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屈服 ...

  •   
      鹭之宫真序又咳嗽了两下,清浅的呼吸扑在中原中也手上。
      
      她嘻嘻嘻地笑了起来,全然不顾自己还在被掐着喉咙。
      
      少女看着中原中也,表情一瞬间生动起来,好像饥饿的老虎看着熟睡的婴儿,又好像透过中原中也看到了别的什么东西。
      
      明明对方的生命就掌握在自己手上,不知怎么,中原中也汗毛倒立。
      
      “咳咳……虽然不知道你确切是什么东西,妖怪,鬼,特殊磁场聚合物,AIM力场集合体,还是神明反正肯定不是人类对吧——唔,请不要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毕竟我说的是实话。”
      
      鹭之宫真序说道。
      
      不过不要紧,我很快就能知道你是什么了。她在心里面补充。
      
      用解剖刀和剪子,锯子等东西得到的结果才是真实。鹭之宫真序一向奉行这个道理,不管是什么切开看看就好了吧。
      
      她能够坦然又平静的说出一大串话,其实是因为中原中也的手已经有松开的趋势。
      
      “你好啊,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少女嘴角挂着笑意,眼睛闪亮如璀璨星辰。
      
      “你能松开你的手吗?我要无法呼吸了诶。”她理直气壮要求道。
      
      中原中也对她一连串动作感到的困惑,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提出这种要求的?
      
      中原中也:“明明刚刚才袭击了我的同伴,又揭露我的秘密,还叫我怪物,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哦,是吗?”鹭之宫真序反问。
      
      对面的少年没有决心杀死她,鹭之宫真序早就从对面的神情以及掐在脖子上这只手的力度判断出结果,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啧。】
      
      被掐着脖子始终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必须要让他放手才行啊。
      
      鹭之宫真序在心里不满地咂舌,她轻快地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们,心里有了主意。
      
      “注意你的态度。”鹭之宫真序说。
      
      中原中也:“你!”
      
      “你应该想清楚了,现在想要求人的不是我,而是你。”
      
      “如果没有我的解药的话,你的同伴最多还有十分钟时间寿命可活,考虑清楚再对我下手吧,话说回来,有这么多人陪葬,我可是很快乐呢,嘻嘻,值了。”
      
      鹭之宫真序慢条斯理说。
      
      疯子!
      
      中原中也这样想到。
      
      但是鹭之宫真序笃定自己不会死。
      
      从之前的动作看出来面前的少年是极其注重他身后同伴们,用这些作为威胁,就可以解决目前的情况。
      
      中原中也不得不松开掐着脖子手,转换为捏着她的手腕——随时可以掐碎,身上红色光芒没有消失。:“那你想要什么?怎么样才能救他们?敢耍花招就立刻杀了你!”
      
      鹭之宫真序皮肤冰冷滑腻,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感觉。
      
      “和我做个交易。”少女在他耳朵边低语,宛如恶魔在深渊发出呢喃。
      
      “答应了就放过他们。”
      
      ——不过,是假话哦。
      
      如果真的听从鹭之宫真序的话就会放过那些实验体了吗?
      
      不可能的!
      
      鹭之宫真序只是哄骗中原中也而已,在她眼里面地上躺着的人,现在已经全都是她的所有物,谁也不许动——毕竟在沙漠里面干渴的人,可是不会放过绿洲里面的任何一滴水。
      
      到时候掌控了中原中也,使他对她失去威胁之后,要做什么还不是她说了算!
      
      鹭之宫真序正这样想着,系统传来消息。
      
      它好似才反应过来修补了一个巨大的bug版疯狂提示她:【宿主不能在未经过他人允许情况下,下将他人作为实验体!】
      
      鹭之宫真序:“……?”
      
