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贵妃多妩媚》鹊上心头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04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苏轻窈前头那一辈子活到快八十,就刚进宫时侍寝过那么一次,因为实在太特殊,她一直记到了今天。
      
      她记得大概是建元四年五月中旬,陛下结束了春耕政忙,第一次踏足后宫就是翻了她的牌子。
      
      前头就说苏轻窈运气不好,现在想来没人比她运气更差了。
      
      苏轻窈叹了口气,她记得很清楚,那一日她打扮得水水灵灵去了乾元宫石榴殿,一直从戌时等到亥时,直到撑不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没见着陛下的面。
      
      还是伺候石榴殿的听琴姑姑进去同她说,陛下偶感风寒,让小主不要再等,自行睡下即可。
      
      苏轻窈当时年轻,没说什么就睡下了,却没成想那是她一辈子仅有的一次侍寝,再后建元帝就再没召幸过她了。
      
      她正在这回忆出神,厅中柳沁倒还算机灵,取了打赏热落地递给那小黄门,嘴巴也很甜:“伴伴辛苦了,回去吃茶吧。”
      
      那小黄门年纪不大,瞧着也不像是乾元宫的重要人物,兴许是没怎么被巴结过,不由有些得意忘形。
      
      他瞧柳沁眼巴巴看着自己,搜肠刮肚说了一句:“陛下喜欢主动些的,别叫小主太木讷。”
      
      柳沁当即就高兴起来,客客气气把他送到偏门外,才转身回了卧房。
      
      苏轻窈看着柳沁一脸笑意,不由叹了口气。刚那小黄门一嗓子叫又响又亮,估摸着住后殿的惠嫔都能听得明明白白,更何况是一墙之隔的孙选侍了。
      
      柳沁回来见她脸上没有多少喜色,不由奇道:“今日小主侍寝,是大好事呢。刚奴婢问了那小黄门,他讲说陛下喜欢热情些的,小主晚上且得好好努力努力。”
      
      苏轻窈一口茶险些没喷出去。
      
      说实在话,她清心寡欲这么多年,守身如玉孤身终老,从来也没盼过什么男女敦伦。清清白白来到人世间,又清清白白了无牵挂而去,也算是小圆满了。
      
      现在突然要她侍寝,总觉得有些别扭。
      
      那事……她没经验啊!
      
      早年刚进宫时宫里的管教嬷嬷是有教过的,年轻时候她倒是还有些兴致,见天盼着能得一两分恩宠,后来时间长了,她也意识到自己再无可能,便清心寡欲下来,把那些事都抛到脑后。
      
      苏轻窈脸上一白,她使劲想了想……想不起来了。
      
      所以,到底应该怎么侍寝?
      
      苏轻窈坐在那发了会儿呆,目光盯着手里的书不放,好半天才抬起头来,看向一脸担忧的柳沁:“对门的孙选侍侍寝几次?”
      
      自己不知道,她可以问问嘛,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柳沁也不知道她为何脸色变得那么快,只道:“上月孙选侍侍寝两日,后来陛下就再没召幸过了。”
      
      苏轻窈瞧了瞧外面天色,若有所思道:“也不知她是否午歇,等她醒了你去请她,说我有要事问。”
      
      柳沁最是听她的话,得令连缘由都不问,直接点了头。
      
      “小主,刚奴婢的话您记下了吗?”
      
      苏轻窈想了半天,才想起她说“陛下喜欢热情的”。
      
      她随手把那本看了十几遍的话本扔到桌子上,站起身来在寝殿里溜达。
      
      上了年纪之后她很注意养生,每日饭后走要走上两千步,若是出不了汗还要加,否则夜里睡觉都不舒服。
      
      外头虽然有宽敞的后院,但后殿还住着惠嫔娘娘,这位她惹不起,还是老老实实在屋子里转悠吧。
      
      要说陛下喜欢什么样的,恐怕现在满宫里的女人们都还以为是贵妃娘娘那样的。
      
      除了苏轻窈,可能这会儿连陛下自己都想不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
      
      苏轻窈轻声笑笑,热情?不……陛下可不喜欢热情如火的美人。
      
      反正侍寝也是晚上的事,现在空闲,苏轻窈一边溜达,一边对柳沁道:“把我的衣裳都找出来,我瞧瞧哪件适合今日穿。”
      
      柳沁刚要自己动手,苏轻窈就按住了她:“叫柳叶来忙,你去取了栗子糕来。”
      
      于是柳叶就不情不愿地翻箱倒柜,把她所有的衣裳都找了出来,一身身挂在衣架上给她看。
      
      除了一两身特别喜欢的,苏轻窈基本上已经不记得年轻时候都有什么衣裳了,这会儿一件件看过去,却是相当不满意。
      
      她人都换了个芯子,自然对以前的品味十分看不过眼。
      
      瞧那颜色搭配,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她是南阳来的,非要在自己脸上结结实实盖上“异乡人”三个字,还不够叫人笑话的。
      
