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得太认真》微笑的羽毛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04 17:08: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跳跳糖姐妹团参加聚会的成员纷纷在网上晒了合照。
      
      网友们的评论褒贬不一。
      
      “P得太过了吧!一个个好有心机哦!就P自己!每张图的人看着都不一样啊!”
      
      “每张图里的喻楚楚小仙女都好美啊,自带p图效果,年轻就是好啊,皮肤都白得发光,水嫩水嫩的!”
      
      “为什么许诗男没来?”
      
      “难道只有我注意到她们待的地方好豪华吗?就像宫殿一样!这是楚楚小仙女家吧?”
      
      “喻楚楚快回来吧,回到大银幕前,大家都好想你啊!”
      
      “说句不厚道的,喻楚楚跟金予空什么时候离婚?想给金予空戴绿帽子!”
      
      “楼上不要脸!不过支持你!金予空是我们的!”
      
      ……
      
      聚会的姐妹们相继离开金家别墅。
      
      喻楚楚拿出手机,她找出许诗男的电话号码,手指停在那串数字上面,犹豫了许久,手指不停的做着收回又伸直的动作,因为没留意,点了拨打键。
      
      电话响了约莫四十多秒后打通了,喻楚楚一颗悬着的心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起似是松了口气,又似乎更加紧张了,尤其听到对面那道久违了显得有些生疏的声音后。
      
      “喂。”
      
      “诗男姐,你还好吗?今天没在聚会上看到你,有些可惜。”喻楚楚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里的紧张感。
      
      对方似乎停顿了一会,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横亘两人之间的别扭因子。
      
      “在拍戏,挤不出时间来,所以去不了,抱歉。”
      
      “我还以为你不想见到我呢?”喻楚楚的嗓音隐着一丝的无助感。
      
      “怎么会?”对方似乎轻轻哼了声。
      
      喻楚楚犹豫了一下,问道:“诗男姐,你还没有原谅我对吗?”
      
      “你有做错什么吗?”
      
      “我……”
      
      喻楚楚刚开口,许诗男略显不耐烦的打断道:“你和金予空过得好吗?”
      
      许诗男这看似十分平常的问候,喻楚楚却无从开口回答,如果说过得好,许诗男会不会伤心?或是过得不好,她会好受一些吗?
      
      “还行。”喻楚楚喃了声,还行这个答案丝毫不夸张,她和金予空的现状只能用“还行”和“将就”来形容,只是有时候她选择了自欺欺人。
      
      “那就好,要过得好好的,不然,我就真的会恨你。”
      
      最后那句话,许诗男说的意味深长的。
      
      挂了电话后,喻楚楚站在窗前发了会呆。
      
      她和许诗男因为一部戏结识,而后许诗男拉着她一起加入了跳跳糖姐妹团,喻楚楚很喜欢这位率真耿直的大她三岁的姐姐,那会儿,在圈子里,许诗男算是和她混得最好的一个女星了。
      
      直到许诗男拉着她上了那座游轮,参加了那一场宴会之后。
      
      那场宴会,成了她和许诗男的一道分水岭。
      
      喻楚楚幽幽叹了口气,她回眸望着这栋有一千多平方的别墅,她的身影立在二楼的落地窗前,显得是多么的渺小而寂寥。
      
      喻楚楚嘴角弯起一道浅浅的弧度,这笑蕴藏着几分勉强和苦涩,只有她清楚。
      
      她再次拿起手机,输入那串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
      
      “喂。”电话接通后,里头响起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喻楚楚一听到这迷人的低音炮,心底仿佛瞬间绽放开了一朵灿烂的花儿来。
      
      “喂,予空,你今晚回来吃饭吗?”说话的时候,喻楚楚的眉眼和嘴角的微笑都显得如此生动,像沉浸在热恋期的小姑娘,只要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就快乐的要飞起来。
      
      对于现在的喻楚楚而言,金予空就是她的全世界。
      
      “看情况,应该会回去。”金予空抬手看了看表。
      
      “真的吗?那我马上去做饭,在家等着你哦!”
      
      电话里头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激动,金予空眉头一皱,在喻楚楚的理解里,应该会回去就等于一定会回去吗?
      
