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得太认真》微笑的羽毛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31 19:06: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金予空忽然出现,喻楚楚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张嘴“金予空”的名字就要喊出来,唇忽然被人封住了,男人的动作十分粗鲁,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他用他粗鲁的行动表达出了他此刻的需求。
      
      也不知是不是金予空母胎单身二十八年禁欲太久的原因,他对那方面的需求总是非常强烈,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金予空用下半身思考起来有多可怕只有喻楚楚知道,可怕到她对这方面已经产生了恐惧感,每次她哭着求饶,金予空也不会对她有半点的怜香惜玉。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金予空倒头便睡了过去,喻楚楚却彻底清醒了过来,她侧过身,小鸟依人的躺在金予空的怀里,男人的俊脸放大在她的眼前。
      
      她抬起手指,轻轻划过他的眉心,一路往下,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滑下,金予空的鼻梁上点缀着一颗小小的黑痣,给这个外表冷漠的男人平添了几分可爱的气息,喻楚楚的手指最终落在了男人性感的薄唇上,他的唇形很好看,是那种适合接吻的类型,喻楚楚轻轻往前,撅起嘴在上面亲了一下,她知足的对着睡着的金予空说:“晚安,我爱你。”
      
      喻楚楚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金予空的回来是深夜的惊喜,够她开心很久了。
      
      喻楚楚睡着之后,旁边的男人微微抬了下眼皮,金予空的一双深邃的眼眸在黑夜里迸发着一种神秘的光芒。
      
      清晨夏日暖暖的阳光洒进装修豪华的卧室。
      
      喻楚楚昨晚太累了,早上睁开眼的时候,枕边人已经不见踪影,她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像是在怪自己贪睡似的。
      
      这时,金予空一边系着衬衫纽扣一边走了进来,他的手臂挂着一条深色的领带,喻楚楚看到他还没走,脸上立即浮现出笑容来,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来帮你。”喻楚楚走到金予空面前,将他手中的领带拿走。
      
      喻楚楚已经不是第一次给金予空系领带了,金予空的个子很高,喻楚楚只有166CM的个儿,没穿高跟鞋站在金予空面前,要比他矮上一个多脑袋,喻楚楚踮了踮脚,动作娴熟且小心翼翼的将领带绕到他的领子里,她给金予空系领带的次数不多,但私底下自己练习了很多次。
      
      金予空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喻楚楚喜欢他身上的味道,恨不得将鼻子贴上去,一直汲取着。
      
      金予空视线低低打在神情专注认真的女孩身上,因为刚睡醒,褐色的头发微微有些乱,从上往下看,可见她那长而卷翘的睫毛,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儿点缀着一抹红晕,透着一丝可爱。
      
      她的手指如葱段般莹白修长,指甲通过细心的修剪十分干净,上面涂着裸色的指甲油,正是这双手帮他系着领带,生出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好啦。”喻楚楚拍了拍手,她抬眸看着金予空那张令她着迷的俊脸,问道:“予空,你现在就要走吗?”
      
      “嗯。”金予空系好手腕处的纽扣。
      
      “好可惜,那亲亲再走。”喻楚楚撅起嘴来,她的手臂搂着他的脖子,脚尖微微踮起,撒娇道:“亲亲,亲亲。”
      
      金予空似乎叹了口气,脸上掠过一丝无奈,他低下头,在她撅着的唇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喻楚楚捂着唇,害羞的笑了:“嘻嘻,我没刷牙。”
      
      金予空摇了摇头,走去床头拿起手机:“走了。”
      
      “路上小心。”
      
      金予空走了之后,喻楚楚又不知道做什么了,洗完漱吃完饭之后,拿着金予空换下的衣服去洗掉,然后回到卧室整理了一下屋子,将一切弄乱的物品摆回原来的位置,当一切都忙完之后,她来到阳台,坐到摇椅上,一边喝着茶,一边晒着太阳。
      
