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贵妃多妩媚》鹊上心头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02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贵妃娘娘姓沈,名如心,亲爹是振国将军,早就战死沙场,为国尽忠。
      
      苏轻窈记得她是建元元年入宫,今已三载,颇受皇恩,大有宠冠后宫的架势。
      
      如今建元四年,新宫妃入宫,也已经获封位份各居一宫,倒是应当一起去给贵妃娘娘请安了。
      
      当年她心思单纯,听了柳叶打听来的消息,特地选了桃红色的衫裙去请安,却莫名奇妙得了贵妃娘娘一顿训斥,直接当场闹了个没脸。
      
      她都是活过一辈子的老人,如今想来倒是不怎么动气,只是……她现在早就不能习惯跟人同居一殿,若是还如上辈子那般四平八稳,还得要在这住个小破屋子两年才能搬走。
      
      这就太折磨人了。
      
      想到这,苏轻窈就说:“你也不用给我弄特别繁复的,只简单梳个桃心髻,再配个桃花打枝簪点缀便很好。”
      
      这把簪子还是她从娘家带入宫中,陪伴了她一整个人生,早就已经黯然失色,如今再看柳沁从盒子里找出来,却是散着莹润的光泽。
      
      是了,它还是新的。
      
      柳沁手脚麻利,手艺也好,很快就给她盘好发髻,这时柳叶也捧着裙子进来,伺候她更衣。
      
      这身衫裙料子很普通,只有绣纹略显别致,穿在身上却并不显老气,配着那个灵动的桃心髻,倒也还算细致得体。
      
      这身衣裳,绝不会惹贵妃娘娘不痛快了。
      
      苏轻窈对着铜镜转了一圈,欣赏了一把自己年轻轻灵的身姿,很是满意说:“柳叶一会儿去领朝食,记得多要些粥食和小菜。”
      
      选侍位份低,膳食当然好不到那里去,不过她手里到底有些银钱,取了粥回来可以自己加点红豆花生再用小炉子熬一会儿,也算调剂口味。
      
      柳叶见平日里没什么要求的苏选侍今日竟也事多起来,心里不由有些气闷,却还是撇着嘴出去了。
      
      柳沁怕苏轻窈心里难受,忙劝她:“她不懂事,小主别跟她一般见识。”
      
      苏轻窈拍了拍柳沁的手:“我同她见识什么?”
      
      说着话,柳沁取了一小块核桃酥给她,让她先垫补垫补,等吃完了时候也差不多,两个人就准备出门。
      
      四月初的天说热不热,说冷不冷,正是春花烂漫时,惹得端庄肃穆的长信宫斗多了几分活泼灵巧。
      
      苏轻窈见日头好没穿外衫,跟柳沁一起出了寝殿。
      
      外面是她跟孙选侍共用的厅堂,对面的门关得很紧,让人看不到里面大概。
      
      柳沁在她耳边低声道:“孙小主早两刻已经走了。”
      
      苏轻窈点了点头,领着柳沁不紧不慢往外走。
      
      她是下三位的小主,如今只是八品,是不能走碧云宫正门的,只能寻了侧门出。
      
      看门的老嬷嬷她已经不记得叫什么,柳沁上前亲切叫了一声“荷嬷嬷”,她便心里默默把人记了下来。
      
      荷嬷嬷也是宫中老人,她有自己的一套处事准则,便是对着苏轻窈这个下小主,也还是客客气气:“小主您慢走,回来时叫老婆子一声便是。”
      
      苏轻窈冲她笑笑,跟柳沁出了碧云宫。
      
      碧云宫位于东六宫,经过宫门前的东六宫后巷,出去便是长长的如意巷,贵妃娘娘就住前头的凤鸾宫,走不了一刻就能到。
      
      宫巷里空空荡荡,没有树荫遮挡,挂在天际的金乌直直照耀着大地,烧得青石板路也有些烫脚。
      
      苏轻窈穿着厚底的绣花鞋,都觉得暖意融融。
      
      她倒不觉得这一路辛苦,正巧一阵春风拂来,便笑着跟柳沁说:“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现下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若是有空可得多赏一赏。”
      
      柳沁没读过书,听了便捧她:“小主真是有学问,这词好听得紧。”
      
      她话音刚落,就听后面有人嗤笑一声:“矫情。”
      
      苏轻窈垂下眼眸,她深吸口气,往身后看去。
      
      却见一个鹅黄丽人被宫人簇拥着,正往这边行来。
      
      说是簇拥,其实也不过就比她多陪了一个小宫女,衣裳倒穿得极为讲究,显然比她位份高不少。
      
      到底有几十年没见过这些“老朋友”了,苏轻窈眯着眼睛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想起她是谁。
      
      这是今岁同她一起进宫,如今正得盛宠,势头直逼四妃的吴婕妤。
      
      苏轻窈使劲回忆一下,记得她没过多久就失了宠,位份也一直停在婕妤没变过。
      
      也正是因为碰到她,她突然生出些许新奇来。
      
      宫里这些人事,她看了一辈子,品了一辈子,重头来过,却还是有些细节以前从没被她发觉。
      
      就比如这个吴婕妤,在她的记忆里,还真没见过她“盛气凌人”的样子。
      
      这么一想,她顿时觉得心潮澎湃,满心都是欢愉。
      
      平平淡淡过了一辈子,有时候午夜梦回,她也觉得寡淡无味。因为日子过得太无聊,如今重新来过,不过短短半个时辰,这些细小的发现却让她倍觉有趣。
      
      仿佛重看一场从未认真品读过的折子戏,每一个人的打扮、动作、唱词都需要她细细品味,推敲出不同的深意来。
      
      有趣,有趣极了。
      
      吴婕妤原本想嘲弄她两句,见她站在路边发呆,又有些懒得理她。
      
      相貌平平,出身普通,再看她呆头呆脑,跟她说话都觉得跌份。
      
      说来也是苏轻窈运气不好,她祖父是南阳省按察使,正三品的官职,掌管一省刑狱。这么看来也是出身名门,奈何她父亲和叔叔都没随了祖父,高不成低不就的,最高只做到了正六品通判,还是荫封,这么多年都没成气候。
      
