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罔城》洛什 ^第113章^ 最新更新:2019-08-20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3、一百一拾二章异样丛生 ...

  •   孟荷似满意的缓缓点头,却还是满脸怒气,语带不屑的回道:“是吗,您还把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放在眼里,那怎么在这儿威胁这些守卫禁地的侍卫呢!?
      这些守卫会阻拦您与禁地之外,也是奉我们四方鬼帝之令,才会死守禁地大门,不许冥主您擅闯,冥主您要是有什么不满的,也别为难这些底下奉命办事的,有什么不满的就冲我们四个来。
      无论您想怎么惩罚我们,我们都不敢反驳,因为您是冥主,无论您多大,无论您做出任何决定,我们四方鬼帝都会依令执行,哪怕是要我们四个死在您面前,我们也断不敢违命!
      但是!只要我们四个还活着一天,冥主您就不能进去!如果您非要进去,那就踩着我们的尸体踏进去吧!!!”
      黄裕离连忙回道:“孟荷姑姑!您别生气啊,我就是有点好奇,才想要进去看看的,你们要是都不想我进禁地,我以后都不来就是了...”
      孟荷点了点头,转身往司教房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冥主您今日逃了半天课,南铃还在司教房等您呢,您赶紧回去上课吧,今日要把落下的课程都补上。”
      黄裕离满脸委屈的跟着孟荷离开,无视身后跪成一排的侍卫,委屈的小声应道:“哦...”
      守卫们跪在地上,目送黄裕离和孟荷走远的身影,齐声高呼道:“属下恭送冥主、孟荷鬼帝!”
      十五岁的黄裕离突然失踪了,为了不使冥界因此有所动乱,四方鬼帝连忙封锁消息,亲自出动,找了两天两夜,都没有找到黄裕离的人影,南铃在主殿思索了良久,不等孟荷三人汇合,快步赶往冥府,果然找到了坐在轮回台上的黄裕离,南铃下意识松了口气,快步上前,语带恭谨的说道:“冥主,您一声不吭的玩消失,我们都很担心您的安危。”
      黄裕离稚嫩的脸庞已经慢慢张开,脸带寒霜的转头回道:“南姑姑,这里就我们两个,您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南铃张了张嘴,轻叹道:“陵欢,跟我回去吧,大家都很担心你,你待在这儿干什么?”
      黄裕离想要起身,但在轮回台上坐了两天两夜,突然起身,脚下不禁一软,猛地又跌坐回轮回台上,黄裕离使劲甩了甩酸麻的双腿,满脸疑惑的问道:“南姑姑,我总觉得丢了什么,所以老觉得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才想来冥府感受下死亡的滋味,南姑姑,您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丢了什么?为什么我从出生找到现在,却什么都找不到。”
      南铃牵着黄裕离越发纤细的手腕,往冥府大门走去,语气平静的说道:“您什么都没有丢,只是之前被仙帝重伤,小荷借轮回台助你重生时有些力竭,所以留下了些后遗症而已,别整天胡思乱想的。”
      黄裕离沉思不语,被南铃牵到失冥殿前时,才轻声说道:“你骗我,你们都在骗我,我知道,我一定是丢了什么,只是你们不知在顾忌些什么,才都不肯告诉我。”
      黄裕离说完,就转身跑进了失冥殿,南铃望着黄裕离跑远的身影,右手指尖轻揉眉心,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口和殿前守卫交代了几句,便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往自己的朱雀殿缓步走去。
      二十岁的黄裕离,坐在失冥殿的主位之上,手上拿着奏折,思绪却不知跑到了哪儿去,空洞的眼神似痴傻了一般,南铃急匆匆的奔进失冥殿,单膝下跪,朗声叫道:“启禀冥主,观器监回报,一刻前冥界四级各有异动,不知是何缘由!”
      黄裕离猛地回过神来,轻柔眉心,匆匆迈下台阶,快步跨出失冥殿,边走边问道:“南姑姑,就在前不久,我也察觉到冥器的气息有些异常波动,本来并不怎么在意,但现在想来,这两件事儿同时发生,必不是巧合,赶紧召北叔叔她们回来,齐聚祖祠议事!”
