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贵妃多妩媚》鹊上心头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05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孙选侍是个葫芦嘴,不是很爱说话,平日里也从来不跟她串门聊闲篇。今日能说这么多,已经是看在她客客气气叫姐姐的份上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苏轻窈也不好再问,只旁敲侧击跟她聊了几句近来宫里头的小新闻,这才各自散了。
      
      等她走后,苏轻窈仔细回忆自己侍寝的那一次。
      
      再加上孙选侍的那一番话,很容易就让人多想。
      
      确实她侍寝当日是没有见过陛下的,只有石榴殿的大姑姑听琴过来同她讲话,次日清晨也是陛下身边的大伴娄渡洲亲自过来送她上步辇,伺候着她回宫。
      
      如果他们就是孙选侍口中的他们,倒也合情合理。
      
      不过陛下是先帝独子,十岁就被立为储君,伺候在他身边的宫人黄门全是先帝和太后亲自选出,一个个都是宫中顶尖人才。说句夸张的话,他们若想你心里头舒坦,保准能舒坦得找不着北。
      
      便是去了石榴殿也要被他们这些人拿捏,苏轻窈也是不怕的。她身份地位摆在这里,哪怕位份不高,却是有名有姓的宫妃,宫人黄门就是品级比他高,也得维持脸面上的上下尊卑。
      
      这么一想,苏轻窈就没那么紧张了。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痛痛快快迎上去,也尝尝话本里写得飘飘欲仙的敦伦之乐。
      
      她今日刚醒写,多事都要弄明白记清楚,忙了一个下午,才把近期的事都记在心中,一晃就到了晚膳时分。
      
      御膳房的大厨们都是见人下菜碟,瞧着轮到她侍寝,晚膳就格外用心。
      
      柳叶从御膳房回来的时候,脸上都要发出光来,难得嘴甜一回:“小主,今日有你爱吃的八宝红豆饭。”
      
      侍寝不能吃味太重的食物,御膳房也很讲究,给她准备的是糖醋藕片、蘑菇鸡块、清炒菜心,再加上一小盅冬瓜汤,也还算丰盛。
      
      苏轻窈最爱吃莲藕,见了这菜也很高兴,小声根柳沁说:“陛下还是管点用的。”
      
      柳沁抿了抿嘴,给她盛了一小碗八宝红豆饭,用勺子挖开,里面是满满的香糯红豆沙,一口下去,还有些桂花的清甜。
      
      苏轻窈使劲回忆着话本上的说辞,没敢吃太饱,不过用了小半碗饭就撂了筷子:“你们用吧,给我留一小碗饭就行,预备着明早用。”
      
      安排完,她就起身在屋子里溜达,等到华灯初上时,乾元宫的人便来接了。
      
      这回来是个中监,苏轻窈瞧着面生,半天也想不起来他叫什么。
      
      他也没叫小主尴尬,行了礼便道:“下臣姓罗,小主有礼了。”
      
      苏轻窈点点头,跟着紧了紧披风带子,便被柳沁伺候着上了两人抬的步辇。
      
      这也是侍寝宫妃才有的待遇,低位份的都有两人抬步辇来接,也算是全了颜面。
      
      依旧是柳沁陪着她出的门,路上那罗中监也不怎么说话,只看乾元宫要到了,才低头提点:“进了乾元宫,小主切忌少说少看,出不了大错。”
      
      苏轻窈点点头:“我省得,多谢伴伴。”
      
      罗中监也没再说别的,进了宫的女人没有太蠢的,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家族,都会小心谨慎,轻易不会犯事。
      
      到了乾元宫后门,步辇也一直没停,直接把她送到后殿垂花门前才停下。
      
      柳沁扶着苏轻窈下了步辇,沉默地跟着罗中监往石榴殿行去。
      
      作为后宫中最为宽广的乾元宫,专门用来侍寝的石榴殿瞧着也比她那个小破偏殿宽敞,当间一个雅致的花厅,左边是专门伺候妃嫔沐浴更衣的暖室,右边就是用来侍寝的内殿了。
      
      听琴姑姑这会儿已经等在花厅里,见她来了忙福了福:“给小主请安。”
      
      说实在的,苏轻窈是正八品选侍,而听琴姑姑是正七品管事姑姑,论品级比她还要高,倒是十分知礼。
      
      苏轻窈不敢受这个礼,往边上躲了躲,笑道:“姑姑好,劳烦姑姑了。”
      
      听琴姑姑就道:“热水已经备好,娘娘这就沐浴?”
      
      苏轻窈点点头:“好的。”
      
      她没叫柳沁打点听琴姑姑,甚至刚才那个罗中监也没打点,乾元宫这等身份的宫人,实在轮不上她来打点,若是她真伸了手,反而是打人家脸,场面就不好看了。
      
      这边的暖室明显比碧云宫的要好不少,宽敞不说,里面的各种香露也很全,妃嫔们不拘喜欢哪个都能用,倒也便宜。
      
      苏轻窈想着碧云宫沐浴确实不方便,便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末了又给身上涂了橙花香露,弄得浑身上下香喷喷的。
      
