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第6章
      害怕白津寒是来找自己秋后算账的,谈青柠努力开动自己的小脑筋想了好几个理由。
      譬如“是你自己门没关好”、“我眼睛太大怪我喽”、“你的肉.体没有什么好垂涎的不要误会”等等。
      
      想好之后,谈青柠整理好散乱的长发,清了清嗓子为来人开了门。
      
      白津寒已经穿着整齐,干净整洁的休闲衬衫,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脖颈。
      他长手长脚地站在门口,几乎挡住了那一片的光。
      
      谈青柠不太想再和他的死亡眼神对视了,便盯着他胸口的第三个纽扣,思忖着开场白。
      
      还没想好,白津寒已经率先开口了。
      “你找我什么事?”
      
      谈青柠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纽扣上的精致纹路,不过大脑的话径直吐了出来:“你的纽扣挺好看。”
      
      …………
      
      话一出口,谈青柠就感觉到了不对。
      头顶上的视线变得越发迫人,空气中飘浮着尴尬窒息的因子。
      
      她抬起头,慌里慌张地解释:“啊,不对。我是来问你物理题目的。”
      
      白津寒垂着眼,视线在她身上停留片刻。
      
      她的脸色白皙中透着粉,眼神微闪,黑发蓬松地垂在胸前,一双腿并得挺直,手臂垂在裤缝,站姿笔正地像个小学生。
      似乎是怕自己不信,她甚至举起右手放在耳边,大眼睛睁得更圆,发誓般地说:“真的!”
      
      幼稚。
      白津寒的嘴角轻抿,面色淡淡地开口:“那你还不让开?”
      
      “啊?”谈青柠表情一怔,迅速反应过来,“哦哦哦。”
      她侧开身子,让白津寒进来。
      
      *
      谈青柠的房间布置是很典型的少女风。
      
      墙壁是淡淡的黄色系,欧式的公主床靠着墙。柜子和书桌主色调是白,中间夹杂了一些粉色的元素。书桌上,杂七杂八地摆放着一排玻璃球、沙漏和玩偶一类的小饰品。窗前挂着一串色彩缤纷的风铃。
      
      白津寒走近,一眼看到书桌上的物理试卷。
      
      “你先看,我去找个凳子。”
      谈青柠跑出房间,从书房“哼哧哼哧”地搬来一张椅子放在白津寒旁边。
      
      白津寒今天异常的好说话。不仅没有计较她的行为,还愿意帮助她学习。
      谈青柠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
      自己的坚持还是有回报的,沙雕图果然是架起他们友谊的一座桥梁。
      
      “你哪题不会?”白津寒皱着眉头看向神游的谈青柠。
      
      谈青柠拉回思绪,老老实实地回答:“空着的都不会。还有圈起来的那几道,我和我同学的答案不一样,还不确定谁对。”
      
      白津寒扫了眼试卷,拿起一支2B铅笔在空着的填空题上指了指:“这一题和10年全国卷的力学填空题差不多。”
      边说边用铅笔在旁边把年份和卷子标注了出来。
      
      “啊?我查一查。”谈青柠搜了搜10年的全国卷,果然发现了类似的题目。
      “你好厉害,这都能记住。”她忍不住惊叹。
      
      白津寒没有回应她的夸奖,目光继续向下移动:“这道解答题和12年XX省的第三道解答题考点一样。”
      
      “这道是12年全国卷的最后一道选择题,被改成填空了。”
      白津寒每指一道,思考几秒后就能说出与其考点一致的真题。
      
      到了后面,他的提示越来越简单。
      “这道,13年XX省的解答题。”
      “这道,15年你们省的填空题。”
      ……
      
      谈青柠一开始还会确认一下,到最后她只会愣愣地看着这位“人肉真题库”,嘴巴微张着却说不出话来。
      这是什么非人的记忆力和融会贯通的能力?!
      
