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抱错的原主回来后我嫁了他叔》乡村非式中二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10 10:24: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黎旬前段时间在忙工作,有一两个月没做过了,被黎蒙这么一撩拨,竟然来了兴致。
      
      黎旬想了想,黎蒙长得确实是他喜欢的类型,之前把人当侄子看待的时候没觉得,现在回想一下,黎蒙的长相其实很对他胃口。
      
      黎蒙也是同性恋这一点他早几年就发现了,黎建昌他们看不出来,他一个阅历丰富的gay,多观察两眼就看明白了。
      
      而且黎蒙跟黎家没有血缘关系,又刚被黎建昌那老古板赶出来,算是跟黎家断绝了关系,睡了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再说,只要他动了心思,就算有麻烦又如何?
      
      想到这儿,黎旬决定把人带回自己住的酒店。
      
      考虑到黎蒙很可能是第一次,而车里什么都没有,直接做黎蒙很可能会受伤,不然的话他就直接在车里把人办了。
      
      黎旬是自己开车出来的,他把黎蒙放倒在后座,让他躺好,还在黎蒙脑袋下面垫了个抱枕,怕他磕到头,然后就回前面开车去了。
      
      到了酒店之后,黎旬直接抱着黎蒙进了房间,然后澡都没顾上洗。
      
      次日,黎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睁开眼的时候觉得阳光有些刺眼,想抬手挡一挡,一动才发现浑身酸痛,像昨晚去跑了个马拉松一样,胳膊重得抬不起来。
      
      他又躺了片刻,随即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痕迹,脑子里的某根弦瞬间绷断了。
      
      他在醉得一塌糊涂的情况下跟人上了床?
      
      对方是谁?邬志强?不对不对,他隐约记得昨晚邬志强好像在酒吧门口跟人起了冲突,他是被那个人带走的。
      
      可是那个人是谁,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却一丁点都想不起来。
      
      对了,他昨晚喝的酒……好像有问题。
      应该是邬志强动的手脚,他当时没防备,竟然中了招。
      
      只是最后跟他上床的人大概不是邬志强,那个人……黎蒙模模糊糊想起来那人好像很高,胸膛很结实,声音也好听,就是没看清脸,就算看见了,也很有可能不记得了。
      
      邬志强给他下的应该是迷.奸药,不然的话他不会完全想不起来后来的事。
      
      黎蒙不是没脾气的人,这事儿要是发生在之前,他肯定会找机会狠狠报复邬志强,可是现在他没有那个能力,离开了黎家,他便什么都不是了。
      
      再说,如果他还是黎家人的话,邬志强大概也不敢动他。
      
      黎蒙叹了口气,忍着不适从床上爬起来,猛然看到床边的地上扔的那些用过的套套,心头一跳。
      他粗略看了一眼,大概有四五个。
      
      昨晚有那么激烈?
      也是,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连起床都这么困难。
      
      黎蒙裹上浴袍,忍着疼,动作缓慢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既没看到人,也没看到别人的物品。
      
      看来那人是睡完他就离开了,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
      
      从这间酒店房间的装修和配置来看,对方应该挺有钱的,不是一般的那种有钱。
      
      就是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云城本地人,如果是的话,他有可能会认识。
      
      虽说男的没有cn膜这种东西,可是黎蒙还是挺在意自己的第一次的,之前一直没敢暴露自己的性取向,也没跟人谈过恋爱,在他这么多年小心翼翼的设想里,第一次应该跟喜欢的人一起做。
      
      现在搞得,他连一夜情的对象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黎蒙躺回床上,揉了揉腰,找到床头放着的手机,一看时间发现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没听到前台打电话过来,难道那人续了房?
      可是这里没有任何不属于他的个人物品,那人就算续了房,应该也不会回来了。
      
      黎蒙放下手机,没去看那数不清的新消息,也没管一堆的未接来电,考虑到手机只剩下百分之二十几的电了,他又没带充电器,所以他干脆关了机,然后躺下又睡了一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多,黎蒙爬起来洗了个澡,洗到一半才想起来里面也要洗,他忍着羞耻用手指清理了一会儿,然后他后知后觉地发现……那人好像弄在里面了。
      
      因为他这一觉睡得比较久,米青液又是和润滑液混在一块的,外面的部分已经有些干了,而且他又没经验,所以才会到这个时候才发现。
      
      黎蒙站在花洒下面发了会儿呆,不知道是不是前面二十年过得太顺遂,把这辈子的好运都用完了,现在才会接二连三地倒霉。
      
      不知道那人有没有病,艾滋病的阻断药好像很贵,一瓶好几千,还要连续服用一个月。
      
      他现在没有经济来源,虽说卡上还有点钱,可是说白了那也是黎家的,黎建昌都已经把话说得那么绝了,他不想再跟黎家有任何牵连。
      
      黎蒙洗完澡,穿上自己昨天那身衣服,然后拿了房卡去前台退房。
      
      他想问问昨天开房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可是前台怀疑地看了他一会儿,公事公办地跟他说那是客人的隐私,他们无权透露。
      
      黎蒙被她看得有些不舒服,却忍着没有发作,退完房就离开了。
      
      走出一段路之后他才想起来自己脖子上好像有稳痕,衬衣的扣子还掉了两颗,衣服也有些皱,看起来不像什么正经人,前台很有可能把他当成MB了。
      
      黎蒙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打车回了学校宿舍。
      
      他高中的时候想出国念书,可是黎建昌不同意,大概是因为他们黎家出了小叔那么一个人,所以黎建昌对自己的孩子管得特别严,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怕他会变得不听话,所以他的大学是在云城读的,平时回家住,但是学校宿舍也有个床位,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和衣物在那儿。
      
      而且宿舍门刷脸就能开,不用回黎家拿钥匙。
      
      学校放了暑假,校园里没什么人。
      
      黎蒙回宿舍的时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大概是都回家了,他换了身衣服,给手机充上电,然后坐在有些掉漆的木凳子上查看消息。
      
      粗略翻了一遍之后,他给黎言回了条消息说自己没事,就是睡过头了,现在在学校宿舍。
      
      这个点是黎家的晚饭时间,吃饭的时候不能玩手机,不能随便说话,长辈没吃完不能提前离席。
      所以过了好一会儿黎言才看到黎蒙发来的信息,她躲回自己房间,给黎蒙打了个电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