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都为我神魂颠倒[快穿]》唐宓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07 12:10: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杀马特校园大佬(四) ...

  •   夜风徐徐。
      
      望着宁潇,阎烈整个人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谁也不知道,此时他的心脏在胸腔里,正一下又一下地剧烈跳动着。
      
      无他,只因蓦然回首,宁潇出现的时机太恰好了。
      
      恰好的他想控制住自己的心跳都控制不了,恰好的他甚至不由自主地便回想起两人的初见来。
      
      那是个雨天。
      
      他刚来浅川这个城市不久,每天每天都过得十分不开心,甚至是暴戾烦躁,那段时间也是他打架最频繁的时间,脸上身上带着伤更是家常便饭。
      
      反正那就是个他看谁都不爽,走路鼻孔朝天的阶段,也是他所有不好的名声越传越盛的阶段。
      
      而那个雨天,他才刚进校门,便忽然听到一个极大的嗓门喊了个女生的名字。
      
      “宁潇!”
      
      那声音大到他就想不注意都困难,于是无聊之下,他便也跟着那声音的主人一并看了过去,随后便看到前方十米远的位置,一个身穿一条豆绿色连衣裙,手中打着把透明雨伞的女生蓦地转过头来,她的肤色极白,如同最醇香的牛奶,额前的刘海微湿,眼眸柔润,唇角弯弯,瞧着竟比路旁雨中盛开的紫阳花还要动人百倍。
      
      只一眼,阎烈就如现在这般,一时间连心跳都完全不受他控制了。
      
      不仅如此,这样的回眸一笑,之后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他夜晚绯色的梦中。
      
      所以天晓得,之后的宁潇因为意外一次又一次与他相遇时,他的心里到底有多激动,假装一脸不在意告白让她做他女朋友时,心里又有多忐忑。
      
      他是真的,真的很喜欢这个叫宁潇的女孩子啊!
      
      可现在的他,尽管心里依旧在叫嚣着喜欢靠近,脚却还是像被人钉在了地上一样,动弹不得。
      
      他,不敢靠近了。
      
      阎烈的舌头用力顶住了自己的上颚,站在原地始终没有动弹。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手捧着两杯奶茶的宁潇却一步一步地从香樟树下往他这边走来,边走还边浅笑着问道,“奶茶,要吗?”
      
      只差两步就要走到他面前之时,一道极其煞风景的公鸭嗓一下子就响了起来。
      
      “阎烈,阎烈,你这就太不够意思了,我在篮球场上被你虐了那么多回,好不容易才从……呃,阎大大,我这是不是来的有些不是时候啊?”
      
      那职高老大站在台球室的门口,脸上充满了一股子急欲看好戏的暧昧。
      
      而这时候的阎烈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有些失落还是松了口气,只因为要是宁潇真的把奶茶给他递过来,他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接。
      
      现在这样最好。
      
      “没有的事,很晚了,台球我不玩了,你自己玩去吧!”
      
      说完阎烈便朝着那职高老大一挥手,也不管宁潇跟不跟上来,抬脚便往一旁走去。
      
      见状,宁潇冲着那职高老大微微一笑,就捧着奶茶跟了上去。
      
      看得那职高老大是一脸的羡慕嫉妒恨啊!
      
      这姓阎的,长得帅就算了,篮球还打得好,篮球打得好就算了,打架还厉害,打架厉害也算了,女朋友还这么天仙,我去,就那长相,娱乐圈那几个正当红的小花旦都比不上好吗?
      
      嫉妒使他面目全非。
      
      这一头,阎烈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宁潇则边走边跑着跟在后面。
      
      走着走着,阎烈实在是发现现在时间不早了,再晚学校宿舍真的要关门了,没办法他只好停下来,转身,轻吁了口气,“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一直跟在我后面叫什么事啊?有话就说吧,我听着呢。”
      
      见他这样,宁潇也跟着停下了脚步,抬头径直朝对方看去,咬了下唇,便将手中的两杯奶茶放在一侧的台阶上,接着将那一直背在身后的书包挪到身侧,从书包的内侧就掏出了一沓红色的纸币来,转身就递到了阎烈的眼前。
      
      “那些名牌我就算还给你,你也穿不了,所以我觉得还是还钱比较好,你之前给我花的那些我计算过了,前前后后差不多有五万多,这还是不算利息的,这些呢,算是我还给你的这一笔钱,之后的每个月会还给你一笔,我争取在高中三年之内,把那些钱连本带利地全都还清。”
      
      宁潇说得认真,阎烈却差点没被她这些钱,这些话给气笑了。
      
      然后他真的笑出了声来。
      
      笑完了,他才忽然发现自己的胸前就像是莫名破了个大洞,呼呼的冷风往里头灌着,灌得他连牙齿都开始微微打起颤来。
      
      但他到底还是咬牙忍住了,只是低头死死地朝那站在自己面前一步远的漂亮女生看去,眼神急速地冷了下来。
      
      亏他之前还在自作多情地以为对方是不是想找他和好,才会坐到他的身边,又约他晚上出来,他还一直纠结着要不要接受,呵呵,现在看来,他的脸皮还真挺厚啊,她坐在他身边分明就是不好拒绝班主任,约他出来更是为了完全与他划开界限。
      
      划开之后呢?是不是就能无事一身轻地去找季天铭去了?
      