      南铃连忙领命退下,黄裕离快步赶到祖祠,刚抬脚跨入祖祠,便猛地产生些恍惚感,连忙定了定神,左手燃起红莲业火,右手燃起幽冥灵火,两手逐渐靠拢,纯红色的火焰与幽蓝色的火焰越来越近,在黄裕离的控制下揉成一团,二者互相融合却又排斥对方一般,呈红蓝色的太极状火焰,黄裕离小心的将太极火焰引至祖祠顶梁中心。
      黄裕离将火焰定在顶梁之上,随即召出烎天,烎天竖着插、进火焰之中,就像是钥匙插、入锁孔一般,只听咔哒一声,祖祠顶上逐渐撕开一个漆黑的洞、口,黄裕离踩着神龛桌角,借力几个跃步往上,瞬息便进入了洞口之中。
      洞口后一片漆黑,需要仔细查看,才能在遥远的不同方向,看见微弱的光点,黄裕离在一片漆黑之中找到四方冥器,将四方冥器聚拢在一起,全都仔细检查了一遍后,迅速将四方冥器放回原本的位置,飞速从逐渐缩小的通道口离开。
      黄裕离刚刚回到地面,四方鬼帝便一起进入了祖祠,黄裕离朗声问道:“孟姑姑,四极异动前可有任何征兆?”
      孟荷思索着回道:“并无,四方冥器是维持冥界运行的根基,我们商量了以后,专门成立了观器监,时刻关注冥器动态,但值守官并未察觉任何异常,我翻看了值守记录,也未有任何异常记录,今日四极突生的异动是非常突然且短促的。”
      黄裕离叹了口气,回道:“我刚刚从祖祠上方的通道口进入了四极之地,暂时召回了四方冥器,仔细查看以后,发现冥途罗盘天池中的渡鱼消失了,天池中只留下了些残余的冥河水,锁龙墨墨盘上突然凝结的几滴血墨也已经干枯,驭鬼印和御天法尺我尚且看不出是否有所缺损,只是能明显感觉到两件冥器确实有了些微变化,不知道四位对此有何看法?”
      监卿眼眸瞪大,叫道:“什么?居然有人在我们眼皮子下动了四方冥器,我们却连此人是谁都毫无线索!这怎么可能!?”
      北鸣抱胸沉思,犹豫着答道:“仙界因当年之事,赤脚大仙主张废掉已故的前仙帝,在人界找了一名人族为新任仙帝,仙界却持有不同的声音,现今正自顾不暇,应不会是仙界所为。
      鬼界与我冥界诚心交好,这些年我们虽坦荡相交,却也一直有所堤防,只是并未察觉任何异常,至少目前看来,鬼界与我们是真正的和平相处,不至于会来动我冥界的四方冥器,何况,鬼界无鬼能有此能力,单说驭鬼印或冥途罗盘就能震慑住鬼界的十殿阎王。
      而人界就更不可能了,御天法尺镇在四极之一,虽然一直沉寂无波,但若有外物侵扰,自然会是御敌的状态,现今的人界多用机器,少用人力,就算有这个能力动的了冥器,也不可能毫无痕迹留下,暂时也可以排除。
      而佛界与我冥界而言,目前是最不明朗的一界,但若要动四方冥器,必要佛主亲临方可,其他的菩萨、罗汉连四极都无法找到,更遑论擅动冥器,可我回来之前碰巧与佛主在一起论法,佛主若动了冥器,难免会沾上冥器的气息,我与佛主论法之时,不可能毫无察觉,因此也可以排除。
      这样看来,难道是妖、怪、灵、魔等小界出了什么大人物,首先就要拿冥界开刀立威吗?”
      南铃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在三界之战后,各方小界几乎都溃不成界,经历了千万年的变化后,最终只能混杂与人、佛、冥、仙四界居住,才不至于灭界,这些小界的遗族想要自成一界都极其困难,怎么可能有能力动四方冥器?就算勉强有人能进入四极,并擅动冥器,也不会在引起我们警觉的情况下,毫无线索留下,这是绝无可能的。
      我仔细想了想,在现今的各界之中,能擅动冥器且不留任何痕迹的人,应该就只有她能办到...”
