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罔城》洛什 ^第114章^ 最新更新:2019-08-21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4、一百一拾三章坎坎归来 ...

  •   黄裕离心下不知为何,越发惆怅了起来,一路走回失冥殿,在失冥殿坐了会儿,便感觉总有什么在牵引着自己一般,老是坐不住,在殿内来回踱步,实在是心烦不已,猛地起身,快步走出大殿。
      守在主殿前的侍卫隐约看见有一团黑影进了主殿,却并未看清黑影到底是什么,无比焦急的侍卫一喊道:“队长!刚刚真的有一团黑影冲进殿内了,这是擅闯禁地!我们再不禀报四方鬼帝的话,定会被罚终身囚于妄巅的!自从冥主在妄巅举行继任贺典后,妄巅顶端便突然变化,逐渐沦为黑域,即使只被囚于山脚,那也是生不如死的啊!我们还是快去禀报吧!”
      侍卫甲沉声道:“冷静一点!刚刚掠过的黑影我隐约能窥见一二,似是这座大殿原本的主人,切不可鲁莽禀报,若殿内并无异样,擅报四方鬼帝有人闯入禁地,结果却查无实证,难道我们的日子就能好过了吗?”
      侍卫五问道:“那怎么办?这报也报不得,看也未看清,若是真的有人闯入禁地,或禁地内出什么事儿的话,我们自己受罚也就算了,我们的父母亲族可怎么是好!到时定会被我等所连累啊!”
      侍卫一:“就是,就是!队长您快想想办法啊!”
      侍卫二:“对啊,对啊!这可如何是好啊!队长!”
      侍卫三:“侍卫甲,你是队长,你要替各位兄弟护住亲族兄弟啊!”
      侍卫四:“是啊!队长您就快点拿个主意吧!”
      侍卫甲烦躁的叫道:“全都给老子闭嘴!难道你们以为我就不心急了吗!催催催,催命啊!全都安静一点,待我好好想想!”
      侍卫甲话音刚落,黄裕离便已行至主殿门前,隐约听见些殿前侍卫的谈话,皱眉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是不是有人闯入禁地了?”
      众侍卫连忙下跪,齐声喊道:“属下参见冥主,冥主万福!”
      黄裕离不耐烦的问道:“你们侍卫队的队长是谁,起来回话!”
      侍卫甲犹豫的起身回道:“启禀冥主,属下便是侍卫队队长。”
      黄裕离干脆的问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定要如实上报,若有所隐瞒,便罚全队投入冥府,行万年苦役,亲族下狱同罪,皆充作奴隶!”
      侍卫甲心下咯噔一下,连忙回道:“启禀冥主,属下等片刻前隐约看见有黑影掠过,但不确定是否进入了殿中,更不确定此黑影为何物,因此在犹豫是否要将此情况上报四方鬼帝。”
      黄裕离不满的回道:“从小叔叔、姑姑们就不许我擅闯禁地,现今竟被他人闯了进去!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无论此黑影是何人、何物,只要查见有所异状都应尽快上报,如今叔叔、姑姑们有其他事务缠身,便绕了你们这次,你们也不方便进去,便都在这门前守好,待我进去看看,到底是何人敢擅闯禁地。”
      侍卫甲连忙拦住欲推开殿门的黄裕离,叫道:“不可!四方鬼帝有令,万万不可让冥主您进入禁地!我们还是禀报四方鬼帝,请她们拿主意吧。”
      黄裕离眉头紧皱,伸手推开挡在面前的侍卫甲,怒道:“孤是冥主!四方鬼帝若因此怪罪,孤可一力承担!全都给孤在门前守好,非孤命令,不得擅闯!”
      侍卫甲伸手拦住其他侍卫,轻叹道:“算了,冥主已经长大了,我们效忠的,其实一直都是冥主,只是以前冥主还小,所以四方鬼帝代行事务众多,这才一直听从四方鬼帝之命,死守禁地数年。
      但从冥主十五岁开始,就已经渐渐掌权,四方鬼帝也一直尽心教导冥主,心甘情愿将手中的权力全都交予冥主,冥主现今已是冥界真正的主人,若冥主发话会担着,至少我等性命或可保全,但若惹怒了冥主,后果只会更加严重,都别拦着冥主了,现在只希望那个黑影真的是我以为的那个人吧,这样的话,冥主就算进了禁地,也无大碍的,如果不是...只求我做得这个决定,未来不要累及亲族吧。”
      主殿内因久无人烟,早已荒废了许久,隐隐有些发霉的味道,只是不像人界一般,有厚厚的灰尘和蜘蛛留下的蛛网罢了,因为这是冥界内城主殿,所以就算再荒废也好,也是冥界权力、势力、实力最高的内城主殿,自然不可能会有那些俗物敢来侵蚀殿内家具。
      黄裕离眉头微皱,右手在身前使劲挥手,意图驱逐鼻间嗅到的霉味,左手燃着红莲业火,右手挥手在殿内缓缓前行,试探性的喊道:“请问,有人在吗?”
