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5章
      第二天,蒋阿姨一早就来了谈家。
      她已经提前和颜荟说好,以后白天都待在谈家,方便照顾白津寒的日常起居。
      为此,颜荟提前收拾好了一间房供阿姨白天休息。
      
      谈青柠起床时,蒋阿姨已经在厨房忙碌了。
      
      她飞快地洗漱好,下去和蒋阿姨打了个招呼。
      快快乐乐的语气:“阿姨今天烧什么菜啊?”
      
      蒋阿姨笑着指了指流离台上的食材:“菠萝藜麦炒饭,香干豆腐,腰果玉米粒,清蒸白玉佛手还有一个汤。”
      
      “哇。”谈青柠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我们少爷只吃素,一点肉味都闻不了。平时菜谱都是由营养师定制的,每一顿都要有杂粮豆制品蔬菜和水果。”蒋阿姨向青柠简单解释。
      
      谈青柠点点头,暗暗咂舌。
      “嗯嗯,应该的应该的。”
      金贵娇弱的大少爷,确实要宝贝一点。
      
      炉子上的砂锅“咕嘟咕嘟”地滚着汤,浓郁清香的味道从锅盖的小口散开。
      
      谈青柠的注意力完全被厨房的食物吸引住,不自觉咽了下口水。
      可一想到糖醋排骨、油爆大虾、松鼠桂鱼、红烧肉等大餐,她又有些为白津寒可惜。
      
      为什么会闻不得肉味呢?少品尝了好多美食啊。
      
      午餐时,青柠忍不住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桌上的菜肴卖相精致,色泽鲜艳,味道香而不腻。
      白津寒和她对面而坐,吃相斯文。
      
      听到谈青柠的话,他放下了筷子,沉寂目光直直看向对面的少女,声音冷淡:“谁告诉你我不能闻肉味?”
      话音刚落,他掀起眼皮瞥了眼正端汤上桌的蒋阿姨。
      
      蒋阿姨的手一抖,烫人的汤水从碗沿溅到手背。她“嘶”一声放下碗,仓促动作间,碗底重重磕到了桌垫。
      
      谈青柠快速站起来,身体前倾,关切地问:“阿姨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蒋阿姨连连摇头,一边向手指吹气一边向厨房走去。
      
      谈青柠担忧地看了会儿蒋阿姨冲水的背影,坐下来怔怔地望向白津寒。
      
      少年坐姿挺拔,运筷夹菜进食的动作无一不优雅矜贵。
      可刚刚如果没看错,他的眼神分明带了不悦,气势压人。
      蒋阿姨……好像也有点怕他。
      
      白津寒对谈青柠的目光视而不见,自顾自地进行午餐。
      
      “你自己告诉我的啊。”谈青柠忍不住开口。
      
      白津寒手上的动作一顿,抬眼看过来。
      
      “上次我送糖醋排骨给你吃,你闻一下就干呕了。”谈青柠小声解释,“当时我还有点不高兴。后来你说你不吃荤的……”
      不知道他为什么因为这个不高兴,但总不能害了蒋阿姨。
      
      她抿了抿唇,前胸抵上桌沿,睁圆了眼睛看他,“记得吗?就昨天。”
      
      她的表情坦诚,眼神无辜。
      落在白津寒眼中,态度很是真诚。
      
      他垂下眼,淡淡地“嗯”了一声。
      
      在厨房的蒋阿姨听到餐厅对话,心里松了口气。
      作为照顾白津寒的人,她刚才确实在谈青柠面前多嘴了。还好小姑娘帮她圆了过来。
      
      再出来的时候,迎接她的是谈青柠一连串的夸赞。
      “蒋阿姨你真是神仙手艺啊!太棒了吧!幸好我妈妈没有你这种厨艺,不然我现在肯定是个胖子。”
      
      蒋阿姨脖子上套了个素色围裙,圆润的脸上还残留着淡淡的尴尬。
      她看了眼面色如常的白津寒,不好意思地用围裙搓手。
      “那你多吃点,你们学习也辛苦。”
      
      “哎,可不是。”说起学习的事,谈青柠就一肚子苦水,“你不知道我们高中有多辛苦。我们天天7点不到就要到教室上早自习。晚上吃饭和打仗一样,晚自习一直要上到10点。”
      
      蒋阿姨惊讶:“你们学校这么严格啊?”
      
