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kiva]Prayer》坑中坑人丁佬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08 22:08: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怪人x不良 ...

  •   她很烦躁。
      早上她是被学校的电话吵醒的,随之而来是楼上不知道哪个人在敲敲打打的声音,门口在拍着门框的是讨债人,前天他们也来过一次。
      随后是女人道歉和哭喊的声音,男人们带着烟味的嘶哑嗓音,催促着沦为金钱亡者的赌徒走向破碎的结局。
      “碰——!”
      女人停止了哭泣,男人们停止了叫嚷,赌徒停止哀求,他们看着声音的来源。
      少女刚刚换好改良后的校服,脚上穿着细跟的靴子,腰间挂着几条银色的链条,左手上拎着个贴满贴纸的包,一幅要出门的打扮。
      而她的右手拿着破碎的啤酒瓶,刚才那一声就是啤酒瓶破碎发出的声音,碎片散落在地面,她却毫不在意地踩踏上去。碎片在阳光中将世界拆分成千万块的镜面,倒影出人们皱起的眉头,不满的神情。
      随手把碎掉的玻璃瓶扔进垃圾桶,她有些烦躁地揉乱自己的长发,迈开步伐向着大门前进。
      “别挡路。”
      推开离自己最近的催债者,少女把手放到了大门门把上,离她最近的是个大概三十出头的男人,对方伸手摁住少女的肩膀,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拦下她。
      如果没错的话,她应该是这家的女儿。
      “来要钱就要钱,别挡路,我不想说第三次。”
      她打掉放在自己肩膀上那只手,语气中的不耐烦加重,每次早上上演这种闹剧她都要头疼很久,久而久之她也学会了正确的应对方法。
      该走的时候就直接走,不用理会其他人如何。
      说实话因为被吵醒,她还有些头晕,得吃点什么恢复一下,这里不行,都是人,车站的甜品店不知道开门没有,他们家的泡芙味道不错。
      “等等,你不能就这样走了,你等等!”
      头发蓬乱的男人踉跄几步抱住了少女留在门内的小腿,也打断了她的思路。有些狼狈地祈求着这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四岁的女儿,他的姿态就像是老鼠,蜷缩在世人厌恶的角落,用令人厌恶的姿态啃噬着阴沟中的垃圾。
      不过是眨眼间,本应该被她亲切地称为父亲的男人被踢开,背部沉重地撞击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少女注视男人如同注视死物的视线让人脊背发凉,她缓慢地走到男人面前,对着他小腿肌肉的部分用鞋跟一脚踩下。
      在男人惨叫的背景音下,她松开脚走到大门前。
      “我说了,我不想说第三次。”
      说完摔门而去。
      清晨的空气带走房间里腐烂的烟与尘,太阳还未升起多少,尚且柔和的光芒亲吻她的发间,带走最后一丝睡意。
      真是糟糕透顶的早晨。
      连街道上的空气都恶臭难忍。
      恶臭…
      她停下脚步,嗅觉神经反馈给她的信息让她有点怀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出了问题。这条路她从小走到大,小学那群家伙不敢对她说话,国中那群家伙对她唯唯诺诺,现在连高中也早早整治完毕,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任何关于这种恶臭的记忆。
      她的脑内第一时间出来的是杀人弃尸,电视剧里常有的剧情。
      要去看看吗?
      她想到。
      看看吧,希望能让我心情好点。
      好奇心让她忍受住了恶臭,并带着她寻找着那股味道的来源地。就在刚刚路过的绿化带后边,带着帽子与口罩,抱着个罐子的人影鬼鬼祟祟地离开了。
      空气中还残留着恶臭,那股味道的来源应该就是他怀里那个罐子。
      没有任何犹豫,她跟上了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她尾随着那个人,看着他踏着朝霞穿过大道,走入高级住宅区,踩过枯叶与藤蔓密布的小径,在一扇铁门面前停下了脚步。
      在对方回头的瞬间她就躲了起来,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见对方戴着毛线帽和眼镜,那种实验室用的防护镜,配合口罩把整张脸遮地严严实实,怎么看怎么像可疑人物。
      对方打量了周围,似乎是在确认有没有其他人跟上来,随后推开铁门,走进了住宅。
      在大门关上之后她才从藏身的树木后边出来,她走到铁门前,抬起头打量着这栋房子。
      这里像是哪个有钱人的别馆一样,她在脑子里思考买下这一栋房子需要多少钱,三千万可能还不止,也不知道是什么职业的人,能买下这么大一栋房子。
      门牌上写着红字,看来刚才那个奇怪的家伙姓红,不是多么常见的姓氏。
      她伸手扯了两下铁门,锁链叮当作响,看来是没有钥匙打不开了。
      她嘴角扯起了笑容。
      这种程度的铁门还比不过校门口的栅栏。
      轻松地翻越过铁门,那股腐烂的恶臭更加浓郁了,像是食物腐败后的味道,这样的味道哪怕是她也不是很能接受。
      这栋房子的大门并没有上锁,这让她轻易地进入了房屋内部,和她想象的一样,房子的内部和庭院中是同样的荒芜,庭院是杂草生长,房子内部则是家具堆积,有人的生活气息,却也充斥着封闭和孤独。
      她放轻脚步打量着这个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心里对刚才那个人的身份与房子主人的身份更加好奇。走上楼梯到达二楼,看着周围的摆设,她确认了房子主人的职业问题。
      
      红渡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这次的材料收拾好,这次是鱼骨,不知道能不能做出合适的涂料。
      他放下材料后带着kivatⅢ世进了浴室,摘下口罩和毛线帽,放下防护眼镜,在浴池里泡上半个小时后才起身,换上另一套家居服。
      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让kivatⅢ世在口袋里安静地呆着,他拿起一根短棍,走上楼梯,在用作工作室的二楼,不速之客正在那里等待着他的到来。
      “哟。”
      惊讶让红渡不由地松开了双手,短棍掉落在地,顺着楼梯一级级滑落,看见这幅景色的不速之客露出了笑容。
      “你是红什么?”
      红渡一辈子都忘不掉这个场景。
      少女坐在工作台上,很巧妙地避开了工具和木料,那里是工作台上唯一一块空地。她穿着明显改造过的校服,过短的上衣和过长的下裙搭配,缝隙间能看见些许腰部白净的皮肤,发根还留有染过色的痕迹。
      在学校里这样的学生应该叫做不良。
      这是红渡以为自己不会有任何深入接触的一类人,他们放肆潇洒,也无知无畏。不能理解小提琴的婉转,只是沉浸在他们自己的笙歌中,不知日夜流转,岁月终将残酷地挥动屠刀。
      突然闯入的少女就在他的面前,笑容像是在嘲笑世间万物。
      她坐在那里,面前是冰冷的黑暗,背后是炽热的日光。
      “我是杏,实里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