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第10章
      谈青柠是被许妈妈叫来家里吃饭的。
      
      临近开学,许妈妈忍不住在餐桌多唠叨了几句:“就还剩一年,你们都加加油,玩的心思放一放。等高考结束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清中的住校生封闭管理,两周才能回家一次。等开了学,她就完全管不到儿子了。
      
      许灼和青柠对视一眼,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尤其是你!许灼。人家青柠根本就不用父母操心的。你可别想着玩游戏了,高考考不好你就后悔去吧!”
      
      许灼敷衍地大幅度点头,继续吃着饭,一看就没走心。
      
      青柠赶忙出声:“你放心吧阿姨。许灼他有数的。而且我们学校很严的,他也没时间玩。”
      其实她觉得许妈妈对许灼已经温柔很多了。
      小时候许灼皮的时候,许妈妈可是一直“小赤佬”“十三点”不离口,并常常配合一些手部动作。
      
      听到青柠的话,许妈妈欣慰不少,面色和蔼。
      “青柠想考哪个大学啊?”
      
      青柠:“我还不确定呢。到时候考上哪个就上哪个吧。”
      大学这事对她来说也挺简单的。就在本省的大学里挑,到时候分数够上哪个就哪个。
      
      许灼闻言一愣,侧头看向谈青柠,眉宇间有困惑:“你不学医?”
      谈家都是医生,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谈青柠也会学医。
      
      青柠摇头:“不学。我妈不让我学。”
      当年爷爷被医闹杀害时,妈妈正好在同个医院做交流活动,成为了第一批赶到现场的人。亲眼见到公公被伤害的血腥现场,妈妈的心理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正常工作。
      在家里调整了一段时间,妈妈才逐渐回到自己的岗位。
      
      从此以后,她就严令禁止女儿以后从医。
      任何正当职业都可以,只要不是医生。
      
      许妈妈脸色一凛,也想到了谈爷爷的事。
      “不学就不学吧,学医太辛苦了。看你爸爸妈妈一天天忙的。”她扯扯嘴角,指了指桌上的菜,“吃饭吃饭。这个鱼好吃,是你许叔叔昨天钓的,新鲜。”
      
      青柠“嗯”了一声,乖巧地夹鱼。
      
      当收到白津寒信息的时候,青柠的饭已经吃了一大半了。
      得知大少爷的头又疼了,青柠三两下把碗里的饭扒完,和许家人道了声别便匆匆回去了。
      
      *
      回到家,餐厅只有蒋阿姨一个人。
      “阿姨,白津寒在房间吗?”
      
      蒋阿姨点点头:“是啊,今天没吃多少就上楼了。”
      青柠的心头一重,想他肯定是因为头痛影响了食欲。
      
      三步并两步地上了楼,青柠伸手敲了敲白津寒的门。
      没过几秒,房门被人从里拉开了。
      
      白津寒面色正常,眉目清朗,低眸扫过门口的少女。
      她穿了身宽松的长T恤,下摆处隐隐露出一截牛仔短裤的布料,一双白皙的腿修长笔直。
      
      他动了动唇:“你回来了。”
      
      青柠点点头,进门向书桌的方向走:“你头疼啊?坐下来我给你按一下。”
      
      白津寒抬腕看了眼时间,距离他发消息不到十分钟。
      
      青柠转过身,一手搭在椅背上,抬眸看向站立不动的少年,催促道:“快一点,不是头疼吗?”
      
      夏天的阳光过于强烈,书桌前的窗口窗帘半遮半挡,少女的脸隐藏在阴凉避光处。
      搭着椅背的那只手却处在明亮光线中,纤细柔白,手指上细小的茸毛被阳光染成了淡金色。
      
      白津寒还记得这双手压在头部的触感。
      温柔中带着力度,舒畅中带着解压,还有一点点的酥麻。
      
      他不自在地别开眼,声音冷硬:“现在不疼了。”
      
      青柠:?
      Hello?她以百米飞人的速度赶回来,这位少爷又不疼了?
      
      “真的吗?”青柠走近白津寒身边,仰头仔细观察他的脸。
      面色确实不像那天一样苍白,甚至还有点白里透粉的健康红润。
      
      白津寒对上她乌黑清澄的眼,只觉得不自在感愈发明显了。
      她的眼睛很大,黑色眼珠里自己的影子清晰可见。
      
      “你看够没有?”他后退一步,双手在背后捏成了拳,声音里有些羞恼。
      
      青柠眨了眨眼:“那你头不疼,我就回房间了。我还要收拾东西,就快开学了。”
      “开学……”白津寒垂下眼睫,重复了一句。
      
      “嗯。”青柠点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学校?我们学校可漂亮了,体育馆游泳池什么都有,果树也很多,十月份可以摘金桔……”
      小谈推销员上了线,滔滔不绝地给白津寒介绍清中的风景人文。
      
      白津寒静静地看着她,看不出什么情绪。
      
      “你这么聪明,又没有学习压力,来学校和大家一起玩多好啊。我们学校的学生可团结友爱了。而且……”青柠翘了翘唇,神神秘秘的样子,“我们学校漂亮的女孩子也很多哦。”
      
      她说了一个自认为对普通男生来说诱惑很大的因素。
      “走在学校,就——”她想了想说,“赏心悦目有没有?特别是女生多的文科班……”
      
