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

  •   当天晚上,时栖做了个噩梦。
      
      梦里她被关在小黑屋里,手脚锁着镣铐,扒着铁窗可怜巴巴地唱“小白菜啊地里黄”。
      黑暗中隐约走出了一个身影。
      
      “栖栖。”
      
      音色低沉浑厚,带着点哑。
      是裴宴的声音。
      
      “跟我在一起好不好?”他握住她的手,尾音微微上扬,像是蛊惑,“或许我暂时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但我不会让你受委屈。”
      
      时栖铁骨铮铮地答:“我不。”
      
      他半垂眼眸,微微弯唇,语调渐渐危险起来:
      “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却愿意招惹这一堆男人?”
      
      时栖牙齿打颤,破罐子破摔地答:
      “我……我凭本事招的!怎么了!我、我手速快又不是聊不过来!”
      
      “栖栖……”
      
      他好像和时栖不在一个频道,并没有听到时栖的回答。
      他伸出双臂,用臂弯禁锢着她,将她整个人都圈在怀里。
      
      “……你要真觉得对不起,就留下来……”
      
      他的语调隐忍又克制。
      时栖觉得,这就算是个铁石心肠,也应该动点恻隐之心。
      
      但梦里的她却回答:
      “……我、我随便撩撩……动心就是你的不对了!
      
      时栖被自己渣醒了。
      ……艹!
      梦里的自己也太过分了吧!
      
      她忍不住问系统:
      “我当时有这么渣吗?没有吧?肯定没梦里这么渣吧?”
      
      系统如实道:
      “当然,您只不过是无意中撩了裴宴,又不想对他负责,更不想他在你走之后被原主利用,所以狠下心拒绝他而已,这怎么能算是渣呢?”
      
      时栖:……感觉有被内涵到。
      
      “不过您也不用太担心。”系统解释,“原主虽然一边当舔狗,一边发展备胎,但对于裴宴,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敢下手的。”
      
      一是因为裴宴如今身份超然,成了隐形豪门裴家的继承人,尽管他和祁野还是亲戚关系,但祁家在裴家面前实在算不了什么。
      原主这段位,想拿裴宴当备胎是绝不可能的。
      
      二是当初被时栖拒绝后,裴宴就去耶鲁上学,就算偶尔回国几趟,原主也被他的冷脸吓得要死,根本不敢和他搭话。
      
      综上,就算时栖现在碰到裴宴,只要维持原主的人设,裴宴绝对不稀罕分给她半个眼神。
      
      时栖放心了。
      几个备胎外加一个白痴未婚夫就够她忙的,要是再加一个城府深又记仇的裴宴——
      
      那就真的等死吧。
      
      醒来后的时栖隔了许久才想到昨晚慈善夜的事。
      这种活动,媒体的报道速度一向很快,于是她趁着吃早餐的时间刷起了微博。
      
      果然。
      
      与她有关的话题赫然位于热搜第一。
      
      点进这个话题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是抱着看时栖出丑的心态。
      毕竟就在昨天,她春夏时装周的造型也上了一次热搜。
      
      大家都想看看,这一次时栖还能贡献出怎样出人意料的土味造型。
      
      但没有人料到——
      
      “卧槽!这是时栖!???”
      “这他妈一夜换脸??”
      “是哪个憨瓜说我童年女神长残了的!出来挨打!”
      
      挑剔到极点的高清单反镜头下,记录下的并非他们预想中的可笑造型。
      
      纯黑的曳地丝绒礼服质感高级,古铜色的细链条从肩头层层垂挂在她莹润的手臂上,衬得她肌肤吹弹可破。
      而更令人挪不开眼的,则是她那几乎只手可握的腰肢。
      
      像是从复古老电影里走出的时栖立在台阶上,身上极致的纯黑与她唇上浓烈鲜艳的赤红呼应。
      一扫往日的寡淡妆容,红唇黑裙的美人明眸皓齿。
      美得骄矜又放肆。
      
      和之前骂过时栖的时尚博主不对付的其他博主,纷纷抓住这个时机挺身而出,洋洋洒洒夸出一篇小论文,对时栖的脸蛋身材进行了疯狂赞美。
      
      美貌绝杀!
      超种族级美貌!
      宛如美人鱼般的完美下半身比例!
      
