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贵妃多妩媚》鹊上心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03 19:08: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四月末,慈和宫中的桃花迟迟绽放。
      
      苏轻窈穿着一身轻薄的衫裙,静静坐在窗边赏景。
      
      正是一年好景时。
      
      小宫女灵秀端着安神汤进来,笑道:“娘娘怎么又不听话了?坐在窗前可容易吹头风,太医叮嘱过,请您吃了汤早些睡。”
      
      苏轻窈慈爱地看了一眼小宫人,很听话地起身往床边走。
      
      她身边的大姑姑柳沁忙过来扶她,嘴里念叨着:“娘娘可仔细着些,不比年轻时候了。”
      
      是啊,苏轻窈看了看自己皱皱巴巴的手背,叹了一句:“韶华不再了。”
      
      她十六岁入宫,一晃六十年过去,活成了宫里年纪最长的老寿星,现在这整个慈和宫,就剩她一个人还在。
      
      小宫女呈上安神汤,苏轻窈一口喝下,漱过口便让宫人伺候自己更衣。
      
      一阵风儿吹来,几片花瓣飘进殿内,打着旋地落在桌案上,倒也有几分雅致。
      
      苏轻窈轻声笑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柳沁年轻时就跟她,倒也听习惯她随时念诗,闻言笑到:“娘娘快睡吧,明日咱们再出去瞧桃花。”
      
      苏轻窈点头:“好,明儿咱们一起去。”
      
      柳沁比她年纪还大,晚上是熬不住的,闻言便退出寝殿,自己回去安寝去了。小宫女熄了宫灯,落下门帘出去守夜。
      
      年纪大了以后,苏轻窈就不如以前渴睡,她躺在床上,盯着床顶帐幔上的福禄寿喜绣花看了好半天。
      
      她这一辈子,安安稳稳,平平淡淡,没有受过宠,亦无凶险波澜。
      
      一阵风儿打窗,熟悉的桃花香扑鼻而来,恍惚之间,苏轻窈突然又想起十六岁刚进宫的那一年。
      
      那时候她还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就跟灵秀一般大小,脸儿又白又嫩,乌发又长又亮,也曾是家中最得意的掌上明珠。
      
      但进了宫之后她才发现,这世间得意人太多。以她的出身样貌,在宫中不过勉强排个中下,若非要说个优点,大概只能说她性子好,万事不经心。
      
      若非如此,她也不可能无恩无宠,平平淡淡活到这把岁数。
      
      陛下头几年就去了,如今这位继帝也快五十,听闻身子骨还不如她硬朗。
      
      这么想,她倒也算是顶顶有福气一个人。
      
      除了……日子无聊寡淡一些,倒也没什么不好。
      
      苏轻窈在黑暗中轻轻笑笑,安神汤的药效上来,她终于有些困顿了。
      
      在她即将沉入梦乡的那一瞬间,似听到不远处的大钟响了几声,那钟声悲凉沉重,一下子吵醒了整座长信宫。
      
      而此时的苏轻窈却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柳沁匆匆忙忙披上外袍,磕磕绊绊往寝殿跑,小宫女灵秀睡得浅,早就听到那整整十下丧钟,立即点起宫灯,准备叫醒皇贵太妃。
      
      然而外面这样吵闹,床幔之中却安静异常。
      
      苏轻窈不是睡眠深的人,她也一直都很警觉,这会儿这么大动静都没吵醒她……柳沁脸色骤变,扑到床边掀开床幔。
      
      只见白发苍苍的老太妃安静躺在床上,她眉目淡淡,唇角带笑,看起来极为安然。
      
      柳沁看她胸口已然不动,抖着手去探她的鼻息。
      
      冰冷一片。
      
      柳沁一下子坐到地砖上,她看了看安详而去的苏轻窈,突然泪如雨下。
      
      “娘娘,您等等柳沁,柳沁这就随您来……”
      
      …………
      
      似雾非雾,似梦非梦。
      
      一道悠扬的钟声在脑海中回荡,苏轻窈只觉得浑身一轻,她的耳朵突然好用起来,能听到殿外细微的脚步声。
      
      她皱了皱眉头,挣扎着苏醒过来。
      
      自打搬入慈和宫桃香阁,寝殿之外还有雅室和小书房,她就再也听不到寝殿外宫人们行走的杂乱声,现在突然被吵醒,总不是很愉快。
      
      但她这么大年纪的老太太了,也不好跟小姑娘置气,于是便安安静静躺在那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想等外面忙完了再叫起。
      
      她想得好,可外面却依旧忙乱。
      
      就在这时,苏轻窈听到一把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小主可起了?今天可不能迟的。”
      
      另一把嗓音却拖着音回:“我可不敢叫小主,要请你去请。”
      
      苏轻窈有些迷糊,因她身体强健,到了今日慈和宫里就剩她一个老太妃了,哪里有小主住在这?
      
      她想再多听几句,然而那两道声音却没再继续,过了一会儿,苏轻窈又听到房门响了。
      
      她晚上睡觉向来只挂帐幔,从来不关寝殿的雕花门,哪里来的门响声?
      
