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插柳成荫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29 20:08: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祁延他们一行人上车的时候,言桉依旧尽心竭力装一个中暑的病人。
      
      她靠在窗边闭着眼睛,头一直揉着太阳穴。
      
      只是在听到动静的时候,闭紧的眼轻轻睁开了一点点,偷偷看着目前的情况。
      
      小巴士位置不算多,除了他们六个嘉宾外,摄影师和工作人员也要上来,所以给她们的位置只有四排,八个座位。
      
      言桉已经占据了其中一个。
      
      祁延在娱乐圈的地位很高,其他三个人跟在他后头,等着他先入座。
      
      摄影师又在他们身后,所以现在的情况有点像,车上一堆人都在看着装病的言桉。
      
      言桉倍感压力,赶紧闭上眼睛,不敢偷看,还悄悄侧过头。
      
      一人的视线也许感觉不出来,但一堆人都看着你,你绝对能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热量,几乎可以与今日烈日一较高下。
      
      这一点,连口袋里的言檬檬和言酷酷小朋友都感觉到了。
      
      因为坐着的关系,没人发现,言桉的两个小口袋,在轻微颤抖着。
      
      言檬檬:发生什么了我好害怕啊。
      言酷酷:啊,怎么了,为什么大家要看我?
      
      但碍于言桉来之前的千叮咛万嘱咐,和柠檬片泡水,辣炒苦瓜的阴影,他们依旧没闹出什么大动静。
      
      祁延随意扫了言桉一眼,眼神很深。他摘下帽子,微微理了理乱发,也没继续戴着,拿着行李径直坐在了她旁边。
      
      言桉:!!!
      
      她又把头朝窗外侧了侧,感受身侧坐着的人,几乎想直接从窗户跳出去。
      
      但三十万已经在她口袋里了,怎么能还回去呢?不能!
      
      所以她只能如同枯木一般死死坐着。
      
      她甚至害怕下一秒,祁延会和她打招呼,说‘好久不见了,我滴前妻你还过得好吗?’
      
      如果这样,她真的会死的!
      
      祁延的粉丝大军,如同蝗虫过境。一旦被发现自己是他前妻,而且一生就给他生了六颗种子。
      
      她这株铜钱草恐怕会被吃的干干净净啊!
      
      而本打算等祁延坐好后,就和他坐一排的温漾脸色暗了暗,但她立马恢复正常,坐到了离祁延最近的一边空位。
      
      不耐烦的纪澜见此推了推墨镜,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位置,翘着二郎腿。
      
      江天坐到了剩下的一排空位子。
      
      目前的情况是,四排位置各自有人,其中只有祁延和言桉是坐一起的。
      
      而梁白羽,不知所踪。
      
      汗流满面的导演挂掉电话,走上了车,对大家道:“白羽说快到了,我们大家等等?”
      
      言桉很想和导演说‘怎么可能,我刚刚快到的时候问他,他也说马上就到了,导演你怕是不知道,梁白羽说的马上就到,意味着他还没出发呢!所以导演,我们走吧!’
      
      “我们走吧。”
      
      在大家都没说话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淡淡的,仿佛水,莫名让人感觉到一股凉意。
      
      在心里脑补的言桉揉着太阳穴的手下意识捂住嘴巴,然后才意识到这声音,是她前夫的声音。
      
      哦,不是她说的。
      
      只是她捂嘴巴的动静有点大,祁延和导演,以及其他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捂着嘴巴的言桉只能硬着头皮圆谎:“……我我我我有点想吐,可能是中暑……”
      
      导演和工作人员孤疑的看着她,明明刚刚还好好的。
      
      但到底怕她出事,导演就想让人去找随组的医务人员。
      
      祁延扫了眼,淡淡道:“车上不是有医药箱吗?拿支藿香正气水就好。”
      
      此言一落,机灵的工作人员立马从医药箱把未拆封的一排藿香正气水都拿了过来。
      
      祁延接过,慢斯条理拆开外头的塑封,从里头拿出一支,然后递到了言桉面前:“喝吧。”
      
      镜头定格在一只好看得如同艺术品的手上,手头一支藿香正气水。
      
      【呜呜呜呜我男神太暖了吧,对素人小姐姐太好了。】
      
      【不过藿香正气水是真的难喝。】
      
      【这手!!!啊啊啊把藿香正气水给我吧!我喝!是毒我都喝!】
      
      然而,言桉看着那可怕的药物,却一脸惊恐。
      
      她忙不迭摆手,结巴道:“……不不不不不用了!”
      
      这一幕,不由自主的让她想起了三年前,还没和祁延结婚的时候。
      
      那时候,她刚穿到这个世界没多久,没钱也没灵力,跟他跟了一路,被太阳晒得奄奄一息,几乎要被晒成了铜钱草粉。
      
      意识朦朦胧胧的时候,祁延把她拉进了自家,然后在药箱找了找,翻出了这玩意,直接给自己灌了下去。
      
      活了两百年,言桉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可怕的东西!
      