      时栖:……
      
      上热搜她是料到了,但【时栖腰臀比】这个话题……?
      还有评论里啊啊啊得最大声的网友,点进去一看全都是女孩子。
      
      ……你们可以什么?
      ……怎么就又好了?
      
      有网友代替时栖,反手就是一个鸡笼警告。
      
      当然,尚且保持理智的更多网友,还是在疑惑时栖怎么一夜间风格大变。
      从一米六七的巨型粉红芭比,瞬间变成了腰细腿长的人间尤物。
      
      这哪里是换了个造型,这是换了个人吧!
      
      直到Lisa打电话来的时候,就连时栖都半是怀疑地问:
      “姐,你这是买的水军吗?现在这水军什么路子啊,这么骚?”
      
      Lisa又好气又好笑:
      “我哪有钱买水军!评论的都是活的!你管人家骚不骚,重要的是你未来翻盘有望啊!”
      
      而比起时栖这边过年一样的喜庆氛围,祁野那边就没那么快乐了。
      
      “……什么玩意儿?”
      
      祁野盯着热门微博里的一条条评论。
      一眼扫下去,要么在喊“我可以”,要么在说“我老婆”,还有人说“我好了”。
      
      ……一群女的你好什么呢!
      
      “祁野,怎么还在玩手机。”
      
      裴岚略有不悦地皱眉。
      自从裴宴回国之后就全国到处飞,别说外人,他们自家人都见不着面。
      
      好不容易趁着集团总部年会,裴岚铆足了劲要抢在其他商业伙伴之前和裴宴说上话。
      
      “待会儿裴宴就来了,你看看人家,也不比你大几岁吧?人家这年纪已经进总部挑大梁,你这年纪给你一个五亿的小项目你都担不起!”
      
      这话祁野从小到大耳朵都听出茧了。
      
      他一边开小号怼那些喊老婆的,一边随口道:
      “是是是,裴宴什么都厉害,不过他再怎么厉害,论投胎技术,那也没我强啊,我好歹也和裴家血脉相连,他有什么?”
      
      裴岚听了这话也没反驳。
      
      裴宴并不是她姑姑的亲生儿子。
      当年她姑姑多年无子,在外旅游时捡到了裴宴,生出了恻隐之心,于是便带回裴家当亲儿子一样养大。
      
      谁料过了十几年,夫妻俩竟然奇迹般的怀上了,并且还是个男孩。
      
      换成一般的家庭也就算了,可裴家这样的豪门,还真有皇位继承。
      一边是老爷子欣赏有加的养子,一边是老来才得的小儿子,夫妻俩的心自然就偏了。
      
      可加上裴家上上下下两三代人,真还找不出谁比裴宴更出色,更有能力接手裴家这个庞然大物的。
      因此除了裴老爷子之外,整个裴家,就没有一个不防着裴宴的。
      
      “那人家现在也是混得风声水起……”裴岚的语气有点酸,“我外公的公司,我们裴家的产业,现在就连我想要投资,还得求着他一个毛头小子……你又在干什么?”
      
      祁野忙着发消息联系朋友:
      “没什么,时栖最近又和我闹,这次居然还闹退婚,我必须得让她的事业受受挫,不能这么轻易就范!”
      
      裴岚原本就对时栖淡淡的,闻言随口道:
      “你就不怕她是真的要退婚?”
      
