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黑化了》青木源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8 21:10: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行动 ...

  •   明苑抱着膝盖在水边,对着河面直瞧。
      
      这鲁家人,把她当牛做马,要不是大丫这身子实在是不行,说不定都能让她下田去。
      
      她看了一旁冒着各种臭味的衣服,直接吐了口水。她八辈子没给人洗衣服,这家子人,想要她伺候,简直做梦。
      
      一条河,有很多人村里的妇人来洗衣物,见着她那个身板,毫不客气的就把她的东西往外丢。
      
      这身体之前在鲁家饱受虐待,村里的人一子都知道,不过知道归知道,但也谁也不会出手管闲事。
      
      反正丫头命贱,打死了,抬到山上埋了就是。
      
      而且那些农妇可最会欺软怕硬了。
      
      那一堆冒着臭气的衣裳被个壮实的农妇,给丢到了草丛的另一边。
      
      其他的农妇冷眼看着,瞧着明苑摇摇晃晃站起来,小丫头昨天里才吃了一个馒头,整个人瘦的和竹条干似得,走起来,步子也不稳当,走出去摇摇摆摆,和鸭子赶路似得。
      
      一块洗衣的农妇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恶意的嘲笑的笑声,肆无忌惮。显然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明苑伸手去够冒着臭气的衣裳,还没伸手过去,就听到前头草窸窸窣窣的动,抬头见着一个玄午山弟子在那里站着。
      
      那弟子看见她,走过来,“姑娘是这里的人?”
      
      明苑手一收,感受到那弟子身上浅浅淡淡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魔气。那魔气并不是从这弟子身体里溢出,而是沾染上去的。
      
      明苑点点头。
      
      “请问姑娘,最近这附近是否有异常?”那弟子生怕自己说的还不够仔细,让面前这小姑娘听不懂,“例如什么声响之类的。”
      “又或者出现了什么形迹可疑的人?”
      
      明苑一下就猜出了这弟子的深浅,魔门中人,一旦被追杀,都是千方百计的遮掩自己行迹。因为不仅会有这些正道,还会有魔门同道,来杀人夺宝,甚至吸取内力,收为己用。
      
      明苑心下一动,“有,爹说,两里外的娘娘山,莫名其妙的死东西。”
      
      她这说的不明不白的,不过她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小孩嘛,说话颠三倒四,不清不楚的,那是常有的事。
      
      面前这弟子听后,也皱了皱眉,正要离开,结果下摆那儿被一只脏兮兮的手抓住。
      
      低头就看见刚才问话的丫头,睁着眼,“能给我点东西吃吗,我几天没吃东西了,我好饿。”
      
      现在这个身体的脸,原本就够小的,脸颊凹下去,就剩下两只眼睛,这身体的眼睛明亮,要是平常养着,还算是明眸善睐。到她这儿,就剩下两只骨碌碌的眼珠子盯着人。
      
      果然,她见着那弟子看着她,浑身僵硬,不过他还是摸出了一颗丹药给她。
      
      “我身上没有带干粮,这是辟谷丹,吃了之后就不会饿了。”
      
      等人走后,明苑就立刻把辟谷丹给塞进了嘴。饿是的确不饿了,但她跑去拉了一天的肚子,从天亮拉到天黑。
      
      最后明苑在草地上直接摊个大字,心里后悔,她怎么忘记了,这丹药还自带除浊的功效。
      
      她当初被齐霁救了之后,拿着各种丹药喂,她那时候浑浑噩噩,随便齐霁去了。差点忘记了,这种下面弟子所带的丹药,竟然还带去浊的功效。
      
      最后人都要虚弱了,但辟谷丹的效用明显,饥饿感已经没了,而且手脚都已经有力,不复昨天的那种虚弱。
      
      她夜里回去,听到鲁大和鲁婶子的说话声。
      
      明苑放慢脚步,猫过去偷听。
      
      “大丫算是白养了,养了十三年,竟然看上去连隔壁家的丫头都还不如。算是白吃我们家这么多年的饭了。”
      
      “看着也不像个能长大的。最近这两天,更是有气无力,干什么,什么不行,别到时候连个蛋都没给狗儿下,就死了吧?”
      
      鲁大过了一会在窗边响起,“那别死在家里,最近埋死人的山上,说是有妖怪,死了不少野狗,五里外的地方,听人讲,说是有仙人打架,山头都被削掉一片去。这个时候,要是死在家里,我还得和人上山埋。”
      
      “要是碰见妖怪,就不好了。”
      
      “那我叫张婆子来,好歹还能留点钱,给狗儿娶媳妇。”
      
      “也成。”
      
      鲁婶子口里的张婆子,就是村里专门买卖人口的,尤其是买卖闺女。
      
      过了一会,窗子里接着响起,男女的声音来。
      
      明苑小心的慢慢一路到自己的屋子里,说是她自己的屋子,其实就是个堆放杂物的地方。厨房因为鲁婶子担心她偷吃,除了洗碗筷打扫的时候,不让她靠近。
      
      天蒙蒙亮,明苑就从鲁家门里偷溜出来。
      
      她直接去了村子后面的后山。
      
      说是后山,其实离村子还是有一段距离,这地儿是埋死人的地方。离着一段距离,就鞥闻着尸臭。
      
      村子里头,死了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往这山上埋。日子久了,这山上的树木长得特别好,同样的也阴气沉沉。
      
