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许棠舟被黄千带上楼,并没有急着进场,而是去了一个临时的化妆间换衣服做造型。
      
      黄千想得很周到,提前给他准备了一套礼服。
      造型师还专门搭配了一条颈环,颈环是高科技材料做的仿蕾丝材质,完美地扣着后颈腺体,轻若无物,却足以保护腺体不受任何伤害。
      许棠舟简单地做了头发,并没有化妆。
      光是这么简单一打理,他到达大厅时,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娱乐圈里不乏精致的人,星境的年会上更是星光熠熠,各式美人目不暇接。
      
      Omega艺人变得更加好分辨,他们虽然使用了各种信息素阻断剂,但每一位都戴了颈环——在含酒水的公共派对上,Omega们不戴颈环就出席是不符合法规的。粗略看去公司的Omega数量很少,以Beta与Alpha居多。
      时代在变迁,靠信息素等级去看待一个人高贵与否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可是许棠舟的出现,还是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不同。
      
      不同于大部分Omega的甜美,即使大家闻不到许棠舟的信息素,也能从他的外表看出来,他必定不与他们是同一个等级。
      许棠舟仅仅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令人无法忽视。
      他身上那份清冷似乎无形地从身边蔓延开来,让人忍不住要去看他,却不敢与他说话。
      
      许棠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目光,他从服务生的托盘里取了一杯香槟,跟在黄千身后观察四周。
      啊,凌澈好像真的没有来。他忿忿不平地想,真讨厌,楼下那么多记者和抗议者,凌澈就是想来也来不了吧。
      
      黄千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注目,他带着一心想捧红的许棠舟,微笑着和人说话,时不时地介绍一番,除了几位曝光大的当红艺人,一圈下来许棠舟基本没记住名字。
      年会还没正式开始,大家都在猜测老总准备了什么彩头做惊喜。
      正说着,一个同事走过来小声对黄千说了什么,把他叫走了。
      
      许棠舟一个人站在原地,感受到了……寂寞如雪。
      他非常不擅长社交。
      
      “你是许棠舟吧?”一个黑发的圆脸Omega主动和他打招呼,看起来年纪很小,有些眼熟。
      
      许棠舟很快想起来,对方是前不久一部网络剧的男二号,好像叫路嘉,当时很是红了一阵,不过这段时间似乎销声匿迹了,没想到他也是星境的艺人。
      
      果然,对方自我介绍:“我叫路嘉,我看过你的广告。”
      路嘉友好地伸出手。
      
      许棠舟想起黄哥和他说的话,便和他握手,十分商业地回答:“我也看过你的电视剧。”
      “那是黑历史啦。”路嘉不好意思地说,笑起来有酒窝,“不能和你的广告比。听说因为这个广告,Mist这次的新品卖得很好。黄哥的眼睛真毒辣,难怪公司内部的人都竞争不过你。”
      许棠舟不知道还有这回事:“内部竞争?”
      “对。”路嘉却不提了,用酒杯和他碰了碰,“运气这么好,第一次出镜就打了个开门红,恭喜。”
      许棠舟只好客气道:“谢谢。”
      
      路嘉是个自来熟,完全没有前辈的架子,打完招呼不仅没走,还和许棠舟聊起了天。不时有艺人或同事路过,他便对许棠舟说一说对方都是谁,讲点无伤大雅的八卦什么的,比黄千走马观花似的介绍更有效。
      两人聊了一会儿,路嘉提出要和许棠舟自拍,拍了几张以后,他挑了一张发了Flow。
      
      路嘉V:因为广告爱上了Mist,因为Mist遇到了许棠舟,爱你@许棠舟zz
      
      “……”许棠舟明白了,路嘉这是在扩列呢。
      大约艺人们都喜欢这样做,不管熟不熟悉,先关注一波再说,和黄哥说的“新人先交个艺人朋友有好处”是一样的道理。
      
      “关注我啊。”路嘉完全不觉得尬,很自然地给许棠舟先点了关注,然后小声惊叹,“你粉丝这么多啊。我还说帮你涨点粉呢,看来用不上了。”
      
      经过昨晚的发酵之后,许棠舟已经是一个粉丝突破小十万的博主了,许棠舟刚关注了路嘉,黄千就回来了。
      
      黄千脸色兴奋,手都在发抖:“舟舟,跟我过来一下。”
      许棠舟“交个艺人朋友的任务”才进行到一半:“怎么了?”
      
      黄千只顾着把他拉走,边走边激动道:“我之前说要找个人带带你,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好到我简直不敢想,简直千载难逢!我们过去一趟。”
      许棠舟一头雾水:“现在?”
      黄千胖胖的脸上露出神秘微笑:“猜猜是谁?”
      
      *
      
      “我不同意。”
      与此同时,费舍酒店隔音良好的房间里,凌澈懒懒开口。
      
      落地窗外能清晰地看见楼下人群的影子。
      任凭记者、抗议者们如何在楼底下堵人,他们都想不到凌澈早就从他们眼皮底下进酒店了。
      凌澈的确不乐意参加公司年会这种场合,可是这一次他搞出了小风波,老总的面子还是要给。谁知来了以后他们却开始按头让他配合工作,他不认为自己有错,更不想妥协。
      
      司徒雅焦头烂额:“那你想要我怎么样?你三月份的演唱会还开不开了?!我可不想到时候全是退票的!”
      