      金予空没有立即给喻楚楚泼冷水,想着今天确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会回家的,于是便冷冷应了声:“嗯。”
      
      这一通电话,令喻楚楚的心情由忧郁变得晴空万里。
      
      她开心的下了楼,打算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饭等着金予空回来吃。
      
      家里有厉害的大厨和保姆,其实做饭的事情轮不到喻楚楚动手,可喻楚楚有属于自己爱人的方式和执着。
      
      她要把自己的爱渗透到对方的一点一滴中,也许金予空不知道,自从两人结婚那一刻起,金予空的一切都是喻楚楚在打理,他的每一条衬衫是喻楚楚亲自熨的,他程亮的的皮鞋是喻楚楚细心擦出来的,包括两人住的那间卧室,喻楚楚不让保姆进入,那里的一切都是她亲自在整理。
      
      喻楚楚进了厨房,拿起围裙戴上。
      
      喻楚楚五岁的时候就出道了,从小到大,她也是被人伺候着的,在嫁给金予空之前,她没做过家务,更别提会做饭了,是嫁给金予空之后,她才特意学的烹饪。
      
      热恋期的女人智商为负,她曾经在网上搜索如何俘获一个男人的心,看到那个拿下男人的胃的说法,她当真信了这个邪。
      
      金予空不在家的时候,她把厨房交给大厨,不然厨师就要失业了,金予空在家的时候,她才会亲自下厨。
      
      结婚一年,喻楚楚已经差不多了解金予空的口味了,金予空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他是个食肉动物,荤菜吃的多,素菜吃的少,喻楚楚曾费尽心思的想让金予空多吃点青菜,好补充些维生素C预防感冒,于是她会在摆盘上下点心思,然而金予空依旧筷子都没动一下,喻楚楚实在没办法了会往他碗里夹几颗青菜,然后任性的金予空又将青菜夹回到叠子里。
      
      通过这件事情,喻楚楚终于知道,金予空是个成熟的男人,也是个任性的男人,他不想做的事情,谁逼他都没用,就像喻楚楚求他也不会改变主意,即使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他也坚决不后悔。
      
      喻楚楚花了一个多小时,做了一大桌丰盛的菜。
      
      每一道菜上面精美的摆盘都是她满满的小心思,她满意的拍了拍手。
      
      “太太做饭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保姆安姨看着桌上的菜,赞叹道。
      
      安姨伺候了金予空多年,金予空结婚后便跟来了别墅,喻楚楚对爱的执着和用心安姨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她能感受到喻楚楚对金予空的爱是百分百毫无遗留的付出,一段幸福的婚姻,不过是两颗赤诚的真心的结合,安姨真替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少爷高兴,能找到这么温柔体贴的妻子。
      
      “安姨,你觉得予空会喜欢吗?”喻楚楚满脸期待的看着安姨。
      
      “一定会的。”
      
      “那就好。”
      
      喻楚楚脱下身上的围裙挂回了厨房,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快晚上八点了,担心菜凉了,喻楚楚打电话催促:“喂,予空,你到哪儿了?饭已经做好了哦。”
      
      电话里头,响起男人依旧冰冷的声音:“临时有个应酬,不回去了。”
      
      喻楚楚嘴角的笑容僵住,她愣了一下,半天发出一个音:“哦,这样啊。”
      
      语气中所夹杂的失落感一听便能听得出来。
      
      “我还有事,挂了。”
      
      电话里头男人冰冷的声音落下,紧接着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喻楚楚的心情从方才的晴空万变得一落千丈。
      
      “太太,怎么了?”安姨见喻楚楚忽然失落起来,情绪落差有些大,担心的问道。
      
      “予空他不回来了,安姨,你坐下来陪我一起吃吧。”
      
      喻楚楚一时间如同泄了气的气球般,有些颓废的坐了下来。
      
      安姨默默的坐了下来,她叹了口气,虽然金予空是她的少爷,安姨却觉得喻楚楚跟了金予空委屈了人家小姑娘,两人结婚快两年,喻楚楚和安姨在一起的时间都比金予空的多。
      
      喻楚楚食之无味的用完这顿饭。
      
      她洗完澡,穿着蕾丝睡裙回到卧室,坐在化妆台前擦护肤品,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年轻美丽,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然而,这只是表皮下的光鲜,她的神儿却没有了少女时的阳光活泼感。
      
      有时候,喻楚楚会羡慕那些普普通通的女孩,总是大大咧咧,自由自在的,即使有人说你这个行为不够优雅也无所谓,吃饭时可以大口大口的吃,坐着的时候可以把双腿放到椅子上找个舒服的姿势。
      
      只是,金予空的女人要上得了台面,她不允许自己这么随便。
      
      想起两年前,男人像个冰冷的机器似的坐在她面前,跟她谈起结婚这种幸福的话题时,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
      
      “我的公司要在美国参加一个重要的投标,公司法人已婚状态会让人觉得稳妥一些,你愿不愿意跟我结婚?”
      
