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惩罚 ...

  •   顾晨星整个人摔进柔软的真皮沙发时,就见身边男人慢慢欺上来。
      
      两人形成一种危险的姿势。
      
      顾晨星心里擂鼓似的,可还是硬着脖子,“喂,老男人,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打人是要坐牢的!我在警察局有的是熟人!”
      
      他说着,整个身子却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
      
      樊绍棠当然没有放过这个细节。他微眯着眼,然后左右往上折叠阿曼尼白衬衫袖子,“放心,我不使用暴力。”
      
      骗人!
      
      在国外读书这三年,与人干架早已是家常便饭的顾晨星,一看老男人这眼神自知不妙。
      
      他悄然握紧拳头,趁着对方不备一举便抡上去——
      
      可惜,这一拳在半空中就被截住,被一只优雅却强健有力的手截住。
      
      顾晨星的手被死死按住。
      
      “放手!”疼死了!
      
      樊绍棠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真看不出来,你这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还会动手。”
      
      “他|妈的你才娇生惯养!”
      
      顾晨星话刚说完,手更加疼了。
      
      “王管家应该有告诉你,在樊家,不能讲脏话,这是规矩。”樊绍棠冷冷说道。
      
      顾晨星呵呵,“狗屁规矩,我艹你|妈老子偏爱讲脏话,你能奈我——啊,疼死了!”
      
      他的手猛地被对方往上折,直接压在头顶。
      
      樊绍棠整个人居高临下,俯视他。
      
      “性子够野,难道王叔说他奈何不了你。不过……”他眼神一凛,加大手劲,“你不想学,就让我来教教你。”
      
      顾晨星还来不及说什么,樊绍棠抓起他另外一只手压到头顶,然后只用单手便控制住他的双手。
      
      紧接着,他眼睁睁看着樊绍棠用空闲的右手,轻松悠闲地解开领带,然后——
      
      死死绑住他的左右手。
      
      樊绍棠维持跪坐在他腰间这动作,开始摸出兜里的手机。
      
      摄像头……是在对准自己?
      
      意识到这个,顾晨星瞪大双眼,“喂,老男人,你要干什么?”
      
      樊绍棠摆弄镜头角度,挑眉瞥过他一眼,“你不是喜欢网络主播?拜你所赐,刚才我刚收购了一家直播平台,现在就直接拿你顾小少爷来当网站代言人好了。”
      
      说着,他一手伸向顾晨星衣领,轻笑,“说起来,你们‘年轻人’最喜欢刺激,我把你剥光了,来场实时直播……”
      
      “刺啦”,上千块的T恤已经在樊绍棠手里轻微裂出一道口子。
      
      这老变态是认真的!
      
      顾晨星瞳孔微缩,他宛如一条离水的鱼,拼命挣扎起来。无奈身上的男人力道太过强劲,他根本撼动不了对方一分。
      
      衣服撕裂的声音还在继续,顾晨星身体里那根弦绷得越来越紧,开始口不择言。
      
      “死老变态,妈|的你敢拍我,我一定会找人套你麻袋扔宣海里!”
      
      “姓樊的你这个死老男人,我要脱光你的衣服,然后在你JJ上画个大叉叉,然后给全国网民都发一份!”
      
      “樊绍棠,你这个死变态,有种放开我,我们单挑!”
      
      顾晨星发挥生平骂人最高水平,噼里啪啦骂了好几分钟,可惜他身上的男人一直拿着手机在拍摄,仿佛没有听进一句脏话。
      
      等到他终于骂累了,樊绍棠才将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到他那张因为生气而愈发显得艳丽的脸上。
      
      “顾晨星,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
      
      顾晨星愣了一秒,随即呵呵,“错你|妈|逼。”
      
      樊绍棠挑眉,右手一个用力——
      
      “刺啦”,顾晨星身上的T恤终于报废。
      
      感觉到胸前一阵凉飕飕,顾晨星整个人要炸了!
      
      “我艹你——呜——”
      
      经典国骂没讲完,他口里就被塞进一堆柔软的东西。
      
      是他的T恤。
      
      樊绍棠这老变态,居然撕坏他的衣服,还强塞进他嘴里。
      
      他只能拼命瞪着眼睛,企图让那老变态放开他。
      
      从樊绍棠这个角度来看,眼前这一幕极为刺激眼球。
      
      他刚进门的年轻小妻子,上半身T恤被撕碎,手又被领带绑着,雌雄莫辨的漂亮脸蛋上露出屈辱的表情。
      
      特别是那双眼睛,里面迸发出来的怒意,更是激起男人的征服感。
      
      樊绍棠不得不感叹,没想到他娶进来的,还真是个尤物。
      
      但下一秒,他收敛心神,手伸向小妻子的裤带。
      
      在对方剧烈的挣扎中,他悠悠地问:“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认不认错?”
      
      顾晨星当然不认。
      
      可他刚一瞪眼,就听到自己皮带卡扣解开的声音。
      
      不行!
      
      脑海中只闪现这两个字,顾晨星死死咬住嘴里的衣服,最后在樊绍棠威胁的目光中,只能屈辱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嘴里的东西被拿开,他立马大口喘气。
      
      “知不知道错在哪?”
      
      顾晨星咬牙,撇过头。
      
      可立马又被扳回来,对着老男人那张带着戏谑笑意的脸。
      
      “错在哪?自己说,不然我就继续了。”
      
      老男人的手又动了。
      
      妈|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顾晨星心里默念这句话,嘴上愤恨地道:“知道了。”
      
      樊绍棠挑眉,“错在哪?”
      
