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黑化了》青木源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09 21:08: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得救 ...

  •   明苑故意一个白天就没有回去,鲁婶子泼妇本色尽显,一个劲的在家里,撒泼骂娘。
      
      昨天夜里夫妻口里说的那个张婆子也来了,她也不避讳明苑,拿着看货的眼神上下打量,说太瘦太小,伸手就比了个手指。
      
      鲁婶子看着就留脸色发黑,心里直怪这个死丫头不争气,养头猪到现在,都能长膘拉出去卖了,养了她十三年,竟然还是没胸没屁股的。鲁婶子心下盘算,觉得这丫头是活不长了,这几天越来越没力气,干什么都不成,每天就吃一个干馒头。
      
      趁着人还有一口气,赶紧卖出去,换点钱给自己儿子娶个媳妇。
      
      鲁婶子剐了明苑一眼,心里直骂,自己当初怎么觉得这丫头抱回来,能给自家省一笔彩礼钱?
      
      “再多点,我家好歹养了她这么多年。多给点。”
      
      张婆子冷笑,“我倒是想要给你多点,但是你看看大丫这样子,瘦的有个女人样吗?而且病成这样,就算我肯,买家肯么?”
      
      说的鲁婶子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
      
      可能是打着让人看起来好些,能卖个好价钱的主意。破天荒的,在晚餐那一顿给她白面馒头,还有几块肉。
      
      平常这些东西,都是鲁家父子的待遇。明苑这两天吃的就是个风干馒头。
      
      对此鲁家父子也没有什么表示。杀猪之前,还给猪吃一顿饱的。眼瞧着人就要卖出去了,自然是得好好喂一顿,看起来能有点斤两,也能卖个好价。
      
      吃完饭之后,明苑出乎意料的留下来收拾,让鲁婶子一家早点去睡。
      
      鲁婶子只当她想要卖好讨乖,不想被卖出去。嘴里冷哼了几声,讥讽这丫头脑子就是不灵光,她做不了自家的媳妇,那还留在家里有什么用。
      
      鲁婶子打了个哈欠,她感觉自己今天夜里特别困,打了个哈欠,就回屋睡觉了。
      
      今天明苑格外勤快,还帮着鲁婶子做饭,趁着人不注意,下了点药在饭菜里。
      
      夜渐渐深了。
      
      外面的狗吃了药死的老鼠,在主人昏睡过去的同时,也口吐白沫,一命呜呼。
      
      夜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掠货好时机。
      
      一个佝偻的人影,踩着月色进入了村子。村子里的人家,家家养狗,生人一进来,立刻狂吠。
      屋子里的人听到外面狗的狂吠,提着扁担出来。
      
      尸傀师默念明苑传授给他的口诀,一缕魂魄从来人七窍里溢出。飞到他的身体里。
      
      尸傀师之前被玄午山追杀,弟子们之前得到的命令是要活得,所以下手有分寸,未曾伤他要害,但也受伤不轻,不然也不会躲到坟山,想要借助尸气来躲过追捕。
      
      得了生人魂魄的滋养,身上深可见骨的伤,缓缓恢复。
      
      外面也有村人,听到这家的异动,跑出来一看究竟,顿时也被抽走魂魄。无声无息的,直接倒下去了。
      
      再有人来,也是如此。
      
      尸傀师伤势颇重,不然也不会和一个黄毛丫头合作,他贪婪的抽取魂魄,滋养自身。
      
      明苑听到院子里推开门的声响,她走出来,指了指旁边的一间土屋。
      
      屋子里睡的人被外面的动静给惊醒了,明苑给他们下的迷药不多,掌控在堪堪能让他们早点入睡的程度。
      
      外面这么大的动静,屋子里的人爬起来。
      
      等到鲁大提着裤子出来,见着外面的人,吓得一屁股坐地上。
      
      尸傀师的脸皮长好了一半,月光下一照,依然还半边的血肉模糊,那模样吓得鲁大当即尿了裤子。
      
      “是他们一家?”尸傀师回头过来,慢吞吞道。
      
      明苑点头,她要的,就是这一家的魂魄。要不然,她还真的没有那个耐心和这家子继续周旋下去。
      
      魔门妖女,从来不知以德报怨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伤我一分,十倍还之。这才是魔门的风范。
      
      明苑颔首。
      
      尸傀师伸手,嘴里念动口诀,就见着一缕青烟似得轻雾从鲁大的窍门里冒出来。
      
      而后那股青气从尸傀师身体里过一圈,渡到明苑的身上。
      
      明苑闭上眼,感受到身体被力量填满,那感觉她已经五十年都没有过了。实在是过于美妙。
      
      她的享受被女人的尖叫打断,鲁婶子扶着门框,滑坐在地上。
      
      明苑冷笑,“她。”
      
      鲁婶子挥手尖叫,“妖怪,妖怪啊!”
      