      “怎么可能?”祁野脱口而出,“去年她生日的时候,我完全忘了这件事跑去澳洲给一个超模捧场,还被媒体爆了出来,她不也哭了一场就好了?”
      说到这里,祁野更自信满满,十分笃定。
      “这次肯定也只是闹脾气等着我哄而已,不过她昨天闹得太过,连退婚都说得出口,看来是我最近对她太好,让她有点没了分寸。”
      
      裴岚:……虽然是自己亲生的,但这着实太像个渣男了。
      
      忽然宴会厅的门推开,推杯换盏的来宾顿时醒神,全都齐齐朝门口行注目礼。
      忙着和狐朋狗友聊天的祁野也抬眼望去。
      
      一众高管簇拥着浩浩荡荡而来,场内议论声低低蔓延开。
      
      年轻矜贵的男人徐徐步入,挂在他身上纯黑呢大衣没有一丝褶皱,严谨而禁欲,在名利场里浸淫出的从容淡然,使他唇上随时带着两分笑意。
      然而没有人,会因为那点笑意,而对他产生任何与亲和力有关的联想。
      
      祁野远远望着那乌眉深目的男人。
      压在高挺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后,那双温和又淡漠的眼不知何时,落在了祁野身上。
      
      像是刀刮过他脊梁骨。
      
      祁野一个哆嗦,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愣着干嘛!”裴岚见裴宴似乎在看他们,兴奋地捅了捅祁野,“你平时结交那些狐朋狗友不是挺厉害,还不去跟你小舅舅打个招呼?”
      
      裴岚倒是恨不得自己去。
      但她又自持身份,不愿意像那些外人一样一窝蜂地往上凑。
      
      “裴宴跟我那些朋友能一样吗。”祁野收回目光,淡淡道,“人家是总部实权在握的大boss,外公在他面前不也讨不着好?我一个手无实权的小角色,他哪儿看得上眼。”
      
      望着那边位于全场焦点的男人,裴岚心里焦急。
      现在影视行业不景气,听说裴宴回国接手青禾资本,祁家也想来分一杯羹,当然不想被别人抢先。
      
      “你还知道跟人家差距大!”裴岚恨铁不成钢道,“我看你们差的不是辈分,差的就是脑子!”
      祁野熟练反驳:“那也是您生出来的脑子。”
      “你——”
      
      祁野最后望了一眼人群中央的男人。
      过分年轻的男人被一帮祖父辈的高管老总包围,他眉眼淡漠,因此那点笑意也透出了显而易见的客套。
      但这些人精却都仿佛看不见似的,还能拉着他兴致昂扬地高谈阔论。
      
      要不是因为是自家亲戚,祁野跟这种人是扯不上半点关系的。
      但刚刚对上眼的一瞬间——
      
      是错觉吗?
      好像……有点针锋相对的冷意。
      
      可他不过是一个二世祖,跟裴宴这种打入总部身居高位的,完全不是一个世界,有什么好针对的?
      
      祁野想不明白,也没再深究。
      没多久,他的那帮朋友就给他回了消息。
      
      【你交代的都办妥了,不过……你真不怕有点过?】
      
      祁野没怎么思考,回道:
      【我这是给她个撒娇的机会,你看着吧,她明天就会老老实实来找我的】
      
      时栖有多喜欢他,没有人比祁野更清楚。
      他一直觉得,就算有一天他和别的女人被捉奸在床,时栖都绝对是会把小三打死然后转头原谅他的类型。
      
      所以,时栖怎么可能真的生他的气?
      
      *
      
      第二天一早,时栖接到了Lisa的电话。
      原本她这个时候,应该收拾收拾去公司,准备去谈谈找上门的一部新戏。
      
      然而电话那头的Lisa,语气却格外凝重,甚至还带着点怒意:
      “栖栖,你下部戏出了点问题,你就别来公司了,我来处理。”
      
      “……怎么了?”
      
      Lisa差点没忍住破口大骂,抬高了声音:
      “这部戏带资进组的那个男主角好像对你不满意,现在投资方非要换掉你,否则就要撤资!”
      

  • 作者有话要说:  地主家傻儿子作死√
    备胎一号蓄力中
    红包明天到位!为了下周上个好榜大家记得收藏鸭!
    -
    感谢在2019-12-25 20:49:09~2019-12-26 17:46: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YYYY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