      明苑靠近了,就嗅到一股腐尸的味道。
      
      沿着埋尸人走出来的那条小道,往里慢慢走去。路旁随处可见被野狗刨出来的尸骨。
      
      有些夭折的小孩埋得浅,就会被野狗给刨出来,也不知道刨了多久了,膨大的一块,,皮肤破了,开始冒绿水。
      
      明苑慢慢的往里走,她见过的比这些都多了去。她仔细分辨隐藏在浓厚尸气里的蛛丝马迹。
      
      她当年为了自保,也是为了占别人的便宜,只要是邪魔外道,她多少都要沾点边。她听鲁大说,这埋死人的山上有古怪,过来看看,心里打着趁火打劫的算盘。
      
      明苑慢慢往里头走,越到里头,就越发诡异。死人多的地方,被活人忌讳,但却是另外生物的乐园。
      
      野狗乌鸦,什么都有。但是她一路走过来,静悄悄的。
      
      她走到一具尸体跟前,说是尸体其实也不算是。
      
      瞧着那尸首脸上皮肤腐烂殆尽,露出其下的肌理,两只眼珠就这么直喇喇的暴露在外。
      
      那些修道人说,红颜白骨,其实也是对的。因为一张皮没了,还真的分不出谁是谁。
      
      “装什么呢。”明苑开口,“打算在地上趴到什么时候?”
      
      地上的“尸首”一动不动,明苑走过去,一脚踩在他精丹处,但还是一动不动。、
      
      明苑一脚挪开,直接踹向肚脐下三寸,脚劲之猛烈,只要踹实在了,下半辈子就只能修身养性。
      
      看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她脚才踹过去,地上的“尸首”终于动了动,镶嵌在血肉里的两只眼珠子骨碌一转。
      
      见着一个头发乱蓬蓬的黄毛丫头,地上躺着的活死人,眼里露出点儿光亮来。往下一看,正好是要踩在自己命根子的脚上。
      
      那张血糊糊的脸上,竟然冒出能让人辨认出来的僵硬。
      
      “就是你吧。”明苑随意的,把踩过他的脚,往他身上的衣物上擦了擦。满脸嫌弃。
      
      “玄午山的那些人,都已经找到附近来了。”她拍拍手,盯着地上的人。“尸傀师,你觉得你还能坚持多久?”
      
      尸傀师,操纵尸体的门派。世上众人,除非飞升,不然只要还拖着人身一日,那么就有陨落的一天。满身修为带不走,自然都留在了尸首上。这个门派有妙法,可以让尸体维持生前形态,栩栩如生,甚至还能扩充灵台,再渡生魂,使得尸体举止动作一如常人。
      
      这些都是传说中的,明苑也没见过,哪个死人还能真的当着她的面,被夺舍活过来的,干脆就丢到一边。
      
      但是侮人尸首,尤其是那些灵力深厚,修为上层的人,几乎哪个摆出来,都是德高望重,权势赫赫之人。
      一旦动了他们的尸首,被人发现,那简直是被追杀到天涯海角的节奏。
      
      被玄午山追杀,她还真的半点都不意外。
      
      地上的人,噗通一下,整个从地上坐起来,和诈尸似得。
      
      “你是谁?”两只眼珠子盯着她,声音出其意料,并不难听,甚至还有些年轻。
      
      “玄午山的人已经找过来了。”明苑不答反问,她斜睨着他,眼角嘴角带着点儿不屑。
      
      “你躺在这儿,也想是拿着这儿的尸气想要混过去吧。”她走了两步,环视了周围一圈,“不过你到底是算错了,那些人还是找过来了,就连村子里的村民都已经觉察到不对劲了。”
      
      “最迟不过明天,他们就会找过来。到时候你拖着这么一个鬼样子,是指望混在死人堆里,把他们给骗过去?”
      
      说着,明苑蹲下身,好整以暇的看着人。
      
      尸傀师的脸皮被他自己剥掉了,血淋淋的恶心,明苑忍住眼疼“想不想和我合作?”
      
      尸傀师看了一眼她那单薄的,一巴掌就可以拍下去的身板,嗓子里咕噜噜几声怪笑。
      
      “你?”
      
      明苑也不恼,干燥的起皮的嘴唇上下一碰,“炼魂术。”
      
      炼魂术以他人魂魄为引,壮大自己能力。因为过于阴狠,而且极易反噬自身,就算是那些魔门,也不是轻易敢修炼。
      
      “你到底是谁?”
      
      明苑不答,“那个村子里的人,够你恢复吧?”
      
      “越是强劲的魂魄,力量越强,但是炼化起来也越难,但普通人的魂魄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那两只血眼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你要什么。”
      
      明苑笑了,果然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
      
      她伸手过去,手就往尸傀师的下巴上伸过去,却被他躲开了。
      
      “别碰我,你身上有虱子。”
      
      闭嘴!
      
      明苑面无表情,一脚直接踹中男人宝贝的地方。
      
      真美好。
      
      听到男人抱住裆下惨叫,明苑如此想。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