      漂亮的女孩子。
      白津寒扫过她神采奕奕的眼,红润精致的唇,最后落在修长白皙的天鹅颈上。
      
      “——你是校花吗?”他突然开口,打断了眉飞色舞的少女。
      
      谈青柠一愣。
      他是怎么从自己的话里得出这个结论的?
      刚要不满,可细品一下,这话好像又带了一丝对自己颜值的肯定。
      
      青柠的心里不禁泛起了一点羞涩的小涟漪。
      “不是啊。”她摇头,非常谦虚,“我们学校颜值的天花板很高的。”
      
      白津寒“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他垂眸睨了一眼面前的谈青柠。
      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是神游天外的迷蒙,嘴角却微微上扬着。
      
      白津寒不太懂他们评判长相的标准,刚刚一时口快问了出来。
      其实她这个长相在他看来就很好了。
      至于天花板……
      不感兴趣。
      
      谈青柠这一会会儿工夫,已经在脑海里将学校好看的女生大体过了个遍。
      再抬眼,冷不丁撞上白津寒清俊的眉眼。
      
      “那你去不去学校啊?”谈青柠小心试探,怕说多了惹他厌恶,“可以去试试,不习惯再回来嘛。”
      
      白津寒:“你很想我去吗?”
      
      青柠迫不及待地点头:“是啊是啊。我们可以一起去做个伴嘛,还有我朋友——就是隔壁单元的那个。”
      
      隔壁单元?
      就是她经常吃饭的那家人?
      
      白津寒眼神一闪,长睫微垂,话锋也冷了下来:“我考虑一下,你走吧。”
      
      “噢。”
      青柠偷瞄了眼他的神色,麻利地滚了。
      
      *
      第二天,谈青柠一大早就出了门,买了点水果和干货去老宅看望奶奶。
      
      自从爷爷去世,奶奶的精气神便没有以前好了。
      父母好几次提出将老人接到身边来住均遭到了拒绝。
      
      奶奶坚持自己一个人生活在老宅也挺好,反正离他们住的地方也不算远。
      一家人拿她没办法,只好平时多抽空去老宅看望。
      
      想到就要开学了,谈青柠一直在奶奶家待到近晚饭时间才回来。
      刚进门,她一眼看到鞋柜上的两大盒礼盒。
      
      蒋阿姨见她疑惑,便解释:“今天中午有一个小伙子拿来的。他说是你同学,这是他妈妈要送给颜医生的。”
      
      青柠顿时了然,是许妈妈让拿来的。
      她昨天就说有东西要自己带回家,结果她走得匆忙,这事就忘了。
      
      正和蒋阿姨说着话,楼上突然传来了一声不小的关门声。
      两人闻声望去,二楼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蒋阿姨收回目光,小声和谈青柠说:“对了。今天小伙子来的时候少爷也在。他还邀请少爷一起打球。”
      “那白津寒怎么说?”青柠好奇,声音也不自觉放轻了。
      
      蒋阿姨摇摇头:“没说什么。”
      青柠呼了口气,懂了。
      
      *
      晚上,在看书的白津寒照例收到了谈青柠的微信。
      
      【男子为了防止朋友酒驾,放火烧车】
      【老婆出轨,男子怒花20万向情敌学习追妻攻略】
      
      【君子动口不动手!男子因小事和邻居争吵,争执中咬伤对方男子嘴唇】
      【男子为复合,跟踪前女友一个月没洗澡,潜入家中因太臭将前女友熏倒】
      …………
      
      每一个标题后面,都加上了新闻链接地址。
      
      白津寒扯了扯嘴角,拇指缓缓向上滑动。
      
      每一天,她都会发些她口中的沙雕新闻或是沙雕动图给自己。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谈青柠已经成为给他发信息最多的人。
      
      谈青柠说,等开学她就要上交手机了,所以最近会把存货全部发给他。
      
      开学啊。
      他挺讨厌学校的,那里有很多不愉快的记忆。
      
      可是谈青柠,还有她的那个朋友,好像不太一样。
      他们两个是一类人。
      热情开朗,活泼亲和。
      
      白津寒长长的睫毛垂着,暖黄色灯光在眼睑处打下一排阴影。
      目光在屏幕上停留许久,他打了个电话给赵朝。
      
      听到白津寒的要求,赵朝很是惊喜。
      “好的,少爷,我马上安排。”
      
      白津寒应了一声,提出要求:“房子不要离学校太远。”
      赵朝:“好的。”
      
      白津寒顿了顿又开口,声音有点低,语气也透着不自然的生硬:“有一间房子的墙壁要淡黄色,床要欧式的。”
      他皱皱眉,一边回忆一边要求:“写字台白色的,对着窗户。衣柜大一点,白色或者粉色。再买一些玩偶饰品……”
      
      赵朝:……
      
      白津寒:“嗯,还要一个风铃。暂时没有了。”
      
      赵朝的内心波涛汹涌,声音依旧是一副恭敬专业的模样:“好的,少爷。”
      
      

  • 作者有话要说:  来自“恶魔少爷”的宠爱,你怕了吗
    青柠:……可我好像是住校生。。。
    注:本章中的沙雕新闻均来自网络
    谢谢“芦苇微微”*10,“好困”*3“不加糖”*1,“一位远近闻名的贵妇”*1的地雷,“慕义”*1手榴弹“一位远近闻名的贵妇”*1火箭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