      他妈|的!
      
      顾晨星几乎是咬碎牙龈,一字一句慢慢吐:“带人回来做直播。”
      
      “还有呢?”
      
      “……骂你死老变态。”
      
      樊绍棠冷声,“不准说脏话。”
      
      顾晨星瞪他,“知道了。”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也认了错,你自己说,以后还敢不敢再犯?”
      
      樊绍棠说着,左手拿着的手机镜头仍对准顾晨星。
      
      “不老实说,我就直接开直播了。”
      
      指甲深深刺进掌心,顾晨星几乎是咬碎了牙,才不情不愿地吐出两个字:“不敢。”
      
      得了他这句“保证”,樊绍棠才终于满意收回手。他关掉手机屏幕,伸手拍了拍顾晨星的脸,俯低身子在顾晨星耳边轻声道:“要是在古代,惹恼丈夫的妻子可是会被剥光衣服,然后罚跪个几天几夜……”
      
      顾晨星回以一记怒视。
      
      这反应却逗乐了樊绍棠,他嘴角噙着笑,“放心,只要你以后乖乖地别惹事,安安静静当你的‘樊夫人’,我自然不会罚你。”
      
      说完,他终于解开束缚住顾晨星双手的领带。
      
      感觉两只手快能恢复自由,顾晨星心里盘算着该打这死老变态左脸还是右脸时,王管家突然闯了进来。
      
      “少……”
      
      王管家刚踏入客厅,嘴里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
      
      这……是什么情况?
      
      少爷把夫人绑起来,还……
      
      王管家咽了咽口水,虽然他一句话也没说,但眼神已经表达出一切。
      
      “喂,你别想歪了!我们没什么都没干!”
      
      顾晨星大声嚷着,可王管家眼神又□□写着:不是什么都没干,是来不及干什么吧?
      
      就在顾晨星忍不住抓狂时,樊绍棠倒是利落替他解开领带,随即若无其事地从沙发下去。
      
      “怎么了?”
      
      王管家回过神,又恢复往日古板镇定的声音,“少爷,顾总来了,现在正在外面。”
      
      顾总?
      
      顾晨星愣住,在樊绍棠面前能够被称为顾总的,只有一人:
      
      他大哥顾晨霖。
      
      “请他进来。”
      
      听到樊绍棠这么说,顾晨星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上半身还挂着T恤“残尸”。
      
      “喂,我这样怎么见人?”
      
      王管家已经去请人,顾晨星正准备冲上二楼回房换衣服,忽然间视线一片黑暗。
      
      拉下盖在头上的东西,他就见樊绍棠拉好袖子,侧过脸道:“穿上它,你哥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顾晨星没办法,只好套上樊绍棠扔给他的西装外套。
      
      于是,顾晨星就这样,上半身穿着一件西装,里面真空,还露出大片白皙肌肤,而下半身就套一件七分裤,迎接他哥顾晨霖的到来。
      
      “樊总。”
      
      “顾总。”
      
      与樊绍棠握手的这名青年,长相与顾晨星相若。只不过比起顾晨星,前者的五官显得更加凌利。
      
      顾家兄弟在宣海市是出了名的美人。只不过,顾晨霖性子冷,又身居高位,是众多男男女女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两人寒喧数句,顾晨霖才将注意力移到顾晨星身上。
      
      “你穿的是什么,不伦不类。”
      
      顾晨星大马金刀坐着,呵呵了:“今年巴黎时装周最流行的搭配,你看不懂很正常。”
      
      当着外人的面被怼回来,顾晨霖审视着顾晨星身上明显比他大一号的外套,眸色暗了下来。
      
      他坐在顾晨星对面,等王管家上完茶后,才对着樊绍棠道:“樊总,刚才直播的事我知道了。抱歉,是我弟弟不懂事。”
      
      100位网红主播同时直播宣海市首富豪宅,这事早在第一时间就上微博热搜。只不过樊绍棠这边发现得早,立马撤热搜,并且封掉这些网红主播的房间。涉及的28家平台,其中一家仗着后台硬,死活不答应封直播房间,樊绍棠索性命人直接找到这家平台背后的“后台”,直接说了要收购这个网站,这一切才终于消停。
      
      所有的事情,发生在短短一小时内。然而对于顾晨霖来说,要知道这一切并不难。
      
      不过他亲自上门,顾晨星倒是意外。然而顾晨霖越是这样做,他就越是生气。
      
      这哥哥打的什么主意,他再清楚不过:
      
      他怕樊绍棠对自己不满意!
      
      坐在他旁边的樊绍棠轻抿了茶,语气平静,“无妨,他只是开了个小玩笑,现在也知道错了,对吧?”
      
      对你|妈!
      
      顾晨星本想骂出口,可触及樊绍棠警告性的目光,他胸口堵着气,只好别过脸,应也不想应。
      
      “晨星,你这是什么态度!”顾晨霖放下茶杯,呵斥道:“樊总在跟你说话呢。”
      
      他这一开口,无疑火上添把油。顾晨星当场就顶回去,“我什么态度要你管,不是你说的,‘嫁’出门了就不是顾家人了?现在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顾晨星。”顾晨霖脸色当场青了,“你眼里还没有我这哥哥!”
      
      “不好意思,还真没有。”顾晨星站起身,嗤笑:“我可没有会为了遗产,就硬要把弟弟‘嫁’出去的哥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