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走过软而厚实的地毯,绕过走廊,年会现场的喧闹声被隔绝开来。
      
      “如果能成的话,你能上一个综艺节目。”黄千兴奋道,“收视率很高的。”
      许棠舟更疑惑了:“我还没有作品,就去综艺节目?”
      黄千搓手:“不用担心,你之前已经有过很好的曝光率了。再说只要有这个人在,就算你是素人也能照样上,节目组求之不得。”
      许棠舟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退后一步,正直地提议:“黄哥,我好像忘了跟你说,我坚决不接受任何潜规则,也不搞黄色。”
      黄千:“……”
      黄千:“少脑补了!从现在开始不要紧张,给我好好表现!”
      
      话音刚落,黄千推开一扇虚掩的门。
      门一开,许棠舟就猝不及防地被他推得向前一步,大喇喇出现在门口。
      
      屋内正在说话的人都朝他投来了目光。
      除了那一位——
      那个坐在落地窗前软皮沙发上的男人,沙发前的地板都快要放不下他的长腿了。Alpha的气息霸道而直接地从他身上传来,许棠舟一接触到,脑子里就“嗡”的一声,当场被这信息素打蒙了。
      
      烈日,专属于凌澈的S级信息素,是地球上少见的那类抽象性Alpha信息素。
      电台主持人的调侃隐约在脑中响起,许棠舟不受控制地想,难怪这个人的身边一个Omega都没有……这强悍的信息素,光是感觉到,就已经足以让任何未被标记的Omega腿软。
      
      听到开门声,凌澈只是缓慢地转过头,没什么表情地看了过来。
      而许棠舟正在看他。
      
      两人目光相撞,一瞬间似乎万籁俱寂。
      
      落地窗前是城市夜景,天空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完全黑了下来。
      凌澈背对着那片繁华的灯火,像无数次出现在舞台中央被荧光包围时一样,犹如众星拱月,遥远而真实。
      
      许棠舟的心霎时狂跳起来,有个疯狂的声音不可置信地在喊:啊啊啊啊啊啊是活的凌澈!!!
      
      凌澈冷淡的眸子在夜晚的灯光下呈深棕色,一丝情绪也无。
      因为血统的缘故,他的眉眼深邃,鼻梁高挺,有一种懒散而高贵的优雅感。不同于年会现场那些艺人们的盛装,凌澈头发散乱着未经打理,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连帽衫,唯一的装饰便是修长手指上那几枚有不同含义的指环。
      从装扮上来看,凌澈真的没有要好好出席年会的意思,他是独特的、恣意的。
      年龄感一下子被拉得很近,令人想起这个万众瞩目的巨星今年也才二十六岁而已。
      
      原来凌澈私底下是这样的!
      许棠舟内心在咆哮。
      所以黄哥口中那个要带他上节目的人是凌澈吗?啊啊啊啊他可以!!!
      
      短短两三秒时间,屋内的气氛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凝固了。
      
      黄千看了一眼许棠舟,暗道糟糕。
      许棠舟精致的眉眼十分冷淡,看上去似覆着一层冰,很有性格,即使黄千知道他此刻心里一定在尖叫。
      “……”黄千无语,下回得让他认真学习表情管理。
      
      这孩子一正经起来,看上去就冷得不行。当初第一次见面,黄千就是被正经起来的许棠舟唬住了,谁知道人设立得越快,崩得越快。
      
      “来了来了。”他赶紧主动介绍,“雅姐,这就是我们舟舟。舟舟,这是司徒雅,雅姐,公司金牌经纪人。还有小安,公司的金牌助理。”
      小安被说得不好意思:“不敢不敢。”
      黄千和善地笑:“另一个我就不用介绍了嘛,今天你不是还反复问我凌澈会不会来?人就在那里,你还不去打个招呼?”
      
      许棠舟还没消化掉“见到活的凌澈”这个事实。
      他的耳垂不易察觉地发着红,大梦初醒般开口:“你、你们好。”
      
      顶着凌澈的目光,许棠舟跟着黄千迈进屋,礼貌地与司徒雅和小安握了手。
      
      轮到凌澈时,许棠舟的手掌心都出了汗,好容易才平复下来,再次自我介绍道:“澈神你好,初次见面,我叫许棠舟。”
      黄千帮腔道:“舟舟特别喜欢你,昨晚直播的时候还提起你了,怼了黑粉。”
      小安举手:“对对对,我也看了!”
      
      许棠舟的手伸在半空中。
      他皮肤白得晃眼,手背上都能清晰看见血管脉络,像他这个人一样漂亮得无可挑剔,好像一具精美的瓷器,轻易就能捏碎。
      
      凌澈却没说话。
      他无视了那只手,完全没有要握手的意思。
      
      “凌澈?”司徒雅只当他还在闹脾气,委婉道,“我们说好了带一带新人。”
      
      黄千不明所以,以为凌澈嫌弃许棠舟的外形太过冷了点,便打圆场道:“那个,我们舟舟虽然看上去是冷美人,但是其实骨子里特别单纯,真的。他连恋爱都还没谈过,很好相处的。”
      
      许棠舟:“???”他不要面子的?
      奇奇怪怪的介绍语,经纪人这是悄悄开启了什么业务?!
      
      听到这一句,凌澈终于抬起头来看向站在他面前的人。
      
      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了许棠舟的颈环。
      几乎透明的蕾丝颈环,缠着弧度优美的脖子。它将腺体细细覆盖,平添几分禁欲气息,却更为明显地提醒着,这颈环的主人是一个甜美可口的未婚Omega。
      短短几年,许棠舟已经长成了如今的模样。
      面对他,不仅表现得像第一次见面一样毫无破绽,还敢大言不惭地对公司撒谎。
      
      凌澈冷冷开口:“想我带他,下辈子吧。”
      
      许棠舟错愕地收回手,耳后的红蔓延到了脸上,终于将这张清冷的脸庞染上了绯色。
      “……”
      什么情况?
      