      孟荷眼眸睁大,叫道:“南铃,难道你是说!那一位吗?”
      南铃点了点头,北鸣和监卿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齐齐点了点头,似是认同南铃所言。
      黄裕离眨了眨眼,问道:“南姑姑,你们说的那个人是谁啊?”
      孟荷率先往祖祠外走去,说道:“我先去安排人手详查,毕竟我们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还是要查清楚为好,待确定不会是不轨之徒所为,也好安心一些。”
      北鸣会意道:“嗯,为了以防万一,我和监卿去安排人手,加强幽罔城的巡防,保证不会让冥界有危险,提前做好御敌的准备。”
      监卿不解的被北鸣拉走,南铃摇了摇头,回道:“冥主,现今我们也没什么线索,只能全力彻查,看是否是外界所为,您也多加留意些冥器的动静,若再有异动必快速前来祖祠查看,可能会查到些什么,如果真的是那个人做得,至少对冥界是没有危害的,你完全可以放心。”
      黄裕离不解的看着南铃离去的背影,轻声呢喃道:“你们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北鸣硬扯着监卿坐在幽罔城头之上,满脸气愤的叫道:“监卿,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只长肌肉不长脑子啊!”
      监卿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顿时委屈的蹲坐在地上,不解的回道:“我怎么了啊?谁让你们老是打哑谜啊,说话老是只说一半,谁知道你们说的是谁啊!”
      北鸣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暗示道:“你傻啊,我们四个陪着陵欢一起长大,这么些年了,我们四个也一直没有找对象,生孩子,隐隐的就把陵欢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在陵欢面前,唯一的禁忌,不就只有那个人吗!”
      监卿手撑着下巴,眼神落在幽罔城外的某处草丛,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叫道:“啊!我终于知道了,你们说的是已故的冥主啊!!!”
      北鸣连忙捂住监卿的嘴,怒道:“你怎么不用冥力喊得再大声点啊!生怕陵欢想不起和那一位的事情吗!!!”
      监卿连忙噤声,眼神到处打转,就是不敢落在北鸣身上,突然惊叫道:“北,北鸣!你快看!”
      北鸣不耐烦的回道:“你又怎么了!?看什么啊?”
      监卿右手食指指着城外极远处的一个小黑点,语气颤抖的说道:“你快看啊!那是不是我们刚刚提到的人!”
      北鸣连忙暗运冥力,目力瞬间放远,一眼看见远处一脸懵懂的人儿,连忙激动的叫道:“怎么会是她!明明孟荷和南铃亲眼看见她魂飞魄散的啊!”
      北鸣随手想要拉住身旁的人儿,右手却频频抓空,转头一瞧,监卿早已离开了幽罔城头,瞬息间便到了小黑点所在的位置,北鸣连忙跟了上去,眼见监卿正蹲在地上,惆怅的拍了拍蹲在地上的监卿,强打起精神,安慰道:“监卿,可能不止是陵欢,我们也很想她,只是陵欢把她忘了个干净,想产生幻觉都很难,而我们一直都记得她,再加上今天的事儿,才会产生错觉,你也别太沮丧了。”
      监卿背对着北鸣,没有回应北鸣的话,在地上划拉了好一会儿,突然激动的叫道:“北鸣!你快看!这泥土里的血好像是她的!是幽蓝色的血液!”
      北鸣脸色大变,连忙趴下身子,仔细查看监卿所指的那一小块地方,满脸惊讶的叫道:“真的是她!她回来了!!!”
      监卿连忙环顾四周,叫道:“北鸣,我们快分头找找,这里会留下血迹的话,她可能受伤了,别被谁给趁机掳走了吧!”
      北鸣连忙冷静下来,定了定神,回道:“监卿,你留在这儿仔细查找,看能不能找到她的踪迹,我马上向陵欢...不!我马上和孟荷她们说这件事,调动城内现有的兵力,全力寻找冥主所在!”
      监卿连忙点头应下,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北鸣撕下衣角,小心的用衣角包裹住掺有血液的泥土,揣着泥包快速往内城赶去。

  •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要完结了~~~~~~
    新文紧接着就会开,希望各位移步支持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