜的风还带着未褪去的热意,顾晨星单手撑着车子,微愣片刻后,突然低声笑出来。
      
      原来如此……
      
      现在他已被打上“首富妻子”的标签,自然成为众多媒体关注焦点。老男人亲自来找他,怕的也是他在外面闹得难看,上了头条吧?
      
      他应该在这里大闹一场,然后明天上个宣海市头条,然后这老男人估计一生气,就主动要离婚了。
      
      顾晨星整个脑子晕乎乎的,意识停留在该怎么闹事,紧接着他感觉身体变得轻飘飘……
      
      线视一片黑暗前,他只记得自己落入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
      
      *  * *
      
      顾晨星睁开眼,入眼又是那盏华丽的水晶灯。
      
      他整个脑袋宛如生锈的机器重新运转,每一秒都发出滋滋疼痛感。
      
      在床上呆坐数分钟,顾晨星才意识到自己又回到樊家,而且……
      
      他身上已经换上了一套真丝睡衣。
      
      谁给他换的衣服?
      
      脑海中闪过那张俊美的脸,顾晨星捂着额,头又微微疼起来。
      
      宿醉的感觉真不好受。
      
      又躺回去睡了一个小时,顾晨星悠悠醒来,感觉整个人状态好点,才进浴室重新洗了澡。
      
      这回下楼,迎接他的依旧是王管家。估计昨天的事太过震撼,王管家现在也不敢开口要求他学什么规矩了。
      
      樊绍棠按惯例早已去上班。顾晨星吃完早饭后,便窝在客厅打游戏,期间王管家还备了茶点,这时间消磨得也快。
      
      午睡完后,王管家主动来敲他的门,身后还跟着一位女佣人,手里抱着件礼服。
      
      “顾少,这是给您准备的宴会礼服。”
      
      宴会?顾晨星挑眉,“我可没听说要参加什么宴会?”
      
      王管家似乎有些惊讶,“少爷说已经告诉您了,今晚他要跟您出席爱莎夫人慈善晚宴。”
      
      顾晨星呵呵了,“那大概他是在梦里跟我说的。”
      
      说完,他立刻把门关了。
      
      神经病,他从醒来到现在,手机没接到任何电话或信息,那老男人怎么跟他说的?不过,顾晨星又想到,他俩彼此都没有对方的电话号码。
      
      算了,以他们的关系,没必要知道联系方式。
      
      顾晨星往床上一摔,正想再来一局游戏,眼尾却扫过床头柜下面一个白色东西。
      
      翻了个身捡起那东西,原来是一张纸,上面手写的钢笔字龙飞凤舞:
      
      今晚一起参加爱莎夫人晚宴。
      
      顾晨星:“……”
      
      原来,老男人所谓的“告诉”,就是留张字条?
      
      顾晨星呵呵了。
      
      门又重新被敲响。顾晨星开门,外面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王管家。
      
      “顾少,我与少爷联系过,他说已经留言在床头柜,您可以看下。”
      
      那张纸估计被他刚醒时无意扫到柜子下面,“行了,我看到了。”
      
      王管家:“那请您试下礼服,这是依照您的尽寸准备的,与少爷同款。”
      
      听到最后一句,顾晨星眼神变得玩味,“跟樊绍棠一个款?”
      
      王管家本来想纠正他的称呼,后面像是想到什么,又忍住了,“是的,今晚您与少爷的礼服是T&S首席设计师Tomas这季刚推出的新款。”
      
      “进来。”
      
      王管家带着女佣进门,顾晨星看着对方小心翼翼放在床上的西装礼服。
      
      那是一件剪裁得体的纯黑西服,唯一特别之处便是左领处用墨蓝色暗线绣了朵花。
      
      低奢、优雅、尊贵。
      
      光看,顾晨星也知道这礼服上身的效果有多好。
      
      樊绍棠估计是向全世界表示,他俩这桩豪门联姻有多幸福美满吧,有钱人向来喜欢玩那一套,用虚伪粉饰所有肮脏家底。
      
      顾晨星盯着那衣服许久,久到王管家有点怀疑。
      
      这夫人该不会不想去吧?
      
      他掂量着语言,才道:“顾少,少爷吩咐了,务必请您换好衣服,他待会来接您。”
      
      顾晨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嗤笑:“放心,我会去的。”
      
      他不但会去,还会给老男人一个“惊喜”! 

  • 作者有话要说:  阿榕携小星星祝大家中秋快乐!
    今晚大家吃什么月饼咧?这两年发现吃到最后,其实是某妈牌蛋黄酥最好次~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胖胖 1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