      不是完成任务就行了吗?这系统为什么管的这么宽?烦死了烦死了。
      
      【系统的任务是为了建设和平城市传播社会正能量,当然要求宿主具备一定的“正义”特征!】
      
      系统正义凛然道。
      
      【“正义”?】鹭之宫真序瞳孔悄无声息放大,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我没有这样的东西,当时你是怎么选择绑定我的……你不是有扫描功能吗?】
      
      它居然会要求宿主本人的品格……鹭之宫真序感到有意思的同时,将一连串问题毫不客气地抛过去。
      
      太可笑了,太可笑了!它居然说出身于“那个”家族的她拥有正义??
      
      难道违反国际法进行人体实验就是正义?不顾本身的意愿将人进行改造就是正义?还是将人体当做培养菌种的靶子就是正义?
      
      如果是这种类型的“正义”的话,鹭之宫真序敢肯定这世界上没有比她更正义的人了!
      
      系统:【不能随意杀人。 】
      
      【宿主违反规定后将无法复活。】系统冷酷道。
      
      它所规定的就是无可指摘的正义,无论如何,只要鹭之宫真序还想复活,就要照它说的做。
      
      鹭之宫真序气得胸口起伏,狠狠做了两个深呼吸才平静。
      
      系统的做法无异于虎口夺食——用枪顶着老虎脑袋,让它自愿放开食物,食物还是生命?食物还是生命?
      
      中原中也发现旁边少女的表情变了。
      
      “该死的……”
      
      她咬牙切齿道。
      
      “总有一天拆了你。”
      
      中原中也下意识:“你在说什么?”
      
      鹭之宫真序脸上毫无表情,语气却恶狠狠道:“没什么!你考虑好了没有?还有七分钟时间的寿命!”
      
      对方还不知道自己不能杀人的事实,还按原来计划进行威胁!
      
      中原中也急促:“什么交易?”
      
      鹭之宫真序缓慢道:“要求很简单,你要当我的东西,听从我的指令,不能背叛我。”
      
      中原中也:“?!”
      
      周围的碎石一瞬间全部浮起,带着猩红色的重力的光芒。
      
      “如果按照容易理解的说法就是——”
      
      中原中也看着她,差点捏碎她的手腕,但是鹭之宫真序表情都没有变一变。
      
      她简单粗暴道:“成为我的‘人’!”
      
      中原中也:“???”
      
      “答应或者不答应,四分钟时间。”
      
      鹭之宫真序烦躁道。
      
      其实地上的人还有十几分钟时间逼近死亡,虽然鹭之宫真序被限制不能杀人,只能救他们。
      
      但是她绝对会拖到最后一刻,让他们完美体验濒死的痛苦。
      
      不许杀人是吗?
      
      好的呢,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多的是,何必杀人!到那种时候死亡可是奢求啊!
      
      进行实验必须要取得对方的同意,只是这个同意是真正心甘情愿,还是被胁迫,还是被诱导,还是在神志不清楚的情况下进行的?
      
      系统能辨认出来吗?鹭之宫真序满怀恶意,不要紧,我可以一种一种试过去……
      
      中原中也还在沉默之中,少女来者不善又出手狠辣——虽然如果她不主动攻击就会死,但是无差别攻击波及到了自己的同伴。
      
      她说的话的意思……冷静下来的中原中也心想。
      
      那是什么意思……让我为她所用吗?
      
      “三分钟!”
      
      少女的声音像是从地底寒冰里发散出来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仅仅是站着就带给中原中也巨大的压力。
      
      “我答应!”中原中也终于同意了,同时甩开少女的手腕。
      
      鹭之宫真序揉了揉手腕:“明智的选择。”
      
      中原中也做出守卫的姿势,在她面前低下头,露出脆弱的脖颈,表示诚意。
      
      “我将为你所用,成为你忠实的守护者,为你斩除一切阻碍,重力会碾碎反对你的人,永不背叛。”
      
      他将手放在心口上说。
      
      “但是你不能提太过分的要求。”
      
      “没问题,但是守护什么的还是免了。”墨蓝色长发的少女开口。
      
      “毕竟我只是馋你的身体而已。”她皱着眉毛补充。
      
      鹭之宫真序不喜欢使用外力,尤其是依靠别人的力量,而且她也不认为这个世界真的有人可以阻止得了她。
      
      这是不同层面的战斗。
      
      不过,中原中也显然对这种话有些误解。
      
      馋他的身体???
      
