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传染 ...

  •   
      濒临死亡的瞬间,鹭之宫真序抓住了可能的最后一根稻草,跟一个宣称可以复活她的系统签订了契约。
      
      尽管系统的任务是让她建设和平城市,消除纷争,传递社会正能量,这跟她的天性很不相符。
      
      但是只要能复活,只要能回去继续完成她的实验和研究,鹭之宫真序什么都可以做。
      
      【本系统为了增加宿主武力值而配备了抽卡系统,内置1351种能力卡,完成阶段性任务所得到的正义值可用来抽卡,当然也可以氪金抽卡。】系统道。
      
      鹭之宫真序皱眉头,听上去怎么像市场上那些骗氪游戏?不是氪就是肝。
      
      她开口了。
      
      【没必要。】
      
      过于借助外力,或者依靠不属于自己的能力,鹭之宫真序从来都避免这两点发生。
      
      她唯一能相信的就是她自己。
      
      系统的机械音依然平静。
      
      【等到宿主遇上麻烦的时候就知道有没有必要了。】
      
      【现在开始进行传送第一个任务地点——横滨,任务,建设和谐横滨。】
      
      *
      
      擂钵街上。
      
      阳光照耀在这片灰色的土壤上面,同样也公平地照在这两方对峙的人头上。
      
      一方看起来全是十四五岁的孩子,放在外面应当还是在读初高中的年纪,但是这里他们却手拿着砖块,扭曲的水管,撬棍等东西,正准备跟对面进行搏斗。
      
      站在他们前方,为首的少年有着如同夕阳般绚烂的橘色头发,他所有的同伴都在身后,而他一个人孤身在前,迎接着对面的怒视。
      
      对面显然要像样很多,至少出来的都是些成年人,虽然手里面拿到武器仍然乌七八糟,但是从年龄和阅历来看,总要比那些稚气都还没有从脸上脱离的孩子们强上许多——更何况对面一半以上都拿有枪。
      
      气氛暂时僵持着,直到对方一位灰头发脸上有疤,看起来像首领似的人物说话了。
      
      “羊的首领。”
      
      男子道:“中原中也,你们这个组织里面只有你有资格能跟我们战斗,其他的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即便如此,还是要与我们争斗吗?”
      
      “什么,中也,他居然敢瞧不起羊!给他点厉害瞧瞧!”
      
      中原中也还没有说话,他身后的孩子们就嚷开了。
      
      中原中也皱起眉毛,看向对方。
      
      “谈不拢吗?”对面的男子无所谓般说道,“你有这样的能力,何必处在这个小组织之中,为他们几个擦屁股,如果投奔高濑会的话,恐怕会得到比我还高的地位。”
      
      “你瞎说什么啊!我们几个和中也的羁绊岂能岂是你能比得上的!”中原中也身后,一位银发少年紧张地说。
      
      “对吧中也!”
      
      中原中也大声道:“那是当然了!”
      
      “哦。”对面的男子不感兴趣地说。
      
      既然谈不拢的话,那就只有战斗了,简单易懂的道理。
      
      “咳咳咳……”
      
      少女的声音突然响起。
      
      然后,因为就在开战的那一秒间隙内,剑拔弩张的两方势力中间,相隔不到几百米的地方,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位少女。
      
      比起听觉来说,还是视觉获得信息要更为快速和简便,毕竟在空气中光速远远超过音速,但是比起真正目睹到少女的出现,首先听到的却是她的咳嗽,紧接着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才发现少女的出现。
      
      诡异,超出了理解范围的情况带来了恐惧。
      
      “这地方灰可真够大的。”鹭之宫真序抱怨般说道 “难道横滨就是这样的地方吗?”
      
      日常习惯了生活在无菌无尘的清洁地方,导致鹭之宫真序对于外界环境有片刻的不适应。
      
      两队人马同时愣了愣,中原中也:“啊?”
      
      男子:“?”
      
