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祁少。”林绮音轻轻拽了一下一动不动的祁野,“天艺娱乐的商总刚刚跟您打招呼了。”
      
      祁野握着手机,死死盯着那句话看了足足两分钟。
      
      分手??
      再您妈的见?
      
      这是时栖???
      
      一向任他摆弄的未婚妻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话,祁野第一反应——
      这绝对不是时栖本人发的。
      
      也怪原主平时过于舔狗,别管祁野如何渣得天怒人怨,她总能用自己清奇的舔狗思路替他开解。
      
      发条消息时隔三天才回复?
      那他一定是在忙工作!
      自己生日当天未婚夫在国外和超模出海开趴?
      那一定是碧池们的勾引!
      
      所以,真不是祁野误会,实在是原主——给他的自由过了火。
      
      祁野抿紧唇,最后还是收起手机,问身旁的林绮音:
      “商总人呢?”
      
      “祁总——”
      远处走来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笑眯眯地和祁野打招呼。
      
      两人寒暄了几句,林绮音在中间时不时的插几句话,询问天艺娱乐最近筹拍项目的事情。
      同时也用眼神暗示祁野,想让他帮忙争取一下。
      
      可祁野这样养尊处优惯了的大少爷,哪里会看她的眼色,压根就没提这回事。
      
      这位商总见祁野神色敷衍,倒也没脾气,反而是有几分讨好地说:
      “……最近我也跟几个朋友手里有一笔闲钱,想往投资圈发展发展,祁总,听说你那位小舅舅回国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能引荐引荐……”
      
      “小舅舅?”林绮音有些好奇。
      
      “他刚回国事情多着呢,想见他先排一个月的队吧。”
      
      祁野对这个话题很不耐烦,这个月已经是第十七个问他舅舅的了。
      他好歹也是华闻的董事之一,怎么搞得跟他舅舅的秘书似的?
      
      “应该的应该的。”商总并没有因祁野的态度而生气,“那位小裴总听说在国外帮老爷子干了不少大事,现在回国又被委以重任,忙点是应该的……”
      
      林绮音听不懂他们谈的并购案,二级市场,但言语之间,对这位小裴总的推崇,是显而易见的。
      她心中对祁野的这位小舅舅多了几分仰慕。
      
      祁家在她眼里已经算是难以接近的豪门。
      这个裴家,不知道又是怎样高不可攀的门第。
      
      眼看祁野这边她暂时插不上话,百无聊赖的林绮音便借口去找她的小姐妹聊天。
      
      “可以啊音姐,祁少陪你入场,这排面够大。”
      “音姐什么时候把祁少拿下?以后音姐当了华闻的女主人,可别忘了我们啊。”
      “有了祁少做靠山,你争取的剧本肯定十拿九稳了。”
      “就是,那个什么时栖,过气八百年了,也敢和我们音姐抢角色……”
      
      林绮音虽然瞧不起这帮网红姐妹,但被这么吹捧着倒也很享受。
      毕竟她现在就算热度高,也只是个网红出身,要不是和华闻签约,在场的明星没一个会搭理她的。
      
      只不过场内忽然响起的议论声打断了她们。
      
      “那是谁?”
      “挺眼熟啊,不是国内艺人吧。”
      “你瞎啊!那不是时栖吗!”
      
      现场灯光璀璨,一众工作人员簇拥着她入场。
      每个人分明都是差不多的排场,可她却气势逼人,生生成了全场的焦点。
      
      没有人不为这一幕惊艳。
      
      曳地丝绒晚礼服勾勒出她骨肉亭匀的身段,纤细白嫩的手臂自然垂在身侧,恰好达到了腕线过裆的长腿标准。
      一米六八的身高踩着高跟,足矣让很多男星退避三舍,然而她偏不加收敛,从头发丝到脚指甲都透着招摇到极致的美。
      这蜂腰翘臀没了粉红蓬蓬裙的封印,简直气场全开,美得难逢敌手。
      
      女星A:“我靠!那个腰!”
      经纪人B:“艹!那个胸!”
      男星C::“……绝了。”
      
      在这样冲击人心的明艳绝俗之中,祁野似乎有所察觉地瞥向入口处。
      随后,视线定住。
      
      “……时栖?”
      
