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独惹温水》纵澜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15 16:14: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陈迟看到她明显愣了一下。
      
      时温跑过去,抓住他的手,他温顺地展开手,药掉落在地上。
      时温咬唇,看着他满是血的手,心里阵阵难受。
      “你不会痛的啊?”
      
      时温重新给他包扎完,拿起买的矿泉水,扣出一颗包装还完整的药片。他的手根本不方便吃药,犹豫一会,她直接把药送到他嘴边。
      “张嘴,得吃药。”
      
      陈迟低眸看着那只白净的手,动了动唇,“脏……”
      沙哑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传开,低低沉沉,掀动着风。
      
      时温微愣。
      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话。
      
      “你要是不那么用力攥着药板,那些药片怎么会蹦出来。”她语气带着责怪和无奈,又莫名觉得好笑,“这片药是干净的。”
      陈迟只淡淡说了一个字:“我……”
      
      时温一震。
      
      虽然陈迟身上总是伤和血,但他的衣服看得出每天都换,从伤口的泡烂程度可以看出他天天洗澡;虽然他头发长,遮住眉眼,但他头发松松软软的,在阳光下还会反着温润光泽。
      明明一点都不脏。
      
      时温直接将药碰到他嘴唇,手指自然而然触上,她一点没躲闪。手下的温热触感让她有些恍神,她有些不自然,“吃药吧……可能会苦。”
      
      时温到底还是不好意思,男生女生这样的姿势和举动都太暧昧了,上一世她也没跟哪个男生这样亲近过,甚至女生都没有。可是这个时候躲开,不就说明她嫌弃他嘛,那相当于在他心口捅了一刀。
      
      时温一直低着头,她没看到那个少年在她手触上的刹那,脸僵了一下,向来毫无情绪的眸有丝丝裂缝,晦涩不明。
      
      他的嘴唇很干,药刚贴上唇便被黏住,时温还没来得及挪开手。少年舌头一伸,湿软的舌头扫过她的指尖。
      时温整个人都蒙了。
      回过神时,少年埋着脑袋靠着石椅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起药还在他嘴里,那药很苦,急忙将矿泉水凑到他嘴边。
      
      他双眸漆漆,仰头喝了一口,唇湿润了几分。
      
      书包传来震感。
      时温从包里掏出手机,是时暖的电话。
      
      时暖语气不是很好,“你在哪呢?”
      时温“啊”了一声,“我在操场……”
      时暖:“我怎么没看见你?”
      时温看了眼陈迟:“哦,我,我去了个洗手间,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时温将矿泉水放到一旁,“你应该能回家吧,我得走了。”
      陈迟看着她没说话。
      时温背好书包,“那我先走了,再见。”
      快走出小树林的时候,时温回头看了一眼。
      陈迟安安静静坐在树下,望着她。
      那模样莫名让她觉得,像幼儿园的小朋友目视上班离开的妈妈……
      
      时温走出小树林。
      觉得这个形容一点也不适合轰炸校园的少年。
      
      时暖在升旗台上,有个男生站她对面,两人有说有笑聊着什么。
      时温走近,才发现那男生是关钰。
      
      时温小的时候并不住在现在的时家,她跟着母亲,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她年近十岁才搬来这里。
      而关钰和时暖从小便是邻居,两人青梅竹马。关钰比时暖大一岁,读高三。
      陈迟就是因为时暖跟关钰,才……
      
      “小温——”
      关钰温和的声音打断了时温的回忆。
      
      时温抬起头,弯唇笑了下,轻唤:“关钰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