      她仔仔细细把几身衣裳的绣纹和颜色都看过,便把单衫和裙裳分开,重新配对。
      
      嫩黄的窄袖对襟缀金纽扣上衣配浅绿海波马面裙,另一件浅粉交领短衫配白罗绣花裙,再选了一件嫩红的纱衫,可当搭配罩衫,这么简单一换,立即显得清雅起来。
      
      这两件配好,端着栗子糕进来的柳沁也忍不住道:“确实瞧着比以前顺眼许多。”
      
      她衣裳不算多也不算少,刚进宫来时尚宫局织造所给配了两套衫裙,再加上她从家里带来的也足够应付日常应酬。
      
      想到这,苏轻窈看了一眼木木呆呆站在那的柳叶,吩咐她:“把这套白罗绣花裙拿到外间熨一熨,我晚间要穿。”
      
      柳叶便只得捧着衣服出去了,苏轻窈等她出了里间,才对柳沁说:“把妆奁找出来,我再瞧瞧。”
      
      她祖父是南阳省按察使,按察使司不是什么油水衙门,祖上本也不是什么富饶世家,几个儿子又不争气,因此家里也只还算过得去,并不十分富裕。
      
      为着她进宫这事,母亲甚至还把早年的嫁妆铺子卖掉一个,才给她凑了千两傍身,不想叫她在宫里头吃苦。
      
      想起母亲,她心思又活络起来。
      
      重新来过,是否意味着她还能再见父母一面?
      
      这么一想,苏轻窈立即斗志昂扬,不就是侍寝吗?就跟话本子里写得似得,只要乖乖躺在那,让陛下随便发挥吧!
      
      柳沁取来了两个妆奁,打断了苏轻窈的沉思。
      
      她这会儿手里没什么像样的物件,所有头面都是从家里带来的,苏轻窈挑挑拣拣,发现发簪耳环都还算简单素雅,便也松了口气。
      
      她低声问柳沁:“手里还剩多少余钱?”
      
      位份升上去之后,她就没怎么操心过钱了,后来她跟着退了位的建元帝去建元花园住,因为只剩下那么三四个老太妃,日子更不用发愁。
      
      陛下确实不愿意见她们,也从来都想不起来她们,但衣食住行却都是顶好,没人敢怠慢。
      
      后来陛下殡天,老太妃也只剩下她一个,新帝把她当老寿星那般捧着,自然是越过越好。
      
      苏轻窈还想着她慈和宫宽敞明媚的桃香阁,还惦记着青葱别致的慈宁花园,再一看柳沁给她比的手势,顿时垂下了嘴角。
      
      她带了一千两进宫,好一番折腾进了碧云宫,还没定位份就花去两百两,再加上这个月衣食住行样样都要打点,如今只剩下不足五百两了。
      
      这钱花得,真跟流水一样。
      
      她现在都有点想不起来当年那捉襟见肘的日子是如何过的,现在最要紧的是给自己添点身家,然后搬去对面的东侧殿独住。
      
      把这些都撸顺,苏轻窈便觉得畅快不少,她叫柳沁把晚上要用的发簪耳环取出,收拾好弄乱的里室,便道:“去请孙选侍过来吧。”
      
      那碟栗子糕,就是为孙选侍准备的。
      
      孙选侍是个性子很柔和的人,说好听是温柔婉约,说不好听就是胆小如鼠。她进了宫过得还没她好,成日里什么都怕,苏轻窈年轻时跟她关系不错,后来搬宫疏远了,早年的情分也还在,现在再看她,倒是多了几分慈爱。
      
      “孙姐姐,快来尝尝这栗子糕,特地给你留的,”苏轻窈笑着对孙选侍道,“妹妹有个不情之请,想跟姐姐打听一二。”
      
      孙选侍倒是没成想她如何知道自己喜欢吃栗子的,闻言也很承情:“苏妹妹客气了,你只管说。”
      
      苏轻窈眉尾一挑,一双杏圆眼就往柳沁、柳叶和孙选侍的小宫女白雪身上扫去。
      
      三个小宫女也还算机灵,一起退了出去。
      
      等房门紧闭,苏轻窈低头酝酿了一番情绪,再抬头时脸上就带了几分羞涩和胆怯:“孙姐姐,可是听到刚才乾元宫的小黄门传话了?”
      
      听到乾元宫三个字,孙选侍浑身一抖,竟显得有些害怕。
      
      苏轻窈看上去含羞带怯,实际上却把孙选侍的一举一动都看进心中。
      
      她不知孙选侍为何害怕,还是继续问:“进宫来一个月,妹妹十分不习惯,陛下也一直没召妹妹侍寝,妹妹便……把侍寝的规矩忘了。”
      
      孙选侍垂下眼眸,卷翘的睫毛颤了颤,竟被她三言两语说得魂不守舍。
      
      苏轻窈心下奇怪,却也把她的反应牢牢记住,怕孙选侍一言不发吓跑了,她只得耐下性子,自顾自吃了口茶,等她主动开口。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孙选侍开口了:“侍寝并不难,你就……老老实实听话便是了,陛下……他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多嘴。”
      
      苏轻窈:……
      
      他们是谁?

  •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胃炎,起不来了,昨天的红包明天统一发QAQ
    这章开始就随机红包啦,快用评论砸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