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第9章
      夏天的夜晚,窗外繁星满天,寂静深幽。
      
      房间里开着一盏台灯,淡黄色的光晕打在这一方小天地。
      桌面洁白的A4纸上,是一段纤长的黑色睫毛。
      
      穿着舒适睡裙的少女坐在桌前,右手托腮,嘴角微微上扬。
      白津寒居然相信了她的屁话,还把自己的睫毛给两人她一根!
      
      虽然他说这根睫毛是因为眼睛进沙被揉下来的。
      但谈青柠还是很感动了。
      
      既然有了睫毛,那不比白不比。
      谈青柠将镜子摆好,闭上一只眼,用镊子夹起睫毛,小心翼翼地举到眼前。
      
      …………
      
      一分钟后,谈青柠叹口气,放下了镊子。
      
      身为一个严谨的理科女生,她发觉这事不妥。
      如果把他们两人的睫毛各看作一个集合,要怎么比较集合大小呢?
      
      睫毛总是有长有短的,她必须证明其中一人的最短睫毛比另一个人的最长睫毛还要长。或者一个人的大部分睫毛比另一个人的大部分睫毛要长。
      然而她现在手头的元素太少,实在没办法比较。
      
      就像现在,白津寒的这根睫毛比自己的最短睫毛长,比最长睫毛短。可她并不知道这是白津寒睫毛中的长睫毛还是短睫毛。这怎么比?
      都怪数学老师老是在课上提醒要严谨要严谨的。连带着她比个睫毛也不自觉开启了证明题模式。
      
      “啊啊啊!”谈青柠埋下脸低叫了几声,郁闷不已。
      
      学习使人进步,数学让人发疯。
      
      “青柠。”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了妈妈的声音。
      “来了。”谈青柠趿着拖鞋去开门。
      
      “今天和津寒出去玩怎么样?”妈妈走到书桌前,坐上青柠的椅子。
      青柠走到床边坐下,嘟了嘟唇:“有点累。他好重。”
      
      颜荟笑:“那么你笨的哇,你不会去借个电动车吗?”
      
      青柠:……
      她没想那么多。
      
      “对了。津寒有和你说过上学的事吗?”颜荟转而提起了正事。
      青柠摇摇头:“没有呀,怎么了?”
      
      颜荟思忖着说:“没什么。我想你快开学了,到时候津寒一个人在这里无聊的。如果他也愿意去学校嘛就最好了。”
      
      “他才不会无——”
      青柠猛然想起下午白津寒说的话,话到嘴边又停下。
      不对,他也会无聊的吧……今天下午,他都无聊到睡觉了。
      
      她“唔”了一声,“下次我问问。”
      
      “最好是能多和同龄人接触接触……”妈妈和青柠聊了几句,“可以劝劝他,但不要让他反感这件事,免得适得其反。”
      妈妈站起身来,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回学校前记得去看下奶奶。”
      
      “我知道的。”青柠点点头。
      
      目送妈妈出了房间,青柠想了想,给白津寒发了微信。
      【明天出去玩吗?】
      
      隔了一会儿,白津寒回复了。
      冷冷淡淡的两个字:【去哪?】
      
      谈青柠立刻发了一大串语音。
      【你想去市里的景点看看吗?或者去我们高中,我们学校可漂亮了。不然去老宅玩也可以,我去借条小船,走一走水路。你喜欢哪一个?】
      
      白津寒:【随便】
      
      看到这个令无数男生头疼女生生气的词,青柠的嘴角一僵。
      但是没关系,他们不是恋爱关系,所以她是不会生气的。
      
      【那我明天早上去叫你!】
      谈青柠快快乐乐地回复完,开始计划明天的安排。
      
      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她想带着白津寒去清中看看。
      “C市第一美”的名头不是盖的,清中的校园环境着实很好。
      
      学校又大又漂亮,不仅有一片漂亮的人工湖,绿植环绕,树木葱茏。一年四季,学校的花香和果子就没有断过。
      每一年新生入学,正是桂花开放的时节,整个校园都弥漫着浓郁芬芳的桂花香味。这香味会一直维持到10月份,再逐渐消退。
      
      临睡前,谈青柠从抽屉里翻出校牌,准备明天和清中的保安大爷说声,带着白津寒进去参观一下。
      
      *
      第二天,谈青柠洗漱好下楼。
      父母已经上班了,蒋阿姨正在厨房忙碌。
      餐桌上摆放着刚热好的早餐。
      
      青柠咬了口包子,朝厨房看过去:“阿姨,白津寒吃好早饭了吗?”
      “嗯。少爷在房间呢。”蒋阿姨笑了笑。
      
      “唔,好。”
      青柠蘸了蘸醋,一口将包子吞下。
      鲜嫩多汁,微酸微甜。
      
      这么好吃的肉包子,楼上的大少爷却无福消受。
      真是可惜。
      
      吃好早饭,她上楼敲了敲白津寒的门。
      “进来。”里面传来平淡的两个字。
      
      谈青柠应声打开门,白津寒坐在书桌前,正敲打着笔记本键盘。
      
      青柠粗粗地看了一眼,是一封全英文的邮件。
      
      白津寒侧头看了门口一眼,合上笔记本站起身来。
      “我不出去了。你自己去玩吧。”
      