      想到昨晚那令他心头犹如火烧一般的录音,阎烈想都没想地伸手一把就拂开了宁潇伸到自己面前的手。
      
      “啪”的一声脆响。
      
      宁潇甚至整个人都被他拂得一个趔趄,手背上白嫩的皮肉更是一瞬间就红了一小片。
      
      “宁潇!我告诉你!想要跟我划开界限,这辈子你就别指望了!我要你一辈子都欠着我的,宁潇,这是你欠我的!”
      
      阎烈大声吼道,眼眶都跟着微微有些发红。
      
      吼完,他用力捏了下拳头转身便往前疾步走去。
      
      “不是,阎烈……”
      
      宁潇上前两步想去拉对方的手,只是还没碰到,就已经被对方快速避开,随后也不走了,改成跑,十六七岁的少年,跑的那是比兔子都快,没一会就没了踪影。
      
      见对方人不见了,宁潇这才缓缓叹了口气。
      
      可真是个□□桶啊,一点就着,她话都还没说完。
      
      不过气发出来才好呢,不然总在心里记着憋着,哄起来就难了。
      
      她也没多在意,弯下腰就开始捡起那些散落在地上的钱来。
      
      没捡一会儿,正弯着腰的宁潇就克制不住地抿唇笑了起来。
      
      无他,只因为她发现那之前气冲冲跑远了的阎烈小可爱,此时竟然又暗搓搓地跑了回来,不过却是躲在一个角落里打量着她,看模样像是有些担心太晚了,她一个漂亮女孩子在外面不太安全,这不,都快气成河豚了,都还能跑回来,甚至前后连一分钟都没隔上,只不过到底自尊心作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而是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暗中观察。
      
      要不是宁潇的神魂确实强大,恐怕也很难发现对方会缩在那么一个小角落里。
      
      想到这里,宁潇几乎控制不了地心头一阵酸软。
      
      她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呢?
      
      不过他要是不那么傻,在剧情里也就不会为了原宁潇那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而废了一只眼了。
      
      想到对方那黑若点漆的眼眸,宁潇怎么舍得他就这么憋了一肚子气回去呢,那样肯定是睡不好觉的。
      
      要是她的感觉没错的话,一侧的马路上应该很快就会有辆汽车驶过,嗯,速度还挺快。
      
      于是,她想都没想地径直就冲着马路一旁的那张纸币走去。
      
      就在这时——
      
      “嘀——”
      
      “小心!”
      
      此刻的阎烈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自尊不自尊了,整个人就跟离弦的箭一样飞射了出来,然后一把就将刚刚捡起纸币的宁潇给扯了回来,大吼了起来。
      
      “你有病啊?没看到车来了,还捡,要钱不要命吗!”
      
      宁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紧攥着她手臂的手都微微有些打颤,强行将对方吓到的内疚给压了下去,下一秒,戏精附体的宁潇抬头,眼泪就掉了下来。
      
      “呜呜,阎烈,我好怕……”
      
      见她这样,阎烈哪里还顾得上吼她,忙不迭地就将她娇小的身躯一把抱进了怀中,“不怕了,不怕了,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不怕,不怕啊!”
      
      边哄还边不断拍着她的后背。
      
      也不知过了多久,宁潇的啜泣声才终于小了下来,人却没有离开阎烈的怀抱。
      
      倒是阎烈见她已经平静下来了,后怕过后,便只剩下了满满的尴尬,刚刚气得跑开的是他,现在跑出来救人的还是他,真的是……什么脸都没有了。
      
      于是他一把就将宁潇从他的怀中推了出来,瘫着一张脸开了口,“知道怕就好,命比钱重要,下次别这样了,很晚了,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没有……”
      
      “好了,真的很晚……”
      
      “我没有想跟你划清界限,阎烈。”说到这里,宁潇抬起头来,坚定地朝阎烈看去。
      
      闻言,男生的瞳孔微缩。
      
      “我只是想跟你求一个机会。之前是我做错了,我现在知道错了,所以想要一个机会,能够跟你重新开始。可欠债人跟债主怎么重新开始呢?所以我决定先还钱……”
      
