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我和影帝离婚了》插柳成荫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29 20:07: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节目第一期的录制地在楠木乡,一处山清水秀的小村庄,从城中心开车过去大概五小时。
      
      到镇上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他们也要在镇上集合,然后一起坐小巴士去楠木乡。
      
      八月份的太阳依旧十分猛烈,晒得人晕晕乎乎,周围的导演摄影师们一个个满头大汗,和旁边趴在树荫下,伸长舌头喘着气的狗差不多。
      
      言桉从舒适的空调车里下来的时候,也被这太阳晒得震了一下。
      
      她们铜钱草一族虽然喜欢阳光,但喜欢的也不是这个火气越来越旺的太阳啊。
      
      八月份的糟太阳,真是坏的很。
      
      不止晒得她难受,连她口袋里缩小版的柠檬和苦瓜都开始变得躁动不安,在口袋里时不时动一下。
      
      言桉摸了摸自己的头,眯着眼睛看了眼空中烈日,果断奢侈的用灵力产生冷气。
      
      片酬一百万,预付三十万,剩下七十万录制完到账。
      
      那三十万预付款她早就收到了,已经成为了她的灵力储备,汇率一比一,意味着她现在有三十万灵力。冷气耗的钱,一个小时也就一百块!
      
      花,必须花!再不花,她要被太阳给晒脱水的!到那时,她就是一株枯萎了的铜钱草,风一吹,她就成了天地间的一缕亡尘。
      
      很惨的。
      
      反正一千万遥遥无期,大不了让四颗种子晚点发芽嘛。
      
      念头一动,凉意从里到外扩散开来,温度适宜,不冷不热,言桉舒服的浑身毛孔都舒展开来了。
      
      贴在她口袋里的言檬檬和言酷酷也感受到了这股凉意,原本被温度弄得烦躁的他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止如此,言桉身边的跟拍导演都觉得舒服了不少。
      
      心想,乡下温度果然比城里低一些,是夏日避暑好地方。
      
      乡下本地人:你怕不是在逗我?
      
      解决完糟太阳的问题,言桉喜滋滋的背着大包,拖着行李箱,带着口袋里无人发现的两个儿子,朝前方集合点走去。
      
      集合点已经有人到了,是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带着个白色鸭舌帽,安安静静的站着。
      
      言桉眼睛一亮,小跑了过去,脸上笑意亲和,露出小小的酒窝,声音清亮:“你是江天吗!”
      
      江天闻言抬起头,露出一张青涩的脸庞,似乎有些不太适应和女生走得太近,脸微微发红:“我是。”
      
      江天今年18岁,是网上很红的电竞主播,游戏操作很牛逼,和职业选手不相上下。据说俱乐部的经纪人找了江天无数次,他也没答应加入俱乐部,原因不详。
      
      这是他第一次在大众面前露面。
      
      他长得又高又帅,站在烈日下,像是青春偶像剧里,收获无数少女心的少年。
      
      直播间里,网友沸腾了。
      
      【卧槽卧槽卧槽天哥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
      
      【操,操作那么牛逼,让无数人为之胆寒的我滴天哥,为什么长得这么幼齿啊!】
      
      【天哥我爱了,天哥看看我,你缺女朋友吗?会吃会暖床的那种!】
      
      【话说这个是素人小姐姐吧?好可爱哦。】
      
      可爱的言桉愉快的向江天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言桉!”
      
      “你好,言桉——”似乎觉得直呼名字有些不礼貌,江天犹豫着加了个称呼,“姐。”
      
      言桉眨眨眼睛,语气真诚:“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我只比你大两岁,可以忽略不计的。”
      
      她其实200岁了,但穿越过来后,自己给自己年龄除了10,变成20.
      
      距离穿过来过去了三年,她203岁,再除以10,那也就20.3,四舍五入一下,依旧是20嘛!
      
      没毛病!
      
      江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帽子:“好。”
      
      话音刚落,那边几乎是同时到了两辆车。
      
      两人齐齐望过去,是节目组其他两个女嘉宾到了。
      
      一个是近几年很有名气的电影武打女星纪澜,她戴着墨镜,单手插着裤袋,走路带风,酷的不行,看到他们,点了点下巴,就算打过招呼了。
      
      一个是刚拍了部青春偶像剧,最近很火,被网友封为国民初恋的女星温漾,她黑发白裙,笑容羞涩,很礼貌的问了好,但话也不多,矜持的站在一旁,时不时朝来的路看一眼,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像是在等人。
      
      这片空地周围没有树,太阳暴晒,言桉有灵力,所以不热。
      
      但她看到离自己最近的江天小弟弟热得额头冒出细密的一排汗,而离自己比较远的两个女明星,倒是和她一样,没啥感觉。
      
      撑着伞的温漾依旧维持着姣好的妆容,不像站在烈日之下,反而像在春日中,在翘首以盼等待着自己的情郎。
      
      根本没撑伞的纪澜也差不多,但她有些烦躁,言桉敏感的觉得,她烦躁不是因为热,而是因为其他什么。
      
      她好几次看着后头停着的小巴士,似乎是想上去先坐着,但不知什么原因,她最终没去,和大家一起等着。
      
      所以大家有车不先上去吹空调,都是在等那个黑头像神秘大咖啊!
      
