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十次后》远远i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4-24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真霸道笑眯眯 ...

  •   晁皑闼低垂着头,眼中布满了阴翳,左手握成拳垂在一旁。
      
      沙汈也好不到哪里去,还没有从舅母那个称呼中反应过来。
      
      帘小白什么时候和他舅舅认识的?!
      
      里间的孙校医捧着一杯热茶,看好戏的趴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声音。
      
      没想到甄玐裯居然好这一口,啧啧啧,这不是老牛吃嫩草还能是什么。
      
      “彭——”
      
      门被恶劣的推开,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率先走进来,后面跟着神色各异的两人。
      
      “坐。”
      
      甄玐裯漠然的坐下,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高深莫测的盯着面前的两个人看。
      
      “谁伤的她。”
      
      沙汈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收紧,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声音有些沙哑:“是我。”
      
      “呵。”男人低声冷笑,冷硬的脸上嘴角微勾。
      
      撑着桌子站起来,修长的手慢斯理的解开西装扣子扔给旁边的人。
      
      孙校医眼疾手快的接住,打趣的看了眼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沙汈,嘴角扬起一抹调侃的笑容。
      
      呵呵,这次可有好戏看。
      
      甄玐裯以前可是在部队待过,身手那是连老头子都认好,他那个小外甥只有被打的份,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你的教养就是打女人,嗯?”男人周身撒发着魄人的威压剑眉微簇,抓着少年衣襟的手指泛着青白。
      
      “我....”
      
      沙汈眼神色茫然的抬头看着他眼中懊恼自责,知道这一次是他冲动打了女人,把沙家甄家的教养抛在脑后。
      
      “呵。”男人低声沉笑,想到女孩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眼中凝聚着黑雾,垂在一旁的另一只手握成拳迅速的朝着少年的脸打去。
      
      “咳咳...咳咳...护士.....”
      
      外间的声响,让暴怒中的甄玐裯猛然回过神,看着还差一厘米就要被他的拳头打中的少年,眼神微冷的收回拳头:“以后她就是你舅母。”
      
      把孙校医手里的外套搭在肩膀上,冷着脸从呆愣在原地的少年那擦肩而过,漠然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咳咳咳...护士...咳咳...”沃蕞莓皱着眉咳嗽个不停,嗓子那里又干又涩痒的想要把肺咳出来。
      
      看了眼手背上的针管,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脚还没占地就整个人骤然临空,腰上多出来一双手紧紧的箍着她。
      
      疑惑的抬眸看了眼,只看到男人□□干净的下巴。
      
      “呵,怎么,才一会的功夫又受伤?”男人凑上前低声沉笑,呼吸时的热气打在女孩的脸上,晕染一抹红色。
      
      熟悉的声音让她惊恐的瞪大眼,耳尖被那抹热气熏烫的泛着红色。
      
      “你...你....”
      
      “嗯?我怎么了?”男人眉头轻佻,看着女孩惊慌失措的脸,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
      
      他怎么会在学校?惊吓之下嗓子越发的干涩发痒,用力的抵住舌尖不让自己咳出来,整张脸憋的通红。
      
      男人伸手摸了摸女孩的额头,“没有发烧,脸怎么那么红。”
      
      说着额头上的手慢慢下移,划过白皙滑嫩的脸颊,来到泛着白的唇那里,不断的来回磨蹭。
      
      “!”
      
      脸上的痒还能忍,唇上传来的痒意让她憋的脸越发通红,实在忍不住一把挥开男人修长的手指,捂着嘴紧紧的皱着眉咳嗽。
      
      甄玐裯眉头微皱让怀里的女孩坐在床上,去旁边的桌子上倒了一杯水递给女孩,温柔拍了拍她的后背。
      
      “多喝点水,我问孙羌去拿些缓解的药。”
      
      沃蕞莓喝了一口水压下嗓子那的痒意,对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
      
      其实嗓子不是很疼,但很痒痒的止不住的想咳嗽。
      
      摸了摸脖子上的红痕,低着头敛去眼中的害怕。
      
      想到反派凶狠的样子,身子惊惧的发抖。
      
      站在一旁的男人,眼中闪过寒光,心疼的摸了摸女孩柔顺的长发,声音清冷凛冽:“以后他不敢这样。”
      
      陷入恐惧中的她抬眸看着男人冷漠的脸,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嘴张了张没有说话。
      
      杵在门口的沙汈瞳孔微缩,紧紧的盯着女孩头上的那只手,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心脏一阵抽搐,好似被人抓在手里。
      
      不应该这样.....
      
      脑海里的声音支使他上前把女孩头上的那只手拿下来,声音冷硬:“舅舅。”
      
      甄玐裯嘴角微勾,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悠悠的掰开手背上的那只手。
      
      “有事?”
      
      “据我所知,你没结婚。”晁皑闼阴沉着脸从里间出来,眼神阴郁悲伤的看了眼坐在床上的女孩。
      
      “呵,你们怎么知道我没结婚。”
      
      男人轻笑,慢斯理的转头看向来人,眼中闪过不屑,他身上的阴暗远远地都能闻到。
      
      晁家私生子居然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呵。
      
      “小白,你真的和他结婚了么。”
      
      阴郁的少年执着的盯着床上的人,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垂在一旁的手轻微的动了动。
      
      沃蕞莓茫然的看向他,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回荡着少年嘶哑的声音。
      
      结婚?和谁?
      
      看了眼站着的黑色西装男人,瞪着一双大眼:“我和你?”
      
      “呵,不然你想和谁,嗯?”男人嘴角微勾凑到女孩耳旁眉头微挑,低声沉笑俯在脸上亲了上去。
      
      晁皑闼死死的窝着拳头,眼神阴暗的盯着女孩旁边的男人,胳膊不受控制的挥了出去。
      
      呵,察觉到背后的劲风,甄玐裯眼中闪过一抹寒光,脚轻微的动了动转身擒住少年的手腕。
      
      气氛突然剑拔弩张起来。
      
      沃蕞莓害怕的往后缩了缩,背后开始隐隐作痛,上次被打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里。
      
      “你...你们...别打了....”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惊恐的看着马上就要打起来的两个人。
      
      男人瞄到女孩眼中的害怕,面无表情的松开少年的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来轻手的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哭什么,有我在不会打到你。”
      
      “我...我....”女孩抖着身子缩在床上,头紧紧的埋在膝盖里声音沙哑,手背上的针管回升些许的血。
      

  • 作者有话要说:  ヾ(≧O≦)〃写作业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