      明苑一把捏起她下巴,“叫啊,再叫。”
      
      鲁婶子两腿软着,早就没有了之前,对着明苑的威武霸气。她对着明苑磕头,额头磕在地上砰砰砰作响。
      
      “大丫,看在我把你抱回来,没叫你让狗吃了的份上,饶了我吧。”
      
      明苑抱胸,眉目含笑,“好呀。”
      
      鲁婶子抬头,就见着那个丫头的脸,“拿你儿子来换好了。”
      
      说着尸傀师那边已经抽出了鲁狗儿的魂魄,转换一圈,直接注入她的身体里。
      
      明苑很享受这种感觉,齐霁关了她五十年,五十年里,她靠着齐霁的内力,还有玄午山的丹药续命,她很不喜欢那种没有半点力量,生死系于他手的感觉。
      
      最后孤注一掷,在齐霁面前自杀,而且还是用的他的灵力。除了把他的数值拼命拉高之外,也有解脱的意思。
      
      向死而生。
      
      她睁开眼,看着人已经完全傻了的鲁婶子,她毫不犹豫的一指,顿时魂魄也从鲁婶子的七窍中,流淌而出。
      
      汇入她的身体。
      
      平常人的魂魄,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益处。但是此时此刻,对明苑来说,聊胜于无。空空荡荡的经脉,流淌着丝丝缕缕的灵力。
      
      明苑突然睁开眼,见着旁边的尸傀师,用近乎贪婪的眼神盯着她。
      越是修为强盛的修士,魂魄就越稳固,难以摄取,同样的,若是能采了来,不是这些普通村民能比得上的。
      
      尸傀师早在两人初遇,就察觉到她不是表面上的,一个饱受虐待的村姑。村姑没有那个胆量上到处都是尸骨的坟山,也没有本事在浓厚尸气里寻出尸傀师的气息。
      
      能有这般本事的,怎么可能是个孩子。恐怕是那个遭了天劫,毁了肉身的修士。送上门的魂魄,哪里有往外推的道理。
      
      尸傀师的面皮下,露出一个鬼气森森的笑容。
      
      “你,我也要了。”
      
      说罢,尸傀师向她击来,明苑站在那里,这身体到底不是她原来用习惯的。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还没等她放下挡在脸前的手,就听到尸傀师嘴里冒出一声夜枭的嚎叫。
      
      原本干瘪的躯体,顿时和只胀大的球一样,迅速鼓涨了起来,丝丝黑气,从身体七窍中不断的淌出来。
      
      “你干了什么!”尸傀师伸手抓住自己的脖子,尖啸道。
      
      “没什么,只不过没把完整的炼魂术口诀告诉你而已。”明苑冷眼看着,他各种抓住自己的脖颈,使劲的抓挠。
      
      “你以为我真的,对你没有任何防备?”她好整以暇,拍来拍自己身上的尘土。
      
      “不对,我明明查看过,炼魂术是完整的!”
      
      明苑笑着点头,“是呀,只不过我把里头偷换了一点,和炼鬼咒对换了几个字而已。”
      
      其实魂魄,吸那么几个人,不成问题。但是尸傀师远比她想象的要贪婪的多,外面的村民,几乎全都一口气吸了。
      
      生魂离体,魂魄分离,若是不及时处置妥当,魄灵就会发狂。
      
      吃了那么多下去,被她那么一带,不出问题才有鬼。
      
      果然那些吸入身体的生魂,这时候开始开始作乱,那张原本就狰狞可怖的脸上,顿时涌现出无数的人脸。
      
      尸傀师嘴里赫赫作响,一手掐住自己的脖子,一手伸向明苑。
      
      瘦小的姑娘,笑的张扬而肆意,“我说的话,你都敢信。”
      明苑看着森森鬼气从他发顶上冒出,她舔了舔唇,“玄午山的人,应该到了。”
      
      话语落下,她径直往尸傀师的身上冲过去,尸傀师身上一时间要和那些濒临化为恶鬼的生魂搏斗,冷不防明苑径直冲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就一掌拍过去。
      
      此刻屋门轰然破碎,几点蓝色从外面冲了进来。
      
      明苑被那一掌直接拍到墙上去。后背径直撞上墙壁,她只觉得后背一疼,立刻晕了过去。
      
      半昏半醒里,感觉到有人把自己给翻了过来,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
      
      她下意识抓紧一个人的袖子,气若游丝,“救我……”
      
      而后一阵暖意,从后背传来,她整个身心全都陷入不可预测的温暖里。她这下彻底晕过去了。
      
      等再醒过来,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柔软的被褥里。
      
      被子暖烘烘的,很舒服,很绵软。像是有人温柔的抱着自己。她曾经享受过的那个怀抱。
      
      这股舒服的劲头,让她又重新闭上了眼。她不是没吃过苦头,但五十年下来,她就没有吃过这苦。
      
      她又放任自己躺着,闭上眼,迷迷糊糊的又继续睡过去。
      
      睡梦里,她似乎又回到了寒潭下。
      
      齐霁鼻息扫过她的脸侧,声线温软,“我爱你”
      
      可我不爱你。
      
      她在心里回道。
      
      这一觉睡到她骨头都快要舒了,她才舍得睁开眼。
      
      然而一醒来,她就觉得有些不对,枕头软乎乎的,枕着脑袋很舒服,但是总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
      
      她躺在那里,左右转动了下脑袋,头皮上就传来了织物摩挲的感觉。
      
      明苑抬手往脑袋上一摸,顿时差点没跳起来。
      
      她什么时候被剃成了一个秃瓢?
      

  •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说我不是好东西,怎么没人相信呢。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所爱隔山海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