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kiva]Prayer》坑中坑人丁佬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8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少女x不良 ...

  •   “所以你就这样进来了?”
      野村静香余光分给那个怎么看都是不良的少女,看校服应该是森罗高校的人,以后她升学也是那所学校为目标。
      现在她要重新考虑一下了。
      再看看瑟瑟发抖的红渡,她知道自己又要头疼了。
      
      她放学来到红渡家中就看见了他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就像是被什么吓到一样。询问也只得到颤巍巍地用手指指向二楼的答案,当她的心情也变得紧张,不安地走上楼后,发现在工作室,闯入者正在若无其事地看书。
      那是一本很厚的书籍,起码三百页起步,不知道是什么方面是书籍,反正她是看得很入神。
      是的,闯入者是位女性,而且是带着有些令人畏惧的气场的女性。从外表看可以去当杂志模特,金棕色的卷发披散在肩膀上,丝毫不顾忌地把脚后跟搭在了桌面,身体则是半靠在椅子上。
      然后对方抬头,看见自己,露出了一个让人感到背后一凉的笑容。
      吓得静香做出了防御的姿态,然而对方只是放下书,双脚落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终于来人了。”
      她这么说到。
      杏在这里等了有段时间了,看见她的瞬间,那个男性,应该算少年就像是被吓到的仓鼠一样,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她倒是无所谓这种反应,不如说已经习惯了这种反应。
      在学校里看多了。
      她也无所谓,忍受住这个味道就拿出包里的书翻阅了起来。如果没猜错这里应该还会有其他人,收拾得干干净净,那股臭味也没人来投诉,不能指望那个看到人都会吓得躲起来的家伙。
      然后她就等到了,一个小丫头。
      有点意思。
      “我叫杏,你是那小子什么人?”
      “什么人…我是小渡的妈妈!”
      听到这个回答的杏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她打量的视线没有让静香退缩,就像母鸡护崽一样挡在红渡的面前。
      “…你几岁?”
      “十四!有什么问题吗!”
      不,问题倒是没有。
      只是太好笑了。
      看着一个小丫头护着个比自己还大好几岁的男性,这个荒谬的场景让杏的心情好了不少,她虽然不太喜欢那个奇奇怪怪的家伙,对这个小丫头还算有点好感。
      静香没有想那么多,她关注的问题更加现实一点。
      “先别讲这个!为什么你就这样进来了啊!”
      “门没锁啊。”
      “铁门是锁着的!”
      “那种铁门和没有差不多。”
      这幅轻松的样子让静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杏带着笑走到她的面前,开口说到。
      “我问你,有吃的吗?”
      “我叫静香。”
      “行吧,那红渡妈妈,有吃的吗?”
      静香一时语塞,这个人完全没有一点自觉,甚至还得寸进尺了。
      怕不是看准了不管是自己还是小渡都拿她没办法这一点。
      杏也不管人家有没有回应,有和没有都正常,她也只是顺口一提。
      坐回二楼的椅子上,她的身边全都是小提琴的躯壳,靠她的眼光,能看出来这里最完美的一架小提琴就是被放在玻璃展示柜里的那一台,不知道实际演奏的音色如何。
      “话说这里还真是臭啊,至少开窗通风一下吧。”
      这么说的同时杏伸手打开了窗户,空气多少流通了些,那股味道却依旧强烈。她伸手打算关掉正在熬煮的鱼骨,这样这个味道多少能消散干净,然而她还没来得及碰到炉子,手就先被人打开了。
      “小渡!”
      被称作小渡的人就是这座房子的主人,那就是那个制造出恶臭的怪人。这下他从躲在人家后边变成了阻止她接触那堆恶臭来源的角色,摘下了口罩与眼镜,也没有刻意用手挡住五官,杏终于能看清楚他的脸了。
      很适合艺术家的一张脸,看起来差不多十六七岁,如果开朗阳光点能打入学校的现充集团,然而对话都需要他人传达这一点来看,是不可能了。
      刚才那一瞬间,他的眼神都变得不同了。
      有点意思。
      “不行。”
      “什么不行?”
      杏微微侧过头看着红渡,等待着他的回答。
      “是什么不说明白的话我不可能知道的吧。”
      静香想要冲上去拦住那个人,然而却被她的一个眼神定格在原地,杏慢悠悠地开口拨动小提琴制作者的神经。
      “如果不说的话我就关掉了。”
      她再次伸出了手,然后又被红渡摁下,再抬起来,再摁下,静香看着两个人不胜其烦地重复着这个动作,不知道应该先拦下那边好。
      面前这个场面就像是在逗小孩一样,作为合格的监护人,她觉得她应该阻止,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最后停下来是因为红渡,他直接拉起杏,把她牵到离锅炉最远的沙发上,摁住她的肩膀让她坐下,然后终于,杏得到了回答。
      “小提琴要用到的。”
      静香紧张了起来,她见过不良们对待他人的态度,虽然她可以叫人帮忙,但是面对通常以集团为单位的不良果然还是太困难了。
      她还不能现在走掉,天知道红渡和这个人能做出什么来。
      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看着对立的两个人,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行吧。”
      拍开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杏向后靠在了沙发上。她看起来完全没有要生气的样子。
      “小提琴还可以,如果这里的空气味道不是那么糟糕就好了。”
      她的视线刚要往锅炉那边漂移,红渡就立刻挡住了她的目光。这样的行为让杏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说起来,这里是制作小提琴的还是只修不做?”
      “做的。”
      回答她的依旧是红渡。
      “会拉小提琴吗?”
      杏继续问了下去,她就像是单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带着笑询问红渡。
      “来一首吧,帕格尼尼,巴赫,贝多芬,谁都可以。”
      她拿起被放在沙发上,看上去刚完成不久的一架小提琴,递给红渡,没有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他。
      认识到那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这件事,红渡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她开口说道。
      “来一曲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