      言桉默默收回想往车上走的脚,也乖乖跟着排排站。
      
      她本来还想上去吹空凋呢,这样就能省点灵力,但现在……算了算了。
      
      铜钱草也是有从众心理的,只是可惜了她的灵力她的钱……车上坐着等不行吗?
      
      【xswl,仿佛看到了晚上六点,准备关电脑下班,结果一抬头看到大家都在工作,只能继续装模作样坐着的我。笑着笑着我就哭了!】
      
      【啊,什么时候能不陪加班啊!】
      
      【此刻素人小姐姐想的一定是:啊,什么时候能不陪站啊!】
      
      【这素人小姐姐自带表情包,她那张脸浑然天成的碎碎念,我要笑死了,听名字《人间烟火味》我以为是个美食综艺,结果是个搞笑综艺吧。】
      
      【按咖位,接下来是梁鸽子了吧?他们在等梁鸽子?】
      
      【前面的朋友你未免太天真,等梁鸽子到,这节目怕是要结束了。】
      
      【梁鸽子前不久把自己的MV录制都给鸽了,我估计这综艺,鸽子粉怕是看不到她们正主了。】
      
      【他们在等那个官博没公布的大咖。】
      
      【那么问题来了,大咖是谁?】
      
      言桉也在想这个问题。
      
      这一个月,她都躲在小结界里网上冲浪,全面的了解了每一个节目组嘉宾。
      
      除了那个不知道身份的黑头像神秘大佬。
      
      那天她发过去让对方多多照顾的信息,如同石沉大海,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言桉心里有些惶恐,难道是她发的信息太过僭越了,以至于让对方不喜了吗?
      
      这样在接下来节目录制过程中,大佬会不会为难她?
      
      在如今的娱乐圈,她是个没人知道名字的素人,而神秘大佬咖位比梁羽还高,可见其地位。
      
      她招惹不起。
      
      可无论如何,言桉都想不到,来人居然是——
      
      祁延。
      
      是祁延啊!!!!不是说他不会来这种小破节目吗!网上都这么说,大家都这么说的!
      
      言桉心跳不止,杵在原地看着前方的人影一步步走近。他步伐不紧不慢,硬是在三十几度高温的天气里,走出了春日踏青步伐。
      
      时隔三年未见,他整个人的气质变了很多。
      
      三年前,她其实就有点怕他。对她来说,他只是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可是她总能在他身上感觉到危险气息。
      
      而三年过去了,他的这种气息反而淡了不少,似乎全收了起来。可却是让言桉更觉胆战心惊,像是在以前的世界里,遇到那些修为碾压她的大人物。
      
      她看不清对方深浅。这些人在她面前,就像大自然中的花草树木水,平白无奇,但最是危险。
      
      这么一想,周遭就隐隐有股威压的感觉,无孔不入,像夹杂在周围的空气中,让她十分不舒服。
      
      人越走越近,言桉揣着口袋里的两个小娃娃,莫名心虚,动作比脑子要快。
      
      她蹭的一下,溜到了车上。
      
      直播间里,正震惊于祁延出现的网友们。
      
      【呃,素人小姐姐怎么肥四?临阵脱逃了???】
      
      【???】
      
      【素人小姐姐看到人了,为什么反而上车躲起来了?】
      
      【所以延帝这么可怕的吗?看来那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啊。】
      
      【什么传言?】
      
      【剧组拍戏,从上到下,全都看延帝脸色,所有人都听延帝的。否则你以为他这名字怎么来的?这事是前几年有人爆料的,但后来被压下去了,现在估计没啥人知道。】
      
      【靠,哪个脑残在这造谣呢?这你们也信?我延帝口碑有多好,你们不清楚?合作过的导演编剧,有谁不夸他的?】
      
      【就是,兴冲冲进来看男神直播,结果就看到有辣鸡在造谣!算了懒得吵,延延我来啦,你终于参加节目了,我终于能看到你了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祁延!!!尖叫声!!!!啊啊啊啊!!!】
      
      弹幕瞬间被祁延的粉丝大军刷屏。
      
      而此刻,回过神的言桉,站在车里,十分的懊悔,在心里揪了自己无数片铜钱草叶。
      
      她为什么要躲啊!她和祁延三年前好聚好散,他还很大方的给了三千万。
      
      冲着这三千万,言桉觉得他们离婚还能当朋友,寂寞还能再续一晚前缘。
      
      前提:如果不是有六颗种子的话。
      
      但现在他不知道六颗种子的事情,她这不是自乱阵脚么!
      
      可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言桉身为一颗有骨气的铜钱草,是做不出此刻再灰溜溜下车打招呼的事情的。她眼珠子转了转,瞟了眼镜头,果断身子一歪,然后摇摇晃晃的坐到了最后排靠窗的位置,用指尖揉着自己太阳穴,一副被晒中暑的模样:“有点头晕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