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都为我神魂颠倒[快穿]》唐宓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07 12:10: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杀马特校园大佬(三) ...

  •   少年惺忪半睁的眼猛地瞪圆,身子瞬间坐直,惊愕地转头朝身旁的宁潇看去,刚准备张口。
      
      “你……”
      
      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出口,下一秒耳畔就传来了数学老师慷慨激昂的声音来。
      
      “来,你们都注意看,我在这里画一条辅助线,是不是就对了?”
      
      “对!”
      
      学生们异口同声地这样应和道。
      
      听到这样的声音,阎烈硬生生将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句你怎么坐我旁边的叱责给咽了下去。
      
      他答应过外公,不管他怎么胡来,原则性的错误不能犯,老师也是必须要尊重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老师们的课堂上放肆,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可就这么硬生生的憋回去却让他更难受了,也使得他本来就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脸色在此刻也变得愈发的黑沉难看了起来。
      
      而另一头,表面看上去像是在上课,实际上注意力根本就没离开过阎烈与宁潇两人的班上同学们,一有人瞥到阎烈已经醒了过来,并且还一副脸色臭臭的模样,顿时激动得连偷摸在课桌底下打字的手都开始抖了起来。
      
      “我的天哪,你们看,你们快看啊,阎烈醒了,并且脸色看着就像是要打人一样,宁潇该不会在课上就会被打吧?”
      
      “应该不会吧?我记忆中,阎烈上课从来都是老实睡觉的,王师太还在讲台上讲课呢,他应该不会那么放肆吧?”
      
      “这谁说得准啊?人一冲动可是什么事都会做的。哎,我就不懂了,宁潇她真的就不怕阎烈吗?怎么会脸皮那么厚的又坐到人阎烈身边去了,这是被季天铭给拒绝了,又想起了阎烈的好了吗?那样也太不要脸了吧?”
      
      “可不是,还是宁大校花她以为自己魅力无限,大到足够我们的校霸忘记头上那顶绿油油的帽子?”
      
      “弱弱的举个手,宁潇的颜还有身材真的是我的菜啊。”
      
      “王若彤你一个女的瞎掺和啥?”
      
      “额,我说句话,这换座位的事情是阎烈前段时间就已经跟我说好了的,班主任那边也早就已经点头了,只是昨晚宁潇才刚被班主任通知今天换座,你们别瞎猜了。”
      
      “什么?什么?王卓你说仔细点,阎烈之前说好的吗?我的天,脑补一下校霸大大这一头暗搓搓地想要跟校花小女友甜蜜同桌,另一头绿帽子就被对方无情而残忍地扣上了,我的妈,太惨了,惨绝人寰啊这是!”
      
      “可不是,这么一想,校霸大大好像都没有那么令人害怕了呢!”
      
      ……
      
      班上的同学们一边神色激动地在书本的遮挡下打着字,一边大声应和着数学老师的问答,使得数学老师突然觉得以前这一潭死水的学生们今天怎么这样热情奔放呢,连带着她讲课的激情都被激发出来了呢。
      
      一时间,教室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而这边眼角余光注意到了阎烈脸色的宁潇,转头就对他露出了个软柔的笑来。
      
      这一笑使得阎烈心口那只小鹿顿时就跟磕了药一样,在他胸口没头没脑地横冲直撞了起来,连带着脸上也跟着升腾起丝丝热度来,吓得察觉到自己不对劲的阎烈,动作极大地一下就将自己的脑袋猛地砸到了课桌上,背对着宁潇闭上眼就开始装睡。
      
      而这样大的声响直接就将老师和同学们的眼光全都吸引了过来,可等他们看过来之后也只看到了正低头认真抄写笔记的宁潇和照旧趴在课桌上睡觉的阎烈。
      
      一时间,这帮聊天聊得热火朝天的同学们都感觉自己仿佛错失了一个亿,刚刚他们谁也没看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唉。
      
      于是在数学老师的继续讲课的声音中,大家又都把视线转了回去。
      
      对所有人的视线与关注都没有任何反应的宁潇,这才放下了自己写字的笔,将笔记本里摊着的粉色纸条折好,就开始轻轻戳起一旁已经快要贴到墙壁上的阎烈的手肘。
      
      戳第一下,阎烈还以为是自己弄错了,可等戳第二第三下,他就算是想认为那是自己的错觉也不行了。
      
      真的是宁潇在戳他。
      
      她到底想做什么?
      