      如此反常,苏轻窈反而越发清醒,把刚睡醒的迷糊劲儿都抛了开去。
      
      她是年纪大了,身体越发老迈迟钝,可脑子还是挺好的,这一发现不对劲,当机就观察起床内的景象。
      
      这不是她最熟悉的黄花梨福满堂架子床,帐幔也不是她喜欢的福禄寿喜满绣,反而用了鲜艳的葡萄打枝,寓意多子多福。
      
      一个守寡的老太妃,尚宫局疯了给她用这样的床幔。
      
      苏轻窈这么一惊,猛地坐起身来,却因为用力过猛,一头栽倒在锦被上。
      
      只听“嘭”的一声响起,帐幔外那把略有些熟悉的年轻嗓音说道:“小主怎么了,可是撞到了?”
      
      下一刻,刺目的阳光照耀进昏暗的架子床内,惹得苏轻窈好半天没睁开眼睛。
      
      一双柔软的手轻轻拍着她的背,那声音柔和道:“小主没事吧?”
      
      这声音太熟悉了,可这熟悉里又有说不清的陌生,仿佛她日夜都在听,却不是最习惯的那个味道。
      
      苏轻窈只觉得心儿噗通,她努力睁开眼睛,往身边望去。
      
      那是年轻时候的柳沁,她梳着小宫女惯常梳的垂鬟分肖髻,发髻上干干净净,只在发尾系了一条红绳装点,显得十分单薄。
      
      她脸儿方正,细眼有神,正关怀地望着自己。
      
      “小主怎么了,真撞坏了?”柳沁见她不出声,着急地问。
      
      苏轻窈下意识道:“无妨,你别急。”
      
      话一出口,她立即就发现不对了。
      
      自己的声音怎么如此婉转清脆,吐字又异常清晰,一点都没有老态龙钟时的低沉。
      
      若是旁人,这会儿早就急了,可她到底是活过一辈子的人,倒也没有一惊一乍,只轻声说:“你去打了水来,我坐会儿醒醒盹。”
      
      柳沁最听她的,闻言便匆匆而出,还贴心地带好房门。
      
      苏轻窈瞥了一眼屋内陈设,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嫩生生的小手,当即就有了谱。
      
      她若不是在阴曹地府,怕是如同那些戏本子里所说,又重新回到年少时。
      
      瞧这屋子里的陈设,是她刚进宫时住着的碧云宫后院西侧殿,她住在北间,跟住在南间的孙选侍共住一个外厅。
      
      她这会儿的位份,还只是正八品选侍。
      
      虽说位份一落千丈,但人却又重复年轻,苏轻窈不管这事到底是如何发生,心底里确是有些高兴的。
      
      她起身下了床,只穿着中衣,轻快地走到床边。
      
      这种侧殿的采光很差,推开格子窗也只能看到外面一小半光景,一阵晨风吹来,又带来满室桃花香甜。
      
      她这才回忆起,当年她住的这个后院里,也有一颗桃树。
      
      原来……现在也是四月啊。
      
      虽说突然发生这么惊世骇俗的事,可苏轻窈却一直十分淡定,她听到外面柳沁的脚步声,便乖乖坐到凳子上,等她进来伺候自己洗漱。
      
      作为选侍,身边是有两个小宫女伺候的。
      
      柳沁是家里找了关系,花了不少钱才调到她身边的,一惯细心体贴,非常忠心。另一个柳叶却是尚宫局随便指派,伺候起来相当不仔细。
      
      想起有关这个柳叶的种种,苏轻窈淡淡笑了,她抬头对柳沁说:“刚我听着,你说来不及了?可是有什么事?”
      
      柳沁一进来就开始忙碌,伺候她刷牙净面,然后又找出一罐玉容霜,给她往脸上涂:“小主可是睡糊涂了,今日可是第一次给贵妃娘娘请安的大日子,您怎么忘了呢?”
      
      苏轻窈当然记不清年轻时这些琐事,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有柳沁在她就不怕。
      
      闻言想了想,说:“你去给我找一件青灰的衫裙,就是我从娘家带进来的那件窄袖的,赶紧让柳叶熨平,一会儿仔细要穿。”
      
      柳沁微微一愣:“小主……您昨天晚上还说要穿那件桃红的,瞧着喜庆。”
      
      苏轻窈抿嘴一笑:“不了,那衣裳太扎眼,换了吧。”
      
      说起这件事,她依稀还是有点印象的,贵妃娘娘自然是喜欢桃红色,但她却只喜欢自己穿,不乐意看别的妃子穿。
      
      那不是抢她的风头吗?
      
      柳叶突然被安排了差事,却又不敢违抗苏轻窈,只能撅着嘴熨衣裳去了。
      
      柳沁扶着苏轻窈在铜镜前坐下,问她:“小主想梳什么发?”
      
      苏轻窈猛然看到自己年轻的脸庞,顿时愣在那里。
      
      几十年了,她已经快不记得自己年轻时是什么样子,如今这么一看,却发现自己柳叶弯弯俏脸莹莹,也是个小家碧玉的美人儿。
      
      无论如何,重新活一次,她反正是赚了。
      
      既然这一辈子是白赚的,当然不能跟上辈子一样,再那么平平淡淡下去了。
      
      要不然,岂不是亏了吗?
      
      苏轻窈看着镜中自己年轻的脸庞,粲然一笑。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希望亲爱的们喜欢这一本哦!这本真的是双初恋小甜饼!拍胸脯保证~写过的最惨的男主惹(另一个意义的),还是架空不考据,大家看个开心撒~
    敲碗求收藏评论作收素质三连~爱你们么么哒!
    依旧有随机红包!不要错过哦=V=
    等不及这本,可以看我的完结古言小甜饼《宫女为后》《农女为后》《贵妃如此多娇》,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