      “是啊。要出成绩嘛!”青柠长长地叹了口气。
      坚持坚持,再坚持一年,胜利就在前方。
      
      对面的白津寒听到叹气声,抬眼看了谈青柠一眼。
      
      “看什么?”谈青柠一双黑又圆的眼睛看着他,重点强调:“我们考试题目很难的。”
      
      “很难?”
      他想起了那张物理试卷,有点怀疑谈青柠话里的真实性。
      
      谈青柠点点头,“而且我们只考语数外三门你知道吗?如果你有一门短板就很容易被别人拉开差距。两门选修课还要按全省考生的百分比评等级。你懂吗?就算你语数外考得再高,只要你选修有B,那一些名牌大学或者名牌专业根本就报不了……”
      
      谈青柠眼角瞥到白津寒面无表情的脸,声音越来越小。
      她抿了抿唇,停止了话题。
      在一个生病的人面前谈前程,似乎有点不太好……
      
      餐桌上的气氛霎时变得沉默下来。
      
      谈青柠端起碗低头扒饭,头皮在白津寒的注视下有点发麻。
      
      “谈青柠。”对面的男生又开口了。
      “嗯?”少女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
      
      她的眼睛很大,脸却很小。
      端着的碗几乎遮住了她的整张脸,因为姿势的缘故,眼皮折了深深的一道印子,碗沿处露出半截乌黑明亮的眼珠。亮晶晶的,又带着点忐忑不安。
      
      白津寒蓦地有些烦躁,语气也不由变得烦闷:“你物理错那么多,能考到A吗?”
      
      谈青柠:“……”
      扎心了。
      
      高一时,她语数外之外的成绩都差不多。选科的时候就随着大部队选了理科。
      没想到到了高二,物理对她来说就变得有些吃力起来。
      
      “我……”谈青柠仔细想了想,神色颇为认真地回答:“看运气吧。考不上就算了。其实B也不错,一般211是够了。”
      她生性乐观开朗,对自己的要求也没有那么严格。
      人生嘛,佛一点比较容易快乐。说不定还会迎来幸运女神。
      
      就像她本来也没想要去清中,结果中考时她超水平发挥,超过了清中普通班的录取线一大截,差一点就考上了实验班。
      她也是上了清中才发现,原来聪明的人那么多。更可怕的是,他们不仅聪明,还很努力,呈现出一种全方位碾压式的优秀。
      在这种压力下,不佛一点实在太辛苦。
      
      白津寒一时语塞。
      
      “我的同学们都志向考A+,可考生就那么多,总得有人垫在下面吧。我只好辛苦一点,做百分比中的那颗垫脚石,成全我的同学们。”谈青柠一本正经地叭叭完,郑重点了点头。
      
      白津寒低垂着眼,嘴角微微上扬,翘到一半又落下去。
      “吃饭。”他蓦地板起脸,表情有点嫌弃,“食不言寝不语不知道吗?”
      
      谈青柠:?
      这一part的对话似乎是你先起的头啊大哥?
      
      要大度,要忍让,要友好。
      谈青柠默念三遍自己制定的“相处规约”,自我纾解后,吐了口气继续吃饭。
      
      她不懂他的古古怪怪,他也不懂她的可可爱爱。
      哼。
      
      *
      这之后,谈青柠和白津寒的交往进入了一段平和期。
      两人除了一起吃饭外,交流寥寥。
      
      谈青柠每天会发一些沙雕动图或是沙雕新闻给白津寒。
      然而对方犹如一个沉默且冰冷的机器人,一点人间温情都没有。
      
      翻阅几天下来两人的聊天记录,白津寒一共就回复过两次。
      一次是“?”,还有一次是“……”
      其他时候,只有沉默沉默再沉默。
      
      谈青柠有时候怀疑,不拉黑自己已经是他最后的温柔了。
      
      然而,谁还没有几个捧场的闺蜜呢?
      
      这天傍晚,再一次没有得到白津寒的回复后,谈青柠将同样的沙雕新闻发给了季岚。
      
      季岚的回复只用了几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外加一个捧腹的表情包。
      
      青柠:【如果有人看到这个消息不回我,说明什么?】
      
      季岚:【???谈青柠你在外面有狗了?】
      季岚:【你不是号称我是你最好的闺蜜吗!诓我?】
      季岚:【说!那个女的是谁?[生气][抓狂]】
      
      青柠:【……是个男的】
      她发了个捂脸的表情包过去。
      
      季岚立刻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谈青柠接通电话,八卦兮兮的声音霎时传了出来:“谁啊谁啊?不会是许灼吧?”
      “怎么可能?!”谈青柠立刻否认,“我可是他爸爸,他敢不回我信息?”
      