      别说那些对时栖不熟悉的人,就算是他,一时间也不敢确认。
      这不像是他记忆中的未婚妻,更像是……
      
      他大学时追求的那个时栖。
      
      是的。
      他和时栖的婚约,并不是什么娃娃亲或家族联姻。
      
      大学时期的时栖是全校名人,在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内,她只是抽空去拍戏,就顺便拿下了国内最年轻的影后桂冠。
      
      既有才华,又有容貌,家世还不差。
      没有哪个少年会不动心。
      
      然而订婚后,祁野和时栖的感情却渐渐淡漠。
      
      林绮音看着人群中容色明艳的女孩,那种铺天盖地而来的惊艳下一秒便转为妒忌和恨意。
      
      今天万人瞩目的人,原本应该是她。
      站在人群中央接受别人羡艳和赞美的人,原本也应该是她。
      
      “……祁少。”林绮音忍着心里的憋屈,扬着笑容挽上祁野的臂弯,故作俏皮道,“您再这么看下去,我都要吃醋了。”
      
      她原本是要撒个娇,然而回过神的祁野却很不理解地瞥了她一眼。
      
      “我看我未婚妻,你吃什么醋?”
      
      林绮音:“???”
      
      她还没从这个重磅炸弹中回过神来,就见祁野已经迈步朝时栖走了过去。
      林绮音目瞪口呆,但转头看了看旁边显然等着看笑话的塑料姐妹,她咬咬牙,也跟了上去。
      
      “时栖——”
      
      被祁野叫住的当口,时栖刚好和一个导演聊完。
      对方是来给她道歉的,说原本和她洽谈的那部电影的女二角色不能给她了。
      
      据Lisa私底下和她解释的,应该是被一个叫林绮音的网红半道截胡的。
      
      所以好巧不巧,祁野叫住她时,时栖一转身就看见了那位抢她角色的网红。
      单论五官,确实长得挺甜的,比那些离了滤镜就不能活的普通网红稍好一些,但要和真正的明星比起来——
      
      顶多算是一个五官甜美的大头娃娃。
      
      “林小姐。”时栖没搭理祁野,反而率先和林绮音打招呼,“幸会啊。”
      
      林绮音有点意外。
      近距离看,时栖的容貌更加精致,几乎令人喘不过气。
      
      “时、时小姐今天的妆画得真好看啊。”她假意奉承,“这种浓妆也就时小姐能撑得起来,我就不行了……”
      说着,林绮音瞥了眼祁野的脸色。
      
      镜头前当然浓妆占优势,可祁野混迹娱乐圈,浓妆的女明星见过太多,出了名的不喜欢女人化妆太浓。
      
      林绮音把祁野的喜好当圣旨,但时栖根本不care他的想法。
      
      “你确实不行。”时栖毫不留情,“林小姐,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跟你确认一下,《倾国》的女二是你在跟我争吗?”
      
      抢角色这种事,都是双方团队的博弈,林绮音哪里见过时栖这种上门找茬的路子?
      她吓得攥紧了祁野的袖子。
      
      祁野皱了皱眉:“质问她之前,你不觉得你需要跟我解释一下拉黑的事吗?”
      
      时栖没看他,继续对林绮音道: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奉劝你一句,娱乐圈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混进来捞钱钓凯子的,你这资本,还差得远。”
      
      林绮音瞠目结舌,她还从没见识过这么嚣张的女明星。
      
      “哦,你抢我资源的事你也不用太愧疚,这笔钱就当我送你的整容基金——你这苹果肌下垂有点严重,该去补补了。”
      
      虾仁猪心!
      
      林绮音当场气急失语。
      
      原本时栖也没想这么快找她麻烦。
      但林绮音自己送上门来,她也就没客气。
      
      刚转身要走,时栖忽然被祁野拉住。
      
      “时栖!你今天怎么回事!?”
      