      她都觉得当时的自己不是被治醒的,而是被这药水给难喝醒的。
      
      之后的一个月,言桉都觉得自己身上弥漫着一股藿香正气水的味道,经久不散,历久弥新。
      
      从那以后,她发誓,这辈子!她!再!也!不!要!喝!了!
      
      祁延轻轻挑了挑眉,对她的回答早有预料。
      
      他微微靠近她,说话的时候技巧性的绕过了耳麦,声音只有言桉能听到:“怎么,要我灌?”
      
      言桉身子抖了一下,想起当年他给自己灌药的狠劲,颤颤巍巍的接过了藿香正气水,小声哼哼:“我自己喝。”
      
      祁延淡淡嗯了一声。
      
      言桉抿了抿唇,视线飘开,看了眼窗外,然后手一点点抬高,抬高,再抬高。
      
      砰的一声轻响,藿香正气水从车窗掉了出去。
      
      【靠,这操作,牛.逼,佩服!】
      
      【小姐姐实在是‘太不小心了’呢!】
      
      【素人小姐姐看着藿香正气水的眼神,仿佛看着洪水猛.兽。】
      
      【哈哈哈小姐姐真的太逗了。】
      
      噢耶!
      
      言桉在心里欢呼。
      
      但面上却知道学着言酷酷小朋友的表情,皱成了一个苦瓜脸,带着点歉意道:“没拿稳,掉了。”
      
      祁延眼皮微掀,轻描淡写的再拿出了一瓶:“没事,还有。”
      
      言桉:“……”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延帝:魔鬼本鬼】
      
      【这言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家好心递给她的藿香正气水,她却扔了?不喝不会直说吗?什么白莲花,太恶心人了!WCNM!赶紧死吧!】
      
      【……弹幕里混进来什么辣鸡玩意,已举报。】
      
      【搞笑综艺要么哈哈哈哈哈要么啊啊啊啊的弹幕礼仪不懂?就你厉害,就你牛逼,就你德智体美全天下第一哦。】
      
      弹幕吵成一团,言桉自然是不知道的。
      
      她看着第二支递过来的藿香正气水,头往窗边一倒,将腿上的防晒衣往自己头上一盖,生无可恋道:“……真的不用了,我没事,我睡一觉就好。”
      
      离两人最近的温漾旁观了这一切,她拳头微蜷,目光贪恋般的落在祁延的侧脸上,鼓着勇气小小心翼翼的搭话:“祁老师,能给我一支吗?”
      
      祁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努力顶住视线里仿若千金重的压力:“今天气温有点高,我想喝一瓶预防一下,如果中暑了,就不好了。我怕到时候又要麻烦大家。”
      
      一番话,十分得体。再加上她公众形象一向不错,很有观众缘。弹幕里一片粉丝表白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旁边盖着防晒衣的言桉一顿,悄悄转着眼珠子,隔着一层衣服纱看向温漾,目光带着赞叹,想法和弹幕里的粉丝不谋而合。
      
      这是什么绝色小可爱,没中暑都愿意喝藿香正气水!
      
      人类果然是世界上最伟大最的物种,她铜钱草佩服!
      
      摄像头之下,祁延也没有说什么,今日他心情还可以,见到故人,故人依旧很圆。
      
      他直接把手里的一整盒都扔给了温漾。
      
      温漾慌乱接过,红着脸道谢。
      
      *
      
      梁白羽依旧没到,导演请梁白羽的时候,就对这种情况心中有数。
      
      所以也没纠结太久,节目组就放弃了梁白羽,准备出发。
      
      可惜车刚开不到一分钟,一辆车姗姗来迟,梁白羽的经纪人从车上跑了下来,追着他们喊:“导演,我们来了!梁白羽到了,你们等一等啊!”
      
      梁白羽的经纪人是个中年男人,微胖,不高。
      
      估计是和梁白羽在一起久了,嗓门变大了不少,一喊,车里的人都听到了。
      
      司机连忙停下了车。
      
      不一会儿,经纪人跟着梁白羽过来,在车门旁边叮嘱:“梁白羽,这可是十二小时直播节目,你注意点时间观念!”
      
      梁白羽挥挥手:“放心,我心里有分寸,相信我。”
      
      经纪人叹了口气,一个大男人,想哭又哭不出来,只能擦了把汗,烦躁的把自己的艺人推上了车。
      
      总之,不管这话可信度有多少,接下来几天,都不用他管了!
      
      言桉拉开一角防晒衣,看着车窗外经纪人离开的背影,都觉得他此刻像是从火坑里跳出来一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