      喻楚楚几乎每天都会进入一种放空的状态。
      
      她一停下来,就又忍不住想起金予空,想他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按时吃饭,这大概是所有家庭主妇的通病,喻楚楚的生活状态就是围着金予空转。
      
      她拿出手机,给金予空发了条信息:中午了,记得按时吃饭,爱你,笔芯。
      
      没回。
      
      金予空又是好几天没回家,喻楚楚实在无聊的发紧,约了之前的经纪人阳姐出来逛街。
      
      两人在商场四楼的品牌时装店逛完之后,提着大包小包来到第五层的美食区,找了家下午茶店坐下。
      
      “好久没逛街了,真累啊!”阳姐弯腰按摩着小腿,她瞄了一眼喻楚楚,即使再累,也是优雅端坐着。
      
      “阳姐,尝尝这家店的泡芙,很好吃。”喻楚楚微笑着拿起一个泡芙放到阳姐面前的餐盘上。
      
      阳姐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复出啊,我手头带的两个新人真是笨死了,好怀念你在日子啊!”
      
      阳姐一边啃着泡芙一边抱怨起来。
      
      “老公不允许啊。”喻楚楚叹了口气。
      
      “喻楚楚,婚姻并不代表谁就得成为另外一个人的附属品,你那么年轻,五岁开始演戏,演了十五年的戏,也算是演艺圈的前辈了,你自己又那么热爱演戏,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阳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愤愤不平。
      
      当初喻楚楚宣布结婚并且退出娱乐圈时,阳姐气得都要掐死她了,如若她如别的演技烂又不努力只想傍大款的女星一样阳姐无话可说,可喻楚楚是如何刻苦的钻研每个角色的阳姐看的一清二楚,喻楚楚一直热爱表演,曾立誓要成为影后,她之所以放弃自己的梦想,理由很简单,因为金予空不喜欢自己的老婆是娱乐圈的人,不喜欢被媒体盯着。
      
      而这个傻姑娘,把老公当皇帝,老公的话就是圣旨。
      
      阳姐忽然目光深深邃的打量起喻楚楚,开腔:“楚楚,嫁给金予空,你过得幸福吗?”
      
      喻楚楚原本挂着标准的微笑的嘴角弧度往里收了收,她的眉眼低垂下来,透着一丝寂寞,她并没有直接回答阳姐的问题,而是果肯的说出三个字:“我爱他。”
      
      “爱是相互的,你的爱太卑微了。”
      
      喻楚楚抿着唇,没有说话。
      
      阳姐并非对谁说话都这么直接,关系一般的人说都懒得说。
      
      阳姐看着喻楚楚,语重心长的说道:“楚楚,听姐一句劝,你把自己放到如此卑微的位置,就别怪金予空不把你当回事,他是一座冰山,你如果执意要融化他,那就等到心灰意冷,被伤得遍体鳞伤吧。”
      
      喻楚楚重重吁了口气,她抬眸,目光流露一丝固执,她说道:“阳姐,其实予空对我挺好的,至少比其他女人好。”
      
      至少,她是他身边最亲密的女人。
      
      阳姐却不赞同的嗤了声:“是吗?你是觉得你跟他待的时间多,还是他跟他的秘书待的时间多一点?”
      
      “阳姐,秘书不过是他的员工而已,他这种身份的男人没有秘书像话吗?”
      
      “你对他的秘书有调查过吗?圈子内都传遍了,房地产大亨梁氏集团的千金梁施洛,哈佛毕业的高才生,跑去当金予空的秘书,什么意图傻子都知道吧?”
      
      喻楚楚眼皮使劲的眨了几下。
      
      阳姐并没有停止说教:“梁施洛有学识有才貌,跟金予空还有共同语言,两人一天到晚形影不离的,你呢?你除了给他洗衣做饭,不,还有暖床,你们之间还有什么,是像正常的夫妻一样相处的模式?还是别人无可替代的?”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两分留言抽30个送红包哦。
    金总等着跪榴莲吧。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Y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