      苏轻窈前脚刚进宫,后脚她祖父就致仕了,她这个选侍还是太后看老大人面子封的,要不然按照她父亲的官职,她也就是个淑女。
      
      正因为如此,进宫的头几年她日子过得很艰难。
      
      不过这都是过去事了,现在她重新来过,怎么也不能把日子再过成那样。
      
      见吴婕妤趾高气昂从她前面走过,苏轻窈便也福了福:“婕妤娘娘安。”
      
      吴婕妤冷哼一声:“起吧。”
      
      苏轻窈没动,等她走远了才起身,继续往前走。
      
      柳沁心疼自家小主,等人走远了,小声嘀咕:“臭德行。”
      
      苏轻窈拍了拍她的手,轻声劝导:“又不碍着咱们什么事,何必同她置气?瞧着她也红火不了多久的。”
      
      柳沁还比苏轻窈大上一岁,没想到反而被她开导一句,有些哭笑不得:“小主您才多大,怎么就跟老人家一样了。”
      
      “你这丫头,”苏轻窈被她说得一愣,随即笑道,“可能是我心态好吧。”
      
      心态好的苏选侍一路来到凤鸾宫前,默默站在了最后面。
      
      几十年没见了,这些老面孔突然旧貌换新颜,她得一个一个慢慢看慢慢记,要不然叫错了名,可要出大事。
      
      孙选侍就站在她身边,见她不停张望,不由小声提醒道:“不能直视娘娘。”
      
      苏轻窈回头瞧她,刚要道谢,就听凤鸾宫里面传来一把低沉嗓子:“娘娘宣召,进。”
      
      于是苏轻窈和孙选侍也顾不上说话,两人跟着前头的张才人和郑才人,慢慢往凤鸾宫里面走。
      
      跟逼仄的碧云宫西侧殿不同,三进的凤鸾宫宽敞明亮,光是前院就建了两个小花坛,里面的花儿正姹紫嫣红,绽放着春日的明媚。
      
      一个瘦高个姑姑站在正殿前,拉长嗓子道:“娘娘刚起,犯了头疼,各位娘娘小主且声音轻一些,不要扰了娘娘康健。”
      
      贵妃娘娘是如今宫里最大的主了,她身边的大姑姑说出口的话,谁都不敢不听。
      
      只见大大小小的妃嫔一起福了福,算是应了秋姑姑的话。
      
      秋姑姑扫了她们一眼,见都是低眉顺眼的,这才满意:“娘娘小主们,请吧。”
      
      大家伙便闷着头往里进,等进了凤鸾宫正殿,新入宫的小妃子们才知道贵妃娘娘住的凤鸾宫有多气派。
      
      上辈子虽说不受宠位份低,但苏轻窈也来过凤鸾宫许多回,对这里不算陌生。今日突然旧地重游,为了跟其他新宫妃一样,她也假装好奇地打量一二。
      
      这么一看,却叫她看出些许不同来。
      
      凤鸾宫的正殿布置十分清雅,博古架上的摆设也都很古典,琳琅满目摆了一堆,却唯独没有象征多子多福的童子抱石榴摆件。
      
      这个摆件在她刚入宫那一年在宫中很流行,她也有些心动想过弄来一个借借福,后来发现尚宫局的那些老油条们要价太高,最后只能遗憾放弃了。
      
      正是因为如此,她对这事记得特别深刻。
      
      作为如今最受宠的宫妃,又位及从一品,沈如心为何不摆这个摆件呢?
      
      苏轻窈收回目光,跟孙选侍一起站在最后头,垂首静立,等着贵妃大驾亲临。
      
      果然等前厅的娘娘小主们站坐停当,秋姑姑便转身进了右手边的寝殿,亲自迎了贵妃娘娘出来。
      
      “贵妃娘娘到。”
      
      随着她一声唱诵,娘娘们不约而同站起身来,等着沈贵妃慢步而入。
      
      一阵香风袭来,如今宫中最耀眼的明丽美人进了正厅,她被两个宫人扶着,一步一顿走到主位前缓缓落座。
      
      “贵妃娘娘大安吉祥。”前头的主位娘娘们福万福,而后头的小主们便都利落跪下,给她行跪拜礼。
      
      除了新帝和新后,苏轻窈好多年没跪过人了,可多年来的习惯却让她一点都不觉得别扭,也跟着稳稳当当跪在那低头不语。
      
      沈如心声音轻柔,只听她说:“免礼平身。”
      
      等娘娘们都坐下,苏轻窈才跟着其他几个小主一起起身,刚站定,就听沈如心道:“几位新来的妹妹还没怎么说过话,都上前来吧。”
      
      苏轻窈已经想不起来曾经她找了个什么借口惩罚自己了,只知道当时因为跟贵妃娘娘穿了一样颜色的衣裳,她被罚去偏殿听贵妃的大宫女教导宫规,饿着肚子一直熬到中午才被放回去,胃疼了两天才缓解。
      
      今日她刚一上前,却听到外面一声尖细嗓子:“陛下驾到!”
      
      苏轻窈一愣,他怎么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皇上:朕怎么不能来?来都来了,都打赏一波,快来给朕点个赞!
    依旧有红包,求大力评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