      中原中也被自己呛到:“咳咳咳。”
      
      这话歧义有点大,难不成他要为组织献身?她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狂放的人啊!
      
      中原中也脸因为咳嗽而发红。
      
      鹭之宫真序才不在乎中原中也的想法。
      
      她恶趣味上来,觉得喊那个文豪一样的名字很奇怪,就继续沿用之前的叫法:“头发是橘色的,恩,就叫你橘子君好了。”
      
      中原中也:“等等??”
      
      她任性又轻率地下了决定,转身就走向躺着地上的人。
      
      *
      
      在中原中也胡思乱想的时候,鹭之宫真序试图进行自己不甚娴熟的救人工作。
      
      “你发什么愣?”鹭之宫真序觉得无聊又烦躁,让她出手救人就好像硬逼着食肉动物吃草一样让人恶心。
      
      “不要傻站在那里,来帮忙。”
      
      “把这些苏醒了的家伙身上施加重力抬回去,这些是你的同伴吧,橘子君。”
      
      她用纤细的手指弹着注射器管道部分说着。
      
      中原中也立刻没好气道:“我叫中原中也。”
      
      “好的好的橘子君。”鹭之宫真序站在一位羊成员身边敷衍,她拿出注射器将颜色可疑的液体打进他们身体里。
      
      中原中也:“不要这样叫我!”
      
      这种跳脚的反应让鹭之宫真序烦躁的内心稍微得到了些许平静,于是鹭之宫真序用开玩笑般的语气道。
      
      “可是你头发颜色真的很可爱……恩,大概他们十几分钟后就会醒吧……如果这药没过期的话……”
      
      中原中也惊悚地看过去:“?”
      
      鹭之宫真序:“恩,别这样看我,毕竟我的敌人大部分可是不需要解药的哦,所以一直放过期,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吧。”
      
      “所以,你叫什么名字?”
      
      迟疑了片刻,中原中也还是问出声来。
      
      鹭之宫真序头也不回:“我吗?”
      
      “这就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现在的话,名字暂时是鹭之宫真序哦。”
      
      *
      
      鹭之宫真序不想提及的曾用名是木原乱序。
      
      在作为木原乱序的时候,她的研究领域为“扭曲规则”。
      
      无论是物理现实存在的规则,还是社会中的默认的规则,都是她的研究领域,像是用随身炸//药扭曲子弹的轨道算是基本操作,用影响大脑的化学物质操控人心也是理所应当,只要能够扭曲的东西,木原乱序都可以查找漏洞并且进行破坏。
      
      “木原”是一种概念,而不是一个姓氏,代指像他们一样的一类生物。
      
      掌握科学,利用科学,追求科学,无拘无束地利用科学玩耍,所谓木原就是这种东西,天生在这方面具有无与伦比的灵感和天赋,同时热衷于探索未知。
      
      本来这样的概念是不带任何偏好而存在的,但是——
      
      如果采用人类实验的话得到的结果比动物实验更快更简单;
      
      如果想要观察内脏运动的话,打开活人腹腔直接去看,比从死人尸体上或者其他活着的动物上看更直观;
      
      如果想要挑战某项极限,比起用电脑模拟,假想验证,把实验体按照最大规格玩坏才能突破极限,到达前人所没有探索过的地方。
      
      这也是木原。
      
      不带任何个人感情的,纯碎的恶意。
      
      也就是说,为了探索未知的科学,木原们可以毫无底线的践踏人性,也可以全无负担地是对同类出手。
      
      中原中也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少女木原。

  • 作者有话要说:  非典型带恶人鹭之宫真序,很屑,最好不要对她有什么道德方面的期望。
    感谢在2020-06-04 20:25:27~2020-06-18 15:4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仙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草莓冰沙应该很好吃 20瓶;扶苏初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