      黄裕离仔细的侧耳倾听,耳蜗下意识的动了动,隐约听见后殿传来极轻微的声音,眸光瞬间凌厉,飞速往声音传出的地方跑去。
      黄裕离眨眼间便来到了后殿卧房,将手上的红莲业火熄灭,下意识在卧房门前停下,盯着眼前有一些些褪色的木门,总觉得里面藏着偌大的危险,却又像是藏着从小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一般,神情不禁有些怔楞,脑中下意识的想起了什么,但却又什么都没有记起来,愣了好一会儿,脑袋里始终还是一片空白,刚缓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却被猛吸入的霉味呛住,好像气管里都充斥着霉味一般,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连忙捂住出声的嘴,立马推开房门,生怕咳嗽声惊动了房内的人,将其吓走了一般。
      黄裕离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正对着大门的塌下露出的屁股,愣愣的走上前,戳了戳扭的格外欢快的屁股,轻轻踢了踢翘起的小腿,沉声问道:“你是谁啊?这里是冥界禁地,四方鬼帝有令,擅入禁地者将受业火之刑,你难道不知道吗?”
      扭动的屁股闻声停下,在地上蹭着慢慢往外挪动,发现好像被人给堵住时,声音闷闷的从塌下传来,使劲喊道:“哎呀!是谁挡着我呢,先让一让,让我挪出来好吗。”
      黄裕离连忙往后退了两步,眼看着从塌下挪出的人儿,随意的在身上蹭了蹭脏手,把脏手往白净的脸蛋上抹,不忍直视的别开头,问道:“你到底是谁啊?是怎么进来的?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禁地吗?
      而且,我看你有点眼熟,但是我却一点都不记得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啊?难道是前世相识吗?”
      因为主殿的特殊性,所以就算是床榻下这种易积灰的地方,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也都是纤尘不染的模样,因此钻进塌下的人儿,身上并未染上什么脏污,就是身上蹭到了些地上旧年的沉灰。
      沈清坎习惯性的在身上蹭了蹭手,抹了把脸上不存在的灰尘,反而把手上的脏污蹭到了脸上,原本白净的脸上瞬间变得脏兮兮的,毫不知情的沈清坎抱着从塌下摸到的铃铛,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回道:“我不认识你,但我认识这儿,这儿是我住的地方,我东西落在这儿了,所以回来找东西,没想到这里已经变成禁地了,所以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你千万别说出去啊!”
      黄裕离愣愣的应道:“啊?是吗,你真的不认识我?那你找什么东西呢。”
      沈清坎把手上的抱着的八角铃铛举起来,笑道:“就是它啊!我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叫思魂铃吧,我前不久吃的那条鱼和我说的,那条鱼在我嘴边扑腾着尾巴,非让我听它说完最后一句话,我就好心的等它说完,结果它和我说,我把什么思魂铃落在这儿了,让我赶紧回来找,不然就得被别人偷走了,等它说完,鱼就跑没影了!就在我嘴边的鱼啊!就这么让它给溜了!真是气死我了!我没办法,怕这个思魂铃也溜了,这才忙不迭的跑来,想着先找到了再说,没弄清楚禁地的事儿,确实是我不对。
      但你不是说这里是禁地,任何人都不能擅闯的吗,那你又是怎么进来的啊?啊!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赶着进来找东西的啊?我虽然忘了很多事儿,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但这里是我记得最清楚的地方了,你想要找什么!我可以帮你一起找啊~”
      黄裕离一时语塞,有些痴傻的看着满脸单纯的沈清坎,应道:“哦,我小时候是想进来找东西,但是长辈们一直都不许我进来,我就只能被迫放弃了,只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进来找什么,更不知道我要找的那个“东西”到底存不存在,但这么多年的直觉告诉我,我一定是丢了什么,或许就丢在这禁地之内,可此刻我的直觉又告诉我,我好像已经找到“它”了。”
      沈清坎没怎么听黄裕离说话,自顾自的掀起衣角,使劲擦拭着手上的八角铃铛,擦了好半天也不见衣角变脏,猛地拿起铃铛,自言自语道:“啊!原来没脏啊,我还以为这是放久了变脏了呢,原来你本来就长这样啊,害我白擦这半天了,你说你没事儿长的那么脏干嘛!哼!”
      黄裕离疑惑的问道:“啊?你说什么?”
      沈清坎把铃铛挂在腰间,自然的牵起黄裕离的手,边走边说道:“没说什么,我东西已经找到了,你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们就快点出去吧,等会儿要是被别人抓到的话,打不打架都不好,毕竟我们不占理啊,人家已经把这儿设成禁地,我们两还乱闯进来,动起手来都很没底气的,还是快点出去,等出去了以后,就算那个什么四方鬼帝,再想找我们麻烦的话,我们打起架来也自然点,反正他们没有证据,不能证明我们进来过,嘿嘿嘿~~~”
      黄裕离眼神落在被抓着的手腕上,微微挣了下手,在沈清坎疑惑的停下时,将手掌移到了对方的手里,轻声应道:“嗯,那我们快点出去吧。”
      沈清坎愣了愣,下意识的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自然的动了动抓着黄裕离的手,甩了甩头,牵着黄裕离继续往殿外走去,觉得氛围太安静有些别扭,没话找话儿的问道:“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黄裕离嘴张了张,回道:“我叫陵...我叫黄裕离,黄连的黄,富裕的裕,离别的离,你呢?”