      黄千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小安嘴巴张成了小小的O型。
      不等司徒雅说话,凌澈又无情地补充:“我特别不喜欢这一款。”
      
      黄千急匆匆地插嘴:“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你们多相处一下,认识一下就知道我们舟舟——”
      “你了解吗?”凌澈话是对黄千说的,眼神却留在许棠舟身上,“我敢说,连你都完全不了解这一位艺人。”
      
      眼神没有实质,凌澈并未透露出半分嫌弃或厌恶的负面情绪。
      可许棠舟却觉得被这么看着,那视线几乎在灼烧,快要把他烧出一个洞来。那一刻他察觉到了自己在对方面前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等着提拔的投机者。
      说实在的,许棠舟不难理解这样的想法,但凌澈和他想象中的,太不一样了。
      因为不喜欢一个类型的人,就要对别人不吝评价,是很无礼自大的行为。
      
      凌澈本人,和他这身气势一样狂妄叛逆。
      
      许棠舟脸上的窘迫慢慢褪去,他也就那样看着凌澈,什么也没说。
      凌澈却移开了视线。
      
      司徒雅见这情况上前一步:“你这是干什么?工作又不是相亲,还挑款式?刚才我们说得好好的,只是带一个新人!”
      真正要带新人的原因他们都心知肚明,包括黄千在内,带新人不过是附加的条件,说是幌子也不为过。
      眼看就要双赢的机会就在面前。
      
      “你说只是带过来让我先看一看行不行。”凌澈打断了她,好听的嗓音平淡回答,带着几分轻佻,“我看过了,答案是不行。”
      
      说完,凌澈无视这屋子里的人,用一顶鸭舌帽将自己的脸盖住假寐。
      这行为简直只有三岁,不能更多。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
      大家都不知所措之际,凌澈冷道:“出去。”
      
      这句话是对黄千他们说的。
      黄千脾气再好也是个偏袒自家艺人的经纪人,立刻利落地带许棠舟走了,司徒雅赶紧亲自追上去解释。
      
      把外人一送走,司徒雅回来时再绷不住,恨恨地揭开凌澈的帽子,看着他毫无睡意的那张脸:“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人家哪点不行?你给我一个解释。”
      凌澈不急不躁,轻轻将帽子拿回来盖在脸上。
      
      他说:“这么巧帮我找到前男友,我谢谢你。”
      
      *
      
      年会的尾声公司安排了抽奖。
      许棠舟没有成功得到黄千口中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没有如愿抽到奖,他的生日似乎没有半点好运,处处都不顺利。
      黄千到底只是个小经纪人,只能苍白地安慰了他一会儿,说以后机会还有很多,让他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心情。
      
      许棠舟听了一会儿,深深地叹气:“唉,话说得太满,我要被打脸了。现在去整容换脸,更名换姓来不来得及?”
      直播时大言不惭地说了什么反转,当时至少有一两千人见证了他的发言,这脸打得真疼。
      
      黄千:“……”
      他还以为许棠舟伤心欲绝了,没想到许棠舟竟然操心这个,他真是看不懂这些年轻人!
      面子有机会重要吗?!
      
      “脱得好不如脱得早。”许棠舟自言自语,“早点脱比晚点脱好。”
      路嘉看到许棠舟,走过来正好听到这一句,睁大眼睛:“脱什么?”
      许棠舟又叹气,他是真的失落:“脱粉。”
      
      年会结束后不知道是谁走漏了凌澈已经来了的风声,费舍酒店外的记者越来越多了,每出去一辆车就会被拦下拍照采访,报警后也无济于事。后来高层发话,说为了安全与隐私考虑,当晚所有人下榻酒店。
      包下来的房间不够住,许棠舟与谁都不熟,好在路嘉主动说要和他一个房间。
      
      路嘉喝得有些醉了,一进房门就趴在床上。
      许棠舟洗完澡之后,他都还趴着,好像醉得更厉害了。
      
      “好难受……”路嘉眼眶红红的,带着酒气,“我想洗澡。”
      许棠舟很会处理醉酒的人,他有经验:“你现在不可以洗澡,我打电话给客房,让他们拿点解酒药。”
      路嘉摇摇头:“有狗仔。我、我带了的……在包里。”
      许棠舟找了一圈没找到包:“这里没有啊,你的包放哪里了?”
      路嘉迷迷糊糊地说:“化妆间。”
      
      说完路嘉就又没有声音了。
      
      被临时改成化妆间的小厅并不远,许棠舟去拿了包回来,房间门却被锁上了,怎么叫路嘉都听不见,大概是睡死了过去。
      
      “……”
      许棠舟当场石化。
      他没有拿房卡,也没有拿手机,身上就穿了一件洗完澡后的浴衣。
      真的水逆。
      
      下楼是不可能的,电梯里不知道会遇见谁。
      好在他脑子反应快,这层住的都是星境的人,他可以找其它房间的人借电话打给总台,让他们拿房卡上来帮他开门。
      他万万没想到,他敲开的对面那扇门,来开门的人会是凌澈。
      
      “是你。”看到是他,凌澈的眸子里露出不耐,“你想干什么?”
      
      紧接着,凌澈皱起了眉。
      
      许棠舟似乎刚洗完澡,皮肤还冒着热气。
      他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衣,隐约能看见白皙的胸膛与锁骨,还有浴衣下露出的两条笔直小腿。
      
      

  • 作者有话要说:  凌澈:这他妈谁扛得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