      她一开始竟然会以为白津寒跟不上重点中学的学习?
      真是太可笑了。
      她为自己之前多余的操心感到羞耻。
      
      谈青柠的目光怔怔,盯着白津寒的侧脸发呆。
      
      他的睫毛好长,鼻梁挺拔笔直,皮肤不仅白还很细腻。
      青柠怀疑把物理小球放上去可以滑滑梯,还是摩擦力为0的那种。
      
      不止是鼻子,白津寒的五官和脸型轮廓都很完美。身材也是瘦而不弱,腹部隐隐还有几道肌肉的线条。
      女娲捏他的时候,一定用了比别人百千倍的时间吧。
      
      加上良好的家世和傲人的智商,他好像是带着造物主特别的偏爱和温柔来到这世界的。
      
      可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却连健康的身体都没有。
      甚至,他明明有钱也不愿意接受治疗……
      
      一时之间,各种情绪在青柠的胸腔弥漫。
      怔忪间,她没有发现白津寒的睫毛颤了一下。
      
      随后,少年转头正对她,面色不虞地敲了敲桌子。
      “谈青柠,你到底听了没有?”
      
      *
      白津寒很早就发现旁边人的走神了,但他懒得管。
      反正自己也标识好了,她只要找到对应的真题就好了。
      
      可渐渐地,他发现旁边人的眼神越来越不对。
      趁着不注意,他飞快地瞥了一眼又回来。
      心脏像被蜜蜂狠狠蛰了一下,尖锐而迅速的疼。
      
      谈青柠的眼睛乌黑,发呆时像是起了层雾,朦朦胧胧的如梦似幻。
      透过那层薄雾,可怜而心疼的情绪明显。
      
      她看着自己可怜什么?又心疼什么?
      她根本就不了解自己,什么都不懂!
      白津寒的思绪大乱,心中烦闷而躁郁。
      
      他忍受不了旁人这种目光,只能用斥责的方式提醒她。
      
      *
      谈青柠一惊,下意识地拒绝承认自己的走神。
      “我听了听了。你讲到——”她目光飞快地往试卷上一瞥,照着白津寒的字迹读,“倒数第二题是15年全国卷的最后一题。”
      
      青柠讨好地干笑了几声:“还有最后一题呢?” 
      “是不是没有对应的真题啊?”她打着岔猜测,“我们老师有时候会把物竞题改一改放进来……”
      
      白津寒看了眼她心虚的表情,目光回到卷子上:“有对应的。”
      还没等青柠说话,他淡淡的声音继续响起:“只不过他改得多,说了你也看不懂。”
      
      他翻开青柠的草稿本,一笔一划地写下解题过程。
      “我写下来,你看不懂再问。”
      
      “嗯。”谈青柠应了一声,凑过去看他的步骤。
      
      白津寒的字迹苍劲漂亮,笔锋凌厉飘逸,是阅卷老师很喜欢的那种。
      他的语文作文卷面分肯定比别人多几分吧。
      青柠盯着他的字乱七八糟地想。
      
      胡思乱想间,自己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是季岚在约她明天去市里玩。
      
      青柠正要答应,余光看到白津寒精致的侧脸,手指一顿。
      她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白津寒的胳膊。
      
      白津寒写字的动作一停,笔尖在纸上晕开一个深色的圆点。
      他侧头,用眼神询问她的意思。
      
      谈青柠收回手指,标致的脸上露出一个善意友好的笑:“你想出去玩玩吗?我带你去市里逛逛好不好?”
      白津寒静静和她对视,没有说话。
      
      见他没有反应,谈青柠想了想建议:“或者你喜欢安静一点的地方?那我们可以去老宅那里。就是你小时候过来我家住的地方……”
      槐镇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在搬来这里之前,谈青柠是和父母住在老宅的。白墙黛瓦的房子临水而建,是独门独院的建筑。
      
      青柠最喜欢那里的清晨。
      那会儿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天空是雾蒙蒙的青灰色,露珠从树叶滑落,青石板路被氤氲成湿漉漉的深色。从二楼推开窗,楼下是一道狭长蜿蜒的小河,河上架着弯弯的拱桥。
      若是遇上下雨,整条街都处在烟雨迷蒙中。白墙黑瓦小桥流水青石板,雨水滴落在树叶和小路上的声音,共同构筑了一副美轮美奂的场景。
      
      不仅是清晨,傍晚夕阳和夜幕降临都各有各的美。
      ——很适合休闲放松。
      
      “谈青柠。”少年又一次叫她的名字,语气依旧平淡冷静。
      他一身白衣黑裤,脸色白皙,眉眼深邃。昏黄灯光在他的眼底交错。两人离得很近,他身上干净清爽的少年气息涌入青柠的鼻端。
      如熹微的清晨,也像雨后的青草。
      
      青柠不自觉抿了下唇,听到他疑问的声音:“你想起来小时候的事了?”
      
