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十次后》远远i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4-24 06: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小白莲哭唧唧 ...

  •   男人嗤笑出声,不屑的看了眼篮球场上的那两个人。
      
      晁家私生子与沙汈,呵。
      
      想和他抢人,想都不要想。
      
      另一边,沃蕞莓匆匆的回到教室,趁着许多人趴在桌子上睡觉,小心的回到了座位上。
      
      不经意间瞄到女主苏汴钿的目露凶光的眼神,腿立马软下来,眼眶发烫泪水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
      
      惊慌的擦去脸上的泪水,小眼神真诚的看着窗边的女主,整个人都僵硬的原地。
      
      我真的没有陷害你,真的!看我明亮真诚的眼神,我真的不是故意在你面前落泪的,相信我。
      
      哭唧唧的撇了撇嘴,懊恼的猛拍自己的脑袋:“我...我...你...你....”
      
      “啪——”
      
      手上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整个班都是她猛拍脑袋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苏汴钿又在欺负小白?”
      
      “唉唉唉,刚刚那个响声不会是苏汴钿动手了吧?”
      
      “天哪,小白好可怜。”
      
      听着班里人嘈杂的议论声,苏汴钿脸黑的吓人,眼神不善的看了眼装模作样的帘小白,很快敛去眼中的情绪。
      
      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眼泪瞬间啪嗒啪嗒的落下来,慌张的跑到帘小白面前,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
      
      “小白,你怎么那么用力拍头,是不是很疼。”
      
      “我.....”
      
      “都怪我,没有及时阻止你,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女主泪眼婆娑,声音哽咽悲伤,让周围的人愧疚自责的不敢看她。
      
      “你....”
      
      “小白,对不起,都怪我反应太慢。”
      
      沃蕞莓默默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女主哭起来太难招架了吧。
      
      突然,头上一篇阴影。
      
      “帘小白你在干什么?!”
      
      手臂上传来一阵疼痛,紧接着就被推到一边,连带着桌子倒在地上。
      
      嘶——
      
      倒吸一口气,胳膊上火辣辣的疼,小心的把袖子撩起来,上面红彤彤的留着血。
      
      有人注意到这边,惊讶的指了指:“天哪,小白隔壁上在流血。”
      
      “要不要去医务室?”
      
      沃蕞莓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胳膊上又沙又疼,紧皱着眉抬头看了罪魁祸首。
      
      沙汈焦急的站在苏汴钿面前,手无举措的无从下手,声音发颤语气温柔:“阿钿,别哭了,是不是帘小白?”
      
      说着凶狠的盯着趴在地上的恶毒女人,恶劣的把她从地上直接抓起来,摁在旁边的桌子上,眼神不善。
      
      “我说过,让你离她远点。”
      
      “咳咳咳——!”衣襟紧紧的勒着脖子,呼吸越发的稀少,脸上憋的通红,大脑晕乎乎的,只能感觉的到胳膊上的疼痛,挣扎着掰开男人有力的手。
      
      “放...放手....”嗓子干涩的难受,声音又嘶哑又难听,说完这句话后,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死亡前的恐惧再次袭来,整个人都害怕的颤抖着。
      
      “啪嗒啪嗒”
      
      眼泪落在脖子上那只有力的手上,激起一层一层的水花,滚烫的温度让沙汈瞳孔微缩,猛然收回了手。
      
      “你——”
      
      还没说完,手里的人昏了过去。
      
      “帘小白——!”
      
      沙汈瞳孔微缩,手愣愣的停在那里,傻傻的接住慢慢滑落的人把她搂在怀里,心脏骤停。
      
      周围的人瞬间慌乱起来。
      
      “沙汈你快放开小白。”
      
      “快去找晁皑闼。”
      
      “我去叫老师。”
      
      “小白....”痴傻的盯着昏过去的女孩,嘴动了动,眼睛里的悲伤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吓得旁边的苏汴钿以为他还记得前世的记忆。
      
      “沙汈。”苏汴钿有些惊惧的喊到,内心惶恐不安,害怕他记起前世的记忆,再一次爱上帘小白。
      
      听到熟悉的声音,回过神从魔怔中出来,回头紧紧的盯着女孩娇艳的侧脸,敛去眼中的复杂,手上用力把帘小白抱起来。
      
      苏汴钿胳膊动了动又放了回去,低着头不看离开的那两人,敛去眼中的狠毒,嘴角紧紧的抿着。
      
      帘小白不能活。
      
      慌张的抱着怀里轻的吓人的女孩,焦急的匆匆奔向医务室。
      
      晁皑闼收到消息立马赶了过去,远远地看见沙汈怀里了无声息的女孩,怔愣了下心中凝聚着愤怒。
      
      “放开她!”神色阴翳的盯着他,伸手要把他怀里的女孩给抢回来。
      
      沙汈瞳孔微缩抱着人转身躲开,看都没看来人,双眼无神的往前走,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女人柔弱甜美的声音。
      
      “小汈汈,谢谢你呀。”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手握成拳垂在一旁,脚上动了动跟了上去。
      