      沈清坎想了想,回道:“我啊,我叫沈清坎,沈从文的沈,清净的清,坎坷的坎,你啊,刚好是碰着了,赶巧我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要不然啊,肯定就回答不上你这个问题了,在我的脑子里啊,除了这个地方,记得最清楚的,也就只有我的名字了。”
      黄裕离跟着沈清坎踏出殿门,有些忐忑的说道:“那我们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就算是认识了吧,以后我能不能叫你坎坎?”
      沈清坎眨了眨眼,抬头对上黄裕离有些期待的眼神,心跳猛地快速跳动,连忙深呼吸了好一会儿,干脆的点了点头,应道:“好啊,你既然这么说的话,那我就叫你离离吧~
      伏羲六十四卦中,坎卦属水,为水卦,离卦属火,为火卦,《易经》中多定水卦为灾难之兆,而火象征光明,因而火卦卦象多为中吉或大吉,而我二人姓名的最后一个字碰巧水火相应,所以我应你的称呼,回唤你离离可行?”
      黄裕离这二十多年从来不懂什么叫开心,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真心发笑,为此把孟荷等人都愁坏了,以为黄裕离面部神经有什么问题,让南铃检查了很多次,回答都是一切正常。
      现在因为沈清坎这个人,第一次露出真心的笑容,自然的回望着眼底深处含着求夸意味的沈清坎,轻笑着柔声答道:“嗯,你懂得真多,那以后我们就这么互相称呼对方了,不许反悔哦。”
      沈清坎眼眸微弯,满意的点头回道:“嗯,我也觉得我懂得挺多的,虽然我记得的事儿不多,但肯定不会是言而无信之人,既然已经说好了,自然是不会反悔,就是,我很久没吃东西了,好饿啊...离离你有小牛奶吗?”
      黄裕离愣了愣,有些尴尬的回道:“冥界没有牛奶,所有的牛都是妖界生物,不产牛奶...但你饿了话,我可以带你去吃东西,你想吃什么?”
      沈清坎沮丧的低下头,回道:“好吧,随便什么都行了,重点是快!我真的好饿啊!”
      黄裕离捧起沈清坎的头,沈清坎愣愣的陷进黄裕离温柔的眸中,二人在匆匆赶来的四方鬼帝,及殿前侍卫们的见证下四目相对,黄裕离语带宠溺的脱口说道:“好,我带你回家。”
      沈清坎心跳猛地骤停,眨了眨眼,呆楞在原地,随即甜甜的笑着答道:“啊?哦...好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都已经完结了,侍卫们还配有名字吗?OK,其实真相是我懒,另外是真的取名废,氮素,眼尖和记忆力好的朋友肯定已经发现了,侍卫甲就是前文提过的那个侍卫甲,这绝不是我懒,重点是总得有个熟人带队吧!事实就是这样...
    好吧,这就是完结了,我知道还有伏笔!也知道还有事儿没说完!但我计划着写续集呢!
    所以!这一篇历时三个月,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暂时就宣告完结了,撒花,庆祝,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会嗨森,又有没有小伙伴会略有感伤。
    但是!都没事儿!很多没解开的伏笔会留在第二部,but!第二部短时间内没有任何计划。
    可能会流产哦,所以呢,伏笔能不能解开,第二部的期待人数有多少,都是第二部会不会流产,能不能顺利出生的关键因素啊!!!如果真的很期待续集,一定要给我足够多的动力啊!否则一定会流产的!
    番外会有的,大团圆也会有的,但这都是不定时的!!!!
    最后一次打广告,也是第一次给寄几打广告,新文将会在近期开坑,一样是日更一章哦,只是字数不一定规定四千,可能会多,也可能会少,氮素章节可能没有这篇文长,希望各位亲能认可这篇文,也能认可我的,能够移步新文,新文的初步脑洞是平行时空的主题哦~
    目前文案、正文、主角名什么的都没有!所以单独给这篇文的亲们一个福利。
    简单介绍下:第一女主万万想不到,自己在家里面看电视看的好好的,会突然砸进一个不明物体,而且这个不明物体还是个大美女!这是在闹什么?只能告诉自己可能是在做梦吧....
    要不然怎么能接受这荒诞的事实啊!
    打打闹闹又不确定会在职场还是娱乐圈谈恋爱的故事哦,希望各位到时候移步看新文文案吧,感兴趣的要继续支持我啊啊啊啊啊~~~~~
    最后一次不正经的注解:坎卦卦象:一轮明月照水中,只见影儿不见踪,愚夫当财下去取,摸来摸去一场空。 ——《易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