      被时栖无视了足足五分钟,祁野憋了一肚子火。
      然而时栖转头瞥他一眼,满脸都写着“我们女人撕逼有你什么事”的不耐烦。
      
      “祁先生,我没给您添乱,您也别给我添乱好吗?”
      
      被时栖用自己的话堵了回来,祁野愣了一会儿,脸色更加阴沉。
      
      “你什么意思?那条消息……”
      
      “写得不够明白吗?”时栖歪歪头,她五官秾秀,眼神却纯而澄澈,“分手,解除婚约,你爱和哪个网红女明星传绯闻,都没人烦你了,懂了吗?”
      
      这次祁野是真的呆住了。
      一时没注意,时栖挣脱了他的束缚,立刻转身走得头也不回。
      
      而同时,系统担忧地提醒她:
      “……祁野虽然不会小气到报复时家,但按照小说设定,他母亲裴家那边,是在国内外都很有影响力的隐形豪门,您下次可千万别像昨晚那样冲动,如果惹怒祁野的母亲,也是非常危险的。”
      
      按照原作的剧情,祁野的母亲是个典型的恶婆婆角色。
      不过与普通的霸总文相反,这个恶婆婆是对门当户对的原主各种不满,反而被“真善美”的傻白甜女主降服。
      
      时栖:“所以我这不马不停蹄地退婚吗?受气小媳妇谁爱当谁当。”
      
      被时栖怼得怀疑人生的祁野,直到慈善夜开幕许久才回过神。
      
      时栖是吃错药了?
      区区一个林绮音能把她气得失心疯?
      
      ……明白了!
      她这是在欲擒故纵!
      
      想到这里,沉思许久的祁野豁然开朗。
      
      哼。
      没想到平时逆来顺受的时栖竟然还会这种套路,还好被他看穿了。
      
      不过她这套路确实奏效,至少他现在的确对她上心了许多,甚至时栖对他出言不逊,还拉黑他,都没有令他真正动气。
      
      眼看慈善夜到了捐款环节,面对林绮音期待的目光,祁野大手一挥——
      
      以时栖的名义捐了一百万。
      
      全场:……我们好像吃到了什么大瓜!??
      时栖:……这是个人傻钱多的铁憨憨吧。
      
      祁野对待女人的思路一贯简单直白。
      
      女人生气了怎么办?
      砸钱就完事嘛!
      
      没有什么气是用钱哄不好的。
      如果有,那就是钱不够多!
      
      散场之后的祁野随便找了人安排林绮音,又让自己的助理去找时栖,告诉她他今晚愿意亲自送她回家。
      
      时栖反应冷淡:“你转告他,他没这个荣幸。”
      
      这个傻白甜少爷也是被家里宠傻了。
      是时候让他接受一下社会——也就是她的毒打了!
      
      时栖远远望了一眼,转身就跟上Lisa,准备打道回府。
      
      只不过在最后和一群人擦肩而过时,听见有人似乎在说——
      
      “抓紧机会和祁少套套近乎,说不定有机会参加他们家的聚会,见到传说中的那个裴宴呢。”
      
      时栖的脚步,猛地停住。
      
      ……裴什么玩意儿?
      不、不会吧!
      
      下一秒,系统的声音在她脑海响起。
      
      系统:“其实,我这里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您要听吗?”
      时栖有所预料,立刻拒绝:“不,你不想说。”
      
      系统当没听见,自顾自往下说:
      “我是看您对这个死亡开局也十分得心应手,这才选择告诉您的……您还记得,您上一次临走前做的事吗?”
      
      不记得!
      我只是一只猫猫我什么都不记得!
      
      时栖开始逃避现实。
      
      系统:“是的,就是那位被您始乱终弃的反派裴宴,如今已经成为了顶级豪门的继承人,并且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
      
      祁野的舅舅。
      
      

  • 作者有话要说:  时栖:……没救了,苟不了了,等死吧。
    -
    感谢在2019-12-24 20:40:59~2019-12-25 20:49: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慕义、梨花疏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彩色狗 2个;心狠手辣李汉美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