      中原中也眨了眨眼睛,发现那位少女没有消失,并不是太阳直射眼睛所造成的幻觉。
      
      不管怎么说,这个出场都十足的诡异。
      
      那是一位穿着外面白大褂,里面深色校服的少女,身形纤细,她的头发和瞳孔都是深的接近黑的墨蓝色,就好像飓风来袭之前的海平面。
      
      露出的胳膊和手腕在阳光下白到闪光,或许只有常年不出门的大小姐才会拥有这样细腻瓷白的肌肤。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中原中也硬生生看出了“茫然”这种感情。
      
      鹭之宫真序缓慢抬头,往左右看了看:“看来我出现的确实不是时候。”
      
      怎么说呢,不愧是她执行任务的地方吗?连光天化日之下都有人在大街上面进行械斗,这在学园都市里面几乎不可能发生呢。
      
      “咔,咔,咔。”
      
      来自高濑会的人统统将手/枪对准站在路中间的少女。
      
      男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年龄看上去跟对面相仿……是“羊的秘密武器”吗?灰发男人一惊。
      
      中原中也却持相反态度。毕竟少女看上去无害又脆弱,气质与这里格格不入,比起来参与战斗之人,更像是路过混混们打架而不小心被卷入的好学生。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点离开这里。”中原中也道。
      
      而此时少女才似乎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
      
      “抱歉……我是说,我是不是误入了什么场面?”
      
      少女略微有些迟钝地问,好像她不是误入了两个黑帮的战斗现场,而是仅仅从喧闹菜市场路过。
      
      中原中也觉得她果真是误入这里的倒霉蛋。
      
      但是迟钝的鹭之宫真序心里面却思绪万千,跟表现出来的拟态截然不同。
      
      【似乎陷入了很不妙的处境啊,系统。】
      
      【地址出现了点问题,宿主!要完蛋了!!!】脑海里回荡着系统的尖叫。
      
      【明明是第一次绑定,连第一个任务都没有完成,就不要死啊!!!!!】
      
      系统用机械声音喊出崩溃的感觉。
      
      鹭之宫真序看了看四周,她没有说话,本来插在兜里的双手缓缓拿出,手心空空没有带任何武器,她向上举起双手。
      
      这在别人眼里是一个投降的姿势。
      
      系统继续道:【等等,我相信,现在唯一有用逃跑的方法是抽卡!如果能抽到高阶能力卡片的话,宿主一定能活下来的!!】
      
      怎么又在在督促她抽卡……本来就怀疑目前的状况是不是系统故意为之,既然完成任务就行了,为什么要我这么迫切的接受你给我的外挂呢?
      
      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鹭之宫真序阴暗地心想。
      
      【那边经过扫描至少有十几个人持枪,而这边——糟糕!武力值居然是天花板一样的存在,宿主要死掉了吧!快抽卡啊!!如果运气好还能活下来的!】
      
      唔,系统居然有扫描功能吗?这个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鹭之宫真序盘算。
      
      【闭嘴。】
      
      她言简意赅地对系统下达指令。
      
      好不容易赢得了重生的机会,就这样想让她去死?
      
      就这,十几个拿着枪的人,还有一群矮个子小孩。
      
      这简直在瞧不起人嘛——来自学园都市暗部一族研究员的鹭之宫真序漫不经心。
      
      她表现的迟钝不仅是因为需要迷惑别人拖延时间,更重要的是……就这几个人也确实打不起精神来。
      
      举起手的动作花费了她几秒的时间,高濑会的人有些不耐烦。
      
      “无论对面是什么,反正都是小孩子罢了,只要一开枪就会连同内脏一起变得七零八落!”
      
      “等等。”鹭之宫真序用平稳的语气试探道。“请让我从这里离开,之后你们想干什么就随便。”
      
      她在拖延时间,有用吗?无论如何都会死,女高中生是不可能在枪林弹雨之中活下来的。她是在拖延她最后能存活的时间吧!
      
      有人恶意地心想。
      
      既然早死晚死都要死,那么留恋人生的最后时刻而拖延时间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中原中也表明态度:“快离开这里。”
      
      他不会对少女做出攻击,但是另一方就不确定了。
      
      男子缓慢问:“你不会叫军警过来的吧?”
      
      鹭之宫真序用同样的语速回答:“不。”
      
      男人迟疑,而他身后的手下却有些躁动。
      
      本来应该发生的战斗,一直拖延到现在,两边的士气都有点被打击到。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杀了就杀了!”
      