      不管待会儿怎么样,能过来洗个澡也算是赚了。
      
      等温干头发,柳沁利落地给她盘了一个堕马髻,配上一只颇有特色的水红绢花,既不过分华丽,又不显得穷酸,配上她穿的那身衣裳,倒是很别出心裁。
      
      她笑嘻嘻从暖室出来,就连见多了美人的听琴姑姑也觉得眼前一亮。
      
      这个苏小主别看平日里不打眼,抿嘴笑的时候却特别好看,她是天生的笑脸人,一笑就有一对酒窝,看了就让人心生好感,对她讨厌不起来。
      
      “小主这身衣服真美,很配您。”
      
      苏轻窈拱了拱手:“谢姑姑夸赞。”
      
      沐浴完,就要去寝殿里等陛下。听琴姑姑亲自把她送进去,又指了指贵妃榻方几上放着的棋盘和几本书,轻声道:“陛下国事繁忙,小主且先自己消遣一会儿,茶水点心都已经备好,小主不必拘束。”
      
      苏轻窈乖巧点了点头,笑说:“我省得,姑姑放心便是。”
      
      听琴便也没多话,行了礼就退出去了。
      
      再一次进石榴殿,苏轻窈却也顾不上紧张忐忑,她倒是很有兴致打量这间人人都想进的寝殿,也不知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再来,这次可要看足了才是。
      
      柳沁却比她紧张,见她起身在寝殿里溜达,不由提醒道:“小主还是别乱走了。”
      
      苏轻窈回忆了一番早年的遭遇,毫不在意:“无妨,不会有人进来的。”
      
      乾元宫可比旁的宫室要规矩,她进了石榴殿寝殿,就不会有不长眼的近来冒犯。
      
      石榴殿的寝殿分内外两室,外面是个典雅别致的小雅室,一侧摆了一组书桌书柜,另一侧则放了一个多宝阁,多宝阁后面还有一个假隔窗,布置很是用心。
      
      里外室中间摆放了一架四面屏风,用的是最地道的苏绣,正反面看上去别无二致,上面山石、竹林、石榴树和孩童各个生动,在宫灯的照耀下流光溢彩。
      
      绕过屏风,迎面就是一架颇为壮观的架子床,瞧着比她自己的那个要大上两圈,上面横着睡四个人都没什么问题。
      
      除了床,窗前还有一个梳妆台,对侧则是一组茶桌。
      
      那扇窗户外面是走廊,上面朦朦胧胧罩着一层纱,让人看不真切。
      
      这些景都瞧完,苏轻窈也就没了兴致,她坐回外间,选了一本没看过的书从头开始看起。
      
      若说上一辈子活了八十岁有什么心得,那就是做事切忌急躁,她耐心极好又十分能忍,任何事情到了眼前都不着急。
      
      此刻陛下没来,她就安安分分看书,要不然枯坐着这一夜难熬得很。
      
      这一坐就是一个时辰,等到苏轻窈觉得要背酸痛,才惊觉时间已经很晚了。
      
      就算这会儿,她也没着急,只是轻声吩咐柳沁躲在边上坐下来歇歇脚,自己继续看书。
      
      似乎又过了好一会儿,等这一本书她都读完了,听琴姑姑才姗姗来迟,她面色不是太好,瞧着反而比她焦急:“苏小主,陛下这会儿有些头痛,就不过来了,您先歇下吧。”
      
      她这么急匆匆进来时,苏轻窈想了许多事,却未曾想最后听到的是这么一句。
      
      这一句话听起来是那么熟悉,里面改两三个字,就跟前一世一模一样了。
      
      苏轻窈心下诧异,面上却丝毫不显,她也跟着急道:“陛下也太过辛劳,这才累病了,真是叫人心疼。”
      
      听琴听她说心疼陛下,再配着她一脸焦急,难看的脸色不知道为何竟缓和了些。
      
      “小主有这份心,陛下一定会十分感动的。”
      
      苏轻窈抿了抿嘴,陛下感动不感动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如果还跟前世一样,她如果从此再没机会侍寝,怕是又要在宫里头熬日子了。
      
      对面那宽敞些的东侧殿,什么时候才能搬进去?
      
      想到这,苏轻窈心中一动,软软道:“陛下病了,身边可是有人伺候?反正我也是过来侍寝,不如我去伺候陛下吧?姑姑放心,我不困的。”
      
      她说得特别认真,一双杏眼闪着莫名的光彩,听琴姑姑倒是被她说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上下打量她几眼。
      
      这么多娘娘小主,这还是头一份这么上心的,倒是……人不可貌相。
      
      听琴一时半会儿没说话,苏轻窈怕她不应,紧跟着说:“我知道陛下身边的大伴和姑姑都是得力人,但我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心,叫陛下晚上休息得更好一些,姑姑便通融通融吧。”
      
      她言辞恳切,语气哀婉,听琴心中一动,不由点了点头:“那这样,下臣回去请示陛下,小主且略等一等。”
      
      苏轻窈这才露出笑容:“劳烦姑姑了。”
      
      听琴一路进了寝殿,楚少渊还在看奏折,见她去而复返,不由有些差异:“姑姑可是还有什么事?”
      
      听琴冲他行礼,低着头道:“苏小主听闻陛下病了,想过来亲自侍疾。”
      
      楚少渊微微一挑眉,放下手里的朱笔,松了松脊背往椅背上靠去:“哦?她倒是胆子大。”

  • 作者有话要说:  陛下:呵呵,女人。
    苏选侍:呵呵,男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