      凌澈摆弄着一顶鸭舌帽,长腿搭在矮几上,眸子在灯光下呈深棕色:“不可能有那种事。”
      
      小安一句话也不敢讲。
      司徒雅是金牌经纪人,在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对舆论风向的预估一向很准。
      先有凌澈失言在前,再有凌澈爽约跨年晚会在后,她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
      
      “什么叫不可能有那种事。”司徒雅真是苦口婆心,“没错,的确没人会拒绝你的演唱会,可是之后的事呢?你不解释、不出面,这个污点就一直下不去,以后你每一次站上高峰的时候,都有人拉出来用这个diss你,像只撵不走的苍蝇一样跟着你,不管你有什么成绩他们都如影随形。”
      
      凌澈:“我无所谓。”
      
      司徒雅不得不说了:“这后果如果只是你自己要承受也就算了,可是你知不知道,宝芬尼受了你的影响?”
      
      宝芬尼是凌澈的Alpha母亲凌志的心血,作为奢侈珠宝品牌,目标消费人群一直都是Omega。
      而宝芬尼的代言人,凌澈已经担任了三年,门店随处可见他的巨幅海报。
      上个月凌澈的“Omega歧视”言论一被报道,宝芬尼业绩便肉眼可见地下滑,昨夜经过跨年晚会的发酵,市中心的门店更是被人泼了油漆,无中生友地控诉宝芬尼是无良品牌。
      凌澈不关注媒体新闻,凌志自然也不会把这种烦心事跟儿子讲,所以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看完小安递过来的新闻页面,媒体描述得很夸张,可是宝芬尼门店确实已经被弄得暂停营业了。
      凌澈一下子没了反驳的底气:“……”
      
      凌澈再怎么天生反骨,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家人。
      他的底线就在这里。
      
      司徒雅当然知道这一点,于是趁热打铁:“这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凌澈,我不会强迫你去道歉,不然昨晚也不会同意你爽约跨年晚会了。我只是让你去参加一档综艺节目而已,洗白的同时也刷一点好感度,不会少块肉。”
      
      凌澈从不参加综艺节目。
      他太骄傲了,惺惺作态的事他做不来。
      况且,他完全不需要参加节目去累积人气,他本人就是人气的化身。
      
      “真人秀,没剧本。”司徒雅劝他,“除了不中途退出,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且只需要一周的时间。”
      凌澈不信:“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你能去节目组就该感恩戴德了,谁敢要求你按照剧本走?”司徒雅继续道,“和你搭档的人我都选好了,保证白纸一张,干干净净。”
      凌澈了然,哂笑道:“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Omega,你这个计划走得不错。”
      
      和一个Omega一起参加节目,已经能引起足够的关注度,再加上节目组后期鬼斧神工的剪辑,就算两人完全不互动,凌澈不用想都知道到时候节目出来的效果是什么。
      
      轻易就被凌澈猜中目的,司徒雅噎了下,终于无语道:“你不会是想破罐子破摔,就这么让他们误会你真的歧视Omega吧?”
      
      凌澈忽地收敛起那份不羁,沉默了。
      半晌,在司徒雅以为他真的会说出什么惊天言论时,他却挑眉淡淡道:“怎么会,我对Omega完全没有意见,更谈不上歧视,我不背锅。那句话的意思我表达得很明白,我只是说——他们不能自己决定是否被标记而已,这难道不是事实?”
      
      基于生理构造来说,Omega天生弱势极易失控的确是事实,所以一旦双方足够相爱,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马上彻底标记,共度余生。
      可仍然有人明知自己生理上已经弱于Alpha,却仍旧为了寻找不道德的刺激去铤而走险——这是凌澈被问得烦了,对那位出轨者做出的评价。
      部分媒体故意放大他的言论,曲解本意,上升到AO人权之争,凌澈已经解释不清楚了。
      他不是话多的人,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司徒雅不清楚凌澈为什么会这么想,又是从哪里来的这种想法。她只知道凌澈刚出道的时候,似乎正处于一场恋爱中,不过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
      后来有一段时间,凌澈突然整个人都变得很阴沉,他每天泡在工作室通宵达旦,灵感枯竭,抠着纸张强迫自己写出东西来。凌澈是个极有天分的人,颓丧之后便是爆发,他不再分心的那段时间作品忽地开始井喷,专辑张张大爆,演唱会出个不停,好像一台永远都不会累的永动机一样奠定了自己在乐坛的地位。
      从那以后,凌澈就是乐坛。
      
      荣耀傍身,太过完美的人只要有了一点瑕疵,就会被放大到极致。
      凌澈或许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次的事有多严重,它的确不会立刻摧毁他在乐坛的地位,却能摧毁他的音乐。慢慢的,它将从偏见与流言里,将那些他创作的天才之作渗入杂质,直到那些作品不再是完美的神话。
      
      司徒雅松口气:“不管是不是事实,只要你不是歧视就好。我的确想给你安排一个Omega,否则你上这个节目有什么意义?不过你放心,我不是要让你去和他炒作的意思,只是希望通过节目,能让人们看清楚你对待这个群体的态度。只要这里没问题了,后面的事公关部自然会去操作。”
      
      凌澈似乎还在考虑,俊美的侧脸逆着光,叫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或许他只是不知道如何与Omega相处。
      
      “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替凌总考虑。”司徒雅又退一步,“那这样行不行,你别急着决定,我刚才已经和黄千聊过,他会马上把人带过来先给你看一看再说。这小孩是黄千刚签不久的,叫许棠舟,他才拍了一个Mist的广告,市场反响很不错,你就当帮公司带新人了。”
      
      凌澈忽然僵住了。
      须臾,他转过头,盯得司徒雅有点心惊,缓慢开口:“你说他叫什么?”
      
      司徒雅莫名地又说了一遍:“叫许棠舟,海棠的棠,扁舟的舟。”
      

  • 作者有话要说:  凌澈恨道:”他们敢动宝芬尼?“
    ——这台词,的确中二,作者不成熟,对不起我澈儿子,已改。求求别吐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