      “没有。”青柠摇了摇头,轻声说:“我听爸爸说的。”
      她想了想,好奇地问:“难道你还记得?我爸爸说那时我才3,4岁。人应该没有那时候的记忆吧?”
      
      “我有。”白津寒的眸光低垂,指了指自己的下巴,“这道疤就是你弄出来的。”
      
      谈青柠顺着他修长的手指看过去,洁白如玉的下巴上有一道很浅的凹痕。
      
      “你带我去爬墙,把我从上面推下来,下巴缝了5针。”他声音疏淡地陈述着事实。
      
      当年他跟着家人来槐镇住了几天。遇到了和自己同龄的谈青柠。
      小时候的谈青柠和现在一样话多,一见到他就热情地拉着他去玩。他摔下来后因为疼痛本能地掉了眼泪,结果谈青柠比自己哭得更大声。导致闻声而来的大人们都率先以为是她摔到了。
      
      白津寒天生记性好,但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具体的细节他也想不起来了。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一个张嘴大哭的小孩,哭得快要抽过去。后来他才知道,谈青柠是见到血吓得以为把他害死了,自己要被警察叔叔抓起来才哭成那样的。
      
      倒是没有到死那么严重,但下巴上的这道疤却一直没有消除掉,成为了童年的一道印记。
      
      谈青柠:“……”
      她真的不记得了。
      
      按照自己小时候的个性,爬墙上树下河什么的也确实不足为奇。
      只是,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不会还在记恨自己让他破相的事吧?
      
      她看了看白津寒的脸色,犹犹豫豫地道歉:“那……对不起。我应该不是故意的吧?”
      
      白津寒抽了抽嘴角:“你不是故意的,你是——”他努力找一个不太打击人的形容词,“太胖了,不灵活。”
      
      他睨了她一眼:“记性不好是真的。”
      当初她哭得撕心裂肺,喊着让他不要有事。那么情深义重的模样,好像自己是她多么重要的朋友一样。结果她连自己这个人都忘记了。
      
      谈青柠:“……”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有那么好的记忆力吗?那是一种天赋!这只能证明你的基因好!
      
      要大度,要忍让,要友好。
      青柠深吸一口气,再次默念了几遍相处守则,告诉自己不要和他计较。
      “那你出不出去玩嘛?!”
      
      “不去。”白津寒回答地很干脆。
      他把试卷往谈青柠的位置一推,站起身来往门口走。
      “自己看,不懂的再问。”
      
      *
      第二天中午,白津寒下楼吃饭。
      
      餐桌上照例摆放着精致可口的菜肴,只是对面的位置空了。
      要是平日,这个时候的谈青柠早就下了楼,叽叽喳喳地和蒋阿姨说话。
      
      少年皱了皱眉,看向端饭给自己的蒋阿姨:“谈青柠呢?”
      蒋阿姨把饭放下,惊讶地看向白津寒:“小姑娘没有告诉你吗?她今天一早就出门了。好像说是去市区和同学一起玩,让我不要准备她的午餐。”
      
      白津寒“嗯”了一声,语调平缓:“知道了。”
      他拿起筷子,像往常一样进食。
      
      不知为何,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谈青柠平日吃饭的场景。
      她很喜欢吃东西,一些普普通通的食物也能吃出一种“人间极品”的感觉。连带着和她一起吃饭的人食欲都会增加。
      
      眼下谈青柠不在,白津寒突然有点不习惯。
      吃了几口,他蓦地放下筷子。
      
      他打开手机界面,点进微信的朋友圈。
      
      第一条就是谈青柠的。
      青柠:【出门当仙女去啦】
      
      下面是好几张她的自拍照。
      她穿了身淡黄色的连衣裙,头发扎成了一个丸子,手握着一杯双球冰淇淋,笑得很开心,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
      
      看着那双弯弯的乌黑眼睛,白津寒心里越发烦闷起来。
      
      她出门和蒋阿姨说,为什么不来和自己说?
      难道自己还没有蒋阿姨重要吗?
      
      

  • 作者有话要说:  青柠:是的,蒋阿姨是我的衣食父母谢谢。
    PS:文中的高考模式参考的是前几年的江苏高考,但C市和清中并没有什么原型,不用考据^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