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抱错的原主回来后我嫁了他叔》乡村非式中二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19 21:44: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黎蒙认出邬志强是自己初中时的同班同学,便放下了戒心,端起酒杯跟邬志强碰了碰。
      
      他如今这个境地,难得还能碰到个愿意跟他喝酒的旧识,即便这人跟他的关系算不上亲密,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可是总比陌生人要好些。
      而且,如果是比较熟的人,他反而会觉得别扭。
      
      邬志强很早就跟着他爸混酒桌了,劝酒这种事他做得驾轻就熟,黎蒙招架不住,很快喝完了那杯酒。
      
      邬志强又要了两杯酒,这次什么都没加,慢悠悠地陪黎蒙边喝边聊天,耐着性子等药效发作。
      
      没多久黎蒙开始觉得头晕,他以为自己是喝醉了,便起身跟邬志强告别,说他要回去睡觉。
      
      “你喝醉了,我送送你吧。”邬志强趁机扶住他的胳膊,不安好心地说。
      
      黎蒙推拒了几句,奈何邬志强执意要送,他拗不过,便去结了账,跟邬志强一起离开了。
      
      “你住哪?订酒店了吗?”邬志强在他耳边问。
      
      黎蒙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到自己脖子上,很痒,而且身体里突然涌上一股燥热,很难受,迫切地想要找个什么途径发泄出来。
      
      他以为这是因为自己喝多了酒,便没多想什么,强撑着神志回答邬志强说:“还没,我等下直接找家酒店办入住。”
      
      “你醉得太厉害了,我陪你过去吧。”邬志强说。
      他算了时间,从这儿到最近的酒店都够黎蒙药效发作的了。
      
      黎蒙想拒绝,可是腿软得厉害,要不是邬志强扶着他,他连站都站不稳了,只好跟邬志强说了声谢谢。
      
      “客气什么,好歹同学一场,不用跟我见外。”邬志强盯着黎蒙脸上的薄红笑着说。
      他已经开始想等下要用哪些体位了。
      
      或许是过于得意忘形,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他没留神,竟然让身旁的黎蒙撞到了一个男人身上。
      
      黎蒙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嘴里无意识地呻.吟着,面色潮红,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来他这是中了药。
      
      邬志强怕出什么变故,连忙跟那男人道了歉,然后半抱着黎蒙急匆匆地要离开。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刚他出去一步,便听见一道低沉的男声说:“等等。”
      
      邬志强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只能在心里骂了声娘,然后回头没好气地问:“怎么了?”
      
      “把人留下。”那人说。
      
      明明语气不算强硬,邬志强却听出了些霸道的意味,他抬头打量那人,确认自己没见过,心里放松了些。
      
      云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大部分都认得出来,这个人看起来三十来岁,如果是上流社会的人,他绝对会有印象。
      
      既然如此,他就没必要太过忌惮对方,所以他的语气不耐烦起来:“你谁啊?多管闲事!”
      
      说着他又要带黎蒙离开,却突然感觉怀里一空,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动的,眨眼间的功夫黎蒙就被他抢过去了。
      
      邬志强的少爷脾气上来了,骂骂咧咧地扑上去要跟人干架,可是拳头都没握紧,就被对方扭了手腕,同时腿弯挨了一脚,那一脚的力气过大,直接把他踢得跪了下去。
      
      邬志强气急败坏,挣扎着起来想要再战,然后理所当然地又被对方轻易撂倒。
      
      他打不过,便搬身份压人。
      
      可是那人听完他自报家门,不仅完全不慌张,反而轻笑起来,“邬家?邬文超的儿子?”
      
      邬志强听出他语气里的轻蔑,心里有点慌,怕自己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他又抬头打量了一遍这个青年男人,虽然看起来有三十来岁,可是对方身材非常好,一点都没有发福的迹象,相反,隔着衬衣西裤都能看出他的肌肉很匀称,身体比例极好,身高应该有一米九几,而且长相也极为俊朗。
      
      再仔细看,他身上的衣服虽然不是名牌,布料和做工却绝对是上等的,很可能是高级定制。
      
      而且他身上有着久居上位的强大气势,看着绝对不是什么普通市民或者暴发户。
      
      邬志强又把自己有印象的人都过了一遍,依旧没能对上号,忍不住问:“你是谁?”
      
      那人低笑一声,根本没看地上的邬志强,而是对着怀里面色通红的黎蒙说:“我啊,姓黎。”
      
      邬志强反应了两秒,想起那个不经常回国的黎家小叔,顿时如遭雷劈。
      
      他是听过不少关于黎家小叔的传言的,据说那人十几岁跟家里闹翻,一个人出国,然后白手起家,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把生意做到超过云城黎家的地步了。
      
      不仅如此,还有传言说黎家小叔是同性恋,虽然换了个可以跟同性领证的国籍,却至今未婚,云城不知道多少人想爬他的床,可是平时见不到人,他偶尔回国的时候又比较低调,往往是这边刚得到消息往他那儿赶,那边他就已经飞到国外去了。
      
      而且,据说这个黎家小叔性情不定,手段狠辣,得罪他的人都会被整得很惨,就算他不亲自动手,对方也很快会倒霉。
      
      邬志强眼睁睁看着黎家小叔抱着黎蒙离开了,顾不上到嘴的鸭子突然飞了的憋闷,一心只求自己能躲过这一劫。
      
      他忍着腿疼,爬起来就跑,打算先找个地方避避难,等这瘟神走了再回来。
      
      因为药效越来越强,黎蒙已经认不出人了,他窝在黎旬怀里焦灼地扭动着,身体里的燥热烧得他很难受,某方面的冲动也越来越强烈,强烈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黎旬低头看了黎蒙一会儿,加快步子往自己的车子那边走去。
      
      他临时有点事回国,晚上正跟朋友吃着饭,刚好听说了黎家的事。
      
      想起那个漂亮温顺的侄子,黎旬破天荒觉得那孩子挺可怜,便叫人查了黎蒙的行踪,吃完饭之后他就赶了过来,没想到刚到酒吧门口就撞见了那一幕。
      
      黎旬把黎蒙放进汽车后座,正想着是开去医院还是带黎蒙回酒店洗个冷水澡,一个没留神,突然被黎蒙拉过去强吻了起来。
      
      黎蒙没谈过恋爱,也没接过吻,更没跟什么人发生过关系。
      他会做出这种举动完全是出于本能,邬志强给他下的药药效太烈,要不是他还是个处,八成撑不到这个时候就丑态毕露了。
      
      黎旬呆了几秒,他很多年没有过这种体验了——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强吻的体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