      了解到这个事实的阎烈莫名的就被她戳得心头小鹿啪叽一下摔死了不说,心口还蔓延起淡淡的火气来。
      
      为什么要坐在他的身边?为什么要戳他?明明都已经跟季天铭告白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来招惹他?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真的……真的被她伤害到了吗?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让他好过?
      
      想到这里,阎烈的眼眸染上了点点委屈,趴在原地动也不动,打定主意不去理会宁潇,以后都不想理她了。
      
      也不知道是对方见戳了这么久他都没反应,还是怎么了,竟然真的没再戳了,一下子阎烈忽然觉得更委屈了。
      
      对他就这么点耐心吗?才戳了七下而已。
      
      阎烈咬了咬牙。
      
      可下一秒,一个粉色的纸团便立马落到了自己的鼻前,鼻尖微动,阎烈可以清晰地闻到这上头传来的不正是宁潇身上一直以来的味道吗?
      
      这是,宁潇丢给他的纸条?
      
      这么一想,阎烈的小鹿又有了些死而复生的架势。
      
      可强烈的自尊心使得他根本就不想当着宁潇的面去拆开这纸条,那样太逊了,仿佛他这个人根本没有底线,没有尊严一样。
      
      尽管这么想,阎烈的眼睛却还是死盯着这纸条,只看得自己都快成斗鸡眼了,整个身子也没动一下。
      
      终于挨到下课,可宁潇却是坐在座位上,连动都没动一下,只除了沙沙的写字声缓缓传来。
      
      听着这样的声音,阎烈的心里有些急躁。
      
      他不明白宁潇怎么就不动呢?她不动,他也不好动,主要他现在还不想与她有任何的对视或交流,纸条就更不能当着她面拆了。
      
      于是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僵持得困意来袭的阎烈慢慢就陷入了黑沉的梦乡之中。
      
      直到被班上同学们的拉椅子推桌子的嘈杂声吵醒,阎烈才迷迷蒙蒙地睁开了眼,偏偏就在这时,一道他格外熟悉又格外排斥的声音柔柔地就在他的耳畔响了起来。
      
      “阎烈,放学了,你该起来了,别睡过头了。还有,纸条记得看,我会等的。”
      
      听到这样的话,阎烈瞬间清醒,却依旧坐在位置上动也不动,眼中复杂难言。
      
      耳朵听着宁潇动作轻缓地拉开椅子,收拾好书本,脚步声逐渐远去,直到再也听不见,阎烈这才慢慢坐直了身子,目光定定地看着躺在课桌中心的粉色纸条。
      
      许久,才在心里骂了一句艹,抓起纸条就往外走去。
      
      空无一人的男厕,阎烈看完了手中的纸条,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来。
      
      “阎烈,座位是昨天晚自习时,班主任跟我说要换的,希望你不要介意。还有,晚上晚自习后,能在教学楼西边的那条长椅那等我会儿吗?我有话跟你说。你放心,那里比较隐蔽,你可以先去,我随后跟上来,不会让别人看见我们两个走在一起。”
      
      再次将纸条的内容在脑中过了一遍,阎烈抬脚就在一旁贴了瓷砖的墙壁上猛地踹了下,瞬间一枚灰黑的脚印就印在了上头。
      
      “艹!”
      
      他这般低骂了声。
      
      用力捏紧了纸条,来到了格间里头,刚准备将揪成了一团的粉纸条丢进蹲式马桶里冲掉,可就在扔下纸条的一瞬,他竟又动作利落地用另一只手一把接住了,随后一脸躁郁地将那纸团塞进了上衣口袋。
      
      哈啊!
      
      宁潇!你这女人简直就是我命里的劫数!
      
      气得不行的阎烈再一次留下一枚深刻的脚印,砰的一声带上厕所的门,人就没了踪影。
      
      下午和晚自习时,两人照旧是一人睡觉,一人勤恳地记着笔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害得那些想要吃瓜的同学们都觉得有些无趣起来,但认真想想,今天是周四,明天周五,双休日放假,可周日晚上他们还是要来上晚自习的啊,那时候,季天铭可就回来了呢,到时候……嘿嘿。
      
      想到那副画面,很多同学兴奋得都已经开始搓手了。
      
      可真期待啊!
      