      要是小白有事,他绝不会放过他还有那个让人恶心的苏汴钿,他们一个都别想逃。
      
      医务室外边的喧闹穿到里间,同好友聊着八卦的孙校医无奈的推了推眼睛,感叹的说道:“我家老头子还说这个工作清闲,让我回家继承公司,看到了么,这叫闲?天天来上个五六回,我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端起面前的清茶,吹去上面的烟雾,慢慢品了一口,并没有理会孙校医的抱怨。
      
      得,他也没指望这位总裁回他话,耸了耸肩推开门走了进去。
      
      “孙校医,麻烦你看看她。”
      
      孙校医看到熟悉的人,嘴角上扬调侃道:“呦,怎么又是你?这次是谁受伤了。”
      
      净了手绕过他看向床上的人,瞄到女孩脖颈上的红痕眼中闪过意外,看了眼人模狗样的沙汈,啧啧感叹。
      
      没想到长的倒是挺顺眼,却是一个连女人都打的斯文败类,看那女孩脖子上泛着青色的红痕就知道他多用力。
      
      为床上的人打了瓶点滴,门口暗了一下,紧接着一阵风吹过,旁边多了一个人,是哪天那个晁家私生子。
      
      看样子晁家私生子喜欢的是床上这个女孩,而他同沙汈则是情敌。
      
      现在的小年轻啊,孙校医摇了摇头把手里的药瓶递给看上去比较顺眼的晁家私生子,嘱咐道:“抹在脖子上。”
      
      “嗯。”晁皑闼耳尖微红,看着女孩白皙修长的天鹅颈无从下手。
      
      孙校医眼中闪过意外,晁家私生子和他爹比还真是纯情,连给女生摸个药都脸红耳热的。
      
      不在理会那三人之间的事,一进里间就笑眯眯的盯着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你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
      
      男人头都没抬,神情漠然的摆弄着手机,眉头微簇。
      “切,就你这样子,以后可别娶不上媳妇。”孙校医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受不了他这种整天工作禁欲没点爱好的人,想到外间发生的事情,凑到他面前,高深莫测的说道:“你外甥那人——”
      
      沙汈?
      
      男人皱了皱眉,放下手里的东西抬眸慵懒看了眼卖关子的孙校医,动作优雅的倚靠在座位上:“怎么回事。”
      
      “咳咳,你外甥可真是斯文败类,居然把人家女孩子给掐了过去,谁知道他是不是在那个方面有特殊癖好。”孙校医感叹的摇了摇头,感叹的叹了口气:“真是可怜了那个女孩,叫什么来着?”
      
      皱了皱眉,想了想然后说道:“好像叫什么帘小白,对就是这个名字。”
      
      听到熟悉的明名字,男人猛地抬头看了眼还在侃侃而谈的孙校医,眼中充满了阴沉压抑。
      
      “刚当——”
      
      门在空中旋转几圈啪嗒砸在地上,孙羌傻愣愣的张着嘴,剩下的话落在肚子里,噎的他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刚打开药瓶的晁皑闼,羞红着脸取了一块紧张的手发抖。
      
      出来的甄玐裯微眯着眼,眼见那个男人的手就要碰到女孩白皙的脖颈,冷着脸上前抓住了他的手,把药夺回来拿在手里。
      
      声音冷冽危险:“我来。”
      
      低着头站在一旁的沙汈听到他舅舅的声音,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嘴张了张冷冷道:“舅舅,我来不劳您费心。”
      
      “不必了,以后叫舅母。”男人清冽的声音同时打在两个人的心上,同步的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没有去理会旁边,甄玐裯坐在旁边,眼神幽暗的盯着脖子上的那道红痕,周身散发着魄人的低气压。
      
      在手上沾染药膏,轻柔的来回在女孩纤细的脖颈上打磨转圈。
      
      “嗯....”床上的人被弄的不耐烦,嘤咛着要躲开,清秀的柳叶眉微微的簇在一起,苍白的脸上渐渐浮现一抹红晕。
      
      男人脸色暗沉下来,用另一只干净的手搂住女孩的细腰,把她抱在怀里箍着,继续涂抹药膏。
      
      “嗯...”沃蕞莓烦躁的皱眉,下意识的伸手挥去脖子上的手。
      
      男人眼神暗了又暗,俯下头凑在女孩的耳边,满含威胁的说道:“再动一下,嗯?”
      
      身体自动察觉到周围危险的气压,手老老实实的抓着男人的衣角,黑色的西装变得皱巴巴的。
      
      甄玐裯满意的低声沉笑,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女孩柔嫩的脖颈。
      
      指肚慢悠悠的往上移,来来回回磨蹭着女孩泛白的唇,眼神觑到她外甥同晁家私生子眼中的隐忍,嘴角微勾。
      
      俯下身温柔的吻了下女孩的唇角,小心翼翼的搂着她的头平放在床上,替她捋了捋凌乱的长发。
      
      眼神示意旁边的两人去里面说话。

  • 作者有话要说:  ヾ(≧O≦)〃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