      “她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谁知道是什么?万一就是异能特务科搞的鬼!”
      
      中原中也:“喂,不要对无辜的人下手吧!”
      
      然而他身后的女孩子拉了他一下:“别多管闲事,中也!”
      
      中原中也没有再说话,内心却有些纠结。
      
      看上去少女是不应该被卷入之人,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而自己身后也有同伴,是绝对不可能在战斗之中保全少女的。
      
      鹭之宫真序往中原中也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表情不变。
      
      时间要到了,那么自己说的那两三句废话还是算有点意义的。她心想。
      
      男子咬了咬牙。
      
      “开枪!”
      
      中原中也浑身围绕着暗红色的重力,狠狠一脚踏在地上,控制碎石形成屏障,保护住后面的同伴们。
      
      然而,枪声没有像想象中的一样响起。
      
      鹭之宫真序嘴角的弧度逐渐扩大,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是你们先动手的哦。”
      
      她说。
      
      “太好了啊。”
      
      风吹起白大褂两边,露出少女校服裙角和白皙的大腿,午后的阳光干净恬美,落在她轻扬的墨蓝色发丝上,反射出好看的光芒,少女朝天空伸手,阳光从指缝漏下来,照耀在她脸上。
      
      只看这个画面的话,没什么问题,甚至还会产生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然而——
      
      在街道两边的垃圾中间,她的身后,是在巨大的碎石声中掩盖了跌落在地的声音,躺倒了一地的高濑会成员。
      
      正在前一秒钟他们还叫嚣着如何要把少女杀死,现在却像死了一样躺在地上。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绝妙的讽刺。
      
      少女缩回手臂,将被风拂乱的发丝挽在耳后,嘴角挂着清浅笑意。
      
      虽然表现的如同正常女子高中生一般,甚至还带了连小清新的风格,但这并不能掩盖了她瞬间造成几十人生死不明行为的凶残本质。
      
      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子高中生,她当然不可能在枪林弹雨之中活下来,鹭之宫真序轻松心想,那既然这样,就让他们在开枪之前全都去死好了,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我不喜欢被人“建议”,当然抽卡这件事情可以等我有兴趣的时候再说。】鹭之宫真序语气轻快地回答系统。
      
      【非常有趣……毕竟包括你本身的存在,都是我想研究一下的东西。】
      
      系统:【……】
      
      数据库突然一寒。
      
      【其实我挺感谢你,一开始就送给我这么多的实验品。想想就让人高兴,人组织细胞培养的真菌在自从被警告了之后,我就好久没见过了。】
      
      【因为得到了理事长的警告,很长时间没有用人类做过实验体了……说什么“把实验体给我就是浪费”这种话的同族可真是太讨厌呢,我不喜欢,我也想要实验体。】
      
      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改变。
      
      “真的是太好了呢。”鹭之宫真序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现在就不用担心试验品不足的问题。
      
      因为,这里没有人可以束缚她了。
      
      失去了来自学园都市理事长的控制,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她了。
      
      似乎打开了可怕的开关,少女从内而外释放出了怪物。
      
      鹭之宫真序往上举起双手并不是为了投降,而是为了扩散微生物武器,认真地跟他们进行那些无意义的废话,也并不是为了延长自己还能存活的时间,而是为了给它们扩散和繁殖的时间。
      
      就在这几句话之内,当感染程度达到一定的阈值时,在场的所有人对她来说都不是再威胁,而是现成的培养基。
      
      系统在绑定之前,难不成就没有了解过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吗?鹭之宫真序愉悦心想。
      
      抽不抽卡根本是无所谓的事情,只要给她足够多的时间,她可以制造出毁灭城市级别的破坏。
      
      君临学园都市黑暗面之上的少女第一次将自己的阴影投在这个名为“擂钵街”的地方。
      
      果然答应系统的要求是正确的做法,不仅能够复活,继续完成她没有完成的研究,还能得到大量的实验体,这种事情真的比做梦还美好呢。
      
      【说起来还是谢谢你,可以拥有使用不完的实验体,太棒了。】
      
      系统:【……】
      
      ……它绑定的是什么玩意儿!
      