      浅川市立高中的晚自习,是晚上十点才放学的。
      
      阎烈家里给他在学校附近买了套房子,走读。宁潇则是因为家里在底下的镇子里,坐车回家起码要半个小时,所以选择住校,宿舍则是在晚上十一点半关门。
      
      一下晚自习,阎烈原本是打算不理会宁潇那破纸条的,可走着走着,人鬼使神差地就来到了教学楼西侧的长椅前,并且还坐在那里等了会儿,直到被一只路过的蚊子咬了一口,这才如梦初醒般地站了起来。
      
      不是,他不是要回家吗?为什么要在这里等?宁潇说要他等,他就等,他就这么听话?难道忘了之前她对他做了什么吗?他们,已经分手了……
      
      想到这儿,脸上青青白白一片的阎烈抬脚就往校外走去。
      
      “阎烈!”
      
      这个时候,宁潇已经走过来了,只可惜她脸上的笑容还未绽放,就看着那红刺球就像是后头有什么怪物在追他一样,急急匆匆地就往校外走去。
      
      越是喊他还走得越快,再加上出校门的学生挺多,没办法,宁潇也只好小跑步的,不远不近地坠在他的身后。
      
      闷头走在前头的阎烈,原先还能听见宁潇的呼喊声,可没走几步,声音就没了,气得他走得更快了,直到走到一个拐弯处,眼尾扫到宁潇白色的身影还慢腾腾地跟在他的后头,才终于感觉沸腾的胸口好受了不少,脚步不由自主地就放慢了一些。
      
      就在这时,在他右侧忽然伸出一只粗糙的大手,一把就重重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哈哈,阎烈,今儿可算是逮着你了,怎么着,梧桐街那边新开了家台球室,要不要一起去玩玩,就当是给你赔罪了咋样,哈哈哈哈……”
      
      阎烈面无表情地看着身侧身穿24号黄色球衣的少年笑得跟羊癫疯发作了一样。
      
      嗯,是他认识的。正是对面职高的老大,传言中被他打进医院的那位。
      
      男生的脸上还贴着纱布,但可能男生间的化学反应就是那么奇妙,被他压着揍了两顿,这人竟然还缠上自己了,时不时就电话短信的约他出去吃东西,打篮球,今天又是去打台球。
      
      之前他为了陪宁潇一直都是拒绝,这次……
      
      “干啥呀,去就去,不去就不去,怎么这么一副便秘的样子?还是说,嘿嘿,我们的阎大校霸要陪哪家漂亮小姑娘……”
      
      宁潇的扒皮贴今天早上才发在了校内论坛上,传播速度没有那么快,所以这位男生还不知道真实情况。
      
      而一听到这样的话,阎烈的心里莫名就生出了一股腻烦来,快速瞥了一样那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宁潇,像是要证明些什么似的,转头就点头答应了这人,然后被对方勾着脖子就拉扯到了梧桐街,进了一家名叫嗨玩的台球室。
      
      只可惜,心烦意乱的阎烈晚上打得并不怎么样,眼看着一旁的挂钟上的时针已经快要指向十一点了,他就更觉得又烦又躁,最后直接将木杆一扔,捞起一旁的外套就快步往外走去。
      
      “不玩了。”
      
      “哎哎,别走啊,这才什么时候啊?阎烈!”
      
      好不容易才从台球上找到自信的职高老大一见阎烈要走,立马不干了,也跟着追了出来。
      
      这边,阎烈一走出台球室,下意识地眼睛就开始搜寻了起来。
      
      应该是走了的,反正以前就是这样,她从来不会等他,他在里头打了整整半个小时,都快十一点了,他们学校宿舍又是十一点半就会关门,她怎么可能不走呢?那根本就不是她的风格,一定已经走了,肯定是这样……
      
      尽管这样想,阎烈的视线却还是不断地四处搜着。
      
      直到——
      
      “你在找我吗?”
      
      一道如夏日夜风般沁凉的声音蓦地在他的身后响起。
      
      阎烈转头,便看见手里捧着两杯奶茶的宁潇正俏生生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香樟树下。
      
      “喏,你喜欢的香芋味?要喝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校霸大大老可爱了~~
    阎烈:我生气了,一哄就好的那种。
    宁潇:那我哄……
    阎烈:我好了。
    哈哈哈哈。
    记得每天十二点准时更新哦。
    哦,标题改了下,书名也改了下,因为现在查的比较严,很多词语都不允许用了,希望大家不会觉得奇怪。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原姝、北辰浅巷墨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清眸 10瓶;烦濑。、沧篟凰 5瓶;与君歌 4瓶;懒惰、芥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