      “我没有心思经营一段感情和婚姻,做我的妻子,除了爱,其他的都可以给你。”
      
      “我不喜欢整天被媒体盯着,跟我结婚之后,我希望你可以退出娱乐圈。”
      
      ……
      
      那时候,喻楚楚像是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到一般,又惊又喜,她跟金予空不过是在游轮上见过一面,仅是那一面,他便偷走了她的心,之后她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沉浸在对这个男人的幻想着,她还在想,要怎样才能再跟这个男人有牵扯,他便主动找上门来,还送来了这么大的惊喜。
      
      听金予空面无表情的说完这些,喻楚楚当时愣住了大白天,才开口问他:“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会选我吗?”
      
      “因为你比较单纯。”
      
      喻楚楚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所谓单纯,就是她年纪小,人傻好控制。
      
      豪门的婚姻牵扯的财产太过复杂,金予空没有心思经营一段感情和婚姻,便不会保证他的女人可以心甘情愿的跟他一辈子,更不会娶一个会算计的女人来和他分割财产。
      
      那时候的喻楚楚完全沉浸在对金予空的幻想中,对于她而言,这是一个可以接近金予空的机会,跟他结了婚,那她从今以后便是金予空最亲密的人了,如果他是块冰山,那么她就变成一个小火炉,去融化他,让他日后爱上自己。
      
      喻楚楚的算盘满满,无所畏惧的闯入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的领域,她本以为是通往爱的殿堂,却不曾想竟是万丈深渊。
      
      她低估了金予空的无情,当真一点爱都不愿意施舍给她。
      
      这一年多来,喻楚楚是这么安慰自己的,至少,她是这个世界上和金予空最亲密的女人,她和金予空的名字写在一个户口本里,喻楚楚是金予空的妻子,这几个字仿佛充满魔力,让她一次一次无所畏惧的往前试探。
      
      喻楚楚躺在床上,摸着旁边的半边床,那是金予空躺过的地方,她幻想他就在旁边,知足的说了句:“晚安。”
      
      夜深之后,喻楚楚睡的迷迷糊糊的,忽然感觉旁边的半张床往下一沉,一个沉重的身体带着一身的酒气压到了她的身上,喻楚楚睁开眼睛,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对上了金予空那张无可挑剔的俊脸。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继续抽四十个2分留言送红包哦,欢迎留言。
    虐男主是必须的,金总你使劲作吧。
    推荐自己的一篇预收,点进专栏收藏一下哦。
    《被大佬罩着的日子》
    前世,向阳和偶像符子橙发生关系导致意外怀孕,因为符子橙的一句“从未爱过你”绝望,之后在分娩当日难产,选择保住一对龙凤胎而绝望离去,而那个口是心非的偏执男人因此悔恨终生未娶。
    这一世,向阳没有上一世的记忆,是一个身患绝症,毫无存在感的十七岁高中生,为了活着,只能上选秀节目赚医疗费,有一天,她发现被三个变态跟踪了。
    变态A是向阳前世的老公符子橙,符子橙重生回到二十五岁这年,这一年是他正大红大紫之时,这一年他和向阳是两条毫无交集的平行线,而他却选择主动接近她,为她保驾护航。
    变态B是向阳前世生的龙凤胎中的女孩符晶晶,二十七岁的她穿越过来,是身价千亿的金融大亨,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砸钱给老爸老妈制造各种复合的机会。
    变态C是向阳前世生的龙凤胎中的儿子符胤乾,和姐姐一起穿越过来的他是儿子力爆棚的特种兵哥哥,口头禅是:“谁敢碰我妈一下试试看?”
    被三个大佬罩着的向阳玄幻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宝宝有点萌 10瓶;30637688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