      中原中也愣住了,然而他看向身后,发现羊的同伴们同样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喂——!”
      
      他眼睛骤然瞪大。
      
      看上去这样娇弱的少女居然是敌人!
      
      听到了叫喊,鹭之宫真序这才将头转过去看向另一边。
      
      “啊,抱歉抱歉,居然还有一个人没有倒下吗?”
      
      鹭之宫真序用和蔼的语气对着在场之中唯二站立的活物说。
      
      “你做了什么?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中原中也低吼,他半伏下身体,紧绷的身体如同一张弓,可以随时发起进攻。
      
      “刚刚因为太过高兴而不小心忽略了你,请不要在意。”
      
      面带微笑,五官精致的少女这样非常礼貌地说道。
      
      “我的研究成果不会出错,在人体靶向的锁定上,足足使用了15个附加条件,包含人类呼吸频率,周围湿度甚至皮肤外表常驻菌群等等,保证不会放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类……”
      
      在研究领域,鹭之宫真序拥有绝对的自信。
      
      所以很容易推测的问题——既然不会放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类,那么依然站在这里朝她叫嚣的少年是什么东西呢?
      
      她的笑容更灿烂了。
      
      有趣,太好玩了,瞧瞧我发现了什么——
      
      少女注视着中原中也,本来暗沉双眼此时如同璀璨的墨蓝色宝石,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中原中也有种预感,他不能再让少女继续说下去了。
      
      立刻阻止她!
      
      暗红色的光芒闪过,下一秒钟中原中也的手掌已经贴在了鹭之宫真序脆弱的脖颈上,隔着手上的茧子可以清晰感知到少女跳动的富有生机的大动脉。
      
      只要下手就会立刻掰断,轻而易举地让对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然而在这之前,比他行动速度更快的是音速,鹭之宫真序用愉快的语气吐露出秘密。
      
      “原来你不是人啊。”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面前的人形生物没有倒下。
      
      不是人啊。
      
      不是人,却拥有人的体型,人的智慧,人的外表的类人型生物。
      
      棒极了,从来没有见过的,崭新的亚人种生物。
      
      他的智力水平和人类一样吗?他体内的内脏器官分布和人类一样吗?他跟人类的区别在哪里呢?他是怎么让我的微生物锁定条件失效的呢?
      
      那么多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涌现出来了……
      
      好·高·兴·啊!
      
      中原中也惊,手不由自主缩紧,压迫到了鹭之宫真序的气管,迫使她发出了生理反射性的咳嗽。
      
      不过,少女浑然不在意,眼神灼热的看着他,仿佛看见了举世无双的珍宝。
      
      “咳咳咳,不是人,真的是……真的是太好了!”
      
      中原中也不可思议道:“你……?”
      
      处在被人扼住喉咙的情况下却是这种表现,她是疯子吗?
      
      鹭之宫真序对外界毫无反应。
      
      

  • 作者有话要说:  *
      所谓抬杠,本质就是巧妙地利用语言让对方感到不爽。
      *  
    看我预收——《当杠精穿成恶毒女配》
    求收藏QAQ
    江月白从小深谙杠精技巧,这么多年未尝败北。某一日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某热门小说中的恶毒女配。
      身份是豪门假千金,性格骄傲蛮横,因为未婚夫而处处与女主作对,最后在喜爱女主的反派手中落得凄惨下场。
      看完剧本的江月白:“啊这……”
      【叮咚~杠精系统已上线!只要会抬杠就能改变命运哦!】
      江月白顺口就来:“就这?”
      【获得能量,得到力大无穷双臂10min。】
     江月白顺势而为,鼓掌道:“好想法!然后让我在宴会上一拳把霸总男主抠到地里,成为一个独特的女人引起他的注意,不愧是你。”
      【恭喜宿主获得成就——杠杆原理入门级!】
    …………
      江月白杠翻了男主,江月白杠哭了女主,江月白杠上了反派——
      【恭喜宿主中彩票一千万!】
      【恭喜宿主获得本地别墅一套!】
      【恭喜宿主获得反派男配的爱慕!】
      江月白:“等等,最后一个是什么东西?”
    一句话:我靠抬杠走上人生巅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