      季岚的声音是怎么都藏不住的兴奋:“那是谁啊?快说快说!”
      “就,认识的一个新朋友。”谈青柠简单地说了下白津寒来家里寄宿的事。
      
      “唔。”季岚觉得没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把你屏蔽了?”
      谈青柠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
      
      “别想男人了。你作业写得怎么样了?”季岚问她。
      谈青柠郁闷:“还有好多。有几张卷子也太难了吧?我好多都不会。”
      
      季岚:“我也是我也是!特别有物理小王子出的那张卷子,也太TM难了吧?如果高考这么难我当场把卷子吃了!还考屁啊。”
      
      物理小王子是指高二(1)班的物理老师,姓王。由于喜欢在试卷中混入物理竞赛题而闻名全年级,美其名曰“锻炼你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又因本人痴迷于物理研究,被学生冠以“物理小王子”的称号。
      这个外号随着大家的口口传颂,一届一届地流传了下来。
      流水的学生,铁打的小王子。
      
      青柠笑了声,那张卷子确实很难。
      “你难我难大家都难,没事。你哪题不会发我,我看看有没有我会的。”
      
      季岚和谈青柠是一对难姐难妹。两人同在一个物化班,然而两人的理科都不怎么样。相比较而言,季岚的物化成绩还要更差一点。
      平时两人少不了互相打气,彼此鼓励撑完这一学年。
      
      挂了电话,季岚将物理试卷的照片发了过来。
      
      谈青柠将自己的试卷和季岚的对比了一下,悲哀地发现自己只比她多会2道题。
      两人同时做出来的题,还有好几道的答案不一样。
      
      ……
      这个就有点尴尬了。
      
      正当青柠准备和季岚坦白自己的爱莫能助时,手机又响了一声。
      
      隔壁的大少爷发来了疑问:【谈青柠你暑假作业做好了?】
      
      青柠试着揣摩了一下,这位哥的意思大概是“你怎么这么闲天天沉迷沙雕不干正事”。
      
      怎么了不行吗?
      沙雕多有趣啊!
      这些珍藏都是她的快乐源泉,真是不懂欣赏的一个人。
      
      谈青柠本想发一个“干你何事”的霸气回复,可一看旁边的物理卷子,她又萎了。
      垂头丧气地考虑再三,她决定为了学习暂时放下身段。
      
      青柠捏着小王子出的物理卷,小心翼翼地隔壁房门敲了两声。
      没有回应。
      
      青柠只好更加用力地敲了两声。
      力气不慎过大,没关紧的门就这么被她敲开了。
      
      下一秒,一个半.裸美男出现在了青柠的视线。
      
      白津寒上半身没有穿衣服,正侧对着门站在衣柜前。看样子是准备换衣服。
      
      听到动静,他转头看向门口。
      一张俊脸冷若冰霜地和呆若木鸡的谈青柠对视。
      
      ……
      四眼沉默。
      
      如果眼神能杀人,青柠觉得自己不死也残了。
      “对,对不起。”她赶忙道歉关上门,飞快跑回了房间。
      
      一头栽倒在床上,青柠扯过空调被盖住自己的头。
      
      “啊啊啊啊啊!”
      一连串懊恼的尖叫声从被子里传出来,变得有些闷闷的。
      
      完了,她的眼睛脏了。
      呜呜呜。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少年的身体。
      紧实的肌肉,流畅的线条,白皙的皮肤。
      皮带松松垮垮地系在腰间,介于少年和青年的线条很漂亮,腰窄得不可思议。
      
      谈青柠躲在被子里,脸憋得通红。
      “啊啊啊啊!”
      她忍不住又哀嚎了几声。
      白津寒会不会找她算账啊TAT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道不悲不喜的声音。
      “谈青柠,开门。”
      
      谈青柠的身体一僵,脑海中猛然浮现出一个非常不合时宜的小说名——
      恶魔少爷,在,在身边?
      
      

  • 作者有话要说:  青柠:小说看多的后遗症TAT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