      面冠如玉的一张脸绷着,眼神有些疲惫。
      虽然他平时脸上就看不出情绪,但青柠还是感觉到了他此刻的不高兴。
      
      青柠愣了愣开口:“噢,那等下次吧。你什么时候想去了和我说。”
      他心情不虞,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问,只能礼貌地推脱下。
      
      青柠本没有把白津寒的事情放在心上。
      直到中午,一向准时吃饭的人迟迟没有下楼。
      
      谈青柠和蒋阿姨互看了几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虑。
      半晌,谈青柠推开椅子:“阿姨我上去叫他。”
      
      蒋阿姨感谢地笑笑:“麻烦你了。”
      “没关系。”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谈青柠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蒋阿姨确实有点怕白津寒。
      虽然她并不知道这种惧怕源自何处。
      
      确实,白津寒是雇主家的大少爷,身份显贵,平日又不爱说话,但他对别人并不凶啊。
      真是奇奇怪怪的。
      
      谈青柠一边想着一边来到白津寒的门前,再次敲门。
      “进来。”白津寒的声音有点低哑。
      
      谈青柠开门,只见白津寒斜躺在床上。
      
      “你怎么了?”青柠走近床边,这才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房间的温度适宜,少年的额头上却出现了汗珠。他闭着一双眼,剑眉蹙起,嘴唇有点干燥。
      
      “有点头疼。”
      白津寒闭着眼睛,语气平静。
      
      青柠顿时着急起来:“那怎么办?我带你去医院。”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要不我打电话给爸爸,让他问问同事。”
      
      刚解锁了手机,青柠的右手腕被人猛地抓住了。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皮肤白皙,手背的青筋清晰凸起,蜿蜒绵长。
      他的力气很大,箍得青柠手腕发痛。
      
      白津寒坐起身来,睁着眼睛,眼神冷静凌厉:“我不去医院,也不用打电话。”
      
      “可是……”青柠顾不上手腕的疼痛,担忧地看着他。
      
      白津寒和她对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张唇解释:“吃过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
      他松开手,垂下眼赶人:“你先去吃饭。”
      
      “唔……”青柠迟疑着没有离开,“你要不要按一下?”
      她伸手在自己身前晃了晃:“我会按摩头,要试一试吗?应该会舒服一点。”
      
      这套按摩手法是和奶奶学的。
      爷爷生前,奶奶常常用这个方法给他消减疲劳头痛。青柠觉得神奇,便也跟着学会了。
      这几年,她陆陆续续用在家人身上,倒是一直没丢下。
      
      白津寒愣了愣,下意识就要拒绝。
      
      可谈青柠已经向前两步,站在他身后位置,伸手按住了他百会穴的位置。
      
      白津寒的身体顿时僵住,听到她在身后问:“这个力度会疼吗?”
      “不疼。”他闷闷开口。
      
      谈青柠轻笑:“那就这个力度咯。”
      她披着的长发随着动作不时向前,偶尔扫过少年白皙修长的脖颈。
      
      白津寒的手虚虚握着,上半身僵直,呼吸间满是她头发的花香味。
      
      她的手像被施了魔法,头部被按住的地方一松一紧。
      随着按摩的深入,原本撕扯般的痛感减少了许多。
      
      白津寒不知道,是吃的药还是谈青柠的手在起作用。
      
      他忍不住微微侧头,余光瞥到谈青柠的手。
      顿时一愣。
      
      她的手腕有一圈浅浅的粉红色。
      ——那是自己刚才抓出来的。
      
      白津寒一慌,猛地站起身来。
      “怎么了?”青柠皱眉,“我弄疼你了?”
      
      白津寒摇摇头,看向她的手腕:“你疼吗?”
      青柠举起手看了眼,无所谓地说:“你抓的时候有一点,现在不疼啦。”
      
      “我也好了。”一股懊恼的情绪涌来,白津寒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青柠见他脸色确实比刚刚好了,松了口气。
      “那我们下去吃饭吧。”她笑着说。
      
      白津寒盯着她弯起的唇角,点了点头。
      
      *
      这一次出门的计划被打断后,白津寒就没再听谈青柠说起要和他出去的事。
      他的心里有点空落落的,却不愿主动和谈青柠提出这事。只希望她自己能想起来。
      
      就这样,他既期待又变扭着过了两天。
      然而,活泼好动的少女好像已经忘了这事。
      
      直到第三天,白津寒下楼吃午饭。
      餐桌上又不见了谈青柠的身影。
      
      蒋阿姨这次主动解释,谈青柠是去朋友家吃了。
      
      朋友?哪个朋友?
      白津寒皱眉,想起了那天篮球场上张扬活跃的身影。
      是那个吗?
      
      白津寒拿起筷子,沉默地吃了一会儿。
      淡而无味。
      
      他放下筷子,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给谈青柠,问她在哪。
      
      谈青柠很快回复了。
      【在我朋友家呢,就在隔壁单元。】
      【有事吗?】
      
      白津寒看着谈青柠的消息,皱眉良久。
      非要有事吗?
      她每天都在家和自己一起吃饭,今天不在不应该和自己说一声吗?
      
      少年的唇角紧抿,回了一条信息。
      【没事。头有点疼】
      
      

  • 作者有话要说:  青柠:好的我回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