      说着,宁潇拉起对方的手,便将自己手里的钱全都塞到的对方手中,“等我把你还有班上其他人的钱还清,到时候如果你还愿意,可以再给我一个机会吗?阎烈……”
      
      说完,宁潇合起了对方的手掌,往后退了两步,便露出了个笑来。
      
      “嗯,的确很晚了。那么阎烈晚安,我回学校去了,明天见。”
      
      说完,她转身就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直到她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街角,阎烈整个人这才反应了过来,随后看也不看将那一把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就追了过去。
      
      他才不是被她刚刚那一番话说动,而是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走在外头真的很不安全,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可是会一辈子都不安心的,跟她那一番话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
      
      宁潇又是为什么会对他说出那样的一番话来,她还钱不是要跟他划清关系,而是……而是……
      
      阎烈只感觉现在他的脑子已经快要乱成一团浆糊了。
      
      可人却还是不远不近地跟在了宁潇的身后,直到看着她进了宿舍,这才轻轻舒了口气。
      
      只是他这口气舒的太早了,下一秒他的手机便在他的口袋里震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
      
      宁潇:谢谢你送我回来。
      
      只一眼就吓得他差点没把这烫手的手机整个地丢出去,随后满心的懊恼使得他猛地一脚踹到了一旁的一株香樟树上。
      
      “艹!”
      
      他又骂了声。
      
      夜晚。
      
      躺在床上,阎烈又开始重复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辗转反侧来。
      
      翻着翻着,他控制不住地掏出手机就播放起季天铭之前发给他的那段录音来。
      
      ——季天铭,我喜欢你,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做你的女朋友吗?
      
      ——哈?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当……当然。
      
      ——那么,你的男朋友,阎烈呢?是准备跟他分手呢?还是宁大校花你想要脚踩两条船呢?
      
      ——什么?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的?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所以,可以收回你那廉价的告白了吗?
      
      ——不,不是的,季天铭,你听我解释!
      
      ——放手!
      
      ——不是的……
      
      ——还是你更想闹大弄得大家都不好看?
      
      录音至此戛然而止。
      
      再回想一下刚刚宁潇的那句“我只是想跟你求一个机会。”到底是她被季天铭拒绝了现在名声又这样了,才会对他那样做戏?还是真的是认真的?他能相信她吗?他该相信她吗?
      
      明明对方连劈腿这种事都做出来了,可一想起宁潇刚刚那认真的眼神,他……
      
      啊啊啊!
      
      阎烈真的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他猛地伸手就拉着被子盖上了脑袋。
      
      第二日,顶着一双黑眼圈的阎烈脚步漂浮地来到了学校,等他快要走到教室门口时,他才忽然发现他的手上拎着的,竟然是宁潇以前每天早上都要吃的那家港式茶餐厅的早餐。
      
      他什么时候……
      
      咚——
      
      他赶忙将那早餐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内。
      
      疯了,他真是疯了!
      
      他们明明已经分手了!
      
      偏偏早读课时,他竟然听到了来自身旁的宁潇的肚子被饿得咕的叫了声。
      
      可能是察觉到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宁潇的脸上突的就升起了一抹粉红,一会一枚纸条就递了过来。
      
      “不好意思,以前早上都是你给我带早餐的,我习惯了,你放心,以后我会在食堂吃过了再来的。”
      
      纸条上如是写道。
      
      她吃不吃早餐,与他无关。
      
      一,点,关,系,也,没,有!
      
      阎烈趴下补觉。
      
      补了没一会儿,人就腾地站了起来,咬牙看向一旁的宁潇,在对方满是疑惑的视线中,捏了捏拳头,“起来,我要出去。”
      
      “啊?哦。”
      
      宁潇赶忙让开。
      
      之后宁潇就发现对方一下子就出去了两节课,直到她做完课间操回来,才发现阎烈早已经趴在课桌上睡过去了,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头发都被汗打湿了。
      
      但很快,宁潇就知道对方到底是去做什么去了。
      
      只因为她从她的桌洞里竟摸出了个纸袋子来,上头灿荣港式茶餐厅七个红字十分显眼。
      
      摸着还温着呢。
      
      打开纸袋,从里头夹出枚虾饺,一口咬下。
      
      呀,真甜!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我写着都觉得好甜呀~~~很喜欢这样的男生~~
    阎烈:你怎么这个亚子?[气成河豚.jpg]
    宁潇:我饿了……
    阎烈:马上去买。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符号的晓、原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辞 5瓶;与君歌 3瓶;懒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