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独惹温水》纵澜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30 01:20: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

  •   时温将书一本本拿出来,期间不小心碰到他的手,他反应很大,立马往后缩。
      时温蹙眉。
      怎么这么烫啊……
      
      将所有笔记本拿出来后,时温抽出与自己封面相同的一本。
      她想把其他笔记本还给他,而他却丝毫没有收的意愿,把书包往椅子上一丢,趴到桌上开始睡觉,一点也不在意手上的伤。
      
      时温看着面前课桌上的一叠笔记本,纠结地抿抿唇。
      
      “小温……”
      王婷转过来,欲言又止。
      时温看她,“怎么了?”
      王婷扫了眼陈迟,稍稍站了起来支起上半身,将头凑到时温耳畔,轻声说:“你还是离他远一些吧……”
      时温看向陈迟。
      
      王婷还在继续说:“他比你早转来一个月,刚来的时候,不知怎么惹哭了校花,有人说是他做了什么不干净的事。喜欢校花的男生就开始找他麻烦,他一概不还手,被打也不找老师,然后有男生不开心就拿他当沙包。”
      
      时温皱起眉头,“那他真的对校花做了什么吗?”
      王婷摇头,“不知道,反正大家不是打他,就是如瘟疫避开他。而且,你不觉得他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吗?就不像活人……”
      时温胸口一闷,往旁边躲了躲,想多些呼吸空间。
      
      午饭,时温和时暖结伴去了食堂。两人长相五分相似,身材纤细高挑,气质出众,一进门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打好饭,两人走到角落位置,安静吃饭。
      
      余光,身边走过一个身影。散发跟普通人不一样的虚和冷。
      
      时温意识到那是谁,有些讶异。
      他还会吃饭……
      下一秒,她嘲弄自己一番。
      他是人,当然会吃饭。
      
      可是,陈迟的饭并没吃下去多少,便被人倒了。铁盘子落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听到的人皆闻声看去,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
      时暖也没有。
      
      时温环顾周围人漠然退缩的神情,最后落在继续吃饭的时暖身上。
      
      午饭结束,时温一直跟着时暖,时暖怎么都甩不掉她也不管了。
      学校很大,时暖拎着医用包却直奔一个地方,她很清楚陈迟除了教室操场以外的栖身之处。
      
      三号实验楼的楼顶。
      时暖皱着眉给陈迟消毒,“你是多喜欢洗澡,伤都泡烂了。”
      陈迟一语不发靠着墙。
      时暖:“我真的是……说了让你别把纱布拆了,你是人不是神。”
      
      时温站在旁边,静静看着两人。
      她想到食堂时暖冷眼旁观的一幕。所以,时暖不会在有别人的时候靠近陈迟,不会去班级找陈迟,放学也不跟陈迟在一起……那他们之间的交际只有时暖给他包扎。
      
      时温抿抿唇,如果她提前给陈迟处理好伤口,那时暖是不是就没什么机会靠近陈迟?
      
      时暖包扎结束,午休也快结束。时温趁时暖转身朝楼道走的间隙,将口袋里的东西塞到他口袋里。
      瞄到他手上系成疙瘩的纱布,她皱皱眉。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天台,脚步声越来越远,消失。
      陈迟睁开眼,掏出口袋里的东西。
      消炎药和退烧药。
      上面还有张便利贴,清秀干净的一行:
      饭后半小时吃。
      
      -
      
      时暖放学后要打扫卫生,时温背着书包,在操场边散步边等她。
      夕阳正好。暖色洒落,操场的绿草与篮球场熠熠发光。
      
      时温走到半圈的时候,听到了打斗声,她循声看去,定下脚步。
      
      小树林里,陈迟卧在地上,一群人围打,脚下毫不留情,那个姿态,让时温想到考试压力极大的学生踩作业本。
      可他明明是人。
      
      他正看着她的方向,穿过灌木的空隙。脸色惨白,瞳孔死水的黑。
      他没有给出任何求救的信号,她完全可以当没看见一样走掉。
      又有多少次,多少人就这样走了。
      
      “校长好!”时温努力放大声音,“好像是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打斗声停了下来,几秒后,一阵忙乱的脚步声。
      
      动荡声停下后,时温走进小树林。
      陈迟躺在地上,毫无生气。
      
      她去扶他,他睁开了眼,闪躲了一下。
      时温一滞,难道只让时暖碰?
      倔强的心思起来,她执意要扶起他,他没再躲闪,一瞬不瞬盯着她。
      
      时温把他扶到石椅上,将身后的书包放到身前,从中拿出医用包。
      终于用上了。
      
      包里是各种消毒包扎用品,比时暖的还要齐全。
      时温动作熟练地替陈迟包扎。她努力放柔动作,但她知道再轻的力气凭他伤口的严重程度也会痛。
      可是从头开始,他眉头都不皱,直到处理某个伤口时,时温终于观察到他表情的细微变化——
      他掀了下睫毛。
      
      时温将力度放到最轻,缓声安抚,“忍一忍啊,我会很轻的……”
      
      包扎完,时温将东西收拾好。书包拉到一半,她突然看到地上有样东西,伸手捡起。
      药。她给他的药,便利贴还在上面,他一粒都没吃。
      
      时温蹙起眉,“为什么没吃药?”
      他垂下眼睫。
      
      一阵沉默。时温先败下阵,她背好书包,打算去操场边的自动贩卖机买瓶矿泉水。
      
      陈迟见她背包离开,身子一僵。
      
      时温买好矿泉水回来,看到坐在地上的陈迟。他不知怎么坐到了地上,背靠着石椅。
      夕阳落下,天微微的亮,他在小树林里,隐匿在暗处,皮肤冷白,下巴瘦削看不出神情,缠着纱布的手紧紧攥着药板………
      不知是太阳落山,小树林变暗还是什么原因,她觉得这儿的空气比方才多了冷萧和戾气。
      
      时温借着微弱的光,忽地看到血染红了纱布。
      他伤口又裂开了。
      
      “你在干嘛?”
      时温看得心一紧,奔过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